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兩百二十一章 洛神族
    靈斗場的激戰,終歸是在無數道驚嘆的目光中,華麗而震撼的落幕,無數人望著那被破壞得一片狼藉的戰臺,都是忍不住的咂咂舌,他們知道,從今以后,或許那位叫做牧塵的新生,將會被北蒼靈院的所有人知曉。

    以融天境初期的實力,硬接李玄通兩招,最后一招更是反守為攻,主動出擊,令得李玄通見血。

    這種戰績,就算是絕大部分的老生,都唯有一聲贊嘆,一個新生,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不論魄力還是手段,足以讓他們為之感到佩服。

    雖說這并不代表著牧塵就真正擁有了與李玄通抗衡的實力,但誰都知道,如果再給予牧塵一年的修煉時間,恐怕要達到這一步,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北蒼靈院的一年之后,那天榜前三的席位上,恐怕也將會有著他的名字。

    戰斗最終落幕,不過所有人都清楚,這場激戰所造成的余波,恐怕將會在北蒼靈院中回蕩許久,那牧塵在北蒼靈院的名氣,也將會一飛沖天。..

    這種名氣,比起以往,顯然是要強盛太多,雖說在新生大會上,牧塵表現也是相當突出,引起了一些老生的注意,但畢竟楊弘根本沒可能與李玄通相比,所以也是無法達到這一戰的效果。

    此戰過后,牧塵在這北蒼靈院,自當是如rì中天

    在大戰之后的數天時間中,牧塵倒是安靜的在小樓閣之中修養。那一戰雖說有些傷勢,但畢竟不重,比起當初與柳驚山那一戰拼得重傷相比。已是好上無數倍,所以僅僅半rì時間,他就已恢復了過來,只不過他知曉這一戰必然會引起不小動蕩,所以也懶得出去,引來眾多各sè目光。

    房間之中,牧塵靜靜盤坐。靈力在其周身涌動,他的呼吸,沉穩如山。給人一種極為厚重雄渾之感,與李玄通這一戰,雖說慘烈,但對他而言。卻是有著不小的好處。

    在真正嘗試過化天境實力的人究竟有多厲害后。以后再遇見類似的對手,也是能夠多一些經驗,雖說這一次算是成功的阻攔下了李玄通,但也正因為如此,牧塵方才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后者究竟有多強。

    如果不是那所謂的三招之約,牧塵想要打敗李玄通,恐怕唯有徹底借助九幽雀的力量方才能夠辦到,但那不是牧塵所想要的勝利。李玄通此人,雖然總是阻擾他與洛璃。不過說實在的,牧塵對他并沒有什么惡感,這種對手,算是值得重視,只要不是那種生死交戰,牧塵并不愿意借助并不屬于他的力量來獲勝,那是他的驕傲,也是對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的的尊重。

    當然,如果對手是換作類似柳驚山那種,那牧塵自然是得不擇手段。

    牧塵會將李玄通當做一個競爭對手,所以他想要的是,某一天能夠真正公平的與他交手,沒有任何的限制,并且真正的戰勝他。

    不過現在的他顯然距此還有著一些距離,所以,這一次的所謂勝利,并不能讓牧塵就此懈怠,他還得努力的修煉,方才能夠將李玄通真正的追上。

    下一次的時候,他會告訴李玄通,他并不需要那所謂的三招之約了。

    想到此處,牧塵也是淡淡一笑,看了一眼房間之外,洛璃先前便是出去了,對于她去做什么,牧塵也是知曉,不過只能無奈搖頭,為那個倒霉家伙祈禱一番,然后緩緩閉目

    北蒼靈院之內,某座高聳的山峰之上。

    在那山頂的石臺上,李玄通有點無奈的望著那手持黑sè長劍,俏臉冰寒而來的黑裙少女。

    “打爽了嗎?”洛璃琉璃般的眸子,微冷的盯著李玄通,清澈的聲音,猶如山泉溪流流淌而過,但卻帶著點點寒氣。

    “還沒打爽的話,我來陪你吧。”

    李玄通摸摸鼻子,苦笑著剛yù說話,那前方一道凌厲劍光,已是撕裂空氣,暴掠而至。

    李玄通屈指點出,一道靈力光束掠出,與那劍光硬碰在一起。

    嗤!

    然而雙方剛剛碰觸,那劍光便是將靈力光束所撕裂,那種鋒銳無匹的劍氣,連李玄通眼神都是微凝,洛璃的洛神訣,真是愈發爐火純青了啊,不愧是洛神族這百年難遇的奇才。

    李玄通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能身形暴退,避開劍芒,他知道,現在的洛璃正是惱怒中,說什么都不會聽的,只能任由她發泄了。

    山頂之上,劍光呼嘯,驚人的靈力一**的席卷開來,將那山頂掀得天翻地覆,有人見到那山頂的動靜,都是有些驚訝,他們自然是知道那里是屬于李玄通的獨有之地,看眼下這模樣,竟然是有人登上山頂找李玄通的麻煩了不成?

    不過雖說他們對此感到極其的驚異,但卻并沒有膽子隨意的登頂,因此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山頂凌厲劍光猶如暴雨般的傾瀉而出。

    那種傾瀉,足足持續了十數分鐘,方才逐漸的停歇,然后再沒了動靜。

    此時的山頂,再沒了之前的幽雅,一片狼藉,一道道深深溝壑交錯縱橫,那些溝壑極其的光滑,猶如是被利器生生斬成如此一般。

    在那石臺中,李玄通也不復之前的瀟灑,衣衫有點破裂,頭發也是披散下來,看上去顯得有些狼狽,不過這倒并非完全是他讓著洛璃發泄的緣故,后者的實力,的確遠遠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氣出夠了吧?”他瞧著自己那被劃得破碎的衣衫,再看向對面那手握長劍的少女,小心翼翼的道。

    洛璃玉手挽起長發,隨意的束攏,jīng致的俏臉,卻是面無表情,道:“李玄通,我希望這是最后一次了,我們雖然算是朋友,不過你若是做得太過分,我也會翻臉。”

    李玄通苦笑一聲,沉默了一下,道:“如果他連我都擋不下來,那以后該怎么辦?總不能什么都要你去承擔吧?”

    洛璃也是沉默著,沒有作答。

    李玄通嘆了一口氣,道:“你爺爺還能支撐多久?兩年?還是三年?”

    洛璃嬌軀一顫,握著劍柄的小手,連指尖都是有點微微發白,嬌小的身軀,在此時顯得格外的單薄,令人憐惜。

    “你算是洛神族唯一的希望了,你還能在他身邊留多久?你是洛神族的皇女,也是洛神皇族之中血統最為純正的人,你擁有著無數忠于洛神皇族的子民,他們也一直將你視為洛皇的繼承者,以你的xìng子,你拋不下這一切,所以,到時候你必然得回去,而那時,你也將會離開他,你們,沒有結果。”李玄通緩緩的道。

    “我會等他。”洛璃輕聲道。

    “等他成長起來嗎?不提他能否達到那種地步,但就算能,可你有那個時間來等嗎?其余三大神族,可早就虎視眈眈,洛神族rì落西山,雄獅已老,如今,只是余威震懾而已”李玄通嘆道,現實,可是很殘酷的啊。

    洛璃抬起眸子,盯著李玄通,聲音輕緩,一字一頓,但卻有著不容置疑的堅定:“我相信他。”

    李玄通望著面前那jīng致而堅定的面容,終是無言,一聲苦笑。

    洛璃也是不再多言,玉手一擺,便是自石臺之上掠出,化為一道流光,迅速的消失不見

    在接下來的數天時間中,果然不出牧塵所料,整個北蒼靈院,都是在訴說著牧塵與李玄通之間的那三招之戰,甚至連整個新生區都是到處在激動的說著這件事,這讓得倍感無奈的他,只能繼續的縮在樓閣之中,閉關修煉。

    洛璃照顧了他幾天,見到他的確沒什么事后,方才去了聚靈陣修煉,牧塵能夠感覺到,這些天,她的修煉,又是變得更為的緊迫了一些。

    對此,牧塵也只能暗自苦笑,洛璃那種對修煉的執著,讓得他感到有些心疼,但是又無可奈何。

    他并不知道,在以往,少女的人生中,只有著修煉,因為她所需要承擔的責任,必須需要她這么去做,所以她的人生世界,單調而灰暗,這也養就了她那任何事物都不上心,顯得遺世dúlì般的xìng子。

    直到后來,他們相遇,然后少女那單調灰暗的心中,方才除了修煉之外,多了一道能夠讓得她在疲累中輕輕笑出來的身影。

    所以,為了他,素來將時間認定為最寶貴東西的她,會萬里迢迢,來到這座北蒼靈院

    又是一夜月sè濃,盤坐在房間之中修煉的牧塵突然睜開了眼,然后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樓頂之上,在那里,他見到了負手而立的李玄通。

    牧塵見到李玄通,眉頭卻是皺了起來,道:“你對洛璃說過什么?這些天她突然拼了命的修煉。”

    李玄通轉過身來,看了牧塵一眼,淡淡的道:“與其說她是在拼命修煉,還不如說是在為你減輕負擔。”

    “什么意思?”牧塵眉頭緊皺。

    李玄通席地盤坐下來,仰望著天空圓月,一聲輕嘆,道:“聽說過洛神族嗎?”

    牧塵聞言,眼神頓時一凝。

    (嗷熬。

    求一聲月票,二十分鐘漲一票傷不起吶~~~~~~~~~~~~~~~)(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