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三百一十九章 第三個位置
    靈光山腳,沸騰之聲沖入云霄,方圓百里之內,清晰可聞。

    所有的目光,都是凝聚在石臺中那兩道人影身體上,作為天榜排名第三第四的兩人,他們在北蒼靈院之中,算得上是最頂尖的風云人物,面對著這種老牌強者,就算是此次狩獵戰中竄出來的眾多黑馬,都無法輕易的撼動他們的地位。

    而眼下他們的對峙,顯然是一件極其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

    在那眾多的視線注視中,蘇萱突然長身而起,纖細而豐滿的嬌軀勾勒出曼妙的動人曲線,她眸子有些冰冷的盯著鶴妖,紅唇邊掀起一些弧度:“鶴妖,既然你計劃得不錯,不過我卻并不想讓你那么容易如愿。”

    “你能如何?你還能打敗我不成?”鶴妖冷笑道。

    “我清楚牧塵的性子,既然你擺了局,那他一定會來,既然如此,那我就在他來之前,讓你消耗一些靈力吧。”蘇萱玉手一握,一顆古樸而圓潤的玉珠便是閃現出來,濤浪之聲,蕩漾而開。

    “我的確無法戰勝你,不過要消耗你,還沒那么困難!”

    鶴妖望著那俏臉冰冷,周身涌動著強大靈力的蘇萱,面色也是微微有點難看,他顯然是沒想到蘇萱竟然會做到這一步。

    為了讓牧塵占一些便宜,她竟然寧愿出手親自消耗他!

    “敬酒不吃!”

    鶴妖眼神陰沉的站起身來,他雙掌緩緩的緊握,那面色看得人心頭一寒。

    “你也太高看那個小子了,不論你為他做什么,他在我眼中,都只不過是跳梁小丑而已!”鶴妖森然一笑。旋即猛然一步跨出,磅礴如海般的靈力便是沖天而起,碧綠色的靈力,幾乎遮掩了半壁天空,一種可怕的靈力威壓籠罩開來,讓得附近無數人面色都為之劇變。

    “這種靈力威壓”

    “鶴妖難道突破到通天境了不成?!”

    一道道驚駭的聲音脫口而出,不少優秀的學員都是深色凝重,有些駭然的望向鶴妖的身影,這種程度的靈力威壓。絕對不是化天境所能夠具備的。

    在那石臺邊緣,蘇靈兒俏臉更是變得有點蒼白起來,小手緊緊的握著,難怪姐姐說她不會是鶴妖的對手,原來她是察覺到了。這鶴妖的實力已經強到了這種程度!

    一旁的黎箐與郭匈面色也是格外的難看,這鶴妖,隱藏得也太深了。

    蘇萱美目緊緊的盯著那氣勢滔天般的鶴妖,玉手緊握著閃爍著光華的玉珠,緩緩的道:“隱藏了這么久,原來也只是半只腳踏入通天境而已,光憑這個。你恐怕還沒辦法和李玄通相比。”

    “還敢嘴硬!”

    鶴妖眼神一寒,大手一拍,只見得那天地靈力動蕩,一道約莫百丈龐大的碧綠匹練。直接是毫不留情的對著蘇萱狠狠的轟下。

    嘩啦啦。

    蘇萱玉手一揚,蔚藍色的水浪自其手中玉珠內席卷而出,化為龐大的水漩,將其護在其中。

    嘭!

    大地顫抖。那漫天水浪被拍散,蘇萱俏臉微白。急退了數步,周身那龐大的水漩直接是被盡數的拍散,她的實力,如今處于化天境后期頂峰,這個境界看似與鶴妖之間極其的接近,但兩者間,卻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我看你能接我幾次攻擊!”鶴妖一步跨出,絲毫沒有留手的打算,再度反手拍出,磅礴的靈力化為一只靈力巨掌,重重拍下。

    蘇萱玉手中玉珠綻放出耀眼光芒,重重水浪涌出,猶如水幕,將她籠罩。

    砰!

    靈力巨掌拍在那水罩之上,只見得一道道漣漪頓時擴散了出來,水罩雖然并未消散,但也是在逐漸的縮小著。

    蘇萱的實力畢竟不及鶴妖,若非憑借著手中這“重水靈珠”,或許她也沒辦法在鶴妖不留手的攻擊下堅持下來。

    不過這樣下去,戰敗是遲早的事情。

    水罩之中,蘇萱緊咬著銀牙,體內靈力盡數的灌入“重水靈珠”,維持著水罩,盡量的讓自己多堅持一些時間。

    嗡嗡。

    水罩震動著,漣漪越來越急促,眼看就要破碎,那石臺之外的蘇靈兒,看得眼睛都有點通紅起來,俏臉上滿是焦急之色。

    轟!

    然而,就在那水罩即將破碎的霎那,那遠處的天邊,一道靈力光束猶如閃電般暴掠而來,然后狠狠的轟擊在那壓迫在水罩之上的靈力巨掌之上,將其轟碎而去。

    “鶴妖,你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這天榜第四的名頭,算是被你臭了。”

    在那突如其來的靈力光束掠來的時候,一道冷笑聲,也是猶如雷鳴般,轟隆隆的響徹而起,傳遍了這一片區域。

    所有人都是猛的抬頭,只見得在那遠處的天邊,數道身影暴掠而來,數個呼吸后便是出現在了天空上,那領頭一人,正是牧塵!

    “牧塵,他來了!”

    “他就是那個斬殺了靈王的牧塵嗎?”

    “這下子倒是有好戲了。”

    隨著牧塵的出現,這片天地間氣氛瞬間沸騰起來,無數人眼神熾熱,事到如今,牧塵已經是成為了此屆狩獵戰中最耀眼的黑馬,而鶴妖則是老牌風云人物,這新舊交替,所爆發的大戰,該會是何等的激烈?

    “牧塵,你終于敢出來了嗎?!”鶴妖眼神陰寒的盯著天空上那道讓得他分外厭惡的少年身影,寒聲道。

    “呵呵,我倒是沒想到原來你會這么忌憚我,竟然會用這種手段來讓我趕來。”牧塵淡淡一笑,笑聲之中,有著不加掩飾的譏諷。

    鶴妖盯著牧塵,臉龐上的森然反而是在此時逐漸的淡了下來,淡淡一笑,道:“你倒是高看了你,不過也罷了,既然來了。那也省了我一些麻煩,你把靈王靈晶交給我,然后自己滾出靈光界,毀我妖門總部的事情,我可以就這么算了。”

    牧塵聞言也是笑了起來,他手掌一握,那晶瑩剔透的靈晶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耀眼的光芒,猶如一團烈日一般。

    靈晶懸浮在其掌心。他唇角緩緩的掀起一抹嘲諷,道:“靈晶的確在我手中,不過交給你?你,又算個什么東西?”

    這片天地間喧嘩的氣氛,仿佛都是在此時悄然的安靜了一些。無數學員扯了扯嘴巴,他們沒想到牧塵竟然如此不客氣,完全沒有給鶴妖留絲毫的臉面

    鶴妖沒有再說話,只是那盯著牧塵的目光,猶如是要噬人一般。

    “等我把你踏在腳下的時候,我倒是希望,你還能說出這句話來。”

    鶴妖陰測測的聲音。緩緩的飄蕩開來,旋即他雙掌猛然緊握,磅礴靈力沖天而起,碧綠色的靈力籠罩天際。可怕的靈力威壓,彌漫開來。

    他已經無法忍耐,他要把牧塵狠狠的踏在腳下!

    牧塵眼神也是一點點的森冷下來,他對著洛璃他們輕輕擺了擺手。后者等人便是退后而去,雖然他們知道眼前的鶴妖實力極強。不過對于牧塵,他們同樣是有著信心。

    蘇萱也是退出了石臺,蘇靈兒連忙將她扶住,然后有些擔憂的望向場中對峙的兩人,道:“姐姐,牧塵一個人對付鶴妖,真的行嗎?”

    如今的鶴妖,實力顯然大漲,連蘇萱都無法對付,雖然牧塵素來都不能以表面來衡量實力,但蘇靈兒依舊還是有些擔心。

    之前在妖門總部,牧塵能夠全身而退,那是因為他做足了準備,再加上鶴妖不想暴露實力,這才安然無恙,可現在,鶴妖顯然不會再有這種顧忌了。

    “牧塵的性子你還不了解嗎?”

    蘇萱倒是溫婉一笑,美目凝視著天空上那道少年身影,道:“既然他出現在了這里,那鶴妖想要打敗他,就沒那么容易。”

    當牧塵還只是融天境實力的時候,就能夠斬殺化天境后期的白軒,更何況如今的后者,也已踏入了化天境。

    蘇靈兒聞言,也是稍微的放心了一點,抬頭望向天空,大戰之前的劍拔弩張,讓得人喘不過氣來。

    咻。

    不過,就在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將要達到頂點時,突然有著兩道流光自那巍峨的靈光山中掠出,然后出現在了石臺上空。

    “是沈蒼生和李玄通!”

    而當這兩道身影在出現的時候,這片區域氣氛瞬間沸騰起來,那一道道目光中,都是充滿著興奮以及尊崇。

    在北蒼靈院,只有這兩人,才是所有人心中當之無愧的頂尖風云人物!

    “呵呵,真是熱鬧啊。”

    沈蒼生凌空而立,長發披散,他有著堅毅的面龐,眉毛略粗,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睥睨之氣,這種氣質出現在他的身上,絲毫讓人感覺到不到一點點的狂傲,因為,他有著這種資格。

    一旁的李玄通那英俊的面龐倒是沒太大的波瀾,雙手負于身后,顯得頗為的灑脫。

    “你們打你們的。”

    沈蒼生對著牧塵與鶴妖擺了擺手,然后看向眾人,又指了指山巔的方向,道:“大家應該知道,三大將就鎮守在那里,先前我與李玄通試探了一下,很不幸的告訴大家,我們兩人對付不了。”

    這片區域,瞬間安靜,無數人面面相覷,那三大將竟然強到了這種程度?竟然連沈蒼生與李玄通聯手都對付不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豈不是此次的狩獵戰,他們都將失敗,從而空手而回?

    將近半個月的努力,也會付諸東流?

    牧塵眉頭也是微微一皺,竟然連沈蒼生與李玄通都對付不了如果失敗的話,豈不是他手中的靈王靈晶也失去了作用?

    “不過也不用太絕望,按照此次的規則,沖刺最后關卡,我們能有三個名額”

    沈蒼生笑了笑,道:“也就是說,除了我們兩人外,還能再有一個名額,當然,這個名額,只會留給你們之間最強的人。”

    說著話時,他的目光瞟過了牧塵與鶴妖。

    “獲得這名額,有什么好處啊?”牧塵一笑,道。

    沈蒼生指著下方那人山人海,道:“獲得了這個名額,那這里所有人的期望都會放在你的身上,你會是他們心目中的拯救者。”

    “這是一種聲望,如果你能通過,以后你在北蒼靈院的地位,將不會比我們任何人低。”

    牧塵無奈的聳聳肩膀,一點都不心動。

    “另外按照規則,如果能夠通過最后的關卡,我們還會每人獲得一顆真正的靈王靈晶,記住,是真正的哦,不是你那種剛誕生的靈王靈晶。”

    “還有就是,我們的靈光灌頂,會更高級。”

    沈蒼生磨挲著下巴,眼神戲謔的望向牧塵以及鶴妖,此時兩人的眼神,幾乎是在瞬間變得明亮而刺眼。

    “這第三個位置,我要了。”鶴妖一步跨出,眼神冷冽的盯著牧塵。

    牧塵一笑,緩緩的道:“滾。”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