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三百四十六章 出現
    第三百四十六章

    北溟廣場上空。

    空間扭曲成漩渦之形,在那漩渦之外,一道修長的身影已是緩步踏了出來,而在其踏出來的時候,那股讓得眾人熟悉而強橫的靈力波動,也是在這天地間蕩漾開來。

    “牧塵!”

    無數北蒼靈院的學員瞳孔在此時睜大,狂喜之色掩飾不住的涌了出來,那種靈力波動,他們太熟悉了。

    “牧塵出現了!”

    “終于趕回來了嗎?”

    “這下好了,看太鼎靈院的那些家伙還怎么猖狂!”

    沸騰的聲音,鋪天蓋地的在北溟廣場中傳開,所有人臉龐上都是布滿著驚喜,在如今的北蒼靈院,牧塵的名氣,已是不弱于沈蒼生與李玄通,當他們兩人不在北蒼靈院的時候,牧塵的名氣,顯然是最為頂尖的。

    當日狩獵場最后一戰,徹底的奠定了他在北蒼靈院中頂尖地位。

    那種地位,就連鶴妖都無法企及。

    “這家伙...終于出現了...”蘇萱他們也是如釋重負,牧塵的現身,無疑是給所有的學員打了一劑強心劑。

    一旁的鶴妖面色陰晴不定,不過最終沒說什么,現在的牧塵,不論名氣還是實力,都勝過了他,他即便不甘,但也沒有什么辦法。

    在那場臺上,血弒也是微瞇著眼睛望著天際上踏出空間漩渦的那道人影,從四周傳來的沸騰聲音也是讓得他明白了后者的身份。

    那個天榜第三的牧塵嗎?

    血弒冷笑,他今日倒是要來看看,這北蒼靈院的天榜前三,究竟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能讓他們如此的有信心。

    整個廣場。都是籠罩在那種沸騰氣氛中,那種沸騰,也是令得出現在天空上的牧塵微微的有些發怔,在先前的瞬間,他方才剛剛脫離深度修煉狀態...

    然而就在他脫離修煉狀態后,甚至還來不及對禿頭老人道謝,后者便是撕裂出空間裂縫,然后一把將他丟了出來。

    于是他就出現在了這里。

    “怎么回事?”

    牧塵眉頭微皺,視線看向下方的北溟廣場。在他閉關修煉的這一個多月中,院內應該沒有什么大事了吧?怎么還會如此的熱鬧。

    牧塵的視線,掃過下方,下一瞬,他眼神陡然一寒。

    他見到了站在臺下的洛璃。后者玉手上,還有著刺眼的鮮血在滴落下來。

    洛璃受傷了?

    一股兇氣掠過牧塵的眼中,他身形瞬間掠下,直接是出現在了洛璃身前,眉頭緊皺,聲音低沉的道:“怎么回事?”

    洛璃見到牧塵出現,眸子中也是掠過一抹欣喜。她輕輕的搽拭了一下小手上的血跡,微笑道:“一點小傷,不礙事。”

    “誰做的?”牧塵沉聲道,這北蒼靈院中。如今敢再來招惹他們的人應該不多了吧?莫非又是鶴妖?那家伙還沒被打夠嗎?

    “我做的。”有著淡淡的聲音,從那不遠處傳來。

    牧塵緩緩的轉過身來,那場臺之上,負手而立的血衣血瞳青年便是印入了他的眼中。

    “你是誰?”牧塵眉頭微皺。眼前的人似乎極其的陌生,并沒有在北蒼靈院中見過。

    唰。

    那不遠處。蘇萱則是掠來,她落到牧塵身旁,然后低聲將事情的始末說了一遍,而聽到她的訴說,牧塵的面色也是愈發的難看。

    特別是當他在聽見眼前那血瞳青年使用卑劣手段引得洛璃分心,將她打傷逼退場臺時,那面色,已是陰沉得猶如雷暴雨一般。

    “抱歉,本來不想把洛璃也牽扯進來的,不過我們實在沒人了,沈蒼生與李玄通都是暫時的離開了靈院,你又處于失蹤中...”蘇萱有些歉意的道。

    “蘇萱學姐,我也是北蒼靈院的學員,維護它的名聲,也是我的義務。”一旁的洛璃嗓音輕柔的打斷了蘇萱的道歉。

    牧塵微微點頭,那原本陰沉的面色,也是在此時緩緩的平靜下來,他輕聲道:“你們都先退出去吧,接下來,由我接手。”

    蘇萱與洛璃聽得牧塵那看似平靜,但卻有著冰冷涌動的聲音,也是明白,后者已經動怒了,接下來,他將會出手了。

    “小心,他是西天界四神族之一的血神族之人。”洛璃提醒道,這血弒雖然手段有些卑劣,但誰如果因此就忽視了他的實力的話,恐怕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牧塵輕輕點頭,血神族嗎?雖然是個大家伙,不過他們的手腳,也還沒資格伸到這里來,而既然伸了過來,牧塵也不介意直接把它給砍掉。

    因為洛璃的緣故,牧塵對于西天界那三大神族,可沒有半點的好感。

    洛璃與蘇萱退回場外,唯獨留下牧塵立在場中,而當那眾多北蒼靈院的學員在見到這一幕時,那種氣氛,頓時更為的沸騰起來。

    “牧哥,揍死那丫的!”

    “讓他們灰溜溜的滾出咱們北蒼靈院!”

    “......”

    各種各樣的聲音沖天而起,北蒼靈院的那些學員,猶如是在此時被打了雞血一般,顯得亢奮而激動。

    那些太鼎靈院的學員則是面面相覷,顯然沒想到之前還憋屈得要死的北蒼靈院學員,怎么會一下子就變得如此有信心。

    難道就是因為那個叫做牧塵的少年嗎?

    他們將那懷疑的目光投向那緩步走向場臺的少年,這么年輕?這種年齡,完全不像是那些經驗豐富的頂尖老學員啊。

    在那首席臺上,費青松也是微瞇著眼睛望著那道少年身影,笑道:“這位便是你們北蒼靈院天榜排名第三的牧塵嗎?不過這實力...似乎遠遠不夠啊。”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看得出來,此時的牧塵,甚至連通天境都沒達到,之前那些天榜前十。幾乎大半都比他更強。

    太蒼院長則是微微一笑,道:“有時候光看表面,那會輸得一敗涂地。”

    “哦?”

    費青松眉頭一跳,笑吟吟的道:“那我倒是要來看看,這牧塵,究竟有什么能耐了...他是天榜第三吧?呵呵,太蒼院長,這次若是你們再輸的話,恐怕就沒什么話說了吧。至于那沈蒼生與李玄通,我想等以后,血弒會和他們交手的...”

    太蒼院長笑了笑,沒有再說話,只是將饒有興致的目光投向場中的少年。現在的后者,似乎比起一個月之強變強了許多,只不過就是不知道,這一次,他又能否讓整個北蒼靈院為之轟動?

    在那沸騰的氣氛以及太鼎靈院諸多懷疑般的目光中,牧塵走上場臺,站在了距血弒前方不遠處。那黑色的眸子,猶如反射著淡淡的寒芒。

    “北蒼靈院的天榜前三,似乎并沒有我想的那么強。”血弒盯著牧塵,從后者的身體上。他并沒有感覺到可與他媲美的靈力波動。

    “你不該傷她。”牧塵眸子微微低垂,緩緩的道。

    “哦?”

    血弒眉頭微挑,他血瞳盯著牧塵,似是一笑。道:“她的確很厲害的,如果真要徹底動手。我不見得就是她的對手,不過她總歸還是太心軟了一些,連我都能輕易撼動她的心神...這是她的弱點啊。”

    “所以你要付出一些代價啊。”牧塵似是沒有理會那血弒的聲音,自顧自的低聲,輕輕的傳出來。

    “呵呵...”

    血弒笑著,只是那笑容中透著濃郁的嗜血,他微偏著頭盯著牧塵:“就憑你嗎?你算個什么東西?!”

    當最后一句落下時,血弒面龐上的笑容已是盡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森冷之色,他忌憚洛璃,方才會使用那些手段,可眼前這家伙又算個什么東西...也敢在他面前裝腔作勢!

    “找死的玩意!”

    血弒眼神猩紅,一步跨出,滔天般的血光靈力席卷而出,濃郁的血腥味道彌漫了天空,強大的靈力威壓籠罩開來,比起之前,尤為勝之。

    顯然,這血弒已是動了殺意。

    場外,蘇萱等人都是面色凝重,這血弒的實力,似乎比起古天炎還要強上一線,真不知道這一次,牧塵究竟會如何以對,畢竟,這一次的話,可不會再有什么友好切磋了。

    雙方都是為了獲勝而戰,手段不論。

    呼。

    在那漫天血光靈力的壓迫下,牧塵也是緩緩的吐出了一團白氣,他抬起頭來,黑色眸子深處,仿佛是有著黑色的雷電在奔涌。

    他雙掌陡然緊握,體內的靈力,也是在此時毫無保留的爆發。

    轟!

    燃燒著黑炎的靈力猶如狼煙滾滾,直沖天際,彌漫開來,任由那血光靈力如何壓迫,都是筆直如光柱,無法將其撼動。

    化天境后期!

    整座廣場,都是在此時有些嘩然,那太鼎靈院的學員先是一陣驚愕,旋即嘴角便是有著譏諷之色一點點的扯了出來。

    這種實力,究竟是怎么成為那天榜第三的?

    他們譏諷的目光望向那些北蒼靈院的學員,然后便是一愣,因為他們也是見到,那些北蒼靈院的學員,正用一種幸災樂禍的嘲諷目光盯著他們。

    “這群笨蛋,一個化天境后期的人也敢派出來,真是自討苦吃...”

    “這群蠢貨...牧塵可是在化天境初期的時候就能與古天炎學長斗得不分上下了啊...”

    無言的心聲,在此時的雙方心中涌了起來,但卻無人說出來,那種氣氛,微妙得讓人感到滑稽。

    (第二更!

    繼續去寫!

    雖然在落后,但是本月才剛開始,我們放棄了嗎?

    求月票!!!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