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五百六十七章 分數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不留分數,那就一人留一只手吧。....”

    當牧塵那有些冰冷的聲音在天空上傳開時,天地間溫度仿佛都是降低了下來,不少隊伍心頭微震,視線望向牧塵,卻只是見到后者那并沒有帶多少感情的俊逸臉龐。

    顯然,此時的牧塵似乎并沒有開玩笑。

    “你說什么?!”蕭皇嘴角卻是一陣抽搐,厲聲喝道,他沒想到牧塵不僅絲毫沒有要將此事接過的打算,而且竟然還要他們各自留一只手!

    “想要我們留一只手,你恐怕沒這資格!”那蕭王也是語氣森然,眼中殺意涌動。

    牧塵淡漠的看了他們一眼,也沒有再多廢話,只是那從其體內散發出來的殺氣,卻是逐漸的變得濃郁,他之前會輕易的放過莫修他們,是因為與他們的確沒有直接的沖突與恩怨,但眼下眾院盟這些人,卻是從頭到尾在與他做對,而且先前在那靈陣中時,蕭皇可沒對他有任何的留情。

    再者,牧塵可從來都不認為過于的慈悲心態會是什么好事,因為慈悲不可能帶來敬畏,先前他輕松的放過莫修他們,或許的確會少一些麻煩,但同樣的,那也會讓某些人認為得罪了他牧塵并沒有什么好可怕的,而一旦別人都是這種心思,那他牧塵的日子,也沒什么好安寧的了。

    所以,在所謂的慈悲之后,還必須有著如雷霆般的手段。

    顯然。前者給莫修他們,后者,就該留給倒霉的蕭皇他們了。

    牧塵視線看向洛璃與溫清璇。然后沖著兩女微微點頭。

    嗡。

    洛璃玉手一握,洛神劍便是綻放出凌厲劍芒,那股無法形容的鋒銳劍氣散發出來,頓時其周身的空間都是隱隱的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洛璃明眸靜靜的望向蕭皇二人,劍尖緩緩的移上,而后將兩人鎖定。

    溫清璇也是在此時盈盈一笑,只是那笑容有些冰涼。她緊握著金色戰槍,青絲如瀑般的垂落,狹長的鳳目。透著淡漠之色,璀璨的金光,攜帶著強悍的靈力,一**的自其體內席卷而出。

    兩女皆是直指向蕭皇二人。那突然間迸發出來的壓迫感。竟是連這片天地間的諸多高手胸口都是一滯,隱隱的感覺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危險。

    “走!”

    蕭皇與蕭王兩人目光急促的閃爍著,下一霎,兩人幾乎是同時暴喝出聲,身形化為流光,快若奔雷般的對著天際之邊疾掠而去。

    嗤!

    不過,就在他們身形剛動的瞬間,洛璃嬌軀卻是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現時,已是猶如鬼魅般的站在了蕭王的前方。她那絕美的俏臉猶如幽潭般的平靜,手中洛神劍,輕斬而下。

    嗤啦!

    面前的空間,仿佛都是在此時被撕裂,一道凌厲得幾乎令得人睜不開眼睛的劍光暴掠而出,快若閃電般的直指蕭王胸膛。

    蕭王面色劇變,手中升騰著火焰的巨弓陡然拉開,一道燃燒著火焰的箭矢便是暴掠而出。

    砰!

    劍光斬下,那火焰箭矢瞬間裂開,而后那一道劍光便是毫不留情的重重劈斬在了蕭王胸膛。

    嗤。

    蕭王衣衫瞬間被撕裂,衣衫之下,有著一件閃爍著靈光的內甲,顯然是一件防御性的靈器,內甲爆發出濃郁的光圈,將蕭王護在其中。

    咔嚓。

    不過這種保護顯然只是暫時的,面對著洛璃這并沒有留情的一劍,那一件內甲所形成的防護僅僅堅持了一瞬間,而后便是被洞穿而去。

    鮮血從蕭王胸膛濺射出來,他身體如遭重擊,倒飛而出,狠狠的射進一座山峰之中,身體都是被鑲嵌進了山壁之中,狼狽之極。

    洛璃手持洛神劍,凌空而立,長發隨著輕風飄動,衣裙勾勒著纖細動人的曲線,那絕美一幕,令得所有人都是感覺到驚艷。

    轟!

    在那另外的天邊,金光彌漫,仿佛是有著清澈的鳳鳴之聲響徹,而后一道身影也是狼狽的倒射而回,沿途的一顆顆參天巨樹,直接是被當場震爆而去。

    那道人影倒退出上百丈,方才狼狽的穩住身形,眾人望去,正是蕭皇,不過此時的他卻是面色慘白,嘴角有著一抹血跡浮現,再沒了最開始的那種氣度。

    在他的前方,金光掠來,溫清璇閃現而出,她玉手持著金色戰槍,戰槍斜指,那鳳目之中,卻滿是寒意。

    蕭皇雖然布置出來的靈陣威力強大,可一旦失去了靈陣,他所能發揮出來的戰斗力,甚至比蕭王還要弱上一線,所以又怎么可能會是溫清璇的對手。

    這片天地間,也是在此時傳出一些低低的嘩然聲,那些看向洛璃與溫清璇的目光中,充滿著驚嘆,先前兩女展現出來的實力,相當的震懾人眼球。

    當然,對于溫清璇擁有這種實力他們并不意外,畢竟后者是曾經的分數榜第一,如今的分數榜第三,不過對于洛璃,他們倒是頗為的陌生,這個女孩雖然擁有著不遜色于溫清璇的容顏與氣質,但卻與溫清璇是截然不同的性子。

    溫清璇驕傲,強勢,猶如翱翔天際的鳳凰,而眼前的洛璃,則是顯得安安靜靜,猶如幽谷之蓮。

    所以,當他們在見到這個只是安靜跟隨在牧塵身旁的女孩竟然也是展現出如此驚人的實力后,不免是有些大吃一驚。

    墨魚等眾院盟的人見到蕭皇二人如此狼狽,面色也是一片慘白,此時的他們,連逃跑的心都沒了,那眼中,滿是無力的挫敗之感。

    眼前的牧塵,顯然已經不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了,前者的成長速度,遠遠的超出了他們的意料。

    牧塵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然后視線再度轉向蕭皇,微微一笑,道:“你們的選擇應該還沒有改變吧?”

    話音落下,他也不等蕭皇回答,抬起手掌,對著洛璃與溫清璇做了一個手掌斜斬的手勢。

    洛璃與溫清璇見狀,也是螓首一點,美目中冰寒浮現,就欲再度出手。

    “等等!”蕭皇面色劇變,急忙喝道,從牧塵那漠然的神態,以及兩女冰冷的眼神中,他知道如果他再猶豫一下,恐怕今天真的是會留下一只手。

    “我給分數!”蕭皇一咬牙,然后抬頭將視線轉向墨魚他們,后者等人見狀,頓時有些猶豫,但當他們在見到蕭皇那冷厲目光時,最終還是苦澀的一嘆,將手中的院牌取出,然后丟向了蕭皇。

    他們其實與蕭皇并不是來自同一座靈院,之所以加入眾院盟,只是因為看重蕭皇他們的實力,試圖借此分得好處而已,但看眼下這模樣,他們好處沒撈到多少,反而是要盡數的賠出去了。

    這令得墨魚他們有些沮喪,心中對蕭皇也是多了一些失望,互相對視一眼,看來這眾院盟,也是沒什么好留的了...

    蕭皇并不知道墨魚他們的心思,他接過院牌,然后一咬牙,將它們盡數的丟向了牧塵。

    牧塵則是屈指一彈,將那些院牌盡數的彈向溫清璇,后者見狀,倒是微微一怔。

    “不是說了還欠你一個第一嗎...加上這兩萬分,雖然依舊沒辦法再度第一,不過距離就已經很接近了。”牧塵沖著溫清璇一笑,道。

    此時的溫清璇,已經擁有了兩萬左右的分數,但第一名的姬玄,分數卻已經高達五萬,顯然在溫清璇被困的這些時日,姬玄在盡快的拉開差距。

    溫清璇玉手接過那些院牌,她微微猶豫了一下,最終點點頭,玉手中光芒一閃,便是將兩萬的分數盡數的劃走。

    而隨著溫清璇劃走分數,她們這支隊伍分數立即暴漲到四萬左右,直接是將原本排名第二的武靈給超越了過去。

    那不遠處山峰上的武靈見到自己手中閃爍的院牌,倒是無奈的聳聳肩,不過他對此倒并不著急,因為他很清楚,在接下來的這些最后時間中,分數榜上變化才將會是天翻地覆...

    “蕭皇他們這次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武靈淡淡一笑,道。

    “他們簡直就是作弊。”武盈盈氣鼓鼓的道,她自然說的是溫清璇超過他們的事情。

    “都是人拼命搶來的分數,哪有什么作弊一說。”武靈倒是顯得并不在意,擺了擺手,那眼神,卻是饒有興致的投射在遠處那道修長的少年身影上。

    他知道,此戰過后,牧塵與姬玄,基本上就已經再度徹底對立了。

    天空上,溫清璇在將分數劃走后,然后便是隨意的將那些院牌丟向了蕭皇,后者接過,他望著縮水一半的院牌,頓時心疼得臉龐一抽。

    蕭皇的隊伍,原本在分數榜排名第九,可如今這一半分數劃走,立即就掉出了前十六。

    “走!”

    蕭皇狠狠的剮了牧塵一眼,心中滿是暴怒,不過此時卻不敢表露,只能一揮手,帶著那剛剛從山體中掙脫出來的蕭王,迅速的離去,那身影顯得有些狼狽。

    墨魚等人猶豫了一下,也是跟了上去,不過卻是與蕭皇他們隔了很長的距離。

    牧塵這次倒并未再阻攔蕭皇他們的離去,他只是抬起頭,目光望向遙遠的方向,俊逸的臉龐上,一片平靜,只是那黑色眸子深處,仿佛是有著凌厲的寒芒在涌動。

    姬玄,既然你想玩的話,那么這一次,我就和你奉陪到底了。(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