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五百七十三章 雷神體VS白骨神體
    第五百七十三章

    轟隆。

    低沉的雷鳴之聲,在這赤黃的沙漠之中響徹起來,甚至連那原本蔚藍的天空,仿佛都是變得有些暗沉下來。

    牧塵凌空而立,黑色的雷光在其身體表面瘋狂的閃爍著,一道道黑色的雷光漣漪一圈圈的散發開來,令得空間都是有些扭曲。

    牧塵如今的雷神體,已是修煉到了六紋雷體的層次,而據說當雷神體達到九紋雷體之時,光是肉身的力量,就能夠媲美至尊。

    而到了那個地步,恐怕牧塵隨手一拳,就是能夠真正的震碎空間,手掌一翻,就能抹滅山岳,端的是強悍。

    在牧塵徹底催動雷神體時,那天空中,呂天陰沉的目光也是掃了過來,他望著牧塵身體表面閃爍的雷光,眼角也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顯然,他也是察覺到了牧塵這肉身的強悍。

    “我就不信,你這肉身能比我的“白骨神體”更強!”

    呂天眼神陰翳,到了這一步,他自然是不會再小覷牧塵,但同樣的,他對于自身所修煉的白骨神體同樣有著極強的信心,因為他曾經也與姬玄交過手,雖然最后結果是失敗,但他這白骨神體的強悍程度,就連姬玄都是有些驚訝,而這一點,就足以讓得呂天為之自傲。

    所以,在面對著牧塵時,他也并沒有任何的懼怕。

    森白色的靈光,不斷的從呂天身體表面散發出來。森白得令人心悸的白骨,猶如是從呂天的皮膚之內生長出來一般,形成嚴密的骨甲。將他覆蓋,仿佛堅不可摧。

    白骨之下,有著一對陰寒的視線射出來,呂天腳掌猛的一跺,只見得腳下的空間都是蕩漾起了漣漪,而他的身影,則是瞬間消失。

    “好快的速度!”

    林州。徐荒等人見到這一幕,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變,那種速度。他們幾乎用肉眼無法看見,只能夠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一點靈力波動。

    因為無法追蹤到呂天的身影,所以他們的目光瞬間轉向牧塵,畢竟不管呂天速度有多快。他的目的都是攻擊牧塵。

    唰!

    而在他們視線剛剛鎖定了牧塵時。便是見到牧塵身后的空氣波蕩,一道白光人影閃現而出,那被白骨覆蓋的拳頭,蘊含著一股可怕的力量,毫不留情的對著牧塵后背心重重轟去。

    那種速度,宛若奔雷。

    轟!

    白骨之拳,直接是洞穿了牧塵的身體,但卻并沒有任何鮮血濺射。

    “殘影?”

    呂天面色微微一變。旋即他右腿陡然對著后方重重鞭甩而出,森白色的靈力猶如是形成了巨大的靈力風旋。仿佛戰斧,怒斬而出。

    嘭!

    泛著雷光的手掌,也是從那后方重重拍出,與那白骨腿風,硬憾在一起。

    咚!

    低沉之聲響起,肉眼可見的力量漣漪蕩漾開來,猶如是將空間都是撕裂開去,那一片區域內的空氣,更是承受不住沖擊,砰砰的爆炸開來,氣浪滾滾。

    兩人的身體都是微微一顫,不過下一瞬間,已是再度猶如鬼魅般的沖出。

    雷光與白芒,在天空上爆發開來,但詭異的是眾人根本就看不見身影,只能夠看見兩團光芒一次次的沖撞,而每一次的沖撞,都會有著可怕的力量沖擊開來,將下方的沙漠,掀起狂暴風沙。

    “那呂天果然是有些能耐,竟然能夠和牧塵拼斗肉身。”徐荒他們面色凝重,他們可是很清楚牧塵的肉身有多強的,然而眼下那呂天居然也是能夠在這上面與牧塵交鋒而不落下風,足以看出對方的實力之強。

    “骨宗在遠古的遺跡大陸上,同樣是一方有名的強大勢力,他們所傳承下來的白骨神體,自然也不會弱。”

    溫清璇道:“據說這呂天曾經與姬玄交過手,而他倚仗便是這白骨神體,雖然最后失敗了,但也給姬玄造成了一些麻煩,不然的話,姬玄也不會看重他的實力,允許他成為同盟了。”

    “而且呂天畢竟靈力實力要強過牧塵一線,再借助著肉身之力,雖然他尚還未渡過二重神魄難,不過恐怕就算是面對著二重神魄難實力的高手,他都是有著抗衡之力。”洛璃也是微微一笑,道。

    “這么強?”

    徐荒他們面露驚容,雖說如今的靈院大賽中,各方隊伍的實力都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提升著,但這個時候能夠達到二重神魄難實力的人,恐怕依舊是極其的少數,而這些人,絕對都是擁有著擠入決戰賽的資格,而眼下,這呂天竟然能夠擁有著抗衡二重神魄難的實力,足以顯露出他的強悍。

    溫清璇與洛璃皆是螓首一點,微微抬起雪白修長的脖子,美目注視著天空上那格外激烈的對碰,她們知道,牧塵與其說是在與呂天交手,其實還不如說是在以另外一種方式在與姬玄較量。

    呂天曾經敗在了姬玄的手中,并且被后者收服,牧塵對收服呂天沒興趣,但他卻是有興趣把姬玄所留在呂天心中的那些高高在上之感,強行的打破。

    轟!

    眾多目光匯聚的天空上,又是一道巨聲響徹,可怕的力量沖擊開來,兩道光影,也是陡然倒射而出,彼此腳掌都是在那天空倒退了十數步,每一步的落下,都會將空氣震爆而去。

    所有的目光,也都是在此時瞬間轉移過去。

    天空上,兩道人影在那耀眼的光芒中浮現出來。

    此時那呂天的白骨身軀上,一團團的焦黑散布著,顯然是先前在與牧塵的硬碰中,被那狂暴的黑神雷所傷。

    牧塵比起呂天倒是要好一些。黑色雷光纏繞在周身,令得他的身體堅固如金鐵,雖說皮膚之上也是有著一道道的白痕。但這對于牧塵的強悍肉身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先前那種讓人頭皮發麻的交鋒,竟是并沒有讓得兩人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勢。

    這一幕讓得不少人眼角有些抽搐,這兩個家伙的肉身,也太強大了吧

    “挺強的肉身。”

    雷光在牧塵身體表面流淌,他那同樣閃爍著雷芒的眼睛,盯著前方的呂天。緩緩的道,自從靈院大賽開始以來,恐怕眼前的呂天。是他見過肉身最強的家伙了。

    “你這幅口氣,難道就以為你已經占了上風嗎?”呂天冷笑,旋即他身體表面森白光芒流轉,那一團團焦黑。頓時迅速的消散而去。

    白骨。再度變得瑩白而充滿力量。

    “不過你能將肉身修煉到這種程度,倒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但我還是得很悲哀的告訴你,你與姬玄之間,還有著不小的差距!”

    呂光冷笑一聲,譏諷道,雖然他心中的想法與嘴上并不相同,因為他知道修煉肉身有著多么的艱難。如果不是那骨宗遺跡之中有著一座骨池,恐怕他也不可能將白骨神體修煉到這一步。原本他以為在這靈院大賽中,能夠與他在肉身上一較高低的人并不多,但哪料到,眼前的牧塵,就并不弱于他。

    這個家伙,能夠被姬玄重視,倒也的確有著一些能耐。

    牧塵聞言,則是輕笑了一聲,旋即他那聲音中仿佛有著雷鳴伴隨:“把你的白骨神體催動到你所能夠催動的極限吧不然的話,你的驕傲或許維持不了了。”

    呂光眼神一寒,他陰測測的盯著牧塵,然而當他看到后者那幽靜得猶如深潭般沒有絲毫波動的黑色眸子后,不知為何,心中卻是感覺到了一些寒意。

    那種寒意,令得呂光沉默了一下,旋即他緩緩的伸出雙手,眼神森冷的盯著牧塵,印法陡然變幻,而隨著他印法的變幻,他身體表面的白骨,竟是開始一點點的變得晶瑩,仿佛更像是玉石一般,不過任誰都是能夠感覺得出來,呂光的肉身力量,再度增強。

    “口氣真是不小,我的白骨神體,已是修煉到化骨為玉的層次,當初與姬玄交手時,雖然最后我敗了,不過他也未能破得了我這白骨神體,而現在,你又憑什么?”體內開始增強的力量,令得呂光先前心中的寒意迅速的消散,他的聲音,再度變得陰冷。

    牧塵黑色的眸子中,雷光流動,其中仿佛并沒有任何的情緒,旋即,他雙掌緩緩的緊握,猶如怒龍般的雷鳴聲,從他的體內傳出來。

    轟隆隆!

    那種雷鳴聲越來越響亮,到得后來,竟是回蕩在這片天地間,連那沙漠中肆虐的風暴都是被壓制了下去。

    天空開始變得昏暗。

    嗤嗤。

    呂天也是因為眼前這一幕瞳孔微微一縮,旋即他眼中寒芒一閃,只見得他那猶如玉石般的身體表面,猛的綻放出了耀眼的光彩。

    “唰!”

    他的身形,在此時猶如一抹玉光,直接是掠過天際,直奔牧塵而去,顯然,他也是察覺到了一些危機,他并不想讓牧塵將力量催動到極致。

    “白骨神體,玉骨神拳!”

    暴喝聲陡然自呂光最終傳蕩而出,他的身形幾乎是瞬間出現在了牧塵的前方,那幾乎是化為玉石般的拳頭,重重的轟出。

    嘭!

    空間都是在此時震蕩起來,方圓百丈之內,所有的空氣都是爆炸開來,下方的沙漠,更是直接是被震裂而開,巨大的裂縫,飛快的蔓延。

    無數人眼中都是有著駭然涌出來。

    他們的視線轉向牧塵,卻是見到牧塵身體表面瘋狂閃爍的黑色雷光,卻是在此時飛快的縮回了他的身體,那種模樣,仿佛是被壓制了一般。

    “不對!”

    不過很快的,便是有人察覺到不對,因為他們見到,伴隨著那些雷光縮回牧塵的身體,在牧塵的手臂上,突然有著雷霆般的紋路,飛快的蔓延開來。

    短短瞬間,牧塵近乎半個身體,都是被那種閃爍著黑色光芒的雷紋,徹底的占據。

    那一幕,頗有些猙獰的味道。

    當那雷霆光紋彌漫了牧塵半個身體的時候,他那幽潭般的眼睛中,終于是有著雷霆爆發,猶如雷龍蘇醒。

    轟!

    彌漫著黑色雷紋的手臂,以一種看似緩慢,但卻讓人無法躲避的速度,直擊而出。

    咚!

    下一霎,雷拳與玉骨之拳,已是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而在撞擊的霎那,呂光見到了牧塵微微蠕動的嘴唇,一道有些淡漠,但卻令得他渾身冰涼的聲音,緩緩的傳來。

    “姬玄破不了你的白骨神體,那我來將它破了就是了。”(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