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六百八十二章 登頂之戰
    第六百八十二章

    咚!咚!

    當這天地間的昂揚戰意濃郁到極點時,那悠揚的鐘吟之聲,終于是在這天地之間響徹,悠悠的回蕩,經久不散。

    在那天空上,光芒凝聚,空間扭曲,只見得三道光影緩緩浮現,那般模樣,正是如今大羅天域中地位最高的存在。

    天鷲皇,靈瞳皇以及那位深不可測的睡皇。

    伴隨著三人一現身,下方頓時無數人敬畏的彎身行禮,甚至連九王都是微微低頭,天地間,唯有三皇淡然而立,顯露出無人可及的地位。

    天鷲皇袖袍一揮,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一股柔力涌來,令得他們的身軀再度的筆直。

    “大羅金池的規矩,想來大家都是知曉,所以老夫也就不再多言,不論你使用任何手段登上山頂,皆不會有人理會,在這里,只看結果,不看手段。”

    “而最終進入大羅金池的名額,僅有四個,如何爭奪,全看各自本事。”

    伴隨著天鷲皇那蒼老的聲音緩緩的傳開,這片天地間的氣氛仿佛都是變得肅殺起來,不少強者眼神逐漸凌厲,能夠前來參加金池之爭的人,都算是彼此所在勢力中的佼佼者,面對著任何的對手,他們都不會輕易的恐懼,所以,想要從這么多強者之中奪得那屈指可數的四個名額,必然是需要經歷殘酷的爭奪。

    “時辰已是差不多了。”那位靈瞳皇眼中靈光閃爍,淡淡的道。

    天鷲皇與靈瞳皇的目光,都是看向了身旁那位一直睡眼惺忪的男子,笑道:“夢兄,開啟金池峰吧。”

    雖然同為三皇之一,但兩人對于這位素來不插手大羅天域內部事情的睡皇顯然那都頗為的客氣,因為他們知道,三人之中,后者才是大羅天域域主最為信任的人。

    “嗯。”睡皇毫無形象的打了一個哈欠。慢悠悠的點點頭。

    嗡。

    三道光束,在此時自三皇的手中射出,直接是射進了那座金池峰中,而后所有人都是見到。金池峰之外的空間逐漸的扭曲,那座金池峰,仿佛是變得越來越清晰。

    轟!

    當那金池峰徹底清晰的時候,一股無法形容的磅礴靈力,頓時席卷開來,整個天地似乎都是被印染成了金色。

    金色的洪流,從巍峨的山頂傾瀉下來,令得金池峰猶如黃金所鑄。

    “那是金池洪流,威力極為的強大,猶如萬浪沖刷。唯有踏入至尊境的強者才能夠勉強抵御,而所有登山者,都必須承受住金池洪流的沖擊,才能登頂。”在牧塵身旁,丘山為他解釋道。

    牧塵微微點頭。面色有些凝重,顯然也是察覺到了那金色洪流的厲害,這大羅金池果然玄異...

    咚!

    當那金池峰變得耀眼之極時,天空上,三皇也是齊齊揮手,空間蕩漾,清脆悠揚的鐘吟聲。回蕩天際。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在此時變得灼熱。

    “大羅金池之爭,現在開始。”

    咻!咻!

    當天鷲皇那淡淡的聲音從天空上傳下的霎那,只見得一道道磅礴的靈力光柱沖天而起,一道道光影拔地而起,直接是快若閃電般的對著那金池峰暴掠而去。

    在那八座石臺上,八王麾下的諸多統領。也是立即動身,頓時天地間響徹連片的破風之聲,仿佛連天地靈力都是有著沸騰的跡象。

    “牧統領,這次就看你的了!”丘山,北墨。瀾海三位九幽衛中實力最強的人,也都是在此時對著牧塵鄭重抱拳,他們九幽宮這些年幾乎已經要快被人忘記掉了,而這一次,能否有著一個良好的開頭,就必須全看牧塵這一次的金池之爭了。

    牧塵微笑著點點頭,也沒有多說什么,腳尖一點,便是化為一道流光掠過天際,最后直接是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落進了那巍峨的金池峰中。

    在那石臺的王座上,九幽美目凝視著牧塵的身影,玉手也是輕輕緊握了一下扶手,接下來,就只能看牧塵的表現了。

    “九幽姐姐,牧塵能夠得到金池名額嗎?”唐柔俏麗的臉頰上,也滿是緊張之色,她們都知道,這一次的金池之爭,對于他們九幽宮而言,頗為的重要。

    “放心吧,牧塵不會讓我們失望的。”九幽那漂亮的瓜子臉頰上,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對于牧塵,她顯然有著不小的信心。

    “若是失敗了,看我怎么收拾他。”唐冰美目盯著那道身影,語氣中有著一點小小的恨恨味道。

    九幽聞言,不由得莞爾一笑。

    半空中,三皇袖袍揮動,只見得空間蕩漾,靈力凝聚而來,化為一面面巨大的靈力光鏡,所有進入金池峰的人影,都是顯露在其上。

    九座石臺上,諸王都是抬頭,神色各有些不一的盯著那些靈力光鏡。

    ...

    轟!

    牧塵的身形剛剛落進金池峰,腳掌踩著大地,那金色的洪流頓時傾瀉而來,那種奔騰姿態,連山岳都是能夠碾壓成粉末,聲勢駭人之極。

    在這種沖擊下,只要不是踏入了至尊境實力的人,幾乎都會被撕裂成碎片。

    金色洪流反射進牧塵的眸子,不過他的面龐卻是頗為的平靜,屈指一彈,有著許些紫炎燃燒的靈力便是席卷而出,猶如匹練,將那金色洪流撕裂而開。

    唰!

    在金色洪流被撕裂而開的瞬間,牧塵的身影,也是猶如鬼魅般的沖了進去,順著那裂縫,迅速的對著山頂疾掠而去。

    在這同一時間,這座巍峨的山岳上,也是不斷有著強悍的靈力波動此起彼伏的爆發而起,所有登山之人,皆是將自身力量盡數的爆發,撕裂金色洪流,直奔山頂。

    而所有人都知道,不管他們登山的速度有多快,最后能夠獲得名額的人,僅僅只有四人,所有,幾乎其他所有的人,都算是彼此的對手。

    想要獲得名額,那就必須讓得對手數量不斷的減少。

    正因為如此,這登山之戰,在最開始的時候,便是顯露出了殘酷,當一些人在努力撕裂金色洪流,對著山頂而去時,在那暗處,卻是有著凌厲而狠毒的攻勢,陡然席卷而來。

    巍峨的山中,頓時有著狂暴的靈力肆虐而開,光影閃爍,殺伐之聲,響徹而起。

    咚。

    牧塵的腳掌重重的踏上一塊巖石,巖石瞬間化為粉末,而他的身體,卻是猶如光影般的掠出,不過,就在他身形剛剛掠出的瞬間,一道尖銳的破風聲,突然從后方疾掠而來。

    突如其來的攻擊,并沒有令得牧塵有任何的驚慌,他反手一掌拍出,磅礴靈力便是化為靈力巨掌,與后方那一道靈力攻勢硬憾在一起。

    咚!

    狂暴的靈力肆虐,那后方頓時有著悶哼聲響起,一道人影被震飛而去,最后被金色洪流席卷而進,顯得狼狽不堪,急急后退,再也不敢去招惹牧塵。

    牧塵也沒有咄咄逼人,他只是隨意的瞥了一眼,身形便是再度沖出。

    這短短不過十分鐘的時間,他已經是遭遇了將近十波偷襲,不過這些偷襲顯然并不是專門沖著他而來,而是正巧遇見,畢竟進入這里的人,可沒什么盟友,能夠找機會減少一個對手,說不定自己就會多一點機會。

    牧塵抬頭,微瞇著雙目的望著那金色的洪流中,隱隱間,能夠見到將近十道身影猶如游龍般的在最前方,那算是登金池峰的第一梯隊,那些身影,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擁有著極強的實力。

    牧塵并沒有直接擠入那第一梯隊,因為他知道,現在太過的顯露鋒芒,并不算太好的事情,而且,經過唐冰的提醒,他可還知道那血鷹王已經安排了人對付他,如果不小心謹慎一些,必然會陰溝翻船。

    咻!

    在牧塵心思轉動間,那不遠處,兩道光影陡然交錯而過,其中一人一掌拍出,掌風直接是撕裂金色洪流,快若閃電般的落在了對方胸膛之上。

    噗嗤。

    那被擊中之人一口鮮血噴出,身體頓時倒飛了出去,而那得手之人也并沒有窮追不舍,只是淡淡的一掃,然后目光便是掃見了與他距離不遠的牧塵。

    兩人對視,身體都是微微緊繃了一下。

    牧塵面色平靜,前方之人,面目倒是頗為的普通,身體極為的魁梧,猶如鐵塔,不過他體形雖然魁梧,可那一對眼中,卻是透露著謹慎。

    此人的實力很不一般。

    牧塵心中掠過許些驚訝,從眼前之人的身上,他察覺到了一股相當不弱的靈力波動,而且最讓得他訝異的是,似乎此人并不屬于九王麾下,那么想來應該就是來自于那些大羅天域的附屬勢力了。

    那魁梧男子看了牧塵一眼,雖然后者年齡看似略小,可他卻是從其身上感覺到了一種濃濃的危險味道,眼前的少年,看似平靜溫和,但那骨子中,仿佛是藏著猛虎,極具威脅。

    所以,魁梧男子只是沖著牧塵還算和善的點點頭,身形對著另外一個方向而去,這意思很明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牧塵目送著那魁梧男子離去,他的步伐卻是緩緩的停了下來,黑色眸子中,有著冷冽之色凝聚而起,因為他感覺到了四道陰冷的波動,正在對著他迅速的靠近過來。

    那血鷹王安排來對付他的人,終于是開始動手了。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