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周天星辰陣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白龍弟子…”

    牧塵望著那第三道石柱之上緩緩蘇醒的石影,眼神漸漸的凝重,身體也是緊繃了起來,強橫的靈力蕩漾在其周身,身后空間波蕩,龐大而浩瀚的至尊海若隱若現。

    白龍牌雖然只是龍牌弟子之中最低的層次,但其困難程度,不言而喻,強如那秦驚蟄,最終都只是獲得金蛟弟子的身份,由此可見,其難度究竟有多高。

    而在那上古天宮中,這金蛟弟子與白龍弟子之間,也是一道巨大的坎,只要跨了過去,便是能夠稱為龍牌弟子,地位遠遠的超越金蛟弟子,那所能夠獲得的修煉資源,也是天差地別。

    按照牧塵的估計,眼前這道白龍弟子的實力,恐怕超越了大多數位于九品巔峰的強者,甚至,就算是面對著九品圓滿的強悍人物,都能夠略作抗衡。

    這是一個勁敵。

    牧塵眼神凝重,眼目卻是微微低垂,那袖中的手掌,悄然間的震動起來。

    轟!

    而在牧塵心中念頭急轉間,那白龍弟子一蘇醒,便是有著強悍氣息席卷開來,它手持長刀,一股鋒銳之氣爆發,竟是連周圍的空間都是被那等凌厲刀氣撕裂處道道裂痕。

    它那漠然而空洞的眼睛,直接是鎖定了牧塵,而后沒有任何的猶豫,身形猶如大鵬一般的沖天而起,手中黑色長刀,猛然劈下。

    唰!

    黑色的刀氣猶如是一道黑色的洪流呼嘯過天際,刀氣過處,空間一分為二,甚至連這座堅固得無法形容的廣場上,都是出現了一道長長的痕跡。

    黑色刀光在牧塵的瞳孔中急速的放大,他當即也不敢怠慢,腳掌猛然一跺,只見得腳下大日不滅身爆發出璀璨金光,又是有著八輪金色大日冉冉升起。

    金光爆發。再度化為金色天輪,守護身前。

    咚!

    黑色刀光重重劈斬在金色天輪之上,金輪逆轉,頓時磅礴光芒席卷開來。那一道黑色刀光在停滯了數息之后,方才被逆轉方向,唰的一聲,對著那白龍弟子反噬而去。

    不過,面對著刀光的反噬。那白龍弟子只是隨手一斬,便是將其斬碎而去,緊接著他雙手緊握刀柄,高舉過頭,最后以一種沉重的姿態,緩慢劈下。

    其勢雖緩,但那刀落之下,空間猶如海水一般,被硬生生的撕裂而開。

    轟!

    一道數千丈龐大的黑色刀光席卷而來,猶如一條猙獰的黑龍。散發著無可阻攔的狂暴凌厲之氣,任何阻攔在前方之物,似乎都會被撕碎。

    如黑龍般的刀光席卷而來,再度狠狠劈斬在金色天輪之上,不過這一次,金色天輪卻是未能將其逆轉,反而是自身金光迅速的湮滅,最終竟是直接在那刀光劈斬下,轟然爆碎開來。

    漫天的金色碎片倒卷而回,牧塵望著那些碎片。眼瞳也是忍不住的一縮,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八陽天輪被破,而且顯然,還是被對方以最為野蠻的方式所破解。

    那一刀所蘊含的力量。已經超出了金色天輪的逆轉上限,所以天輪最終破碎。

    這八陽天輪雖說攻防完美,但顯然,也是有著它的極限…

    白龍弟子凌空而立,眼神依舊空洞,它低頭望著立于大日不滅身之上的牧塵。手中黑色長刀再度舉起,刀尖之處,黑色光點凝聚,再度斬下!

    唰!唰!

    如果說之前它出刀是緩慢如馱負山岳,那么這一次,就是快若雷霆降落。

    刀光呼嘯,只見得無數道黑色刀影仿佛暴雨般的傾盆而下,籠罩了牧塵周身萬丈范圍,令人無可逃避。

    黑色刀影席卷而至,牧塵深吸一口氣,腳尖一點,身形倒射而退,同時其袖袍一甩,只見得鋪天蓋地的靈印席卷而出,最后猶如雨點一般,融入虛空之中。

    面對著如此厲害的對手,以牧塵那半步九品的靈力修為顯然是應對得會極為的棘手,所以他也是放棄了以靈力迎敵,而是選擇了動用靈陣。

    嗡嗡。

    靈印融入虛空,彼此相連,頓時有著一座座巨大的靈陣自牧塵周身成形,那是起碼十數座防御型的靈陣,那等防御力,就算是九品巔峰的強者傾盡全力,也是能夠略作阻擋。

    砰!砰!

    如暴雨般的刀影呼嘯而來,與那重重靈陣碰撞,頓時靈陣層層崩潰,凌厲無匹的刀光迅速的侵入,找尋目標。

    靈陣迅速的崩潰,數十息后,最后一層防御靈陣也是告破,露出了隱藏在其中的牧塵的身影。

    牧塵抬頭,他凝視著半空中那道身影,也是感嘆了一聲:“白龍弟子,果然名不虛傳。”

    他那重重靈陣,就算是那秦驚蟄在此,恐怕也是得花費一些手腳才能夠破解,但在這白龍弟子面前,那么多層靈陣,卻是如此快速就被強行摧毀。

    “連天品低級的靈陣都是攔不住你…”

    牧塵雙目微瞇,旋即其袖袍猛然一甩,頓時間靈光自其袖中席卷而出,成千上萬的靈印猶如潮水般的涌了出來。

    “既然如此,那就請閣下幫我試驗一下,這天品高級的靈陣,究竟有多少威能吧?”

    牧塵淡笑,只見得那無數道靈印迅速的融入虛空,最后伴隨著他印法的變化爆發出璀璨光芒,那一道道光線彼此交織,很快的,一座約莫萬丈龐大的巨大靈陣,便是出現在了牧塵的周身,籠罩萬丈范圍,同時也是將半空中那白龍弟子籠罩而進。

    牧塵仰頭望著那仿佛一座星河般的龐大靈陣,然后望向那白龍弟子,雖然知曉后者并未靈智,但他依舊是微微一笑,道:“此陣名為周天星河陣,天品高級,還望指教。”

    這座周天星河陣,便是曼荼羅為牧塵所找尋而來的靈陣,算是如今他所掌握的完整靈陣中,等級最高的一卷。

    按照預估。這等天品高級的靈陣,絕對具備著斬殺九品巔峰強者的力量,甚至,就算是九品圓滿的強者。若是不慎,都將會被其所傷。

    半空中,那白龍弟子雖說并無靈智,但似乎也是察覺到了這座靈陣的可怕,當即身體都是漸漸的緊繃。手中黑色長刀,緩緩的握緊。

    嗡!

    黑色的刀光,猛然自那黑色長刀中迸發而出,黑光吞吐不定,但卻是蘊含著毀滅般的力量,引得空間破碎。

    天空上,大陣突然是在此時運轉起來,天空被遮蔽,靈陣之內的天空化為星河,無數星辰高高的懸掛。星輝降落,令得這座大陣無可摧毀。

    高空之上,有著一顆星辰搖搖欲墜,突然間,星輝凝聚,那顆星辰竟是墜落而下,化為一道千丈龐大的星光,直接是對著白龍弟子轟隆隆的砸了下去。

    那仿佛是一顆真正的星辰墜落下來。

    那種墜落的力量,就算是九品巔峰的強者,也會被徹底毀滅。

    白龍弟子抬起頭來。手中黑色長刀緩緩的抬起,刀尖之上,黑色光點瘋狂的凝聚,遠遠看去。猶如是一輪黑洞。

    轟!

    星辰瞬間出現在白龍弟子上方,

    唰!

    它手中黑刀陡然斬下,那一輪黑洞也是在此時猛然擴張,猶如是張開了深不見底的巨嘴,吞噬虛空。

    嗤!

    兩者猛然相撞,但卻并沒有驚天之聲響徹。黑色刀光攜帶著黑洞掠過,竟是將那一顆星辰硬生生的劈斬開來。

    不過,當星辰碎裂時,那黑色刀光,顯然也是暗淡了一些。

    星辰碎裂,然而牧塵的神色卻是毫無變化,只是一聲輕贊,道:“真不愧是白龍弟子。”

    那星辰墜落之力,如果換做尋常的九品巔峰,必死無疑,然而這白龍弟子,卻是一刀斬之。

    嗡!嗡!

    而就在牧塵贊嘆聲剛剛落下時,天空之上,突然有著數顆星辰同時顫動,最后轟然墜落,直奔白龍弟子而去。

    這一次,足足四顆星辰墜落!

    這座周天星河陣,竟是能夠衍變星辰墜落,以那等無匹之力,摧毀被困其中的強者,這等力量,實在讓人感到驚懼。

    轟隆隆!

    四顆星辰墜落而下,那白龍弟子刀光再起,神色漠然,刀尖的黑洞愈發的深邃,震蕩虛空,然后對著那墜落而來的星辰,一刀刀劈斬而下。

    嗤!嗤!嗤!

    刀光接連呼嘯,將一顆顆星辰盡數的斬碎,牧塵望著這一幕,神色平靜,因為他能夠感覺到,當那白龍弟子在將第三顆星辰斬碎時,其上的黑洞,開始出現了一些虛幻。

    “勝之不武,得罪了。”

    牧塵輕聲說道,旋即屈指一引,只見得第四顆星辰猛然出現在了白龍弟子后方,然后轟隆砸下。

    白龍弟子刀光再斬,然而這一次,其刀尖的黑洞卻是一陣動搖,最后在星辰的沖擊下,爆碎開來。

    砰!

    那一顆黑洞碎裂,直接是連帶著白龍弟子手中黑色長刀也是碎裂開來,星辰沖擊之下,它的身軀,也是化為了漫天光點,消散而去。

    牧塵望著那化為光點消散的白龍弟子,神色卻是頗為的凝重,因為他知道,他能夠以靈陣獲勝,顯然是有些取巧,畢竟這白龍弟子并無靈智,所以輕易的就被他拖入了大陣之中,這如果是換做正常人的話,必然沒這么容易讓他得手。

    “白龍弟子就如此的難纏…”

    牧塵眼眉微垂,這只是白龍弟子,就逼得他動用了這座之前從未施展的周天星河陣,若再是接下去,那又該會是何等的棘手?

    牧塵手掌緩緩的握攏,看來…是該到他突破的時候了,不然的話,恐怕他的考驗,也將會止步于此了。

    而也就是在牧塵念頭閃過之時,這座廣場再度震動起來,然后他便是瞳孔微縮的見到,那第一道石柱之上,那一道霸氣沖天的身影,開始漸漸的蘇醒。

    在那道身影袖袍處,金色的巨龍騰飛。

    牧塵抿了抿嘴巴,神色前所未有的鄭重。

    這登龍門…竟然直接給予了他金龍弟子的挑戰權限!

    ...

    ...(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