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接鍋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噗通。

    牧塵自天河中射出,腳踏金龍令牌的浮于河面之上,然后放目望去,嘴中頓時發出了嘖嘖之聲,因為此時的河面上,顯得極為的熱鬧,不斷的有著光影從天河中沖出。

    “那就是天河洗禮嗎?”

    牧塵一出現,便是目光緊緊的望向了不遠處,那里的河面上,只見得一道人影腳踏令牌,他腳掌一跺,頓時令牌之上光芒爆發,一顆顆光點沖天而起,那每一顆光點之中,都是蘊含著極端精純與龐大的靈力。

    那些光點,顯然就是天河之晶,看那數量,應該是有著二十顆左右。

    按照這種數量,那引發的天河洗禮,應該只是低級。

    不過看那男子的面色,顯然對此已經很滿意了,畢竟天河之晶的獲得太過困難,就算是九品圓滿的強者,都會費盡心機,他能夠獲得二十顆天河之晶,已經是頗為難得了。

    嗡嗡。

    那些天河之晶沖天而起,彼此匯聚,最后竟是化為了一道巨大的光束,那光束上觸虛空,下接天河,猶如是連接兩者之間的橋梁。

    而那男子,則正好立于橋梁之中。

    嘩啦啦。

    磅礴的河水卷起,最后匯聚在那男子上方,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之中有著浩瀚精純的靈力在壓縮匯聚,片刻之后,轟然一聲,竟是化為了無數雨滴,鋪天蓋地的降落下來。

    那些雨滴,并不是尋常的雨水,而是呈現翠綠般的色彩,其中似乎蘊含著極為強烈的生機以及靈力,每一滴,都是堪比萬滴至尊靈液。

    而在那下方,那引發這場低級洗禮的男子,則是面露狂喜之色。當即催動至尊法身,攤開雙手,任由那無數雨點,沖刷在至尊法身之上。

    嗡!

    雨點落將在至尊法身上。然后直接融入進去,頓時那至尊發射爆發出萬丈光芒,從其體內爆發出來的靈力,開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暴漲。

    而且,在那至尊法身的表面上。隱隱的形成了一層翠綠之光,光芒猶如薄膜,覆蓋著至尊法身,不過,這薄膜雖然看似薄弱,但牧塵等人卻是知道,有了這層翠綠之光,那男子的至尊法身的威能,起碼增強了一倍!

    而且,那男子的身軀。也是受到了洗禮,經過一番洗髓伐骨,其身體表面,有著淡淡熒光,同樣也是獲得了巨大的提升。

    “哈哈,不愧是天河洗禮!”

    那男子感受著至尊法身的變化,忍不住的大笑起來,滿臉的狂喜,顯然是對于這場洗禮感到極為的滿意。

    在天河之上,也是有著不少強者關注著他。而當他們在見到后者的提升后,也是面露驚訝與躍躍欲試之色,這天河洗禮,果然是非同一般!

    “連低級洗禮。都有這般效果?”牧塵也是有些訝異,雖說那男子的提升會如此之大,大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底子弱,所以效果更明顯,但這畢竟只是一場低級洗禮,在其上面。還有更強的高級洗禮以及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完美洗禮。

    轟轟!

    而在牧塵驚嘆間,這天河之上,開始有著越來越多的光芒沖天而起,進而引起滔天波動,那是越來越多的強者開始引發天河洗禮。

    那些洗禮,幾乎全部都是低級洗禮,只不過因為天河之晶的數量之差,從而引發的洗禮之間,也是有著一些差距。

    “咦,有高級洗禮了?”

    注視著那無數道洗禮之光的牧塵,眼神突然一凝,目光看向了遠處,那里突然間有著一道巨大的光束沖天而起,那一道光束之中所蘊含的能量之強,幾乎橫掃了其他所有的洗禮之光,從而引來無數驚異目光。

    牧塵望著那洗禮之光中的人影,雙目微瞇,那道身影并不算陌生,赫然是之前牧塵在登龍門前遇見過的秦驚蟄,曾經的強者榜第五。

    那從他腳下令牌中飛出的天河之晶,數量高達七十顆,幾乎是超越了在場所有人。

    這種數量所引發的天河洗禮,自然是尚未出現的高級洗禮。

    而其所引發的那種聲勢,也是異常的壯觀,磅礴之光在其上空,竟是化為了一條清澈的溪流,溪流帶著清脆的水聲劃破天空降落下來,直接是從秦驚蟄的天靈蓋處,盡數的沒入了進去。

    秦驚蟄并沒有召喚出至尊法身,但任誰都是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那從其體內散發出來的劍意,越來越凌厲,到得后來,竟是連其周身的空間,都是被切割開來。

    那種感覺,仿佛蘊養在他體內的劍意,在那條溪流的沖刷下,變得愈發的鋒利。

    而當那條溪流最后一滴消失在秦驚蟄天靈蓋時,他睜開了雙目,其眼中有著劍氣迸射出來,竟是直接將下方的天河,撕裂出了一條千丈劍痕。

    那從秦驚蟄體內爆發出來的靈力波動,也是暴漲到了一種驚人的程度,那是,九品圓滿!

    “秦驚蟄竟然突破了!”

    天河河面上,無數強者震驚失聲,之前的秦驚蟄,還只是處于九品巔峰,然而此時,卻是一步踏入了九品圓滿的層次!

    無數強者面露艷羨,踏入了九品圓滿,就有資格觸及那地至尊的層次,一旦踏入,那就真的是一步登天,徹底成為超級強者,威懾四方。

    至尊境與地至尊境,顯然是兩個天差地別般的境界。

    踏入至尊境,可在大千世界中稱為強者,有著闖蕩的能力,然而踏入了地至尊境,卻是足以成為一方霸主,甚至,就算是在天羅大陸這種超級大陸之上,都是有了開宗立派,創建勢力的資格。

    “這天河,真不愧是上古天宮發源的根本。”就連牧塵,都是忍不住的再度感嘆一聲。

    “嗯?”

    他的感嘆聲剛落,突然間眼神微凝,偏過頭來,只見得遠處的河面上,突然有著數道身影浮現出來。

    這數道身影一出現,腳下的金龍令牌便是散發出璀璨的金光。一時間,竟是令得湖面上諸多強者連投注在秦驚蟄身上的目光,都是轉移了過去。

    而當他們在見到那些身影時,眼神頓時一亮。竟是有些期待。

    因為這些身影,赫然便是代表著這天羅大陸年輕一輩的巔峰,在其中,祝焱,迦樓羅。蘇輕吟等人赫然在列。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處,三道倩影也是隨之出現,正是蕭瀟,林靜,九幽三女。

    這些身影一出現,立即萬眾矚目,不過,他們則是并未在意這些目光,視線一掃。便是凝聚在了遠處的牧塵身上。

    林靜她們倒是對著牧塵揮了揮手,不過她們暫時并未靠近過來,畢竟彼此要引發天河洗禮,還是有些距離,免得互相干擾。

    而那祝焱,也是雙目深邃的看了牧塵一眼,一言不發,蘇輕吟則是一臉的饒有興致。

    至于迦樓羅,更是面帶微笑的看著牧塵,神情溫和。笑道:“呵呵,牧兄原來已經先行出來,我看夏禹依舊沒有消息,看來他真的已經是折損你手了。真是了不得。”

    迦樓羅此話一出,頓時在這片河面上引起無數倒吸冷氣的聲音,然后一道道目光難以置信的望著牧塵。

    顯然,之前牧塵與夏禹的激戰,尚還沒有擴散出去。

    “夏禹隕落在牧塵手中了?怎么可能?!”那些各方強者震驚不已,甚至連那剛剛突破到九品圓滿的秦驚蟄也是駭然的望著牧塵。他原本還以為借此突破,他應該能夠與夏禹斗上一斗,但哪料到,夏禹已經被牧塵所斬殺。

    “不...不可能!”在那天河一處,夏弘面色慘白,在其身后,那些大夏皇朝的強者也是一頭的冷汗,看向牧塵的眼中,充滿著驚駭之色,猶如是見鬼一般。

    他們只是知曉夏禹會在天河之中對牧塵出手,但卻沒想到,夏禹不僅沒解決掉牧塵,反而被牧塵反殺。

    而在那漫天驚駭的目光中,牧塵依舊面無表情,他看了迦樓羅一眼,這個家伙言語間雖然一副驚嘆的模樣,但顯然是不安好心。

    “若是閣下有興趣的話,也可親自一試。”牧塵淡淡的道。

    迦樓羅微笑道:“此時倒不是好時候,而且牧兄也不簡單,竟能夠拉到如此厲害的外人幫忙,看來此次上古天宮之行,我們天羅大陸的機緣,都得便宜外人了。”

    他說著,還瞟了一眼遠處的蕭瀟,林靜等人,其意不言而喻。

    而這天河上各方強者聞言,也是面色有點變化,他們忌憚的看了牧塵,蕭瀟,林靜等人一眼。

    “這家伙,好惡毒的心思!”九幽美目一寒,憤怒的盯著迦樓羅,這家伙此話一出,擺明了是想讓得牧塵在此處被各方強者所孤立,甚至進而打算將牧塵擺在天羅大陸的對面。

    然而,牧塵對于那漫天隱隱間有些忌憚與戒備的目光,則是猶如未見,只是平靜一笑,道:“上古天宮,乃是前人所留,而當年上古天宮的諸位前輩,為了抵御域外族侵略,保護大千世界而隕落,他們所留,自然是屬于大千世界,而今日閣下竟是以他們所留的機緣,來分化離間我大千世界,這等作為,怕是與那域外邪魔,毫無差別啊。”

    牧塵的話一出,頓時令得在場那各方強者一怔,旋即略感慚愧,因為牧塵這話,實在是占盡了大義,誰如果敢辯駁,那就直接頂了一個分化大千世界,相助域外邪魔的超級大鍋,這個鍋,莫說是迦樓羅了,恐怕就算是一位天至尊,都不敢去背。

    一些強者面面相覷,旋即他們望著面色也終于是變得有點難看起來的迦樓羅,顯然后者也是被這個鍋,震得有點不輕,這讓得他們忍不住的一聲感嘆。

    “這牧塵,真是更狠啊...”

    ...

    ...(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