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主宰 > 《大主宰》第九十一章 說服
    “靈陣師?”

    在牧塵發現那少女玉手中的靈印時,周野也是有所察覺,當即臉龐上掠過一抹驚訝之色,顯然是沒想到這九龍寨,竟然會有著靈陣師的存在。

    不過,看這模樣,似乎這少女也還只是普通的一級靈陣師。

    “你們這些牧域的人,趕緊離開,不然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靈印在那少女修長指尖轉動著,她妙目掃了周野他們一眼,嬌聲道。

    “這就是你們就籠罩的待客之道嗎?”周野眉頭一皺,道。

    “我們九龍寨可和你們牧域不熟,所以你們可算不得什么客人。”少女唇角一掀,旋即她玉手之中靈印便是飛快的融入了面前空氣之中,那里頓時有著靈力波動彌漫出來,很快的,一道冰藍色的靈陣便是在那片空氣之中成形,隱隱有著寒氣彌漫而出。

    “既然你們賴著不走,那就別怪我了!”少女一聲輕哼,玉手一揮,只見得那道靈陣之中寒氣陡然席卷而出,竟是化為道道寒冰凝聚而成的冰槍,對著周野他們暴射而去,那等破風聲,帶著刺骨的寒氣。

    周野見狀,眼神也是一沉,不過他剛欲出手,身旁的牧塵卻是率先一步跨出,也不見他有什么動作,他面前的空氣便是波動起來,一道火紅的靈陣迅速的凝聚而出,旋即火光噴涌,化為一道火焰光柱暴沖而出,直接是將那些暴射而來的冰槍盡數的蒸發而去。

    “咦?”

    那少女見狀,終于是驚咦出聲她美目看向了牧塵:“你也是靈陣師?”

    “這位小姐,我們牧域此番前來,也算是送一場機遇給九龍寨,以雷大當家的氣魄,我覺得他應該不可能會放棄這種機遇當然,或許也有可能是我高看了雷大當家,不過這樣的話,九龍寨怕是一輩子都難成氣候。”牧塵望著那美貌少女,淡淡的道。

    “你敢說我爹?!”

    那少女聽得牧塵這話,柳眉頓時微微倒豎起來,不過就在她要再度含怒出手時一道喝聲卻是突然響了起來:“音兒住手!”

    牧塵聽到這喝聲,倒是怔了一下,因為他感覺到這聲音似乎有點熟悉。

    而在牧塵皺眉間只見得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那少女身旁,他視線看去,眼中頓時有著愕然出現:“雷成大哥?”

    少女身旁,是一名高壯的漢子,他赤著雙臂,那模樣赫然便是牧塵在北靈之原中遇見的那暴雷小隊的隊長,雷成。

    “哈哈,牧塵小哥別來無恙啊。”雷成沖著牧塵一抱拳,笑道。

    “牧塵?”那一旁的少女聽到這個名字倒是愣了愣,旋即美目有些奇特的看向了牧塵,那眼神竟是有些好奇與挑釁的味道:“那個北靈院獲得了種子名額的牧塵?”

    雷成笑著點了點頭道:“將寨門打開吧。”

    “二叔,可是…”少女聞言連忙道。

    雷成擺了擺手,道:“這是你爹的意思。”

    少女這才嘟囔了一聲,然后一揮玉手,便是有人將那厚重的寨門緩緩的開啟,牧塵與周野對視一眼,這才驅馬而進。

    “雷成大哥,你怎么會在九龍寨?”進了寨子,牧塵沖著雷成有些疑惑的問道。

    “哈哈我大哥便是九龍寨寨主,我自然也是在這里,不過平日里也會帶人去獵殺靈獸,所以就組成冒險小隊了。”雷成笑道。

    “喂,你就是牧塵?聽說你也是靈陣師來著?北靈院什么時候教得出會靈陣的學員了?”那英姿颯爽的少女也是上下打量著牧塵,紅唇一撇,問道。

    她的話音里,對于北靈院似乎有著不小的怨氣,這倒是讓得牧塵有些疑惑。

    “呵呵,這是我大哥的女兒,雷音,這妮子極其的喜歡靈陣,在這上面也有著不低的天賦,不過我們九龍寨也沒辦法請到那些經驗豐富的靈陣師來教她,這些年都是她獨自摸索,現在也算是有點小成績,勉強能算做一級靈陣師。”雷成笑著介紹道。

    牧塵聞言則是有些驚訝的看那少女一眼,竟然能夠依靠自學達到一級靈陣師,看來她在這上面的天賦果然不弱呢。

    “不過她雖然有靈陣修行天賦,但靈氣修煉卻是不太怎么樣,當初想去北靈院的,結果都沒達標。”

    “呃…”牧塵望著少女那充滿怨念的目光,這才明白為什么她會對北靈院有怨氣。

    “你們是因為邙陰山的事才來的吧?”雷成看向牧塵與周野,道。

    周野點了點頭,道:“勞煩幫我們引見下雷大當家吧。”

    “這件事情,大哥說了不能插手的.不過既然你們來了,看在牧塵曾經幫了我的面子上,我帶你們去,不過能不能說服我大哥,就得看你們自己的了。”雷成無奈的道。

    “多謝雷成大哥了。”牧塵笑道。

    雷成笑了笑,然后在前引路,那名為雷音的少女大眼睛盯著牧塵看了幾圈,撇了撇嘴,然后跟了上去。

    牧塵與周野跟著雷成進入九龍寨,沿途遇見不少揮汗如雨正在訓練的人馬,這些人氣息都不算弱,而且身體上繚繞著淡淡的血腥味道,顯然都不是善茬,這九龍寨的實力,的確相當不弱啊。

    兩人跟著雷成,直奔寨中主寨而去,在那里,一名模樣壯碩,與雷成有著一分神似的中年男子坐在首位之上,那有些凌厲的目光,盯著進.來的牧塵與周野。

    顯然此人,便是九龍寨的大當家,雷山,也是如今北靈境黑道中除了楊鬼之外的第二號人物。

    “牧域的朋友,你們來的目的我已經知道。”雷山盯著周野與牧塵,淡淡的道:“不過這是你們牧域與邙陰山之間的恩怨,我們九龍寨,是不會參與其中的。”

    周野聞言心頭一沉,這九龍寨果然是不想幫忙啊,不過在他剛打算說話時,一旁有著細微的聲音傳來:“周叔,讓我來吧。”

    周野有些愕然的看了牧塵一眼,見到少年那認真的神色,猶豫了一下,終是點點頭。

    “雷大當家,早聽聞您一雙鐵拳打出九龍寨,在這北靈境黑道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過今日一見,倒是讓人有些失望呢。”牧塵見到周野點頭,這才緩步走出,輕聲笑道。

    雷山凌厲的目光盯著牧塵,卻是擺了擺手,止下了那些有些憤怒的手下,淡漠的道:“要對我用激將法,你還嫩了點。”

    “不知道雷大當家有沒那野心讓九龍寨成為北靈境黑道真正的龍頭?”牧塵緩緩的道。

    雷山瞳孔微微一縮,不過依舊沒說話。

    “如今的北靈境黑道,邙陰山實力越來越強,他們逐漸的擴張,吞并著一些黑道勢力,現在應該算是北靈境黑道中當之無愧的最強勢力,這一點,相比雷大當家也應該承認吧?”

    雷山漠然點頭。

    “邙陰山勢力擴張之快,其野心,顯而易見,而在這之后,則是有著柳域在暗中相助,我相信,他們的野心不止于此,或許要不了多久,邙陰山便會整合北靈境黑道,到時候,九龍寨也唯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被吞并,成為邙陰山一份子,二便是反抗,但顯然,你們九龍寨,暫時還不是邙陰山的對手。”

    雷山漠然的面龐,漸漸的有些變化起來,半晌后,他方才道:“這只不過是你的猜測。”

    “對,的確只是猜測,但若是真的呢?雷大當家愿意用九龍寨這么多人的前途性命去賭邙陰山不會這么做嗎?他們是什么樣的,其實你應該比我們更清楚。”牧塵笑笑,來這里之前,他可是好生的了解了一下這北靈境的黑道局勢以及那邙陰山的行事風格。

    主寨內,那些九龍寨的高層面面相覷,眼神都是有點凝重,顯然牧塵的話,讓得他們也是暗中感覺到了一些不安,畢竟,他們的確對邙陰山相當的了解,如果他們真有柳域暗中相助的話,恐怕他們真會有那種野心。

    而在北靈境黑道,唯一能夠與邙陰山抗衡的便是他們九龍寨,所以,邙陰山要整合北靈境黑道,一定會對他們九龍寨出手。

    周野也是感覺到九龍寨高層的一些變化,眼中掠過一抹喜色,悄悄的對著牧塵豎了豎大拇指,這小家伙,沒想到言辭眼光也是這般犀利,專挑九龍寨軟處。

    “你想怎么樣?”雷山皺了皺眉,那語氣終于是松緩了一些。

    “原本我們牧域是不想理會北靈境黑道的事,不過如今邙陰山主動招惹,那我牧域自然是不會放過他們,所以這同樣也是九龍寨的機會,若我們聯手,足以鏟除邙陰山,到時候,北靈境黑道最強的,你們的發展空間,也會再度提升。”牧塵毫不猶豫的道。

    “那我九龍寨豈不是就得罪柳域了?柳域可是北靈境最強的勢力,為了牧域得罪他們,可算不得明智。”雷山緩緩的道。

    “可你們沒選擇啊,柳域看不上你們,直接去選擇邙陰山了,現在不是你們得不得罪柳域的問題,而是柳域要幫邙陰山解決掉你們這塊絆腳石。”牧塵攤了攤手,很是實誠的說道,人家擺明了想滅了你們,你們還擔心得罪人,這也太蠢了吧。

    雷山微滯,面色愈發的難看,牧塵這話,太掃他的面子了。

    “眼下你們只有這個機會,如果我們牧域沒將邙陰山解決掉,就只能先行退走,但到時候,倒霉的也會是你們九龍寨。”

    牧塵一笑,眼神卻是逐漸的冷冽了下來:“所以,如果雷大當家還有些遠見的話,就不要在乎那些什么迂腐規矩,直接與我們聯手,掃蕩邙陰山!”

    “這不僅可以解決掉你們的潛在危機,也會給你們帶來一個絕好的機會!”

    “雷大當家,您認為呢?!”牧塵最后的聲音,逐漸的低沉下來。

    主寨之中,氣氛凝固下來,所有的九龍寨高層,雷成,雷音他們都是將視線看向面色變幻不定的雷山身上,他接下來的決定,將會決定他們九龍寨日后的命運。

    時間在壓抑之中一點點的流逝,牧塵心情也是逐漸的緊張起來,該說的他都說了,如果這都不能打消雷山的顧慮,那他也是沒辦法了,只能再想辦法,看如何對付邙陰山了。

    呼。

    緊繃的安靜中,雷山終于是吐出了一口氣,然后他抬起頭,銳利的目光盯著心中緊張的牧塵,緩緩的點頭。

    “好,我們九龍寨,和你們合作,滅了邙陰山!”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