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1790章 微服私訪
    “死胖子別搶我的臺詞!”墨菲斯托憤怒的推開貝利亞,說道:“冕下,要不我們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殺上天界宰了奧丁。”
  
      慕容鳳淡淡道:“好啊,你去打前鋒,我給你搖旗吶喊。”
  
      墨菲斯托立時笑容一僵,干笑道:“那啥,我只是開個玩笑,您別當真哈。”
  
      “哼!”慕容鳳冷哼道:“老實交代那些叛亂是不是你們搞得鬼?”
  
      “是死胖子的主意!”墨菲斯托當場就將貝利亞給賣了。
  
      貝利亞立即甩鍋道:“我只是提了一嘴,具體行動是墨菲斯托干的。”
  
      慕容鳳揉著眉心,頓覺頭大。悔不該當初帶著這倆貨來搞事情,自己就不該對兩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大魔王抱有任何幻想才對。
  
      “行了行了,別吵了。”慕容鳳說道:“我暫時回黃金城一趟,你們倆玩歸玩可別玩脫了把自己給搭進去。”
  
      “放心吧,冕下。”墨菲斯托一拍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慕容鳳哼了一聲,又補充道:“對了,你們別打米德加德的主意,我還要從這顆星球上獲得無限寶石。”
  
      墨菲斯托滿口應道:“明白。”
  
      慕容鳳結束通訊,掐起法訣默默畫起圈圈……
  
      十分鐘后,一扇直通黃金城的傳送門被撕開。
  
      “有了這傳送門以后趕路倒是方便多了。”慕容鳳抹了把虛汗,直接跳了進去。
  
      慕容鳳這次回去是因為宇宙第一比武大會的前期工作已經籌備的差不多了,她這個只顧拍腦門的甩手掌柜要是再不回去估計林琳要親自率領大軍來抓她回去了。所以慕容鳳一回到黃金城就趕緊處理堆積的公文,并完善好比武流程。
  
      而此刻的黃金城可謂是八方云動,各路牛鬼蛇神齊聚。
  
      畢竟這次慕容鳳可是砸出了重金獎賞,并且還放出了消息準備擴招兵馬。
  
      現在誰人不知月影大魔王的威名,故而前來投奔者或為名為利者不計其數,就更別提那些玩家大軍了。
  
      很快黃金城中就張貼出了公告,公布了整個賽事流程與比武規矩。
  
      首先是階位賽,以每十級為一階,同階位捉對比武,勝者晉級,敗者淘汰,前三名皆有重獎。
  
      唯一一點限制就是報名者不得低于六十級,上不封頂。
  
      等所有階位賽都角逐出勝出者后,可由低階參賽者向高階參賽者發起越階挑戰,若能獲勝就能得到一份由月影大魔王親自準備的特殊獎品。
  
      另外關于燃燒軍團將擴招的傳聞也得到了證實,人選將直接從參賽者中擇優錄取,只不過不是加入燃燒軍團,而是加入月影大魔王麾下直屬禁衛軍中新設立的絕地武士團。
  
      而目前這個絕地武士團招募名額只有三十個!
  
      沒錯,只有三十個!
  
      要知道目前已經報名的參賽選手都已經超過十萬人了!
  
      無疑這個絕地武士團對于許多人來說那絕對是打破腦袋也擠不進去,但往往越是如此越能引起更多人的好奇與向往。
  
      其實慕容鳳組建的絕地武士團總共有三百個名額,但這其中神宮禁衛占去了大半,然后幽影小隊又分去了大半,最后又從燃燒軍團當中挑選了數十位高階強者加入,故而最后就只剩下了三十個名額。
  
      可以想見為了爭取這剩下的三十個名額將會有無數高手為之爭破腦袋。
  
      將堆積的最后一份文件處理完,慕容鳳立時長舒了一口氣,伸手摁向通訊器準備叫林琳將批閱完的文件拿回去,但是想了想還是自己送過去好了,免得她來回跑不給自己好臉色。
  
      顯然慕容鳳也知道自己這個甩手掌柜當的有些太過分,偶爾要表現一下禮賢下士才行。
  
      收起厚厚一摞文件,慕容鳳起身離開了月影神宮直奔城中的鳳棲樓而去。
  
      一下了山,立時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慕容鳳搖身一變換了副模樣擠入人流中來到鳳棲樓前。
  
      慕容鳳沒走正門,因為那里都快被擠破門檻了,她繞到只許員工進入后門處,兩個機器人守衛只是掃了她一眼便恭敬的退到一旁為她打開了門。
  
      慕容鳳邁步進入后門,坐電梯直往頂層升去。
  
      說起來這座鳳棲樓自打落成后她都還沒好好參觀過呢。
  
      電梯升到三十層忽然停了下來,然后走進幾個有說有笑的鳳棲樓女員工。
  
      慕容鳳退到角落里聽著這幾位女員工談論著各種八卦趣聞。
  
      “喂,曉霞你聽說了嗎?上邊準備成立一個新部門統管十三區的建設。”
  
      “怎么?你想去外派?”
  
      “我就是好奇,外派雖然獎金多,但是風吹日曬的我才不想去。”
  
      “得了,你想去也輪不到你。咱們策劃部本就人手不足,于總肯定不會放人。況且你又沒有人事部的門路,還是老老實實待在策劃部里吧。”
  
      “嘖嘖,話說咱們黃金城是不是又該擴建了?人看下面的街道都快擠滿人了。”
  
      “估計都是來參賽或是觀看比武大會的,要不怎么說我們的那位大老板有能耐呢,隨便想個點子都能賺大錢。”
  
      “我聽說報名人數已經超過十萬了,光是收報名費都夠回本了吧?”
  
      “可能還差點,聽說這次大老板豪擲一億金幣當獎金,要不然也吸引不來怎么多人。不過后續的門票費,廣告費,贊助費肯定能大賺特賺就是了。”
  
      “對了,我們能領到內部門票嗎?我想去觀看決賽,說不定大老板會出現。”
  
      “沒想到你還是大老板的迷妹啊。”
  
      “去去去,我就是好奇同樣是女人為何差距那么大呢,唉。”
  
      “那是人家投胎好,要是換成我……”
  
      “咳咳,到了。”一名女員工推著同事走出打開的電梯門,遠遠地就聽她嗔怒道:“這種話你也敢亂說,不怕被炒魷魚嗎?”
  
      慕容鳳搖頭失笑一聲,電梯門合上繼續向上升。期間陸續有員工進進出出,越往上進入的員工級別也越高。
  
      在快接近頂層時,電梯再次停下走兩個高管,其中一人渾然不顧有外人在場的情況下低聲咒罵起來。
  
      “人事部那幫家伙腦子里塞得都是屎嗎?才給我們怎么點人手怎么夠?要是延誤了十三區的建設進度,老子和他們沒完。”
  
      另一位高管趕緊勸道:“好啦,老王你先消消氣,等會兒讓我去找老趙談,你可千萬別像上次那樣拍桌子瞪眼,影響多不好。”
  
      “我就是拍給所有人看。”老王怒哼道:“最好能傳到林總的耳朵里,讓她趕緊好好整頓一下人事部的那幫蛀蟲。”
  
      另一位高管哭笑不得道:“老王不是我說你,都怎么大一把年紀了,怎么還怎么大火氣呢。林總真要是追查下來,第一個吃不了兜著走的肯定先是你啊。別忘了你可是在林總面前立下軍令狀的,保證在一個月內完成十三區的建設的。到時候建設進度被延誤,林總可不會在乎你有幾百個理由推卸責任,挨批都是輕的。所以你聽老哥我一句話,等會兒見到老趙你什么話都別說,讓我來和他談,咱們當務之急先把人手湊齊才是最要緊的。”
  
      “好,我等會兒一句話也不說,但如果老趙再推三阻四的,我直接去找林總要人!”
  
      “你啊。”
  
      叮!電梯門開,兩個高管邁步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電梯再次合上,慕容鳳忽然伸手擋住門,然后跟了出去。
  
      這一層是人事部門的辦公室,隨處可見忙碌奔波的員工。
  
      慕容鳳掐訣輕輕往前一推掀起層層疊疊的鏡面次元覆蓋住整層人事部,然后走進門口掃了一眼,發現許多人都已經忙的滿頭大汗,只能抽空喝口營養液補充體力。
  
      慕容鳳慢步走過一排排辦公區,忙碌的員工卻對她這個陌生人視而不見。
  
      慕容鳳見到許多員工的桌上堆滿了各種入職申請簡歷。這些都還是經過初步審核復印到紙質文件上的,估計每個員工的個人光腦中待審核的簡歷要多出數倍。
  
      現如今鳳棲樓的名聲早已直逼那些跨星際的大財團,甚至猶過之。各種福利待遇更是讓許多人為之眼紅,能入職鳳棲樓無疑于鯉魚躍龍門。說出去都是身份的象征,也不怪乎每天會收到怎么多申請入職的簡歷了。
  
      但是奇怪的是入職申請簡歷如此多,但是其他部門卻總是處于人手不夠的狀態。
  
      造成這種情況無非只有兩種情況,一是申請入職的大量待業者不合符要求,全都被刷了下去。第二種情況就是黃金城擴張太快,以至于鳳棲樓內部各部門都處于人手不足的狀態。
  
      慕容鳳摸了摸鼻子,對于這種情況她也無能為力,總不能一揮手變出人手來。
  
      慕容鳳搖頭向外走去準備去頂層找林琳,忽然眼角余光瞥見一個小主管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拋硬幣玩。
  
      慕容鳳臉色立時陰沉了下來,直接走過去,卻不想又見到令她錯愕的一幕。
  
      就見那個小主管拋完硬幣后,直接將面前一摞簡歷丟進了垃圾桶里,然后叫來一名員工將另一摞簡歷抱回去復審。
  
      這時另一名員工又抱來兩大摞簡歷擱這位小主管桌上,這位小主管又是直接一拋硬幣,將其中一摞簡歷掃進了垃圾桶里。
  
      慕容鳳面無表情的站在這位小主管辦公室看了一會兒,就見他起碼將數百份簡歷看也不看的直接掃進了垃圾桶里。
  
      慕容鳳又環顧了一圈,發現好幾位小主管都在干同樣的事情,只不過方法不盡相同。
  
      慕容鳳撤去鏡面次元空間點開個人通訊器直接撥通林琳,淡淡道:“我在你樓下的人事部,你下來。”
  
      正在開會的林琳立時察覺到慕容鳳語氣不對,又聽她說自己在樓下人事部立時心頭一跳,趕緊中止了會議起身道:“大老板來了。”
  
      眾高管立時神色一凜,紛紛端正了身子。
  
      很快,林琳領著一大幫高管殺到了人事部,驚得無數員工側目。
  
      “老板。”林琳一眼就認出了慕容鳳的背影,趕緊走了過去。
  
      慕容鳳抬手制止了她開口,然后指了指那位扔拋硬幣卻渾然不覺的小主管。
  
      林琳臉色一變,連忙開口道:“老板,我……”
  
      慕容鳳擺擺手道:“我不喜歡聽解釋,這事你自己處理吧,另外再給你三天時間成立一個內部監察部。”
  
      林琳未作任何辯解,立即應道:“是,老板。”
  
      慕容鳳轉身拍了拍她的肩膀,平靜道:“別再讓我失望了。”然后將帶來的文件交給便直接走了,立在門口的一幫高管全都低著頭仍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這時部門主管辦公室走出三人,走在前頭的一個胖子見所有人都仿佛被定格了一般,忍不住怒喝道:“都傻愣著做什么?還不趕緊干活!”
  
      忽然這位主管見到林琳竟來到了人事部,立時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林總您怎么來了?有事您吩咐一聲,我上去見您啊。”
  
      “林總。”跟在胖子后頭前來要人的兩位主管明顯察覺到林琳臉色不對,喊了一聲便不再開口。
  
      就見林琳面無表情對胖子道:“你被炒了。”
  
      “啊?”胖子頓時愣住了,半天不能回過神。
  
      林琳轉身就走,壓根沒再多看他一眼。
  
      慕容鳳回到月影神宮后沉思了片刻,便直接撥通了老媽的電話。
  
      嘟嘟兩聲后,電話接通就聽慕容夫人詫異道:“死丫頭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你竟然會主動打電話給老娘。”
  
      慕容鳳汗顏了一下,直奔正題道:“老媽說正事,我想問你要些人。”
  
      “要人???”慕容夫人滿臉疑惑道:“你要什么人?”
  
      “擅長糾察的人。”慕容鳳說道:“最好是從紀檢位置上退下來的老吏。”
  
      慕容夫人臉色立時嚴肅了起來:“你要這些人做什么?”
  
      “我打算成立一個內部監察部。”慕容鳳將自己今天微服私遇到的事說了一邊。
  
      慕容夫人聽完后一臉無語道:“我還以為什么事呢,這點小事找你爸去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管著的那些家伙都是些什么人,讓他們刑訊逼供肯定拿手,但是將那些人派去你的鳳棲樓,還不將你的整個鳳棲樓弄得人心惶惶啊。”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