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靜州往事 > 《靜州往事》第六十三章建哥回來了
    晏琳挽著王橋的手臂,親親熱熱地走到場外。

    消失許久的吳重斌和劉滬從天而降,四人結伴回紅旗廠辦事處。

    回到寢室后,晏琳做賊心虛地鉆進劉滬寢室,道:“今天晚上你們到哪里去了?一直沒有見到你。你別一副似笑非笑怪怪的表情。”

    劉滬故意夸張地笑了幾聲,道:“我和重斌在你們身邊轉了幾圈,你們眼里根本就沒有其他人,自顧自地親熱。”

    晏琳臉頰飛起一陣紅暈,道:“騙人,我一直在找你們,人影子都沒有見到。”

    劉滬手里玩著小木梳子,道:“你和王橋談戀愛一定要理智。復讀班只有一年,一年結束后變數太大,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要提醒你,這是最后一次。”

    戀愛是人生中很特殊的情感體驗,戀愛之火燃燒以后,往往燒毀現實的囚籠,這其實就是愛情的魅力所在。一個人開始精心計算戀愛得失時,讓人魂牽夢繞的愛情之火其實已經悄然熄滅。

    夜里,晏琳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腦子里全是舞廳里的情節,不知不覺羞紅了臉。夜里,晏琳做了一個怪夢,在夢中,她隨著音樂與王橋在云中漫步,兩人擁抱著,似乎要將對方揉碎一般。她緊緊夾著雙腿,醒來時,出了一身汗水。

    在靜州劇場舞廳里,除了王橋這一群人,還是另一群人在跳舞。

    包強和世安技工校的同學們也來跳舞,男男女女聚在一起,互相邀請,不能如跟隨劉建廠時代那樣肆意妄為地亂來,反而讓包強覺得輕松。

    劇場舞池大,人亦多,包強意外地看見了抱在一起的王橋和晏琳,他沒有去挑釁,也沒有打招呼,只是躲在一邊和同學們跳舞。

    從舞廳出來以后,包強和同學們回到世安技工校。

    世安機械廠和世安技工校是有血緣關系的兩個單位,機械廠位于城區,技工校則位于城郊。在世安機械廠興旺發達時,為了培養技術工人,成立了靜州世安技工學校。學校主要目的是為了世安機械廠輸送人才,同時也為靜州市培養技術工人。

    世安技工學校最輝煌時,全校車、銑、刨、磨、鉗等專業齊全,有近兩千學生。世安機械廠破產以后,世安技工校完全轉變了辦學方針,社會上什么專業熱鬧就辦什么專業,技工校成了大雜燴學校。

    包強從看守所出來以后,完全被專政鐵拳嚇破了膽,不再去混黑社會,因此才接受到世安技工校學廚師的安排。真正接觸到廚師行當,包強居然發現自己并不厭惡廚房,甚至還頗有天分。以前手里總是拿著砍刀,如今天天摸菜刀,耍菜刀比拿砍刀順手得多,也讓自己歡喜得多。

    在技校學習期間,包強數次得到大師傅肯定。自從進入初中以后,包強得到老師表揚的次數五個指頭就數得過來,當慣了差生,突然變成優秀學員,最初讓他完全不習慣。

    好在受表揚總是讓人愉快的事情,包強漸漸習慣了聽表揚,并成為廚師班的副班長。

    廚師班的同學比復讀班來源更雜,年齡差距更大。包強與廚師班的同學關系處得還不錯,課余時間打打籃球,還和幾個年齡稍大的同學湊在一起打麻將,既無學業壓力,又無生活重負,還能和同齡人一起玩樂。包強在廚師班混得如魚得水,不亦樂乎。

    星期六晚上,包強不想回家,跟著同學去跳舞。

    廚師班與財會班是友好班集體,男女正好互補,一群青春洋溢的同學在舞廳里玩得很盡興。

    “老包,打麻將。”

    回到寢室,包強正想著王橋和晏琳抱在一起跳舞的畫面,聽到窗外有人叫自己,心道:“我再也不摻和王橋的事情,管他們馬打死牛還是牛打死馬,都和我無關。這個臭**,我以為多清高,還不是和男人摟摟抱抱。”隨即又想道:“她是不是臭**,和我沒有任何關系,我就快快樂樂當個廚師。”

    打完麻將,已是凌晨兩點。

    包強贏了六塊錢,贏得不多,心情不錯。他疲倦得緊,臉都未洗,倒床就睡。

    第二天早上八點剛過就被同學們叫起來打籃球,包強醒眼朦朧地到廚房拿了兩個包子,啃完之后就和同學們打籃球。

    在復讀班時,包強一心想混社會,在寢室里稱王稱霸,和同學們關系惡劣,大家見他都繞道走,沒有誰會主動找他玩。從靜州看守所出來以后,包強完全換了一個人,不再回世安青工樓。他在技工校時間不長就混出好人緣,除了喝酒以外,同學們經常邀請他打麻將、跳舞和打籃球。

    打完籃球,包強光著上身,汗水淋淋坐在籃架下面抽煙。他對現在的生活方式很滿意,再也不去想混社會的事情。

    一個黑影站在圍墻拐角觀察許久,這才接近了包強,輕聲道:“包皮。”

    包強太熟悉這個聲音,拿著煙的手停在半空,回過頭時臉上表情僵硬得厲害,道:“建哥。”

    劉建廠以前是小平頭,幾個月時間不見,頭發變成了偏分,臉頰消瘦,留一圈黑胡須。他陰沉著臉,道:“找個安靜的地方說話,弄點吃的。”

    包強道:“我們到校外小吃店,這個時候應該沒有人。”

    校外小吃店是底層平房所改,耳朵夾著香煙的老板熱情地散煙,笑問道:“包強,今天吃點啥?”以前在操社會時,包強跟著劉建廠等人收過保護費,那些老板總是哭喪著臉,神情中總有壓抑不住的怨恨。今天這位老板面對時常光顧的老客人,笑容發自內心。

    包強看了一眼劉建廠深陷的眼窩,道:“我們到里面吃飯。老板,來一籠包子、稀飯,再切盤臘肉。”

    在里屋坐定,劉建廠特意選了一個從外面無法看到的隱蔽角落,深深吸了一口煙,道:“你怎么出來了?”

    包強注意到劉建廠眼中一閃而過的兇光,暗自害怕,道:“刑警隊主要追查手機的事情,當時我還在讀書,麻哥和光頭都證實了這一點,所以我就出來了。”

    劉建廠這一段時間東躲西藏,身邊帶的錢眼見著要用盡,這才鋌而走險回到靜州,弄點錢再走。另外,這次陰溝里翻了船,讓其四個結拜兄弟進了監獄,出師未捷身先死,讓其心氣難平,一心想要出口惡氣。

    農家自制的臘肉一半肥一半瘦,散發著誘人香味,老板放下臘肉離開以后,劉建廠要了一碗飯,夾著半肥半瘦的臘肉,大快朵頤。吃完大半盤臘肉,他才停了下來,道:“你說是誰點的水?”

    手機盜竊案爆發的關鍵點是包強丟失了手機,被劉建廠當面追問此事,包強結結巴巴地道:“那部手機被李想拿到,肯定是打架那晚上丟的,追根到底還是怪王橋和吳重斌那一伙人。”

    劉建廠搖了搖頭,道:“那天我為什么能躲過警察?當時我看到了穿便衣的那個高個警察出現在樓下,知道不是好事,我正在想辦法通知麻臉,大批警察就圍了過來。”他狠狠地咬了一塊肥臘肉,道:“高個警察和王橋關系不一般,我反復推敲,這件事情主要就是王橋搞的鬼,吳重斌等人是幫兇。王橋這個人下手真**狠,把人往死里弄。我劉建廠不是好欺負的人,無毒不丈夫,血仇必血報。”

    包強此時只想當一個好廚師,再不愿意和劉建廠這種惡人攪在一起,道:“李想貪心不足蛇吞象,撿到手機想去賣錢。我估計就是一個偶然事件,警察順著李想的手機摸了過來。”

    劉建廠猛地抬起頭來,目露兇光,道:“沒有那天晚上的事,你就不會丟手機,根子就在王橋、吳重斌幾人身上。”他拉長聲音道:“包皮,麻臉幾人其實是折在你的手上,難道你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第六十三章)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