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靜州往事 > 《靜州往事》第三百三十三章又到春節(三)
    晏琳坐在中巴車上,遠遠就見到了站在敬老院門口的王橋。在無數個白天夜里,她都會編織著與王橋不期而遇的情景。情景編織了無數個,甚至就有在工作中突然想遇到情景,細節都與今天見面類似,唯獨沒有想到是事前會接到王橋的電話。

    與五年前相比,王橋相貌沒有發生明顯變化,但是氣質變化就很大了。以前還是很鋒銳的帥哥,現在氣度沉郁,很男人。

    省委辦公廳尚副主任、靜州市委常委、辦公室主任袁成潔、昌東縣委副書記華成耀等人下車后,由昌東縣委副書記華成耀依次將王橋和敬老院老蘭作了介紹。尚副主任與王橋握手時,道:“這么年輕的鎮長啊,滿三十沒有?”

    華成耀道:“王橋雖然年輕,卻也是多崗位鍛煉了,任過城管委副主任,主持過政府辦公室工作。”

    尚副主任饒有興致地道:“我也當過鎮長,當鎮長時三十一歲,算是年輕的了,王橋比我更年輕。”

    王橋微微笑道:“我和晏琳是同學,山南大學畢業的。”

    尚副主任道:“選調生吧。”

    王橋道:“是。”

    尙副主任回頭就對晏琳道:“晏琳到機關一年多時間了,等工作個幾年,也要到基層來鍛煉,沒有到基層工作過,很難真正理解基層的辛苦。到基層工作過,了解基層最廣大人民的想的是什么,做的是什么,希望的是什么,了解基層組織的運作過程,了解基層組織的困難,有了真情實感,有了第一手資料,以后制定政策的基點就站得穩了,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啊。”

    縣委華成耀副書記就帶頭鼓起掌來。

    靜州市委常委、辦公室主任袁成潔道:“尚主任講的話很重要。各位同志在認真體會。”

    王橋耐著性子聽尚副主任講完話,終于也與晏琳握了手。握手之時,晏琳只覺得呼吸急促,手心微微出汗。由于要陪著尚副主任等領導。兩人縱有許多話講,也沒有機會。互相看了幾眼,極為簡短交流兩句,便又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去。

    實質性的慰問活動持續了半天,到敬老院和大龍橋村進行了慰問。在春節期間慰問更多是代表組織對困難群眾的關心。而非從工作層面的考量。省委辦公廳來慰問,象征意義更大于實際意義。

    昨天晚上,城關鎮便按照省委辦公廳慰問小組的要求,采購了各項物品。財務科趙梅和辦公室郭達忙到了深夜,他們對這種慰問都很有怨言。當然,怨言只能在私下里發一發,他們都還是懂政治的,知道縣委絕對會很重視這次慰問,在采購上不敢有任何馬虎。采購了物品,又將物品提前送到了敬老院和大龍橋。早上。當王橋過來檢查時,各項物質都準備齊全。

    省委辦公廳在大龍橋村社和敬老院眼里更是一個高大無比帶著光環的機構,在一起座談之時,大家都按照宋鴻禮交待的口徑,報告了近年來取得的成績,也反映了一些帶有全局性的問題。

    尚副主任聽到十分仔細,還拿出一個筆記本細細地記。

    晏琳準備了一枝錄音筆,將地方匯報工作時的聲音以及尚主任講話都錄了進去。她得知王橋上任不過幾天時間,還有點擔心座談時他的匯報有點空。誰知王橋對整個城關鎮的數據記得十分牢靠,基本上張嘴就來。應對自如。她一直坐在省委辦公廳來人的角落或者后面,這樣反而讓她一直有機會將目光落在王橋身上。

    有時候聽著王橋講話,晏琳產生一些錯覺,仿佛兩人從來沒有分開過。依然是一對戀人。有時又產生另一種感覺,仿佛兩人以前在一起的場景是一場夢,只是產生于自己腦中,實際上并沒有發生過。

    上午將兩個點跑完,大家就輕松下來。

    中午,********吉之洲從靜州開會歸來。在昌東飯店設宴招待省政府辦公廳一行人。席上,由于尚主任還要帶隊去慰問位于靜州的企業,只喝了一點紅酒。酒席間大家就放得開了,圍繞著王橋和晏琳開起了玩笑。

    吉之洲等縣領導還是有分寸的,都只是配合著說兩句。開玩笑最起勁的尚副主任,他拿起紅酒杯,又要了兩個大酒杯,道:“晏琳和王橋是同學,同學見同學,兩眼淚汪汪,一定要喝一杯酒。”

    晏琳道:“尚主任,我喝了酒要紅臉,下午還要看企業。”

    尚副主任道:“一杯酒沒事,你是靜州人,下午把企業看完,就放你半天假去走親戚看朋友,明天回來上班就行。”

    王橋知道晏琳能喝一點酒,聽到尚副主任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也就主動和晏琳碰杯。

    吃了飯,昌東縣同志將省委辦公廳送至縣境,總算完成了今天的慰問活動。

    宋鴻禮道:“王鎮,就這樣讓同學走了?”

    王橋道:“她下午還有工作。”

    宋鴻禮笑道:“尚主任不是說了要放半天假。”

    王橋道:“說了是說了,最后也沒有落實。如果要到靜州,也得在晚上了。”

    中巴車在視線中漸漸遠去,王橋將心思收回到工作中去,努力不再去想與晏琳有關的事情。

    下午召開了城關鎮班子會,商量了春節前職工工資發放以及村社干部工資,這是關系到整個城關鎮穩定以及干部的大事,必須得重視。開完班子會,又安排了春節走訪事宜,眼看著就到了下班時間。

    這時,電話鈴聲響了起來,來電者是靜州市委辦公室的同志,“王鎮長,剛才袁常委給我說,請你到靜州參加接待省委辦公廳尚主任一行的晚宴。”

    王橋還真有些吃驚,問了一句道:“讓我來參加晚宴?”

    來電者道:“袁常委說省委辦公廳常委辦的晏琳是你的同學,你過來見個面,活躍活躍氣氛。”

    這是由市委袁常委親自交待的事情,王橋拒絕不得,就到了宋鴻禮辦公室,道:“我晚上要被叫到靜州去吃飯,袁常委安排的。這種情況到市里去,十有**會被灌醉。”

    宋鴻禮道:“你和晏琳是同學,袁常委叫你去是活躍氣氛。從這事也能看出,他們今天對城關鎮兩個點還是滿意的。你的同學在省委辦公廳常委室工作,對你是有利的,這條線你不能丟,得好好用。”

    王橋道:“晚上喝得多,肯定要住在靜州了,明天要晚點回來。”

    宋鴻禮道:“陪好省里領導是大事,市委縣委都很重視,這也是你的機會。你就別想著明天的事,還有這么多同志撐著。你出發前讓財政所準備點現金,萬一需要用錢,也別太夾心夾腳了。你把市縣關系理得順,對城關鎮來說就是一件大好事。”

    王橋也沒有啰嗦,從財政所借了錢,叫上老趙就前往靜州。

    晚宴安排在市委接待中心,距離以前紅旗廠駐靜州辦事處并不太遠。王橋先到接待中心登記了住房,然后再到宴會廳。

    離開昌東后,晏琳一直頗為心神不寧。她很想與王橋多坐一會,晚上吃頓飯,可是又有公務在身,尚主任只是在酒桌上說了可以請假,離開酒桌就不再提這事。晏琳是懂得規矩的人,也就將對王橋的各種想法壓在一邊,專心開會。在春節前開的會,沒有太實在的意義,大家擺談擺談,了解些基層情況,再祝祝春節快樂,就算了一樁事情。

    會議結束,靜州********杜立高、市委副書記鄧建國等領導都親自參加晚宴,陪著尚副主任一行到宴會大廳。

    晏琳對這種禮儀性的會議不感興趣,只是作為隨員,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跟隨著領導的步伐。她步入宴會廳時,第一眼就見到了王橋,一顆心砰砰地亂跳起來。

    袁常委主動對********杜立高介紹道:“杜書記,這是昌東城關鎮的王橋,代理鎮長,今天上午就到了城關鎮。他是小晏在靜州一中的高中同學,我把他叫了過來。”

    杜立高抬眼看了一眼王橋,道:“你就是王橋!果然年輕,一表人材。”

    王橋心里一直對“通了天”這事感到疑惑,聽到杜立高所言似乎對自己有好感,更覺得奇怪,上前雙手握著杜立高的手,道:“杜書記好。”

    杜立高道:“剛才尚主任表揚了昌東城關鎮的工作,你這位年輕鎮長,能有這么好的崗位,要干出一番事業來,才對得起大家對你的期望。”

    這一番話讓王橋更加疑惑,只是不好表露出來。

    袁常委又對鄧建國道:“鄧書記,這是昌東鎮鎮長王橋,我估計是全市最年輕的鎮長。”

    王橋這才上前一步,雙手握住鄧建國的手,道:“鄧書記好。”

    鄧建國笑道:“我早就認識王橋了,他在沒有當鎮長前就有兩個記錄,第一曾經是靜州籃球聯賽的最佳球員,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王橋道:“七八年前的事情了,那時我還在讀中師,有幸代表昌東參加了靜州籃球聯賽。”

    鄧建國又道:“王橋還是山南大學有名的書法大家,我在工業學院時就看過他的作品,功力相當深厚啊。”

    當鄧建國說認識王橋時,靜州系的干部都有些驚訝,聽到后面才釋然,鄧建國在工業學院當過黨委書記,看過山南大學學生王橋的書法作品,就不算太離譜。

    (第三百三十三章)(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