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五胡明月 > 《五胡明月》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望氣風角

  公元311年十二月三十日,下午時分,沙苑(臨晉城南邊,洛水與渭水之間一大片沙草地,這里是西周和秦漢等歷朝歷代的牧馬地,唐代在此設置牧馬監,南北朝時期高歡與宇文泰大戰于此!五代至明代中后期,沙苑的環境開始變得越來越惡劣……)
  凄厲的鷹嘯之聲,不斷地回響在天地之間……
  “不好!我們中埋伏了!”
  “是匈奴人!我們周圍都是匈奴人!!!”
  “完了!我們中計了!”
  “副部督快走!”
  “副部督!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你們走!我是副部督!我來斷后!”
  “嗖!嗖!嗖!”
  漫天的箭雨瞬間就淹沒了一切,只留下了一地死不瞑目的死尸……
  不久之后……
  悠揚的鷹笛之聲緩緩響起……
  翱翔在天際的雄鷹立時一個俯沖,朝著吹笛之人抬起的左臂飛撲而去!
  妖美的男子看著停在他手臂上撲棱不止的雄鷹,笑得燦爛無比……
  “雄庫魯,辛苦你了!”(雄庫魯是古肅慎語,意思就是海東青,這種猛禽可以說是中國北方的空中霸主,當然,在通古斯語系中,譬如滿語,錫伯語,赫哲語,鄂溫克語,達斡爾語,鄂倫春等語言中都叫做“雄庫魯”,當然少數也叫做“宋昆羅”)
  “咕嚕咕嚕……”(鷹類在主人面前會發出這種很溫柔的聲音……)
  妖美男子笑著點了點頭,直接把早就準備好的上等精肉喂給了海東青吃……
  等海東青一吃完,妖美男子的胳膊就向上一震,直接讓它再次飛向了天際……
  “祭司大人……”
  妖美男子惱怒地瞪了一眼這個敢打擾自己欣賞海東青翱翔天際的愚蠢親信......
  可這個親信絲毫不為所動,反而還一本正經地斥責起了妖美男子......
  “還請祭司大人趕緊下令繼續設伏,說不定一會就又有其他晉人要來送死了......”
  “真是啰嗦!你是不是也想嘗嘗“雄庫魯”的利嘴?!”
  “鮮于大人是不是忘了?!雄庫魯可是小的一手養大的......”
  鮮于仙恨恨地努了努嘴......
  他那點養鷹本事還真都是眼前這個親信所教,要不是他手上有雄庫魯最喜歡吃的精肉,恐怕它都不會搭理他一下......
  鮮芋仙越想越恨,忍不住開口罵道:“你給老子閉嘴!”
  “是是是!祭司大人!”
  “還有傻子會來?!哎!這么明顯的陷阱都看不出來?!真當這里有賊寇可以打劫了?!哈哈哈!這是今天的第二撥了吧?!”
  “對!就是沒能全殲,有點可惜……”
  “已經連續殺了他們兩個副部督了,你小子還不滿意?!”
  “這可是大人第一次帶兵出來,戰績自然是越大越好……,只不過這樣放走大部分人,會不會太草率了?!”
  “你懂個屁!什么叫草率!?老子又沒打算殺他們多少人,不過是讓那些殘兵敗將把恐慌帶回下邽罷了......”
  “呀!大人竟然如此厲害?!”
  “......”
  “大人......”
  “你他娘給老子閉嘴!不許說話!立刻帶我去看看這此殺掉的那個副部督!”
  “遵命!”
  片刻之后……
  鮮于仙緩緩走到了一個中了數箭的年輕尸體旁邊,然后慢慢蹲下了身體,伸出了一只手……
  “祭司大人……”
  “干什么?!”
  “這人是眉間中箭,您要是想替他一次性合上雙眼,最好是兩只手一起上……”
  “滾你娘的!老子想要怎么做,還他娘要你來教?!”
  “祭司大人,您從小就在鮮于府上養尊處優,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什么事情都是小的替您操持的啊……”
  “你!你懂個屁!老子這是要摸摸他的額頭!看看能不能從他還未完全逝去的靈魂那里探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您可拉倒吧!老太史令大人活著的時候也沒這個本事……”
  “鮮于乃!你他娘是不是真的不想活了?!”
  “大人……,您怎么一出門就喜歡爆粗口?!這實在是有損您的絕世美貌啊……”
  鮮于仙俏臉一紅,尤其是看到到周圍一眾將士們,一個個忍俊不禁的可惡模樣,更是恨得牙根都在發癢......
  “美貌美貌!全他娘都盯著老子這張臉了!老子是庶出!你懂不懂?!要是再沒點軍功,再不趁著我大漢征服天下的契機,出來闖出一點點名堂,老子以后的結局會是什么你不知道?!”
  “那也比死在這種地方要好啊……”
  “我呸!你他娘這是擾亂軍心!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殺了以儆效尤?!”鮮于仙真是動了一點殺心,可一想到這個鮮于乃是他從小到大唯一的朋友,又實在是下不了毒手......
  可鮮于乃那副仗著自己不能沒有他的賤人模樣,尤其是那種有恃無恐的德性,真是讓鮮芋仙在眾人面前丟盡了臉......
  鮮于乃也不傻,早就看出鮮于仙此刻已經處在了暴怒的邊緣,所以趕緊扯開話題道:“大人……”
  “有屁快放!”
  “小的實在有些擔心啊......”
  “有什么好擔心的?!老子看你還是先好好擔心擔心你脖子上那顆腦袋吧!”
  “大人難道就不怕下邽那邊有了防備?!”
  鮮于仙不屑地瞪了一眼鮮于乃,然后鄙夷地說道:“他們有了防備又能如何?!如果我們一直用這種埋伏的辦法消耗他們的兵力,除了讓他們膽顫心驚摸不著頭腦之外,也就是嚇得龜縮不出!咱們還怎么速戰速決?!”
  “嚇唬一下,他們就能自己棄城而逃了?!大人也未免太小看那些晉人了......,這種時候他們還能去占據下邽城,顯然就是為了監視臨晉或者臨晉,怎么可能會輕易逃跑?!”
  “你這么聰明?!要不然你來做這個祭司大人?!”
  “大人千萬不要動氣啊!畢竟我們這次只帶了2500多人,但下邽那邊的晉人有多少兵力,咱們暫時還沒有摸清啊!萬一他們是我們兵力的幾倍……”
  “哼!兵貴精,不貴多!而且老子還有“望氣風角”的本事,憑他們有多少人,又有什么好擔心的?!”(望氣風角,差不多就是占卜之法,當然匈奴人的占卜之法和我們道家的“望氣風角”之法差異很大……)
  “大人,還是謹慎一點才好啊……,張將軍和魯徽的大軍也應該快啟程了,我們不如等他們到了再一起行動……”(《北史》和《北齊書》中記載了一個叫:斛律金的奇人,他會用一種匈奴法,可以“忘塵可識馬步多少,嗅地可知敵軍遠近”,甚至還會匈奴占卜之法,預測吉兇無往而不利!)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