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限之狂氣兵團 > 《無限之狂氣兵團》1174 陰路

  說著他從褲腰里摸出一把豆子,啪嚓甩地上。
  一股白煙翻起,又刮起一陣陰風。
  萬侯軍對緋做了個手勢,緋拿捏著嗓子,高聲道“吉時已到,起轎!”
  兩盞紙扎的白燈籠點起,原本坐在轎椅上的萬侯軍‘呼’的一下被抬了起來,葛露乘坐的轎子也被抬了起來。
  曹工和丘振皆是一驚,周圍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批白衣人,它們裝扮和自己一模一樣,每個人都面無表情,有抬轎子的,也有打著白幌的,有提著白紙燈籠的,還有敲缽打鼓的。這些人無不都是邁著奇怪的步伐,緩步向前。
  ‘哦?有點意思’緋微微偏頭,撒豆成兵?這個萬侯軍,好像還是有點兒料的。
  “當!”緋敲動銅鑼,雙腿叉開,腳尖踮起,先左后右,跟跳霹靂舞似得,跨步向前。
  路燈沒了,原本的市區十字街頭,突然變成了五米內隱約可見的黃土路。
  “進陰路了,大家打起精神,千萬別掉隊了!”萬侯軍展開一個大紙扇,煞有介事的扇了自己幾下。
  陣陣陰風掠過,剛開始幾十米還好,接著延邊路上就多了幾只人形玩意。
  緋感覺腿有點發軟。
  該死的恐懼情緒!緋咬牙,心中默念‘我不怕我不怕我不怕’
  起初那些人形玩意見緋走近了,也就呼啦一下沒了。但隨著繼續往前,那些人形玩意不在消失,而是停步駐足觀望。
  雖然它們都沒臉,但頭朝向的方向不難看出,是在看這邊。
  緋有點邁不開步子了。
  顯然自我暗示沒用,他的恐懼情緒正在積蓄。
  注意到緋的步伐發亂,萬侯軍暗道一聲不好,他千算萬算,就沒算到林奇會害怕。
  ‘早知道讓曹工來的!’萬侯軍后悔了,他之所以選林奇,倒不是什么林奇骨絡驚奇,開路鬼是丑角,怕曹工拒絕,而丘振個子高了,不合適。
  鐘馗嫁妹這場戲,最重要的兩個角色一個是鐘馗,一個就是這開路鬼。
  因為開路鬼是鬼物們最先見到,也是最先接觸到的。
  人類一旦產生恐懼情緒,身上便會發散出一種信息素,而鬼物可以識別這些信息素,從而察覺到林奇是人類!
  ‘這次怕是要失敗了’萬侯軍握緊扇子,要只是單純有不懂事的鬼物靠進來,他還可以喝兩嗓子,把鬼物瞎開。但如果是因為發現林奇是人類,那他怎么喊都沒用了,連帶的,自己都要遭難。
  緋這邊也很煩躁,有鬼物在跟著走,雖然走得很慢,但的確跟著在。
  他拿銅鑼的手臂都開始發抖,這早晚要出事!
  瀉他奶奶個熊八咧,這恐懼情緒真特么礙事!
  緋要緊嘴唇,電光石火間,他突然腎上腺激素暴增,頓時靈光一閃。要么怎么說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呢,就在這關鍵時刻,緋突然想到——他現在不是人,而是鬼。
  他的臉上涂抹的是白色粉末,身上穿的是白衣,包括頭上的孝帽,都是特質的,可以人身上的陽氣。
  所以雖然他現在是扮鬼,但扮什么就得想什么不是?
  想要在狼群中活命,最好的方法就是偽裝成狼。
  而緋,是個演員。
  這也是一行人默認潛入魔鬼大廈的方法。
  人進去會受鬼物攻擊,但鬼進去就沒事了。
  ‘我干嘛要怕?你們是鬼,我也是啊~’緋嘴角慢慢上揚,他的身子開始微微扭動。
  對!我也是鬼!
  緋雙臂展開,狠狠的敲了一下銅鑼。
  “Duang!”
  奇怪的步子,搖曳的身軀,詭異的笑顏,此刻,緋不是什么林奇,也不是什么輪回者,他只是一個開路小鬼,用最夸張的步伐和最浮夸的表情,表達雇主婚嫁的喜悅。
  有兩只鬼物停下跟隨,轉眼消失在黑暗中。
  始終有一只鬼物,不緊不慢的跟在緋左側。
  緋敲了一下銅鑼,瞥眼看了那只鬼物一眼,原本沒臉的鬼物,這會兒卻浮現出了簡筆畫一般的五官。
  “呔你這孤魂雜鬼!”緋尖聲高喝“真是瞎了你的眼兒!今個兒是咱家鐘爺大喜的日子,你安敢來此擾事?是不是要鐘爺發飆,拿了你去做下酒菜?!”
  被緋這么一叫,那鬼物頓時停下,然后被送親隊伍甩在后面。
  萬侯軍松了口氣,他不知道林奇為什么突然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但真要感謝林奇,如果林奇這邊露餡了,那這次行動不僅失敗,大家也會遇到危險。
  通常陰路不走回頭路,因為會有迷失的危險。陰路雖然看起來只有一條路,實則變幻萬千。
  走著走著,忽然路過一棟大樓,萬侯軍連忙叫停,這會兒他也不扇扇子了,而是直接從轎椅上跳下來“到了到了,別走了,再走就過了!”
  抬腳的人馬上停步,曹工和丘振剎車不及時,還撞到兩個。
  “到了嗎?”曹工揮開跟紙似得轎夫。
  “喏”萬侯軍朝著大廈一努嘴“那猛鬼大廈位居陰陽兩界,所以我們在陰路上也能看到”
  打量著大廈,萬侯軍摸著下巴“恩~黃泉路上孤魂野鬼何其之多,難怪這大廈中全都是鬼,它在這兒,只會吸引更多的鬼物來”
  “我們怎么進去?”緋看著大門“走進去?就這樣?從大門?”
  轎子放下,葛露從轎子里面出來,伸手脫掉身上的白衫,又掏出一件黑袍子披上。
  “呼”葛露緩了口氣“果然還是這樣比較安心”
  曹工也扯下身上的孝服“大家最好準備,要進去了”
  萬侯軍脫掉紅色官服,扯掉大胡子和官帽,還原一身道服。
  丘振也脫掉衣服,露出下面的僧袍。
  緋甩開帽子和衣服,銅鑼還給萬侯軍。萬侯軍打開推車,丘振拎出他的登山包,再把緋的斜挎包和曹工的外套拿出來。
  眾人換裝完畢,萬侯軍又從推車側面的匣子里面取出幾張符紙,一瓶礦泉水,一個瓷碗。
  在瓷碗中倒上水,然后將點燃的符紙放入水中劃開。
  “來,一人一口”萬侯軍先喝了一口,然后遞給其他人“符水能夠隱匿我們身上的人氣,我這還有隱匿符,大家一人帶一個,哦還有靈玉,也一人一個,切記不要暴露人的身份,不然就是群鬼襲擊,死無葬生之地的”
  曹工走到大門口,雙手按在玻璃門上“準備好了嗎?”
  眾人咽了口唾沫,緋點點頭“開吧!”
  曹工“·····我再重復一下我們的計劃”
  四人,倒。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