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經濟大清 > 《經濟大清》第五百三十章 捷報傳來
李煒受了八阿哥斥責,也不辯駁,只是靜候康熙圣斷。
  
  其余阿哥們也沒有幫腔,他們都知道康熙與兩行的關系,兩行之所以能從東北一地發展到盤踞北方,與康熙的默許是有很大關系的。
  
  不管怎么說,兩行現在也算是內務府的產業,反正商賈之事總是要有人做的,與其便宜了貪得無厭的商人們,倒不如內務府自己來做。
  
  不出所料,康熙只是說了句:“罷了,朕知道了。”
  
  然后便走入行宮,沒在多說一句。
  
  李煒面色淡然,跟在康熙身后亦步亦趨。
  
  日頭西下,康熙傍晚時分還去游覽了龍居泉,可見兩行的事情并未對他產生什么影響。
  
  龍居泉又名臥龍池,位于濟南府城外一處懸崖之下,分里臥龍池和外臥龍池。因處于東西橫亙、形似臥龍的山梁內外兩側而得名。
  
  龍居泉離行宮不遠,也就半個時辰不到的路程。
  
  一路上李煒都侍奉康熙左右,不斷介紹周圍風光,對兩行的事情不再提及。
  
  胤祚則找了個機會,向八阿哥道了謝。
  
  八阿哥今年虛歲十七,唇上也長出了些細密絨毛,身量也拔到了七尺,面容多了些棱角,看起來已頗有些了男子氣概。
  
  在諸皇子中,八阿哥是最沒心機城府的,至少看起來如此,所以一眾小阿哥們也都喜歡八阿哥,加上他不論作文武功在皇子中都是拔尖,為人又謙遜有禮,朝野臣子對他也很有好感。
  
  現在二阿哥還穩坐太子之位,九龍奪嫡還未顯現,故皇子、臣子對八阿哥的好感還僅僅是好感而已。
  
  唯獨胤祚已經隱隱看出了八阿哥身后,八爺黨的雛形正在緩緩形成。
  
  一直以來,胤祚的人生目標都是想做個清閑王爺而已,對于爭儲這個事情都是敬而遠之,對于爭儲最兇的四阿哥、八阿哥、大阿哥、二阿哥等人都保持著距離。
  
  但隨著他對大清的影響越來越大,漸漸的他也有了些脫不開身的感覺。
  
  胤祚向八阿哥道謝之后,八阿哥笑著滿不在乎的道:“六哥你這就見外了,咱們是親兄弟,幫襯些是應該的,再說六哥對弟弟們的幫襯比這多得多,弟弟們都未曾謝過,反倒六哥先向我道謝,實在是慚愧。”
  
  八阿哥笑容真誠,如陽關拂面,胤祚仿佛感受到了皇宮中難得的兄弟情誼。
  
  游覽完龍居泉后,返回行宮時,天色已經全黑了,胤祚簡單收拾了下便就寢了。
  
  第二日一大早,用過早膳,南巡隊伍又浩浩蕩蕩向濟南府出發。
  
  官道之上,商旅往來不息,賣早點的鋪面一個個排開,南來北往的客商已經饑腸轆轆的等在一邊。
  
  馬隊、駝隊、馬車、牛車之上,到處飄揚的百字云牌分外顯眼。
  
  前鋒營的士兵們,舉著肅靜回避的牌子走上官道,用了好久才將官道上的閑雜人等清除干凈。
  
  隊伍行進了大半天,在下午終于到了濟南府前。
  
  濟南府城墻高四丈、寬六丈二尺、城周兩千三百五十丈,有城門四座,分別位于恭喜南北。
  
  城墻始建于洪武年間,最初是夯土城墻,后在外附青石,改為磚石城墻,此后歷代多有修筑,歷經風雨,成了今天的模樣。
  
  南巡隊伍從西城門樂源門進,城門上掛的一副石匾分外顯眼,上用大篆體刻“濟南”二字,頗有年代氣息。
  
  皇帝入城,閑人避讓,店鋪閉門。
  
  往日熱鬧繁榮的德興街上,此刻顯得有些冷冷清清。
  
  放眼望去,只有懸掛在商號匾額下的百字云牌隨風飄蕩。
  
  整條街上店鋪、商號形制不一,唯獨匾額下的百字云牌整齊劃一。
  
  只一眼,便知李煒所言不虛,濟南果然已被兩行壟斷。
  
  騎在馬上的康熙,回身望了一眼胤祚,眼神頗為凌厲,像是頗多責備,但似有些無奈。
  
  胤祚裝作心虛的樣子,連連彎腰,但心里卻也樂開了花。
  
  將康熙拉下水,真是個明智的決定。
  
  現在康熙就算看百事行不順眼,也沒辦法。更何況百事行還年年給內務府分紅。
  
  如今內務府庫銀中兩行進獻的占一半,江寧織造局進獻的占一半,哪怕康熙想拋下兩行,恐怕后宮的皇妃、太妃們也不答應了。
  
  濟南知府在康熙身邊,正在講濟南的風土人情,說著說著就從風土人情,變成了風景名勝,對濟南七十二泉簡直如數家珍。
  
  康熙又好氣又好笑,好在心情不錯,也沒把知府怎么樣,只是敲打了幾句。
  
  濟南知府頓時嚇的從馬上下來,跪倒在地,連連告罪。
  
  康熙輕笑道:“罷了!念你也算是一片忠心,朕得空了便去趵突泉看看,起來吧。”
  
  知府心驚膽戰的從地上起身。
  
  就在這時,城門外隱隱傳來一陣疾馳的馬蹄聲。
  
  在康熙御駕前,任何人不得縱馬疾馳,來者不知身份,大阿哥驅馬就擋在康熙身前,口中喝道:“保護皇上!”
  
  周圍身著黃馬褂的善撲營侍衛們如臨大敵,蹭的抽刀出鞘,飛快聚攏在康熙身邊,圍了個嚴嚴實實。
  
  十四阿哥皺著眉頭道:“是不是信使?”
  
  八阿哥點頭道:“要是刺客,不可能沒有喊殺聲,護軍營將士不可能放任其接近,應該是我軍信使,而且是六百里加急的軍情秘……”
  
  八阿哥說道此處,便知失言,周圍人多耳雜,不該輕易透露這些。
  
  遠處的馬蹄聲由遠及近,一個身著單薄號衣的清軍從城門出來,馬速飛快,背上插著一桿赤紅三角令旗,上書“馬上加急”字樣,被風扯得筆直。
  
  康熙道:“都退下。”
  
  善撲營回刀入鞘,退到兩旁。大阿哥依舊留在康熙身邊,冷冷盯著那信使。
  
  信使直朝康熙奔來,到近前百余步時高呼:“六百里加急秘報到!”
  
  聲音初停,人已至康熙身前十步,那信使一拉韁繩,胯下馬匹前蹄一軟,竟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渾身抽搐。
  
  那信使動作飛快,跳下馬來,在地上翻滾幾下,卸去力道,小跑到康熙面前,將懷中一個錦盒取出,雙手呈上。
  
  大阿哥將那錦盒接過,遞到康熙手上。
  
  那信使隨即也兩眼一閉,暈倒在地上,知府連忙派人將信使抬了下去。
  
  康熙打開火漆封住的錦盒,內里是一張靛藍色奏折,康熙取出奏折,大阿哥將錦盒接過。
  
  眾人都瞧著康熙神情,只見康熙神色凝重,周圍頓時安靜至極。
  
  驟而,康熙笑道:“好個費揚古!朕重要重重賞他!”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