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經濟大清 > 《經濟大清》第五百三十一章 端倪
    康熙接到捷報心情大好,周圍隨行人等也都松了口氣。
  
      從接到捷報到行宮的一路上,康熙都笑瞇瞇的,也沒再多問什么,倒是讓濟南知府直呼走運。
  
      康熙在濟南的行宮是一處富商宅院改建而來,不消說,這所謂的富商,肯定也是兩行的人。
  
      清人睡得都早,唯獨胤祚要吃個晚飯,睡的晚些。
  
      天下美食中,魯菜當屬第一,而濟南又是山東首府,菜色更是一絕,雖只叫廚房簡單的準備了幾道菜,但也是道道花枝招展,美不勝收。
  
      胤祚一不小心便吃多了,便出門走走。
  
      這套宅子是五進五出的大宅,客房、門房無數,兼有亭臺、假山、樓閣,既有北方宅院的大氣磅礴,又能見江南水鄉的溫婉動人。
  
      這種南北融合風格的宅院,在北方也只有兩行能造,加上府邸中隨處可見的自來水噴頭,宅院的前主人就更加不言而喻。
  
      走過一處庭院,胤祚在一顆太湖石前駐足片刻,這石頭表面千瘡百孔,頭角崢嶸,雖只是一塊不足半丈的石頭,卻有種層巒疊嶂之感。
  
      太湖石后是一面矮墻,墻上雕刻峰巒起伏的山景,太湖石前是一片池塘,池塘中有無數碩大錦鯉若隱若現。
  
      胤祚對園林無甚研究,但僅從眼前的只鱗片爪來看,這院子也是大家手筆,按永定河府邸的行情看,這宅子怎么也能賣到七八千兩。
  
      云婉兒和吳澤都沒有在山東的房產,這宅子只能是兩行哪個行首的。
  
      胤祚不僅有些感嘆,曾幾何時,這種宅子非富商高官不能買到,現在連兩行下一個行首都負擔的起了,而且還能捐給官府做康熙行宮,可見此等宅院還不止一處。
  
      嘖嘖嘖。
  
      胤祚一邊感嘆,一邊在心里把這個宅子也記在賬上,這都是兩行為康熙南巡提供的贊助,將來兩行分紅的時候,要把這些扣除才是。
  
      “六哥!”正當胤祚心里記賬之時,八阿哥的聲音從院門外響起。
  
      胤祚回頭一看,只見老八和老十四正朝他走來,神色都有些激動。
  
      “六哥。”十四阿哥走到近前和六阿哥一起拱手行禮。
  
      “怎么,這么晚你倆還沒睡?”胤祚微感詫異。
  
      “六哥,你不也沒睡。”八阿哥神秘兮兮的笑道。
  
      “額……你倆有什么事嗎?”胤祚問道。
  
      十四阿哥搶道:“六哥,你別和我們裝了,你也看出來了對不對?”
  
      胤祚一愣:“看出什么?”
  
      “那個信使啊!”十四阿哥躍躍欲試的道,“白天那個六百里加急肯定有問題,說不定是哪邊又打起來了。”
  
      “哦!”經這么一提醒,胤祚才回過味來,白天那個信使確有些蹊蹺之處。
  
      一來,西北寒冷,信使不可能只穿一件單衣,要知道六百里加急那都是換馬不換人,就連吃喝拉撒都是馬上解決,別說換衣服了。
  
      二來,那信使是湖南口音,而西北兵馬主要是甘肅、東北和察哈爾士兵,口音也不相符。
  
      “六哥,你一定早就看出來了對不對?”十四阿哥急切的問道。
  
      “咳咳……”胤祚尷尬的咳嗽兩聲,然后板起臉道,“皇阿瑪既然說是西北大捷的消息,那就是西北大捷,少自作聰明。”
  
      十四阿哥不服氣的道:“皇阿瑪那是為了穩住臣子們才這么說的,我今年十三歲了,已經可以為皇阿瑪分憂了!”
  
      胤祚想了想,看著十四阿哥道:“你想怎么分憂,替皇阿瑪領兵打仗?”
  
      十四阿哥紅著臉點了點頭,接著又道:“六哥,我兵法很好的,李光地師傅都夸我來著。”
  
      胤祚微微一笑道:“想打仗有的是機會,但這次你是陪皇阿瑪南巡的,走到半途領兵出征去了,會讓天下人怎么想,我大清無人了嗎?況且你今年才十三歲,就算是冠軍侯霍去病,領兵出征還要等到十八歲呢。”
  
      “我……”十四阿哥一時語塞。
  
      這時八阿哥道:“六哥,那我們不能為皇阿瑪做些什么嗎?”
  
      “皇阿瑪用得著我們,自會派人來宣。”胤祚道,“既然現在皇阿瑪沒有派人,說明我們也幫不上什么忙,還是別瞎想了。”
  
      這時候十四阿哥冷不丁來了句:“說不定是有人在湖南造反了,很可能是吳三桂舊部。”
  
      “胤禵!不要瞎說!”八阿哥威嚴的道。
  
      十四阿哥爭辯道:“我不是瞎說,那地離云南近,苗侗又多,當年吳三桂好多手下都逃到那了……”
  
      “還說!”八阿哥一瞪眼,十四阿哥嚇得乖乖閉嘴了。
  
      八阿哥朝胤祚一拱手:“多謝六哥教誨!弟弟們又給六哥添麻煩了,這就告辭了。”
  
      “哪里話,早點回去洗洗睡吧。”胤祚笑道。
  
      八阿哥說完,拉著有些不甘心的十四阿哥從園子出去,各自回房了。
  
      胤祚看著兩人的背影,不由微笑,歷史上的十四阿哥不愧是康熙兒子中戰功最盛的一個,小小年紀就想著領兵打仗了。
  
      吳三桂造反那會,十四阿哥還沒出生呢,也能分析的有板有眼,雖說現在頗有些紙上談兵的意思,但日后的成就也能看出一二來了。
  
      只是自己搶了他撫遠大將軍王的封號,不知道日后康熙會怎么冊封他這第十四個兒子。
  
      想到這里,胤祚不禁發笑,現在他成了康熙戰功最盛的兒子,且東北、西北、草原都已平定,恐怕十四阿哥再想領兵,也沒什么機會了。
  
      胤祚又看了會錦鯉,溜達了片刻,便往回走,路上途徑康熙的主院。
  
      院門外穿著黃馬褂的善撲營士兵五步一人,將真個院子封鎖的嚴嚴實實。
  
      胤祚沒有多看,畢竟在皇家,就算看多了幾眼,有時候也是罪過。
  
      就在他往回走的時候,突然看見了另一個身影。
  
      兩人都愣了愣,然后彼此拱手。
  
      胤祚道:“四哥。”
  
      那修長身影則道:“六弟。”
  
      那人正是平日一向陰沉寡言的四阿哥,一路上,但凡進了行宮,四阿哥都是深居簡出,而胤祚則喜歡到處溜達,幾乎從未碰面。
  
      今天還是兩人第一次在行宮中碰面。
  
      四阿哥率先開口道:“六弟也是為了白天之事而來?”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