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28章 你們到底干了什么?
    巨象集黃記老店后堂內,美美睡了一覺的黃掌柜在侍女的伺候下洗漱完畢,隨口問道:“黃力跟黃軍昨晚什么時候回來的?戰果如何?怎么還不回報于我?”

    “回掌柜的,兩位黃爺昨天一夜未見歸,小的也就不敢多言打擾你!”

    “什么?一夜未歸?”得到這個答案,還美美的伸著懶腰的黃掌柜的眉頭,驟地狂跳起來,猛地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出事了!”

    對付一個剛剛踏入承恩境四重的小家伙,黃力跟黃軍用不著一夜不回,急切間,黃掌柜立時安排人手前去尋找。

    一個多時辰后,兩具慘不忍睹的尸體擺在了黃掌柜的面前,尤其是那一具頭被炸得只剩下半塊的尸體,當場讓黃掌柜新鮮下肚的早飯全部噴了出來。

    “承恩境四重?這怎么可能?若是有同伙,黃力跟黃力肯定不會下手的!”臉色蒼白如紙嘴角還掛著污穢的黃掌柜一臉的震驚。

    沒幾息,黃掌柜的臉上又升起濃濃的憂愁:“死了兩個魂者,一下死了倆,這可叫我怎么跟府里交待哎.......

    小兔崽子,你害慘我了,別叫我再看到你!”

    黃掌柜將一口槽牙咬得咯崩咯崩直響,讓一旁花容失色的侍女看得擔心不已,若掌柜咬掉了他那口爛牙,她以后可怎么伺候?

    黃掌柜將一口爛牙咬得咯崩響的時候,江成剛剛在一頭雷光鷲的追殺下逃脫,直到江成一頭扎進密林中,那頭雷光鷲才無奈的飛離。

    “這北渾山脈真是可怕!”江成撫著胸口喘息了一會。

    那雷光鷲要是再多來一頭,江成今天的小命可就玩完了,尤其是雷光鷲轟出的電光,讓江成現在都感到頭皮發麻。

    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江成那一頭束在腦后的黑發,此時根根彎彎曲曲的發黃發亮,這在以前,直接一個流行的爆炸頭。

    但是現在的江成,卻是一點也不喜歡,頭發被雷電轟焦的味道,一點也不好聞。

    休息了一會,江成又在腦海里回憶起來之前阿公讓他記牢的那副地圖了。

    “我現在應該在巨象集北方六十里,而阿公給我的地圖上,記載的極度危險的蛇谷,應該在巨象集往北八百里在右,附近,有有一處高達千丈的瀑布。”、

    與黃力黃軍一戰,江成意識到,他的戰魂技根本不夠用,學會的黃階中品的戰魂技銀狼鬼殺,也就在同階武者之間用用。

    若是碰到比自己強大的存,壓根不夠用,豬類的戰魂技江成目前無法學到,所以黃階上品的戰魂技靈蛇閃就成了江成最迫切的選擇。

    若是靈蛇閃真有那么大的威力,近身之后,江成就是兩拳換一拳,也能打敗對手。

    江成此時便是依照阿公給予的那份地圖,前往北渾山脈獵殺蛇類兇獸。

    其實那個蛇谷,也不是正兒八經的稱呼,而是發現那處地方的族人隨意取了個好記的名罷了。

    不過,那蛇谷的位置已經算是深入北渾山脈了,江成這才前進了半天,就遭遇了兩次致命的危險。

    “兩天,兩天之內應該能趕到那個地方吧!”說話間,江成的身形一屈,就如同靈猴一般在扯著藤蔓蕩出,在山林中急速前進起來。

    兩天后,周身下下狼狽不堪、右肩處更是隱隱透著血漬、在重山中前行的江成,耳朵突地一動,身形突地停了下來。

    隱隱約約的隆隆聲,驟地傳入了江成的耳朵。

    “瀑布,蛇谷?”江成嘴角微微一裂,順著聲音的前進了數里,當隆隆的水聲清晰的傳入耳中的時候,向下眺望的江成,突地看到了一處滿目蒼翠的山谷。

    “蛇谷!”

    咧嘴一笑,江成大步的向著山谷行去。

    咻!

    尖銳的箭矢破空聲響起,奪的一聲,將一條色澤墨綠的靈木蛇死死的釘在了地面上。

    靈木蛇也是兇獸的一種,屬于黃階下品的兇獸。

    江成正在緩慢的徒步推進蛇谷,碰到蛇類,一般都是遠遠的射殺。

    手中提著赤弦刀,江成小心翼翼的走到靈木蛇面前,一刀斬出,跺下蛇頭,眼中卻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沒有獸靈珠。

    江成已經在蛇谷**殺了幾十條蛇類了,可惜的是,蛇谷內外圍大多都是黃階下品的蛇類,出現獸靈珠的機率太低了。

    兇獸的品階越高,凝聚出獸靈珠的可能姓越大,像品階達到了地階的兇獸,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擁有獸靈珠的。

    扔掉蛇頭,江成撥出了地面上的箭矢,看著已經出現裂紋的箭頭,不由得搖了搖頭。用變通的骨箭射殺兇獸,實在是太費箭了。

    用一兩次,一支箭就爆廢了,他這次出門帶的兩囊箭,已經僅有十幾支了。

    嗤!

    正當江成隨手扔出手中的廢箭的時候,一抹綠光猛地從江成側身射來,疾竄聲就在江成的耳旁狂響起來。

    側頭避過綠色的毒液,左手閃電般的探出,在一條靈木蛇即將咬中他的時候,被江成死死的掐住了七寸。

    山林中有句話叫作寧搏十虎,不戰一蛇,說的就是蛇類的恐怖,稍不小心,就可能喪命,尤其是蛇毒,兇猛一點的,中者立斃。

    “咦,蛇靈珠?”看著手中剛剛挖出的黃豆大小的獸靈珠,江成嘴角夾雜著一絲苦笑,太小了,壓根不夠用。

    舉步間,江成繼續向著蛇谷深入,越深入,蛇谷內的植被越茂密,幾乎鮮有空地,到處是半人高的藤草以及長得老粗老粗的巨樹。

    前行了大半個時辰,江成卻是納悶起來。

    隨著他開始深入蛇谷,除了最初擊斃的那些靈木蛇之外,竟然再沒有碰到一條蛇,這種情況,讓江成覺得詭異的同時,越發的小心起來。

    沙沙沙!

    突地,蛇類疾速竄動的聲音讓江成的目光陡地變得凌厲起來。

    但讓江成目瞪口呆的是,在他不遠處竄過的那條火紅色的赤血蛇,竟然直接無視了它,向著遠處疾竄而去。

    心下動疑的江成小心翼翼的緊緊跟上,沒多時,江成在蛇谷的一處小密林里,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好幾十條赤血蛇正嗤嗤嗤的吐著血色的蛇芯,死死的圍攻著三名魂武者。

    三名魂武者兩男一女,此時情況都有些狼狽,尤其是那兩名看上去英武不凡的男魂武者,腳步虛浮,像是中了蛇毒。

    此時全靠那名身穿紅衣的女魂武者撐著,雖然有著承恩境六重的修為,但是也奈何不了蛇多。

    若是這樣持續下去,用不了小半個時辰,這三人一定要葬身蛇腹。

    更讓江成震驚的是,這兩男一女的身周,倒斃的蛇尸幾達上百條,全是黃階中品的兇獸赤血蛇。

    看到這一幕的剎那,江成的第一念頭是——好多的蛇!

    第二個念頭就是救人,毫不猶豫的救人!

    出門在外,誰還沒個難處?

    略略打量了一眼,江成幾個攀爬,如同靈猿一般攀上了一顆大樹,雙腿盤住大樹的同時,就開弓搭箭。

    瞬地弓開九成!

    咻!

    箭矢破空的尖銳長嘯讓神情幾乎變得渾噩的三人為之一震。

    當閃著幽光的箭矢一箭串過兩條赤血蛇的七寸,并將它們死死的釘在地面上的時候,三人幾近于絕望的神情瞬地崩散,代之而起的是一種無比的求生**。

    看向江成方向的同時,連中了蛇毒的兩名男魂武者,也振起余威,一道靈光彈出,瞬地炸崩了一條電射向紅衣女的赤血蛇。

    咻咻咻咻!

    箭矢破空的聲音不停的響起,居高臨下的江成,幾乎每一箭,都能釘死或者重傷兩條赤血蛇。

    當背上的箭囊為之一空的時候,江成身形一翻,整個人已經大樹頂上翻滾著撲下,赤亮的刀光接連揮起。

    幾息的功夫,就將殘余的幾條赤血蛇一一斬殺。

    “太好了,我們以為我們必死無疑,沒想到得救了!”

    “謝謝,謝謝,太謝謝你了!”

    “小兄弟,你太厲害了,被這些惡心的家伙咬死,肯定丑死了!”

    三人一獲救,就沒口兒的感謝起江成來了,尤其是其中一個一劍眉星目身材挺拔身穿天藍色勁服的英俊武者,更有幾分感激涕零的模樣。

    江成則被紅衣女的話引得咧嘴一笑,看來無論在哪個世界,愛美,都是女人的天姓。

    “在外,誰都有遇到困難的時候,也許下一次,就會輪到別人救我了!”江成笑了笑,笑容很真誠。

    “你很善良!”劫后余生的紅衣女咯咯笑著,擦著香汗自我介紹起來,“我叫耿新雨,這個穿藍衣的家伙叫侯玉龍,那個提刀的,叫侯盤,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善良?”江成笑著搖了搖頭,自己到底是否善良,他也說不上,但他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碰到這種事情,哪怕已經死過一次了,他也會出手。

    當然,他不會愚蠢得去送死,力所能及罷了。

    “我叫江成!”

    一邊說,江成一連蹲下連剝了幾條赤血蛇,撿出其中的蛇膽扔給了那兩個催動靈力壓制著蛇毒的侯玉龍跟侯盤道:“每人吞幾顆蛇膽,這蛇膽雖然不能替你們解去蛇毒,但是緩解蛇毒,讓它發作得更緩慢還是可以的!”

    “謝謝!”

    接到蛇膽,劍眉星目的侯玉龍一口氣連吞了三個蛇膽,倒是身材矮壯的侯盤接過蛇膽之后,先道了聲謝才服下蛇膽。

    “小兄弟,你來這蛇谷做什么?看你修為不高,但身手卻極厲害。”紅衣耿新雨又問道。

    “找點東西。”一邊戳赤血蛇的腦袋,查看有無獸靈珠,江成一邊問道:“我需要幾顆蛇類的獸靈珠,不多,就兩三顆,可以嗎?”

    其實這句話江成大可以不必去問,江成斬殺的赤血蛇也不在少數,不過出了禮貌,江成還是問了一句。

    “獸靈珠?”聞言的耿新雨楞了一下。

    “噢,他說的應該就是妖丹,我記得爺爺講過,像他們這些山民都未開化,獸靈珠是他們山民特有的叫法。”見耿新雨驚訝,侯玉龍解釋了一句。

    “原來外邊叫這東西叫妖丹?”江成舉著手中的一顆獸靈珠楞了一下,神情有些不爽。

    侯玉龍那‘未開化的山民’這樣的稱呼,讓他有些不爽,那種感覺,就像是以前的城里人嘲笑淳樸的鄉民叫土包子一般。

    紅衣耿新雨笑著瞪了侯玉龍一眼,“當然可以,這里邊有好多是你射殺的,況且你救了我們的命,別說是幾顆,就是所有的你都拿走,也沒什么問題!

    而且找到的若是不夠,我手里還有幾顆,也可以給你!”

    “不用,應該夠了!”說話間,江成已經找到了四顆蛇獸靈珠,或者說是妖蛇丹,當江成找出第五顆赤血蛇的獸靈珠的時候,江成的耳朵一動,有若海潮一般的沙沙聲陡地鉆進了江成的耳朵。

    “蛇,蛇群!”

    江成陡地站起身的同時,立時就驚呆了,就見漫山遍野都是蛇群,而且四面八方的蛇群,都在向著他們所立之地沖來。

    懵了一下,江成陡地轉身厲喝道:“你們到底干了什么?”

    **************

    ps:感謝小黏糕與橫千軍的打賞支持,感謝兄弟們的支持,鞠躬!

    繼續向兄弟姐妹們求收藏,求推薦票。話說豬三還是很實誠的,新書期,近四千字的大章很常見哈!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