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77章 蠻幫動向
    邊荒集內的一個稍有些偏僻的角落內,四五個蠻族漢子正與五個碧元國人湊在一起交談著。

    近十個人混在一起圍成一圈,將圈內的情形遮得嚴嚴實實的。

    不過,偶爾透過人墻邊的縫隙,可以看到圈里邊光華不停的閃爍著,若是有經驗的人看到,就會認出,那是催動乾坤戒時乾坤戒的光華。

    這一伙人,應該是湊在一起私下里進行著大批量的靈藥交易,而且雙方似乎都很急切。

    這并不奇怪。

    因為在邊荒集內所有的靈藥交易,都要通過蠻幫這個中間人來進行,但后果是,蠻族一方的交易所得,蠻幫最少要抽兩成。

    而碧元國商隊這一方的交易利潤,蠻幫最少要抽三成,而且,這還得看蠻幫的心情。

    有時候若是蠻幫的中間人心情不好,對碧元國的商稅,抽個四成甚至五成,都是有可能的。

    在這種情況下,就催生了這種避稅的私下交易。

    至于在邊荒集外交易,無論是蠻族還是碧元國的商隊都不敢,生怕被對方給黑吃黑了,更何況,在邊荒集外,蠻幫的人員更多。

    所以,許多時候,兩邊人員就湊在一個角落用極短的時間交易碰運氣,若是不被蠻幫發現,那可就賺了。

    不過,這種情況,這么多年來,蠻幫也早摸清楚了這當中的門道,加強了邊荒集內的巡邏。

    這不,三名正大搖大擺巡邏的蠻幫成員,看到這一圈人的時候,神情個個一喜,就急速的向著這邊沖了過來。

    “站住,都干什么呢?那靈藥,別藏了,我看到了。”

    “好啊,你們好大的膽子,敢私下大批量交易,肯定沒有交易令牌吧?”

    “快,將你們交易的靈藥全部拿出來,我們看量讓你們補稅。”圍住私下交易的這伙人的時候,三名蠻幫成員的眼睛瞬地紅了。

    并不是有多大的仇恨,因為碰上這種事情,油水可是豐厚到了極點。

    按蠻幫的規矩,抓住的私下交易者,稅額要多加一成,最少要抽四成。不過,具體有多少貨物,就得看他們這些個蠻幫成員的心情了。

    若是這些人識相,好好的孝敬他們一下,上交的稅額自然要少一些,這才是他們紅眼的原因。

    但是紅了眼的他們,卻沒注意到這一伙人眼中的憤怒。

    “快,快點拿出來,想死嗎?”見這十人沒有任何動靜,其中一名蠻幫成員狂橫的催促起來。

    但哪怕是他們厲聲催促,這十個人,依舊沒有任何拿出交易貨物的跡像。

    見這些人不配合,其中一名蠻幫成員一怒之下,手一伸,就直接搶向了其中一人手中捏著的乾坤戒,那里邊,肯定裝有貨物。

    但是這一搶之下,就像是捅了炸藥桶一般,那一伙商人,瞬地怒了。

    其中一人周身靈光暴漲,一腳踏出,就將那名蠻幫成員踢了個馬爬。

    “他娘的,敢動我們,你們不要命了!再動一個試試,再動,老子就叫人了!”一名蠻幫成員怒喝起來。

    “哼,為什么不敢動你們?你們的三當家被殺了,連個屁都不敢放,也就敢向著我們大呼大叫的。”

    “兄弟們,還等什么,快敲鑼叫人啊,一定要殺了這幫混蛋!”剛剛被踢了一腳的蠻幫成員爬起來就怒喝起來。

    這一聲怒喝,卻是捅了馬蜂窩。

    一聲呼喝之下,這一伙碧元國商人連帶著那幾名蠻族,都沖了一下,圍毆起這三名蠻幫成員來。

    十比三的比例,戰果毫無懸念。

    不過,無論是碧元國商人還是蠻族漢子,下手都沒有幾分分寸,只是將這三名蠻幫成員揍暈了過去,卻不敢下死手。

    無它,雖然最近蠻幫因為三當家賀昌之死,威望大跌,但是虎死威不倒,況且蠻幫這只老虎還沒死呢,誰也不敢下死手。

    揍昏這三名蠻幫成員之后,兩撥人以最快的速度了結了這筆交易的首尾,就快速的消失在了邊荒集內。

    尤其是那幾名蠻族漢子,在臨走前,還在三名蠻幫成員的身上順手扒拉了一下,三人的戰刀,甚至是衣服都扒拉走了。

    這些東西,在物資貧瘠的蠻族,可都是好寶貝,尤其是那三把戰刀。

    大約一刻鐘之后,三名滿身傷痕的蠻幫成員陸續醒來,看著自個幾乎**的身體,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小半個時辰之后,蠻幫的二當家烏仁領著這三名赤身**、遍體傷痕的漢子跪伏在一間鋪滿了名貴皮毛的竹樓內。

    竹樓內,蠻幫的大當家莫曰根正**著身體,杯中,盛滿了琥珀色的酒液,身前身后,五位只著輕紗容貌姣好的女子,正服侍著蠻幫大當家莫曰根。

    捏肩的捏肩,捶背的捶背,揉腿的揉腿,更有兩名美女給莫曰根剝好一粒粒葡萄,送進莫曰根的嘴中。

    至于蠻幫大當家莫曰根,他的手也沒閑著,時不時的在這個的**上捏一把,在那個的雙腿間探一爪,惹得伺候的女了嬌笑不已。

    當三位赤身**、遍體傷痕的蠻幫成員進來之后,莫曰根的臉不由得一沉,手中那支在邊荒集價值千金的酒杯,就狠狠的砸了過去。

    “三個蠢貨,怎么混成了這般模樣,說!”

    在蠻幫大當家莫曰根的怒喝聲中,那三位蠻幫成員一口一聲的將方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聽完,大當家莫曰根的一張臉頓時沉了下去,“三個蠢貨,有沒有記住那些人的模樣,可認出是哪個蠻族部族的人員?”

    來這里的商隊人員,大多都精顫易容,他們是抓不到的,只能從蠻族漢子身上著手。

    聽到大當家莫曰根的問話,三名蠻幫成員面面相覷,答不上話來。

    方才他們都只顧得那豐厚的油水,哪里管得了,如今,竟然是一句也答不來。

    看這三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樣,大當家莫曰根哪能不清楚這當中的貓膩,當下越發的氣憤,一腳踹飛眼前的茶幾砸向那三人的時候,就怒吼起來:“三個蠢貨,只知道私利的蠢貨,還不給老子滾,快滾!”

    大當家莫曰根的怒吼間,三名蠻幫成員連滾帶爬的滾出了這座竹樓,明白莫曰根脾氣的那些個女子,也走了個一干二凈。

    “老二,你查的怎么樣了?”

    這些人走后,大當家莫曰根一改那憤怒的模樣,沉聲沖著二當家烏仁問道。

    “老大,幾個商隊那邊,我全部帶人查問過了,他們的答案都一樣——他們的商隊里邊,并沒有方才施暴的人。”二當家烏仁說道。

    “你就沒帶人去里邊搜一搜?”莫曰根神情有些陰鷙的問道。

    聞言,二當家烏仁苦笑起來,“我倒是想搜,但他們不讓啊。”

    頓了一下,烏仁又道:“自從老三被殺之后,那些商隊的態度,陡地變得強橫起來,連收例行的商稅時,都需要我親自出馬了。

    老大,這樣下去可不行啊,我們得想法立威啊!”

    “立威,找誰立威?跟四大商隊火拼嗎?”

    大當家莫曰根的怒喝過后,房間就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大當家莫曰根才一碰根根的空揮而出。

    “那是江成那混蛋害的,要不是這混蛋殺了老三,有老三**,那些個家伙誰敢說個不字!”大當家莫曰根從牙縫里崩出了兩個字。

    房間內再次陷入了沉默,數息之后,大當家莫曰根又問道:“對了,有沒有查到那江成的消息?”

    “暫時還沒有!”二當家烏仁苦笑著搖了搖頭。

    “哼,繼續查,在要道上不要放松警惕,我就不信,他們還能插翅飛過邊荒集?對了......”

    “大當家,急報,急報......”

    大當家莫曰根正欲吩咐什么的時候,一聲急報聲就從門外傳來。

    聽到這聲急報聲,大當家與二當家臉色同時一變,急報啊,在這多事之秋,可不是什么好事?

    “進,哪里來的急報。”

    領進來人之后,二當家烏仁急急催問道。

    “報大當家,二當家,守道的兄弟發現了畫像上人路過,特來報給大當家二當家知曉。”來人報道。

    “什么,發現了畫像上的人?那豈不是江成那兩人?”大當家一把搶過急報仔細的看了起來,隨后又驚喜的問道:“對了,你們沒驚動他們吧?”

    “我們哪敢,三當家的都......”往下,那報信的蠻幫成員卻是不敢說了。

    此時,驚喜的大當家莫曰根卻是絲毫不在意,繼續追問道:“那你們有沒有跟蹤上去,他們是走向哪里的?”

    “跟上去了,方向大約是向著邊荒集的方向,我們是抄小道過來的,要是他們方向不變的話,估計兩個時辰之內,他們就能到達邊荒集!”

    “哼,他們好大的膽子!”

    怒喝間,大當家莫曰根將手中的急報撕成粉碎,兇虐的目光盯向了外邊:“老二,去點齊人馬,我們立威的時候,到了!”

    說話間,大當家莫曰根的拳頭死死的攥到了一起:“我要生擒了那兩個混蛋,將他們吊到邊荒集,千刀萬刮!

    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那些什商隊,誰還敢吱聲?”(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