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89章 謀算
    邊荒集,已故蠻幫大當家莫曰根的宅邸內,一身標準蠻族打扮的樂圖,疾步走了進去。

    還沒等樂圖踏進會客大廳,江成就迎到了門口,笑問道:“樂兄,事情可還順利?”

    “幾個小角色,跳騰得狠,被我隨手給處理了。”樂圖隨口說道。

    不過,跟在樂圖身后的蠻幫二當家烏仁,聽到樂圖的隨口一說,卻是打了個寒顫,方才那情形,哪里是隨手處理啊?

    一念及此,蠻幫二當家烏仁看了一眼江成,卻是心有余悸,這江成與他身邊的人,卻是一個比一個狠。

    “來來來,進屋說!”

    江成的熱情相邀,自然沒有二當家烏仁的份,二當家烏仁,此時也只有站在外邊侯著的命。

    今天,已經是江成從英靈谷回來的第三天了。

    當江成經過一天的跋涉,從英靈谷回轉之后,卻驚喜的發現,樂圖竟然提前幾天趕到了。

    江成原本想,樂圖可能還得兩三天能夠到達,沒成想,青嵐部的阿公樂海收到江成的信之后,就派樂圖帶人連夜向著邊荒集疾趕。

    用阿公樂海的話說,這可是他們青嵐部千年一遇的機遇,到的越早,越能完成江成的部署,青嵐部的好處就越大。

    所以,青嵐部的那上百精銳,可是拼了命的趕路。

    為此,有近十個人,因為連夜趕路而在路上受傷了。

    不過,青嵐部的阿公樂海的見識那可真不是蓋的,邊荒集生變,各方勢力聞風而動,若不是樂圖提前兩天殺到邊荒集的話,那要想將邊荒集的形勢徹底穩定下來,可要經過一場血戰的。

    “那幾家大商隊的人怎么說?”將樂圖迎進屋里,江成連忙問道。如今,邊荒集已經納入了江成的麾下,具體情況自然很關心了。

    “那些個人不是東西,說什么邊荒集是大家的邊荒集,不能由我這個陌生人做主,要做主,也得他們做主才是之類的。”

    一邊說,樂圖隨手的提起桌上的一壇酒痛飲起來,一小壇酒一飲而盡的時候,樂圖猛地將手中的酒壇摔到了地上,“他娘的,跟這酒一比,老子以前喝的就是潲水。

    那幫子商人,還說是他們最好的酒,一壇酒要換百株黃階中品的靈藥。”

    “百株黃階中品的靈藥?”

    這個價格,連江成也吃了一驚,“嗯,基本上,在碧元王城,一株黃階中品的靈藥,像這樣的小壇酒,換個四五十壇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殲商!”

    感覺這么多年受的剝削,比想像中更加嚴重的樂圖,非常的憤怒。

    “對了,你是怎么處理他們的?”江成問道。

    “還能怎么處理,隨手就給打殺了,二十多號人吧,包括一名開魂境初期的家伙,竟然指著我的鼻子罵我野蠻人!”樂圖頗為氣憤。

    “二十多號人?”聞言的江成大吃一驚。

    “怎么了?”樂圖的神情變得有些古怪,“不是你教我這么做的嗎?”

    “我?”江成指著自己的鼻子,想不起來自己何時教過樂圖這種行事方法。

    “你不是說,就按蠻幫的行事方法來嗎?以前的蠻幫怎么做,我們就怎么做嗎?”樂圖一臉的納悶。

    聞言,江成一楞,隨即傻笑起來,沒錯,他真這么教過樂圖。

    “明天召集他們時,別忘了給他們一點好處,例如,只要在你這交稅了,你可以保證他們在邊荒集的安全等等。”

    沒錯,其實,這本來就是江成所想要的。

    江成當初起意控制邊荒集的時候,就苦思過這個問題。

    邊荒集是一個很特殊的所在,只能由蠻族來管轄,原因有三。

    原因一,因為邊荒集地處陰嵐大澤,若是中原人敢進攻,他們隨時都可以退進陰嵐大澤,陰嵐大澤,那可是讓碧元國折損數十萬大軍而一無所獲的地方。

    待時機成熟,他們又可以卷土重來,令人防不勝防。

    原因二,中原的各大商隊來邊荒集所交易的對像,主要還是陰嵐大澤內密布的數百蠻人部族。

    若是邊荒集由中原人掌控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這些個蠻人部族徹底蕩平,就算可以存續下來,也是麻煩紛爭不斷。

    不過,最關鍵的一點,則是原因三。

    因為邊荒集,只能由蠻族人來掌控。若是江成一個中原人,與鎮國公府合作掌控了邊荒集,那這邊荒集里邊蘊含的巨大利益,恐怖會瞬間給鎮國公府和江成帶來潑天大禍。

    其它眼紅邊荒集利益的各大巨頭,如王廷,又如成國公府,又如周邊其它各大勢力,他們對付不了以陰嵐大澤為家的蠻族,但是對付位于其它人,卻很輕松。

    到時候,恐怕這邊荒集你爭我奪,血流成河不說,還永無寧曰了。

    這也是江成為什么將青嵐部叫來,請樂圖來坐鎮邊荒集的原因。因為也只有蠻族人來坐鎮邊荒集,江成才能夠輕輕松松的悶聲發大財。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服用了那青靈果之后,離突破到開魂境不遠不說,戰力,更是直逼開魂境中期,這邊荒集,我一定給你管得服服貼貼。”

    說到這里,樂圖眉頭一皺,突地說道:“我收拾那些家伙沒問題,但是具體如何管理,這收稅事宜,我可不會做?還有,那鎮夷城的邊軍如何處理?”

    “放心,到時候,會有幾個中原人的師爺來投奔你,幫你打理各種事務,你只管坐鎮邊荒集,然后就等著數銀子吧!

    至于鎮夷城的邊軍,你不用管,我已經處理好了。”

    這也是江成為什么讓周夙也即是鎮國公府來分上幾分利益的原因了。

    要是鎮夷城的邊軍三天兩頭的來邊荒集搔擾一番,那邊荒集的生意,也就不用做了。

    “既然鎮夷城邊軍的問題你也能解決,那我就敢保證,就是你們碧元國的那位鎮國老靈公來了,這邊荒集,他也休想奪走!”

    說到這里,樂圖嘿嘿一笑,“如今,血嵐部大患已除,我們可是有整個青嵐部做后盾的!”

    聞言,江成微微一笑,其實,他也是這么想的,有青嵐部在,這邊荒集就如同鐵桶一般,而憑著他與青嵐部如此特殊的關系,其它人想奪走邊荒集,或者挖他的墻角,幾乎不可能。

    隨著樂圖率著族中一百勇士的到來,邊荒集迅速的安定下來,原本得到消息想要在邊荒集分一杯羹的諸多巨頭,也因為青嵐部的名頭,正消弭于無形,只能是老老實實的做生意賺那一份暴利。

    三天后,當邊荒集徹底的穩定下來,已經運轉走上正軌的時候,江成與周夙離開了邊荒集,準備返回碧元王城。

    主要是元靈大獵的時間馬上要到了,這十年一次的元靈大獵,極為重要,江成與周夙,卻是必須要趕回去的。

    隨著江成的離開,邊荒集,也就交給了樂圖來坐鎮,當然,暗地里,還有成國公派來的幾名幕僚輔佐。

    對了,明面上,還有一個蠻幫二當家烏仁在輔佐樂圖打理邊荒集的一些事情。

    離開時,江成不僅沒有再用秘法拿捏這烏仁,還把烏仁所中的慢姓毒丹的解藥,完全的給了烏仁。

    這倒不是江成異想天開的想靠手段徹底的收服二當家烏仁,而是隨著青嵐部勇士主力的進駐,這二當家烏仁,已經不重要了。

    若他老老實實的效力,自有他的一份富貴,若是他不老實,自有樂圖去收拾他。

    而這些,都不是江成現在考慮的問題了。

    在路上歸心似箭的江成,已經開始考慮,要如何收拾成國公府,以報滅族大仇了!(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