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91章 好禮!
    砰砰砰!

    隨著江成與周夙的身影接連暴起,給成國公裴霸車駕開道的三十名騎士,紛紛像是滾地葫蘆一般,倒了一地,慘叫聲不斷。

    這三十名騎士的坐騎,更是被驚得四散崩逃,場面,一時之間混亂異常。

    成國公裴霸的車駕,則是如臨大敵,后方護衛的騎士沖上前來,團團護住了成國公裴霸的車駕。

    原本護在車駕身前的洪大總管,待后方的護衛團團護住車駕之后,須發戟張,周身靈光閃爍,就像是瘋虎一般沖了上來。

    沖上來的剎那,洪大總管猛地楞了一下,“怎么會是你們?”那眼神,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這份震驚,也僅僅持續了一剎那,代之而起的是難掩的兇光,周身靈光一爆,身形與一個獸形虛影纏繞著,撲向了江成與周夙。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雖然江成很清楚導致他們葛山部滅族的真正的幕后兇手是成國公裴霸,但是看到親自下手的洪大總管,江成的眼睛,瞬地就紅了。

    眼中煞氣迸發,周身寒冰靈力涌出,江成正欲一擊斃了這洪大總管。

    以江成今時今曰的戰力,對上修為處于噬靈境巔峰的洪大總管,來幾個滅殺幾個。

    但就在江成周身殺氣迸涌時候,有人卻比江成的速度更快。

    周夙的身形化成一片青光,以更快的速度搶在江成之前,迎上撲擊過來的洪大總管。

    砰!

    青、赤二色的靈力交擊在一起,然后,周夙的青色靈力就像是破開堅甲的弩箭一般,直接轟散洪大總管的赤色靈力,毫無阻礙的轟擊到了洪大總管的胸口。

    噗!

    洪大總管的身形倒飛而起,口中鮮血狂飆而出,向著成國公裴霸的車駕倒跌而回。

    本來,洪大總管被周夙一招重傷,江成應該高興才是,但是江成的眉頭卻是皺著眉頭看向了周夙。

    因為江成看得出來——周夙留手了。

    周夙在攻擊洪大總管的時候,并沒有使出全力,甚至只動用了七成不到的戰力。要是周夙動用全力的話,完全可以一招當場滅殺洪大總管。

    看著眼睛發紅皺著眉頭盯著自己的江成,周夙沒來由的心頭一陣慌亂,忙不迭的用傳音向著江成急急解釋道:“江哥哥,成國公裴霸此時掛著軍部的旗牌,應該是在巡城,若真的大開殺戒,就等于沖撞了軍部,那可就麻煩了。”

    周夙的解釋,卻讓怒火升騰的江成驟地從仇恨中醒轉了過來,沖著周夙點了點頭的時候,眼中的血色漸漸消褪。

    雖然江成一點也不擔心沖撞了碧元王**部的后果,但終究還是很麻煩。

    一招被周夙擊傷、當場丟了大臉的洪大總管,卻不想就此收手。

    他可是老牌的噬靈境巔峰存在,如今在他的感應中,周夙的修為也不過是噬靈境巔峰,卻一招將他擊敗,這個人,他丟不起。

    但就在洪大總管周身靈靈開始沸騰的時候,一只骨節粗壯的大手,卻從成國公的車駕內伸出,輕輕的搭在了洪大總管的肩膀上。

    這輕輕一抬,卻仿佛是斷龍石一般,令洪大總管開始沸騰的靈力徹底的安靜了下去。

    虎須如針的成國公裴霸也在這一刻從車駕內探出了頭,待看到搞得他車駕大亂的人竟然是江成與周夙的時候,眼神猛地一變,搭在洪大總管肩膀上的手,竟然抖了一下。

    “竟然是你們?”成國公裴霸的表情與那位洪大總管如出一轍,一臉的驚訝。

    “怎么,你很意外還能見到活著的我們?”江成微微昂頭,一臉的冷誚!

    “江丹尊這是說什么呢,本公怎么有些聽不明白,說實話,本公可是無時無刻的不想見到江丹尊啊,只是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微微錯愕之后,成國公裴霸的變得鎮定如昔,言語間更是透著親熱。若是不明白情況的人一聽,還以為江成與成國公裴霸是多年的至交好友呢。

    “成國公很想念我,這一點,我從不懷疑,甚至我覺得成國公對江某是曰思夜想啊。”

    說到這里,江成嘴角浮現一絲調侃:“只是我很好奇,成國公想念的是江某的人頭呢,還是江某的人?”

    本來堆著一臉假笑的成國公裴霸,聽到江成的最后一句話,臉色陡地變得難看無比。

    “敢戲弄國公,放肆!”洪大總管沖著江成怒吼起來。

    江成的眼神驟地如同利劍一般轟刺向洪大總管,當場戟指怒罵:“洪老狗,你算什么東西?一介家奴,也敢沖本丹尊亂吠?”

    江成一句話,就將洪大總管罵了個面紅耳赤。

    這洪大總管本質是一介家奴,不過他是成國公府的最信任的家奴,是成國公府的大總管,所以,誰也不敢將他當成家奴看,平素地位堪比王侯。

    不過,若是被人當面叫破,那他還真是一介家奴!

    適時地,成國公裴霸卻是哈哈大笑起來。

    “江丹尊當真是痛快人,說得好!本公的確很想念你,無論是你的人頭,還是你的人,只要出現在我的府上,我都是極為高興的!

    希望江丹尊不要辜負了老夫的一番好意!”裴霸的最后一句話里,充滿了威脅!

    “那是自然,成國公的美意,我怎么會辜負,我又怎敢辜負!”

    說到這里,江成沖成國公裴霸遙遙一拱手道:“此次遠行,江某特意給國公帶了一份厚禮,還請成國公笑納!”

    “噢?”這下,成國公是真的詫異了。

    也就在成國公詫異的當口,江成手上光華一閃,三個寒氣逼人藍光閃閃的物什就被江成隔空扔向了成國公。

    “國公,小心!”

    護在成國公面前的洪大總管卻是驚呼了一聲,身形閃電般的撲出,將那三個藍汪汪的物什撲到了懷中。

    但撲中的剎那,洪大總管瞬地呆住。

    “些許薄禮,希望能夠讓國公滿意!”馬鞭聲炸響的時候,江成與周夙的兩騎赤炎龍駒已經絕塵而去,風中,還傳來了江成肆無忌憚的笑聲。

    同一時刻,看清楚江成送給他的‘禮物’,也即那三個藍汪汪的物什的成國公裴霸的一張臉,驟地變得鐵青鐵青的。

    那三個藍汪汪的物什,卻是三顆被冰封的人頭!

    正是先前被江成斬殺的劉開山、崔老、胡老三位開魂境存在的人頭!

    捧著人頭的洪大總管卻是呆在那里,手顫抖個不停,一臉的不可思議,“兩位供奉加一個劉開山,這怎么可能?”

    “果然是好禮,回府!”

    成國公裴霸從牙縫里擠出了這句話,臉色卻是陰沉得嚇人。

    江成的這份禮,的確不薄!

    傍晚時分,成國公府內召開了緊急會議!

    一切,皆因為江成送上的這三個人頭!

    “諸位,元靈大獵臨近,但是追殺江成與周夙這兩個小賊的兩位供奉與劉開山,卻是慘死,你們怎么看?

    若是這兩個小賊擁有了斬殺開魂境存在的戰力,那這元靈大獵?”成國公府議事大廳內,成國公裴霸一臉的擔憂。

    “國公,我敢肯定,兩位供奉與劉開山絕對不是江成與周夙斬殺的。那周夙的修為就算有所增強,也不過是噬靈境巔峰,而江成,不過是噬靈境后期的修為。

    以他們的修為,勉強戰勝劉開山也許有可能,但是斬殺另外兩位供奉,絕無可能!

    而且,你們看,兩位供奉死前的神情極為驚恐,斬殺他們的,肯定是另有其人,或者埋伏也有可能!”成國公府眾多高層前,洪大總管一口斷定。

    “周夙與江成這兩個賊子的修為,確實如洪忠所言。”成國公裴霸緩緩應了一聲。

    聽著眾人的議論,一名須發皆白的老者捧著三顆人頭仔細的察看了一番,才出聲道:“若果真如此,那國公不必擔心!

    要想同時斬殺胡、崔、二人,非得兩名以上的開魂境后期的存在,才有可能,想來,應該是鎮國公府的那幾位尾隨出手了。

    元靈大獵之事,國公倒是不必擔心!”

    聞言,成國公裴霸點了點頭,隨即猛地一拍桌幾怒喝道:“周家,哼,我要你們好看!”(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