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94章 自以為是
    “回丹尊大人,不足兩個時辰!”

    聽到步丹尊的喝問,一名丹師急忙回答了一句。

    隨著這名丹師的回答,方才看到江成從煉丹房走出還吃驚不已的眾人,好多就搖起了頭,有替江成婉惜者,也有可憐江成的,更有幸災樂禍的。

    以掌丹殿的權勢,要將一名靈武者貶成奴籍,也是很輕而易舉的事情。奴仆的生死可全在主人一念之間,由此可想而知,在他們眼中,江成成為鄔析的奴隸之后,會是何種下場?

    而他們之所以這樣認為,主要與他們的煉丹常識有關系。

    一般情況下,普通的像鄔析這樣的丹師,煉制一爐玄階下品的丹藥,就算是很熟手的丹藥,也需要一個半時辰左右。

    兩爐丹藥,最快也得三個時辰,而且這還是成功率百分之百的情況下。

    大多數丹師的成功率都在六成左右,算上失敗的時間,煉制兩爐丹藥,沒有四個時辰,那是絕無可能。

    這還是以煉制兩爐玄階下品丹藥所耗的時間,若是玄階中品的丹藥,那所耗時間就更多了。

    更何況,他們認為江成是用妖丹之火煉丹,而用妖丹之火煉丹的效率和穩定姓,比之他們這些用自身的火靈力煉丹的丹師,要差得更多。

    所以,他們給江成估計的成丹時間是五到六個時辰,幾乎一個白天。

    如今不足兩個時辰,江成就出來了,那結果不言而喻。

    也因為這個理論,就是此時的步丹尊,包括先前已經見過江成的酈老,眼中俱都流露出失望之色。

    步丹尊更是有些后悔,方才為什么要讓他們立下賭約呢?

    就算江成沒有煉出玄階下品的丹藥,就憑酈老拿來的黃階中品的小紫靈丹,十六歲的江成,也絕對是一位煉丹天才。

    一旁的鄔析卻是得意的笑了起來,雙手輕輕的揉搓著,他已經開始盤算如何折磨江成了。

    怎么著也得從掌紋殿的那些家伙手中弄來一些控制奴隸的小物件,然后天天的折磨他。

    靈武者都很耐艸的,可以先用鹽水鞭抽上一百鞭,再在馬棚吊上幾天,然后再讓去掏糞,那情景肯定美妙,當然,晚上也不能讓他休息......

    “酈老,你也來了。”

    見酈老在,江成先是問候過了酈老,才沖一臉遺憾的步丹尊道:“步丹尊,幸不辱命,這丹藥,你現在來驗?”

    聞言的步丹尊神情一楞,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你說什么?你再說一遍?”

    正盤算著如何折磨江成的鄔析,也猛地被江成的這句話給驚醒了,兩只耳朵猛地堅起來,楞楞的盯著江成,他本能的也以為,是他聽錯了。

    江成一邊將手中盛放著丹藥的兩個玉瓶遞向了步丹尊,一邊說道:“步丹尊,我已經按你的要求,將五靈入體丹跟復脈散煉制成功了,請你驗丹!”

    “成了?”聽清楚的步丹尊楞了一下,再次確認道:“都成了?”

    “都成了!”

    “這怎么可能?!才兩個時辰不到?”

    在江成重重點頭之后,不敢置信的話,猛地從步丹尊口中脫口而出,一旁的鄔析更是急眼了,“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丹尊大人,你快快驗丹!”

    步丹尊驚疑的打量了一眼江成,慢慢的起開了其中一個玉瓶蓋,玉瓶起開的剎那,藥香瞬地沖進了鼻腔,直沁入肺腑。

    急切之下,步丹尊又打開了盛放復脈散的玉瓶,那特有的熟悉的藥香,讓步丹尊的眼中,再次升起了驚濤駭浪。

    不是步丹尊大驚小怪,沒什么見識。

    而是震驚江成的速度!

    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就煉出兩爐玄階中品丹藥的這個速度,就是他這個丹尊,也做不到。

    就是玄階下品的丹藥,他這個丹尊,煉出兩爐,最快也得兩個時辰,若是玄階中品的丹藥,怕就得三個時辰。

    而江成,只用了兩個時辰不到。

    更要命的是,江成是初次來考核的,還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煉丹之火,用的更是最下乘的妖丹之火!

    震驚之余,步丹尊幾乎是用一種極其焦灼的速度,將兩個丹藥瓶內的丹藥盡數倒出,一團靈力升起,恰到好處的托住了這些丹藥,整個掌丹大殿內,立時充滿了藥香。

    “五靈入體丹成丹七顆,復脈散成丹八顆,八顆啊!”看著那些個流光溢彩藥香四溢的丹藥,步丹尊連托住這些丹藥的手掌都開始顫抖了。

    一爐出丹達到八顆,這幾乎是一場幾近完美的煉丹了。就連他這個步丹尊,平曰的出丹數也在六顆左右徘徊。

    若是煉制玄階中上品的丹藥,這出丹數恐怕還要降低一兩成。

    看到那流光溢出彩的十五顆丹藥的剎那,鄔析就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直接傻眼了。

    若是他們知道,江成一次出丹達到十顆,那還不得給嚇傻了?

    “不止出丹高達八顆,而且每一顆圓潤如玉,靈光剔透,丹藥品相中的上品,不,應該是極品。這種品相的丹藥,通常情況下,雜質更少,藥力更強!”

    手指顫抖著撥動著一粒粒的丹藥,步丹尊每撥動一粒,就贊嘆一聲,當察看完十五粒丹藥過后,步丹尊隨手將兩種丹藥各樣抓出三粒,分別彈向了他身旁的另一位神情震驚的老者跟酈老。

    “申丹尊,酈兄,我們開始這考核的最后一步,試丹!”說話完,步丹尊就盤膝坐地,先吞下了一粒五靈入體丹。

    確定一粒丹藥的好壞,除了品相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試丹了,外表華麗內里卻如毒藥的丹藥,也不是沒有。

    說話間,另外一位申丹尊與酈老,也同時服下了一粒五靈入體丹。

    看著這三人同時服下五靈入體丹,方才還自信滿滿的江成卻是有些惴惴,說實話,江成對他出品的這種速成丹藥的具體藥效,還真沒譜。

    單個靈藥凝化的丹藥,那個藥效江成可以保證,但這種,江成今天也是第一次搞出來,還真不知道藥效如何。

    但是,正在煉化藥力的步丹尊、申丹尊、酈老身上那越來越澎湃的靈力氣息,還有臉上越來越濃的笑容,都代表著一切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不過,步丹尊三人臉上升起的笑容,看在鄔析眼中,卻比看到了厲鬼還要恐怖。

    一刻鐘之后,步丹尊、早丹尊、酈老三人同時睜開眼睛,對視一笑,又服下了另一復脈散。

    雖然三人沒說什么,但那滿意的笑容,以及眼眸中壓抑不住的驚喜,卻讓掌丹大殿中關注這一切的所有丹師都看到了。

    這一刻,眾人看向江成的目光,已經不一樣了。

    當然,江成那顆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

    “好丹,好丹,老夫這半輩子了,這還是第二次吃到如此純凈毫無雜質的丹藥,小伙子,好樣的!”率先煉化完畢的申丹尊向江成豎起了大拇指。

    一旁懷著一絲僥幸緊張等著結果的鄔析聽到這句話,眼睛一黑,差點沒就此暈過去。

    “渾然天地,渾然天成啊!”起身的步丹尊,連連贊嘆。

    “申丹尊,慚愧啊,怕是你我出手,我無法煉制出如此品相的丹藥。”步丹尊贊嘆著說道。

    掌丹大殿內圍觀眾人的眼珠子,卻差點因為步丹尊的這句話而掉出來。

    因為換句話說,那江成這個十六歲的蠻子,豈不是比步丹尊還要強?

    聽到步丹尊這句話,鄔析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尖厲的大吼起來。

    “作弊,他肯定是作弊!如此極品的丹藥,連步丹尊跟申丹尊都無法煉制出來,他一個十六歲的蠻子如何能煉制出來?”

    自以為抓到了救命稻草的鄔析,有點像白癡一般的在掌丹大殿內叫囂起來。

    **********

    ps:今天凌晨就要上架了,那將是一本書的最終命運的大考。

    晚上十點鐘還會有最后一章公眾版送上,屆時還請兄弟們前來支持一下老豬!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