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無上真靈 > 《無上真靈》第147章 大澤遇險
    “什么,鎮夷將軍馬世忠被當街斬殺?”

    成國公府中,正在看軍部通報的成國公裴霸猛地站了起來,對著前來傳送軍部通報的小吏喝罵起來。

    “千軍面前,開魂境強者都要為之顫抖。以鎮夷將軍的身份與實力,就是一般的開魂境存在,也無法當街斬殺,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成國公裴霸的喝叱令那位傳送軍部通報的小吏渾身都顫抖起來,“回......回國公爺,小的只是來傳送通報的,其它一概不知。

    軍部值守約于一個時辰收到這份急訊,值守官就命我等立即將消息分送各府。”

    看著渾身都開始顫抖的小吏,成國公裴霸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憤怒有些過頭了,跟眼前這小吏發火,壓根沒什么用。

    而且,這份急訊,是用邊關與軍部緊急聯絡時的傳送陣急送過來的,那傳送陣,每啟動一次,既便是傳送信件,都要消耗上百下品元玉,端的是代價巨大,非十萬火急不會動用。

    知道這個中關鍵的成國公裴霸緩緩的坐了下來,輕輕的揮了揮手,揮退了那小吏,面色陡地變得沉重起來。

    鎮夷城鎮夷將軍馬世忠,是他一系人馬中的得力干將,每年,更是有著海量的利益輸送。

    那陰嵐大澤雖然是真正的蠻荒險地,但是出產豐富,但那里的蠻人又極度缺糧,有些時候,一車糧食,就能換來一車獸皮,一車糧食,就能換來一車靈藥。

    正是有了鎮夷城的額外收入,才讓他成國公府能夠富可敵國。

    而要想維持這種財富,鎮夷城的鎮夷將軍之位非常的重要。

    在最初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成國公裴霸幾乎以為是王廷開始向他發難了,但瞬地卻又否決了這個想法。

    因為十年一次的元靈大獵將至。

    就算王廷真的要對付他,也要等到十年一次的元靈大獵事畢之后,才會發難,現在,王廷應該專心致志的精心準備元靈大獵才是正事。

    王廷絕對不會選在這個時刻來激怒他。

    “來人吶,馬上給我聯絡身在鎮夷城的商隊,我要知道那里事件最詳細的經過。”

    下一刻,成國公的咆哮聲也響了起來,“給我傳商隊大總管,為什么軍部的通報都到了,商隊的消息還沒送過來?”

    同一時刻,鎮國公周正雄也看著這一軍部通報緊皺著眉頭,鎮夷將軍馬世忠一死,這朝堂上的風云,可就變得復雜起來。

    長公主洛離府中,一身素衣赤著雙腳的長公主洛離也皺眉看著手中的軍部通報:“兩名賊人當街斬殺馬世忠?

    這會是何人所為?

    要想于千軍之中斬殺馬世忠,可必是開魂境的存在才能辦得到啊.......”

    .......

    碧元王城中各方勢力正因為鎮夷將軍馬世忠之死而頭痛異常的時候,周夙也望著霧氣彌漫,能見度不過兩三百米的陰嵐大澤頭痛不已。

    乾坤戒中光芒一閃,周夙再次取出一襲內赤外墨的披風換下了背部已經滿是爛泥的舊披風。

    這已經是江成與周夙踏入陰嵐大澤之后,周夙換下的第六件披風了。

    江成好奇,周夙的乾坤戒內,到底裝了多少套衣服。

    “怎么,后悔來陰嵐大澤了吧?”

    看著周夙緊繃的容顏,江成一邊探路前行,一邊與周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沒有進入真正連綿不絕大澤的人,是無法想像到這種大澤的恐怖的。

    哪怕就是依稀看著有幾分路影的道路上,你若是一不小心,一腳踏上去,也許就是一處沼澤。

    若換作是普通人,這一腳踏進去,丟掉的就是命。

    也就是靈武者,才能在這陰嵐大澤中前行,但也受限頗多,像周夙這位有潔癖的美女付出的,就是一身又一身的衣服。

    聽到江成發問,緊走了幾步之后,周夙輕盈的躍過一片泥濘,才堅定的說道:“沒有。我哥哥當年能夠在這片土地上鏖戰兩年,我怎么可能連走都不能走呢?”

    江成對周夙的哥哥很好奇,但是看周夙那緊繃的俏臉,也不好多問,只是專心致志的引路。

    這陰嵐大澤與山林有幾分相像,加上來時,江成特意找人惡補了一番陰嵐大澤的情況,再加上江成獵人的直覺,江成總是能夠避開一些潛在的危險。

    “哎,小心!”

    在周夙一腳踏空,眼看著就要落入一片沼澤的時候,江成驟地飛身而起,在周夙的肩膀上輕輕一帶,

    借著江成的力量,周夙周身青光繚繞,也飛掠起來,避過了落入沼澤之險。

    重新落地之后,周夙看著獸皮靴上與新換的披風上的污泥皺眉不已。

    尤其是這沼澤中的污泥,散發著陣陣臭味,令周夙頗難以忍受。

    眼看著周夙又要重新換一件裹身的披風,江成卻是連忙阻止起了周夙,“阿夙,你這樣的披風,你帶了多少件?”

    周夙一楞,不知道江成這么問是什么意思,“不多,侍女給我收拾的,路上每天換一件,應該是三十多件吧,怎么?”

    “我們如今才進入這陰嵐大澤不過一天又兩個時辰,你已經換了六件披風了。而我們在陰嵐大澤的來回行程,就算是一切順利,最快也要半個月,你自己算算吧。”

    聞言,周夙一呆,然后默默的將剛剛取出來的新披風扔給了乾坤戒,皺起了那高挺的瓊鼻。

    呼!

    突地,大風從遠入急掠而過,帶來一絲涼爽的時候,也瞬地吹散了彌漫前方的濃霧,讓前方的景色突地變得清晰起來。

    這種大風吹散濃霧的感覺,讓人的眼前陡地一亮,一瞬間,似乎連心也寬敞了幾分。

    不過,沒等江成跟周夙高興起來,大片大片的烏云急速蓋了過來,沒幾息,黃豆大小的雨點夾雜著大風瘋狂的肆虐起來。

    在這沼澤上,就是想避雨也沒地方避雨,好在江成跟周夙都提前準備了雨衣,穿上雨衣,兩人的手默默的牽在一起,深一腳淺一腳的在這陰嵐大澤中前行。

    大澤中的天氣就是這樣,說變就變,大雨說來就來。

    而大雨的到來,也讓在大澤中趕路這種事情變得極度危險。

    雨水瞬地漫過了所有的地面,淹沒了商隊走出來的道路,一眼看去,眼前盡是水草地與沼澤。

    這種情況下,只有兩人緊緊牽手,才能避免這當中的危險。

    雨中無語,默默前行,只有緊牽著雙手,一個手心熾勢,一個手心冰涼微勢,夾雜著一絲不知是緊張的汗水還是雨水。

    大澤上的暴雨,來得快,也去得快,在狂風的呼嘯聲中,頭上那片黑云一會就遠離了江成與周夙的頭頂。

    雨后的大澤,格外的清新,似乎那些污泥的爛臭味都被趕走了,讓很不適應的周夙,立時變得開心起來。

    突地,江成與周夙的目光,同時落到了十余米外的一處水洼中一葉碩大的綠葉紅花上。

    拳頭大小的喇叭口綠葉,跟荷葉有幾分相似,喇叭口正中,一根嫩莖高高的撐起一朵怒放的鮮花,在這滿是爛泥的沼澤,分外的惹眼。

    “江成,你快看,那花兒好鮮艷,好漂亮。”

    欣喜間,喜笑顏開的周夙松開了江成的手,周身風系靈力繚繞間,身形閃動,就向著那那朵怒放的鮮花采去。

    看身身形急掠而出的周夙,江成先是一驚,手下意識的一拉,卻是拉了個空,周夙的身形已經如鳥兒般的飛了出去。

    江成的臉色不由得大變,“阿夙,小心,那花兒有古怪!”

    方圓百米之內,就長著那一朵綠葉紅花,再連根草都看不見,江成直覺的不好。

    身形已經掠出去的周夙卻不這樣認為。

    因為她的靈力是變異靈力風靈力,所以輕身功夫妙到了極點,事先有準備的情況下,甚至可以用靈力短暫的御風滑翔近百米遠。

    如今一掠間,周夙很有把握,以她的身法,可以輕輕的摘下那朵花之后,腳尖在水面輕輕一點,就可以借勢重新盤旋回轉到江成身邊。

    這一點,她很有自信。

    所以,在江成警告她的時候,周夙甚至回頭沖著江成咯咯笑了起來,“江成,你也太小心了吧?看我怎么摘這朵花。”

    說話間,周夙還調戲了江成一句,“可惜,你不是美女,要不然,我摘了這朵花送給你,說不定就能俘獲你的芳心。”

    聞言,江成心中一動,正欲借著周夙的話,開個玩笑的瞬間,臉色突地大變。

    “阿夙,快看那朵花,小心,快轉身。”

    江成狂吼起來。

    狂吼的剎那,江成的身形已經電射出去。

    江成的狂吼,將正在言笑的周夙嚇了一大跳,猛地轉頭間,神情就變得無比驚恐起來。

    她要采摘的那朵極其惹眼的鮮花,突地仿佛充氣一般,猛地暴漲,也變得無比獰猙起來。

    方才那鮮艷誘人的花骨朵,瞬地暴漲到了人頭大小,中間的花芯,突地變身成了擇而噬的牙齒。

    下方已經變誠仁臂粗細的花莖,猛地一伸縮,那人頭大小的花骨朵,就像是惡魔一般,猛地張大了嘴巴,一口花花綠綠腥臭無比的毒液就向著周夙迎面噴來。

    鼻間嗅到那腥臭氣味,周夙意識到那花骨朵噴出的花花綠綠的液體是什么的時候,而且還是正向著她的臉噴過來的時候,突地驚悚無比的尖叫起來。(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