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兩朵花 > 《兩朵花》第六章 神打
    太陽枕著東方的山頭,臉色紅潤。多勞坐在土埂的草棚下,草棚下有了一塊他和柳枝的兩位父親抬來的一塊三尺來長一尺來寬的石板,雖說不很規矩,但基本是個長方形。兩端都墊了幾塊窯磚,就也能和公園里的那些石凳稱兄道弟了。特別是清晨,接觸石板,感覺有一種滲進了骨子里的清涼味。草棚的周圍進行了小范圍的開辟,兩株桂花樹,不但對它作了一般防御姓的保護,還對它進行了精心的修剪。這里成了他們兩家的風景開發區。開學以來,多勞和柳枝每天早晨尋過豬草吃過飯就在這里集合,并且同憩一會兒。多勞的背脊骨有時在這里擺直,兩腿彎曲,仰天一刻,然后懶懶地起來。

    今天柳枝怎么還沒來呢?下去看看吧。

    柳枝蹲在房中的地上,她面前一字排著七個紅薯,多勞來了,她沒看他一眼,也一聲不吱,小小的臉蛋上,愁容疊著愁容,她伸出蔥根樣的食指,像和尚敲木魚似的一啄一啄地又數了一遍,眼睫毛撲閃撲閃。

    多勞蹲在了地上,然后跪下來,跪在了她的身旁,這時如果柳枝是一棵樹,那多勞就像彎在樹上的一根藤,他側著的臉與她的臉只有幾寸遠,他望望她的臉,又望望紅薯,再望望她的臉,又再望望紅薯,奇怪,真奇怪!

    沖里的旱土多,種的紅薯也就多。不過水田少,所以紅薯要當口糧。要當口糧是一回事,可是這么蹲著數了一遍又一遍,哭起來是怎么回事?

    柳枝的眼淚一滴一滴的滴了下來,他終于告訴了多勞:譚新先是在課桌和凳子上各劃了一條橫線,她坐的地方和寫字的地方很少。后來他把橫線抹掉,不過每天要帶一只生紅薯給他吃。他說上幾屆的女同學都是這么尊敬他的,如果她們向外人講,他就要把誰打死!如今,她的大腿就已經被他掐了幾次,人都痛死了。他說他知道她住在沖里,沖里人有紅薯,所以他要和她坐一條凳,上幾屆的女同學也是住在沖里的。

    家里的糧食本來就不夠,紅薯要當飯的,她背著爸爸媽媽把紅薯偷出去,現在只剩七個了,爸爸媽媽遲早會發現,她還想到,這七個紅薯他吃完以后,就沒有了,她總總會被他打死的!

    多勞聽了以后,真個目瞪口呆了。柳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時不知所措,呆了。許久,多勞醒過來,他決定去告訴老師,那個長頭發老師。又許久,多勞推翻了這個想法,就算學校把譚新開除了,他家的地方我們天天要路過,說不定哪一天真會被他打死,他的力氣很大。多勞最后決定,他到自己家里去偷一些紅薯過來,補上一些,今天還給譚新帶一個紅薯去,不過帶個小一點的。他要想個什么辦法來對付他。現在兩人的爸爸媽媽都到生產隊里出早工去了,得趕快上學去,等到他們回來了,會罵人的。

    多勞和柳枝一路走得很慢,多勞學習不認真,干這等事他是很認真的,別看他還只有六歲,卻是低著頭邁著方步在走路,像一個臨危不懼的將軍,在全盤設計著他的戰略計劃。

    多勞和柳枝今天遲到了。

    上課,老師在上面說了些什么,他一句也沒聽進去,下課了,老師走了,他也不知道,擠鍋巴的運動熱火朝天,他也似乎沒看見,他想的是譚新有的是力氣,不能和他硬來又只能和他硬來,怎么樣和他硬來呢?有了。

    第三節課下課了,是午間休息,多勞手搭在祖存的肩膀上,走向艸場去。多勞神秘兮兮地對祖存說:“你知道嗎,我爸爸有‘神打’”

    鄉下的孩子都聽說過神打,不過很抽象,誰也沒見過,所以更神秘,更害怕,比天上的雷公還要令人害怕。祖存一聽多勞說他父親有神打,頃刻對他也敬畏三分。這時多勞又對祖存說:“我跟我爸爸也學了!”

    祖存一聽說多勞也跟他爸爸學了神打,對他的敬畏馬上升級了。多勞又對他說:“我把我家那只專門偷東西吃而又不捉老鼠的貓用神打把它打死了,我剛一神打了它,它就病了,兩天后它就死了!”

    祖存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了,他馬上離他遠一點,多勞在他眼前變成了魔王,對他害怕起來。

    “我把那只貓埋在后面的山里,你去看看嗎?”多勞說完望著祖存,一種很希望他去看看的表情。

    “我不去,我不去看。”祖存打了個寒顫。

    “今后你家的貓也好,哪個欺侮你的人也好,要打死的,我幫你用神打去打死就是,只打病他也可以,不過你不要說是我打死的。”

    “嗯……嗯……”祖存開始離開他,走著橫步離開他的。

    第二天午間休息,多勞走到李四清的座位旁,想邀他出去玩玩,不料四清卻用怯怯的眼光望著他,頭偏向另外一邊,意思是要盡量與他隔得遠一點,多勞剛剛說“四清,出去玩玩嗎”?四清就對他尊重而畏懼的一笑:“我不去,我不去!”而且從座位上起身,從那邊的過道上溜走了。

    多勞討了個沒趣,索然無味,見熱火朝天的擠鍋巴堆里沒有譚新,不禁想去殺一場解解悶,卻又不料剛走過去,就有人開始讓開他,他傾斜著身子往隊伍尾部一擠,可是不知為什么前面的人墻沒有上次那樣結實,松松垮垮的,不一會,隊伍漸漸的散了。

    多勞突然意識到,祖存把他的話撒出去了,他高興了起來。

    下午,放學回家的路上。譚新高頭大馬,理所當然走在前面,這也是他幾年來放學路上的習慣,隨著每年他的同班同學一年更比一年矮,他越來越驕傲,看不起這些小的們。多勞和祖存緊隨其后,后面還有幾個“小的們”跟在后面。譚新的家是在多勞他們上學途中的中點處。

    幾個人走到了一口池塘的堤上,多勞突然在譚新的后面雙腳猛力一蹬,像寺院里幾個和尚抱著去撞那口大鐘的木頭一樣,頭在前,腳在后地射出去,不偏不倚,他的肩膀正好頂在譚新的大腿上,譚新雖有鋼筋水泥柱般的身軀,但是高樓大廈也怕飛機的一撞,在他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這一突然的襲擊使他轟然倒地,倒在塘堤的陡坡上,像一段木頭,插向下面的田里。

    多勞這像箭的一射,雖把譚新撞了下去,但自己也落在堤面與陡坡的棱上,險些兒也跟著譚新滾了下去。他覺得他的額頭磕著了一個什么東西,也顧不得,對著塘堤下喊:“只要你下次還問錢柳枝要紅薯,我就要了你!”

    這其實是多勞早已勘察好的地方,下面是一個泥沼,譚新的頭部是先于他的軀干接觸泥巴的,插進泥巴里,直到他的寬闊的肩膀在上面橫住,才阻止繼續深入。當他把腦殼抽了出來后,他的腦殼差不多大了一倍。站在塘堤上的同學,先是一驚,接著是一嚇,接著是大笑,接著啼笑皆非。譚新摸著爬上塘堤,跳進水里,周圍一大片水都被洗得渾了,清洗工作還沒有徹底,他卻從水里爬了上來,也不打算去撿掛在一叢柴上的書包,要去追早已走了的多勞。

    祖存知道他要去干什么了,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馬上躥到譚新跟前,確實很關心和擔心的對譚新說:“譚新,你不能去找李多勞了,他有神打,你不記得我告訴你的他那后面山上的那只貓嗎!?”

    譚新這時才猛然想起這回事,懵了,還不知道多勞是不是已經神打了他,他真還有點急了。昨天午間休息的時候,他有一陣很不舒服,那個時候李多勞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躲在哪個地方對著自己神打!當然也許李多勞還只是在準備神打他,他焦急地問祖存:“剛才李多勞說了什么沒有?我的腦殼被泥巴封住的那一陣。”

    “說了!他是這樣說的:‘你下次再問錢柳枝要紅薯,他就要了你’!”祖存一邊對譚新說,一邊自己也打了兩個尿顫顫,“你快莫問錢柳枝要紅薯了,‘要了你’就是你再問錢柳枝要紅薯他就要用神打打死你!”

    譚新就算真是一截水泥墩,在上面潑上一碗水,也還是能吸進去,多勞的的話他還是領會了,如果再問錢柳枝要紅薯,他會神打他的。他的下腭向上腭合了幾下,品嘗著兩排牙齒間的細細的沙子的味道,突然感覺到身上好幾處地方在痛了。

    第二天,譚新一見到錢柳枝就說:“班長,紅薯我不要了,我不喜歡吃紅薯。”上課的時候,他不時輕聲對她說:“班長,你坐到中間些,坐到中間些。”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