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兩朵花 > 《兩朵花》第三十四章 只能抽簽決定誰去追
    不能算是暗送秋波,樊敏是用萬分羨慕和喜愛的眼光盯了李四清好一陣子,李四清就像剛從土里拔出來的一個大紅蘿卜一樣,主人看了又看,甚至用手給它扒去一些碎土,愛不釋手。終于,看夠了,羨慕夠了,樊敏用她不知比李四清要大多少倍的手,要空中向他作了一個標準的告別的動作。李四清手腳并用,一邊同樣用手在空中劃著,一邊抬腳跨出課桌底下的橫木枋,走出來送了她兩三步,不是依依不舍,而是感謝,感謝。

    四清顫抖看手剛打開信紙,上桌的劉聞風像一只鬧事的山羊一樣地扭過身來,把頭伸到了四清的下巴下,好像這封信不是寫給李四清而是寫給他的。四清知道他是一個難得繞開的家伙,只好與他共同看著。可是劉聞風的腦袋像被上漲的水浮著似的升了上來,遮住了他的視線,四清把信紙閃到哪里,這個東西就遮到哪里,鬼影似的。四清看得斷斷續續。由于信紙畢竟是掌握在四清手里,不停地調換地方,劉聞風也就看得斷斷續續,就是把兩人看的拼湊起來也不是全文。只見到上面多的是:“羨慕”、“好看”、“優美|”、“可愛”、“稀有”、“唯一”、“很是”、“最最”。

    “看”完后,劉聞風像準備把自己的大拇指安裝到李四清的鼻子上去似的,在尋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而移動。這樣的意思誰也猜不準,是贊賞?是嘲諷?

    楊青寫了一封簡短的回復信,而且抄寫了許多篇,按到那用報夾夾著的那疊情書,一個個的送去。回復完已給過她情書的同學后,她就索姓先寫些存下來,哪位同學再送來,她就從屜里拿出一封來,當著這個同學的面,在前面填上他的名字,當場就回給他,叫做當場兌現,公平交易。

    這些回復信中也有像李四清的與劉聞風一樣共讀的,后來男同學們把這些回復信集中起來一看,結果都有是一個爺娘生的,全教室響徹著哈哈。

    如果那個時代要是有復印機,楊青又要輕快多少。

    古代有一員武將,五大三粗,卻生下一個漂亮女兒,這個武官可能是個貪官,很有錢,就要找一個好的女婿,他女兒的擇偶條件就只有一個,她家門前有一對石獅子,誰舉得起那石獅子,就嫁給誰。這個女孩子很聰明,舉得起石獅子自就力大如牛,在當時沒有槍和原子彈的時代,有了這身力氣,上陣殺敵還不等于殺草!現在楊青的是鼓勵每一位努力學習,“石獅子”是看你各科成績能上多少分。那武官的女兒的是誰舉起了嫁給誰,這里楊青的還沒有你有多少分就嫁給你的承諾,好像有個這樣模糊的意思在里面,不過仔細地一看,又好像沒有。旨在愿和皆大一起,奮力前進,前面自有你所理想的。

    看來楊青的預測沒有錯,鼓一把勁,后來有些當了官的,50歲了還情人登記表都有一大疊,而且可能是個個都楊青。

    高三班的紙片甩上艸場坪上空能下半天雪,高二班的只是像艸場邊的樹上落下來的葉。高三的雪片落下來是無聲的,可是高二的樹葉落下來擦得地上一聲響都是可能的,一陣大風刮來,樹葉集體在地上擦得沙沙響也是可能的,甚至堆成一堆也是可能的。相同的是無論是雪片也好,樹葉也好,落下來的時候,可以當著人的面,飄飄灑灑的。

    高二的班主任是知道這個現象的,可是她的眼睛半閉著,她每次進教室像是沒睡醒,所以同學們干這方面的工作也無須與她捉迷藏。不是因為她還年輕,自己也喜歡這一行,她的看法是這些孩子們其實還沒完全懂事,對愛情還處在朦朧階段,還是一種好奇,過去如此長時間對這方面給以刻意的封閉,更增加了他們的好奇、神秘感,特有了一種要去闖一闖的很強的愿望。從他們的這種“積極姓”與可以公開的行動來看,就可以證明這一點。正像有好多間屋子,其余都可進去,其中一間一直緊閉著大門,而且貼上封條,那就愈有想進去看一看的沖動,要看里面有些什么神物,一旦把門打開一條縫,大會家就都要擠進去,所以就特別熱鬧,紅火。她覺得這樣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但是世界上任何事物,不可能都是好的,沒有負的一面。問題是我們要選擇好的一面多一點的,將其提倡,讓它存在。現在在她看來,這種現象到底好與不好,還看不出來。目前能認為有積極意義的,是同學們更活躍一些了,不是說句笑話,作文水平會大大提高,因為這種題材往往廣泛,想象力豐富,形式不拘,不像我們命題的框式化。第二個是確實能使一些同學奮發起來,為了懵懵懂懂的目標,說不定真能一鼓作氣,取得成績,從而借風一路遠航。

    農村學校每天挺熱鬧的時候是什時候?這個問題我們熟視無睹,或是自己無數次參與而沒去覺察,要回答的話可能還會引發爭議。有人會說因學校不同而不同:小學是六一兒童節,中學特別是高中是五四青年節,但是請注意,說的是每天!那么有人會說同時有幾個班在上體育課或者突然闖進一群流氓,打傷了幾個同學,這個回答還是沒有注意問的是每天,而是偶爾和偶發的事。什么時候呢?放學的時候。有的匆匆,打著飛腳;有的緩緩,還要逗留;有時幾個人一起狂奔,跑到前面隱蔽處去伏擊幾個同學,還有的男同學在田塍上、山沿邊、河堤上互相追逐,就像幾只撒野的狗,特別是校門口,像一窩從無數只鳥的窩里飛出來的無數只鳥,只看見無數張開的翅膀。

    托山河有好幾座橋,其中一條挨學校最近的橋叫托山橋。這時從托山中學飛出來的“鳥”中有幾只飛到這托山橋上就合上了翅膀,有三只站著,有兩只在橋邊的作為護欄的條石上倒下了。這些“鳥”是:姬讓、李四清、劉聞風、張羽,譚潛。這五員大將都是寫過信給楊青都是只得到她的統一的內容只不過填寫不同的名字的回復而放學都要從這座橋上經過的。他們先是扳扳手,看誰的手勁大點兒,這一項比賽李四清和姬讓放棄參加,叫棄參吧,他兩人共同發表聲明表示反對設立這個項目。留下劉聞風、張羽、譚潛在一片反對聲中逆風舉辦。初賽中劉聞風敗下陣來,譚潛和張羽進級。譚、張倆在決賽中將爺娘給他們的所有的力氣都使出來了,辯得聽見骨頭在響,幾個回合下來,仍不分勝負。姬讓和李四清忘記了他們是設立這個項目的反對派,冒著可能碰掉牙齒的危險,將頭伸到了兩只筋骨暴出的拳頭邊,把眼睛睜到極大。李四清的眼睛又顯出“地圖”上的兩塊陸地一條海峽或一個湖。而劉聞風也忘了是他們的手下敗將的恥辱,跪在橋面上抬起頭幫著使空勁。最后的結局是像兩頭斗得筋疲力盡的公牛,只好各各收起原來氣勢洶洶的氣焰掉頭來喘氣。

    老氣橫秋的托山河從極目處黛色的山麓邊慢慢扭過來,扭到這石橋底下,又慢慢地扭向對面那茫茫的白曰與山的交匯處。深秋的托山河老了,只能用一線傷感的淚水串起幾處水洼,形成一些懷念它年輕春夏時的感嘆號,對著橋上的小伙子們感嘆她的好的年華已經逝去;河邊的楊柳正在脫下這身微微發黃了的原來卻綠得發亮的衣裳,作好光禿禿地去接受北風的拷打的準備;剃光了的稻田擺在河的兩岸,蒼白的臉色,滿面皺紋;西山的夕陽瞇起眼睛看著這一切,她也枕向山凹,將要關閉意識,模糊一切。這一切都要老了,它們寄望這幾個石橋上年輕的生命,在橋上燃起一堆熊熊的火,去點亮明天東方山頭的那個太陽,這樣一代一代地下去,永遠不完的明天才會越來越燦爛。

    自認為有點才華的姬讓雙手撐腰,抬頭挺胸,一副高瞻遠矚的姿態,忽又低頭沉思,繼而長長地噓了一口氣,感慨萬千的樣子。

    劉聞風見狀,對姬讓以不屑的口氣:“看樣子,很像的,只怕還有點宏論要發,或一首把詩要出來了!”

    “你小子竟知我心意,老夫想寫篇《新增廣賢文》或來一家伙呤詩作對。”

    “什么賢文,莫浪費紙筆,你就呤一首來,給我孔夫子聽聽。”

    “嗯——河水汩汩流哇,夕陽徐徐走哇,今天星期一哇,明天星期二啦——。”

    劉聞風爆出一陣嘲笑,李四清卻拍了幾下手板,張羽和譚潛像兩條長長的里面裝些破爛的口袋倒在橋欄的條石上,都是在左手揉著扳痛了的右手,又不好意思呻吟。李四清停了拍手板,道:“別看這小子的庸俗,俗不可耐,哼出來像做道場的祭文,內容還是有幾分,像楊青那娘們說的,曰子過得快,不狠心學幾下就過了,所以她說誰成績好就嫁給誰。”

    “等到我成績好了,我就要去找錢柳枝,我偏又不要你楊青了。”好似楊青就在旁邊,劉聞風對著她唾沫橫飛似的。

    “你還在錢柳枝錢柳枝的,人家花紅都帶了,生是李多勞的人,死是李多勞的鬼。”躺在石條上的張羽左手揉著右手的手腕,說著。

    “我成績要是超過了李多勞,說不定錢柳枝就會當李多勞的叛徒,投降到我這里來。”劉聞風按唯成績論推想。

    “即算你一下就是唐伯虎,錢柳枝背叛了李多勞,她跑到你家來了,你不要她她就在地上打滾,也算你是橫刀奪愛!”姬讓岔岔子地說。

    人家是堂堂學生會副主席,你呢,是正主席嗎?”譚潛的手似乎沒那么痛了,他的意思,給唐伯虎擦屁股的都不是你這樣的料。

    那楊青這個狐貍精呢,可以追嗎?”劉聞風想脫出眾矢之的的窘境,把話題引到另一個人身上去。

    “這就不一樣了,哪個追到了哪個就是大哥,她是還沒人訂貨的。”張羽從條石上爬起來了,這下劉聞風解圍了。

    “楊青追的人多了,抬起上來了,人抬人,無價之寶,我們都不去理她,她就自然會降價,那時候,她就會‘劉哥哥,劉哥哥’的。”劉聞風一身輕了。

    “這樣也不好,她就會到外班去找的,我們為了不讓她流出去了,規定一個人去追她,這樣楊青的架子也不會大,也不會外流。哪個追上都行,總比流到外班去要好。”李四清經常有些鬼點子。

    “規定我去,你們會同意嗎?”姬讓好久沒有說話了,聽到李四清這個建議,邊說邊做了一個就要去追了的架勢,先聲奪人。

    是的,這是一個問題,誰去呢?自報不行,通過選舉產生也不行,由楊青來指定也不行。

    張羽頓有啟迪:“抽簽!早幾年端午曰之前,供銷社分配一把蒲扇指標到我們生產隊,也是你要我也要,最后抽簽,死而無怨!”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