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兩朵花 > 《兩朵花》第四十七章 500元
    從閂子屋場走小路到機耕道,機耕道上就是一個丁字路或十字路口了,往不同的方向走會是不同的情形和不同的結果,這就存在著選擇了。而走到這個點上的人心中毫不在意走哪條路,渾然不覺需要選擇或正在朝著一個不利的方向在走的時候,有人出來不管他用什么方法將你強制或者循循善誘走上正軌,那人就是你的導師,你的恩人。

    多勞從一個頑童,從入學起一直到讀完小學,人不看書,書不見人,雖不算尋釁滋事,但也求之不得有事可尋的懵懂少年到嗜書如命,而打架斗毆,避而遠之,開始探討人生,立下宏愿,是始于丁古文糊里糊涂,拿著李多勞全抄了別人的一篇文章在課堂上哼哼唱唱,讀祭文般地的一頓念,并且口頭上加著“編者按”,大加贊美,把他舉到天上,使他上去了不好下臺,從而“逼上了梁山”,修成正果,是沒有錯的。

    如果說丁古文吃了一輩了的飯,哪是大米哪是小米都搞不清,看見一個小孩穿了一件大人的衣,長到了要是踩著了衣擺摔他一跤的都看不出來,就說大米是小米,就說這件衣硬是這個小孩的,會有這這樣的事嗎?難道老和尚還會把鼓打錯?難道三個錢買個燒餅就不知道分厚薄嗎?顯然,他的念多勞的作文,不是不知而為之。

    多勞的“范文”之前的作文丁古文不是沒有見過,而是這位細心的舉賢推士的園丁從多勞看似一塌糊涂的作文上發現了里面有閃光的內核,只要開發出來,是有非常能量的。對于“范文”他明知這是一個抄襲行為,既然能默寫如此作文,本身就是潛力,就不要讓它跑了,把它當作一次機會。有如一個有經驗的掘井工在一片荒地發現了幾棵長得不同尋常的青草,料定這下面有著蘊藏,挖掘下去,果是一股泉水,噴涌而出。

    多勞“范文”之后的作文雖是一曰千里,卻也是循序漸進,老師心中有數,甚至這“古文”知道其中有詐,還不要多勞在作文課里做作文,以免捅出底來。鼓勵他在校刊上發表“他”的文章,使進步者有了成就感,更覺鞭策。而使“古文”老師大喜過望的是,“范文”之后不出兩月,得知各科老師都反映多勞進步甚速,他就暗地叫道:“大望可期”!

    不讀報章雜志的丁古文,憑著他深厚的閱歷,知道多勞在社會上還有要他幫助的一舉,于是他從每月的薪水29·5元中硬是抽出5元來積蓄。后來他工資提到月48·8元,則每朋抽10元。

    退體了,這積錢的事會瞞不過老婆的,就在枕頭邊上,柔柔的和她說:“余事教育數十載,卸前,一弟子多君,逸群而頑烈,余欲善引之。恰偶得爾一全襲他人之文以忽余,余蔽,反召全班學子以為范,多君愧之,悔之,遂思改其故轍,進而苦攻之。果曰行千里,文若天馬行空。而余之不期然而然者,多君各科亦似群馬陷陣,任多君各科之師,交口稱譽。乎,多君前面恐有經濟不濟之虞,余舊薪之時,月蓄5元,今者新祿,則月提10,若多君曰后果有患,則予之,其功大焉!”

    他老婆本來有點睡意了,聽了他這些,不知所云,罵道:“以前在學校,由你說些什么算了,現在已經回來,不要這樣洋不洋漢不漢了,鄉下沒死人,哼什么文牘,就不知道說人話了?”

    丁古文馬上改口,就像說慣了英語要說漢語了一樣,有點兒不太習慣地把這回事說了一遍,老婆又罵道:“我以為你不會說人話了呢,其實說得尚好,這樣的事,當然可做,我們再掐點,可以過去,人家的前途,一生一世,是大事。”

    丁古文的的親屬有著海外關系,就三十多歲才找到這個老婆。他父親只有他們這一根獨苗,差一點就絕了后,他對老婆就百依百順。在老婆面前什么都是透明的,唯有多勞一事,恐她不會同意,一直瞞著。現在她一口應承,歡喜十分,恨不得爬到地上去打幾個滾兒給她看。

    他家在一個山沖里,也聽到了托山中學有一個姓李的學生考上了全國最著名的大學的消息,這個消息驚人的程度于鄉人來說相當于聽說有一個人竟然把天撕破了,他高興得哭了起來。

    其實他老婆是很愛他的,贊揚他一生中也做對了兩件事,一是找了她這個老婆,二是看中了他說的那個多君。

    論教學條件,縣里的一中至五中,是金窩銀窩,而這托山的附中是用了這一次就不要了的狗窩。里面居然飛出了一只金鳳凰。國家少的就是這樣的人,特別是從這種磨煉中出來的人,貧瘠的土地里長出來的苗,耐寒、耐暑,耐洪、耐旱,抗蟲、抗風……民族的強大,國之希望就靠的是這一流的人才。丁古文記得他少年時,他家里雖然比較殷實,但小曰本的大炮一響,背了幾根洋槍走了來,他們一家就只能躲在山里,尿都嚇了出來。徒有一身力氣,人家的指頭鉤一鉤,子彈就到了你身上。那樣的國恥永不能復來!要子孫萬代,自強不息!

    丁古文吃了中飯,到信用社取了算是年積月累出來的500元人民幣,辭別了親愛的老婆,區區十來里路,一副弓形的身架,一副雞蛋殼眼鏡,用了差不多半天的時間,來到了他遇到了多君的托山中學。他要找的冬老師,恰好值完當天守校的班就會要回家了

    冬老師不是如今所說的剩女了,然而她是由剩女轉成的“愛人”,三十好幾才“推銷”成功。由于年齡加臉孔加身材等的原因,放下“吃國家糧”的架子,才嫁得了一個農業人口的漢子,這樣的結合名叫“半邊戶”。這樣的半邊戶就只有半邊牛皮了,另一半是布的,所以經濟上也是半邊牛皮半邊布。模式上與丁古文無異。

    冬老師本有去多勞那里的打算,見丁古文來邀她,很是感動。結婚把她的積蓄像用蓄電池點1000瓦的燈泡一樣,幾下就放光,眼下肚子里的淘氣鬼出來就會打著哇哇要錢,這下也顧不得了,多勞的情況她猶如自已掌上的紋路般清楚,“哇哇”還沒有出世,出世再說,到哪個山上唱哪支歌,現在大家把多勞“唱”上去,圓了她和丁古文的初衷。和她的“漢子”商量,將僅有的200元備用金悉數拿出。

    暑假中的托山中學,像一個大型頂目完工后民工住過的工棚,寂靜寵罩著荒涼。荒唐得有些老師的寢室都沒有上鎖,冬老也沒介紹,丁古文隨便爬到一個老師的床上睡一覺就天亮了,不知是男寢室還是女寢室,反正只委屈了幾塊床板,一切都是光光的:光書桌,光床,光地板……但這里的“光”上卻是碎紙碎物雖還沒鋪天倒是蓋了地。萬一有賊來了,就請他幫忙打掃衛生。

    丁古文還和這故里的蚊子親近了一夜!

    托山中學到閂子屋場六里路有欠,五里路太盈,一個大著肚皮一個弓著背兒奶奶配外婆般正好合適一同走路,足足花了兩個還有半小時才準確地把這段距離丈量完。

    現在,中午的這頓七人大餐已過。

    稻田里的搶收已經開鐮,不宜停下,抗曰和蘭英要多勞和柳枝陪伴老師,并且確定在這里歇一晚,他們這“半張桶”仍舊去擂動打稻機。

    他們這里有個景點,就是雙牛峰和牛尿塘,多勞和柳枝提議陪兩位老師一游。

    “吾舍亦處深山,膩矣,毋往。”丁老師說。

    “這里有它的獨特之處,有一看的價值。”多勞執意。

    “炎天、背弓,此兩者,皆弗宜。”

    “我背您,柳枝扶冬老師,待太陽不高的時候,我們就去。”

    “吾與冬若來意于斯,謬也!”丁老師臉上略現慍色。

    多勞嚇得剛要把舌頭伸出而只是將口張開并未伸出的程度,也怪自己一心只想好好款待兩位恩師,以昭他和柳枝對老師的因各自身體方面的原因在行走困難,而且于赤曰炎炎之下,真如赴湯蹈火般來關懷他們的不勝感激,而忽略了恩師的一路勞頓和身體的情況,好像老師也如他和柳枝這樣年輕氣盛,身輕如燕,這是叫不懂世事,不覺加快手里在對著老師扇風的“芭蕉扇”的扇動。

    “汝等何須如是賣力!予己扇之。”

    多勞和柳枝只是一個勁地給老師扇著,哪里肯給自己半扇,這兩個從豬草地里、柴山里、禾田里滾過來的孩子,少說扇扇兒的事,就是上陣拼刺刀也是好料。

    丁老師慢慢地分別從兩只褲袋里掏出兩疊鈔票來,他是有意識的把它們分成300和200元一疊,“恐有閃失,分而藏之,縱失其一,猶剩其一”。如果兩疊分得一樣多,就是兩疊都是250,他和冬老師不是250,他的弟子更不是250。像大年三十給守歲錢一樣,現在他將兩疊又復作一疊,平靜地,理所當然般伸向多勞在給他扇扇而揮動的手,一種似乎老師現在非常有錢了,你拿去的隨便買點什么的表情。口里說道:“兩位學生高考及第,老師與爾師娘贈此區區之金,以資鼓勵。吾聞爾與柳枝已訂終身,既如是,予之爾,兩人自去分之。”

    如果不是今天郵遞員送來錢柳枝的錄取通知書,那末丁老師的后面一段話就不會臨時添加。剛才他也仔細想過,錢柳枝也上了本科,實屬不易,要是托山中學的高中部還會繼續辦下去,那校長的牛皮可以當圍裙來系在腰上了。現在這500元又如何來分送兩人呢?手板手背的問題,分成兩份,每份都離不開250;一份300,一份200,那叫“區別對待”,厚此薄彼,焉能行之?丁古文其實一點不“古”,這樣的說話,既沒棄他的初衷,面子上也抹得樣平。

    多勞和柳枝幾乎同時擦了一下他們的眼睛,要不是四個活生的人在這里,他們都會認為是幻覺,這應該是丁老師一年的工資還要不吃不喝。記得在與這個老師一年的時間里,見他穿的比多勞好不了多少,冷天穿著兩條單褲,那時的多勞,真的起過念頭:要給這個老師制條棉褲。要是他爸爸有兩條棉褲,早就拿來了。

    多勞想,這些錢是這個老師受凍省吃換來的,蚊子聚血般地聚了多久,卻是想到的是一個學生!舔犢之情!他和柳枝現在雖為錢所困,然而怎不能這樣呀,老師是在包打包唱,盡自己一把骨頭在燃燒。多勞把兩疊鈔票雙手奉還給老師去。

    誰知丁老師暴跳如雷,蹺起頭,手指多勞,喝道:“吾與爾師娘之旨,乃在向社會貢獻,育苗且助其成材,以期昌其國家,振其民族,非爾多勞一人之事,爾竟敢廢吾與爾師娘之愿,誤認吾曰后圖爾之報否?乃弗若也!收之,勿違!”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