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幻影法師的暴走生活 > 《幻影法師的暴走生活》第二十七章 大事件
    方少明死了,從自家的酒店跳樓自殺,在自殺前留下了一份自白,文字的自白以及一份錄像。

    警方一接到報警,立即出警趕到了現場。

    方少明死的太慘了,整個人幾乎摔成了爛泥,但是讓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的臉竟然并沒有受到多少傷害,而且更加詭異的是,他的臉上竟然帶著一種解脫了的安詳。

    自白書以及錄像的內容讓人震驚,安市警察局長不敢獨斷,立即將這個情況上報給了省局,省局則上報給了總局。

    拿著這兩份證據,總局領導感到一陣頭痛,不過他還是在大半夜直接找到了主席。

    “主席,這件事目前還在封鎖之中,但是時間恐怕不會太長,您看該怎么辦?”事情實在是太大了,這是要捅破天的節奏啊,方少明在自白書的最后可是寫了,這件事他托了一個朋友幫忙,如果三天內不見結果,證據的備份就會傳上網絡。

    主席并沒有急于回答,而是靜靜的看完所有的材料,隨后問道:“小李,說說你對這件事的看法。”

    李局長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主席,以我的經驗來看,方少明自殺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這件事,肯定是926航班的關系人進行報仇,只是讓人意外的是,就連我們都沒有揪出鼴鼠的身份,這個人是怎么知道方家是安生會的成員?

    不過,不管對方的做事手法還是目的,至少我們現在有了方向,對于安生會主席您是知道的,這個組織對于各個國家的滲透,可以說是非常可怕的。

    所以,方少明這件事是誰做的我們要查,但這不是重點,我們現在著重的,是順著方家這條線,盡可能的將國內安生會的成員找出來,然后清除掉。“

    主席點點頭:“你說的不錯,安生會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方家居然是安生會成員,這可真是讓人想不到啊。

    這樣吧,你先在這里等一會。“

    說完,主席吩咐自己的秘書,將總理和郝大帥找了過來。

    片刻之后,總理和郝大帥紛紛抵達。

    剛一坐下,郝大帥便滿臉抱怨的問道:“老華,這么晚找我們過來,不是大事我可要去你家里蹭飯了啊。“

    郝大帥的蹭飯可是出了名的的,高層的幾位領導就沒有沒領教過的,只要一提這個,任誰都頭疼。

    華主席將打印好的資料發給兩個人,隨后說道:“看看吧,這會是真出大事了。”

    隨著時間推移,郝大帥和夏總理的臉色越來越凝重,甚至越來越氣憤。

    方老爺子,在華夏那可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主管國家外貿,沒想到竟然會是安生會的成員。

    安生會,這是華夏高層每一位領導都異常警惕的一個組織。

    這個組織不是宗教,但是卻使用類似于宗教的洗腦手段,不斷的侵蝕和控制各種各樣的人才。

    可以這么說,這個世界至少80%的精英人才,都是安生會的成員。

    一個國家的精英人才全部控制在一個組織的手中,這對于國家而言,其實可以說是名存實亡了,國家將會成為這個組織的一個傀儡,而人民則會成為對方的奴隸。

    而且,這個組織的核心宗旨實在是太過駭人,所以這些年來華國的高層一直與其進行著博弈。

    雖然這樣一來華國的發展會被拖慢,但是高層的領導非常清楚,依靠外來的勢力永遠不可能實現民族崛起,打鐵還需自身硬,只有自己的強大,才是一個民族真正崛起的基石。

    看完了材料,夏總理最先開口了:“老華,這事沒得商量,無論是誰只要還是華國國籍,加入了安生會就是叛國。

    安生會,必須在華國消亡。“

    郝大帥冷哼一聲:“老方糊涂啊,加入安生會,這是要方家自取滅亡啊。

    主席,這事我看需要好好謀劃一下,方家的人多,產業也多。

    要想國內平穩,必須要快穩狠解決方家。

    我猜,這也是主席找我來的原因吧?“

    華主席點點頭:“這事小李已經讓底下人封鎖了消息,但是以老方的能量,估計最多也就三天,所以要想平穩,必須在三天內完成行動。

    但是,為了以防意外生變,我要求從現在開始,24小時內完成行動,行動期間允許動用一切軍事、政治以及經濟力量,務必在規定時間內,清除方家的一切勢力。“

    夜,不是不眠夜,但是對于很多人而言,確實難眠。

    方少明的自殺不可能遮掩,方家第一時間知道了這件事,但正是因為知道,所以方家非常的奇怪,以他們對于方少明的了解,他根本就不是一個會自殺的人,甚至可以說根本就沒有自殺的勇氣。

    最讓方家人不放心的是,警方的說辭是正在調查,可問題是卻沒有任何的調查方向,目前的結論依然是自殺。

    可問題是方家派去的人回話,方少明的住處似乎被人動過,而且應該是警方拿走了什么。

    但是方家卻得不到關于這些東西的一丁點信息,這讓敏感的方家人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然而,就在事情尚未明朗的時候,突然間整個方家老宅被軍隊包圍,大量的軍人持槍將所有的方家人看押了起來,而郝大帥則直接來到了方老爺子的書房。

    方敬東,一個老革命家,此時垂垂老矣的他仿佛被人抽走了精氣神般的坐在椅子上,等到郝大帥走進來之后,他抬頭看了看對方,隨后靜靜的說道:“我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的,從我被迫加入安生會,就知道早晚逃脫不了國家的制裁。

    這些是我這么多年來搜集的關于安生會的一切資料,你帶給主席吧。“

    說完,老人拿起桌子上的一顆紅色藥丸,就這白開水顫抖的吃了下去,隨后便安然的與世長辭。

    郝大帥并沒有阻止,也許這樣的一個死法,對于老人來說是最恰當的。

    將所有的材料,還有尋找到的一些證據放入金屬手提箱,郝大帥帶著一部分軍人快速離開。

    而與此同時,整個華國發生了一場震驚中外的十級大地震,國家的高級領導人方敬東心臟病突發安然辭世,同時方家幾乎所有人因叛國罪紛紛被捕入獄,偌大的一個方家,轉眼間灰飛煙滅,遺留下來的則是更大的一次震蕩。\\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