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幻影法師的暴走生活 > 《幻影法師的暴走生活》第七十一章 隱秘
    沐風很震驚的看著霧氣中的老者,這位老者看上去,竟然是透明的,難道……

    老者睿智的雙眼穿透迷霧,微笑的看著慕風:“正如你們所見,我如今的形態是靈魂形態。

    巫毒術士的傳承之所以不會斷絕,就是因為先祖在大災難之前預知了災難的發生,并犧牲自己創造了靈魂之境,并在戰死后將靈魂投入其中,經過在靈魂之鏡中的修煉,經過數萬年的歲月,我們的先祖重新凝聚了**。

    這個時候的他們,本可以破碎空間壁壘,向更高的世界前行,但是為了傳承他們離開了靈魂之境,消耗掉了所有的修為,將巫毒術士的血脈傳承至今。

    自此以后,每當老去死亡的巫毒術士,便會在死亡后將靈魂投入靈魂之境,繼續修煉等待突破,同時也是為了保證巫毒術士的傳承不滅。

    但是……今時今日,我們的敵人又回來了,他們帶來了毀滅的種子,恐怕靈魂之境也未必能夠幸免于難。“

    沐風很吃驚,這些巫毒術士的祖先太牛掰了,盡然創造了一個靈魂的世界,這特么需要多強大的實力,才能夠達到這種境界?

    巴爾圖斯何木風考慮問題的角度完全不同,他第一時間抓住了重點,很吃驚的問道:“先知大人,您知道敵人是什么人?”

    先知搖了搖頭:“迷霧籠罩著大地,即使是先祖重生,也看不到真正敵人的根底。

    數萬年前,**師巴爾科雷亞探索虛空的秘密,無意間撕裂了空間,創造出了一條通往未知世界的通道。

    巴爾科雷亞為此欣喜若狂,只身前往那未知的世界。

    然而,當他再次回來的時候,令人尊敬的**師巴爾科雷亞已然消失,出現在我們祖先面前的,是邪能之王的奴仆,邪神巴爾科雷亞,他帶著邪能大軍涌入泰澤拉大陸,帶來了恐懼和絕望,并且試圖奴役所有的生命。

    上古先民在經歷了艱苦卓絕的斗爭之后,最終將其流放至了虛空之中,泰澤拉大陸也由此迎來了短暫的和平。

    而今,巴爾科雷亞再次回復,他帶來的將會是更加瘋狂的復仇,和更加強大的邪能大軍。

    然而如今的泰澤拉大陸,因為曾經發生的某些事情,職業者的實力早就已經被削弱了數倍,所以想要對抗邪能大軍,就需要幻影法師你的力量。“

    “需要我的力量?”沐風有些吃驚的看著對方,他可不認為自己是救世主。

    限制點點頭:“你的到來,是命運的指引,這一點你比我們更加的清楚。

    你的使命不是成為救世主,而是解放救世的力量。

    只有上古職業傳承的回歸,才能夠真正的對抗泰澤拉大陸即將面臨的危機。

    但是,上古職業的傳承,因為那段黑暗的歲月,早已沉睡在了世界各處,只有身為上古職業中最強大的集中特殊職業,才能夠找到它們。

    然而在今天之前,根據我們巫毒術士后輩們帶來的消息,我所看到的只有絕望,因為三大領主職業早已測底消失。

    狂血領主、雷霆騎士以及幻影法師,我們找了很久,然而直到今天,唯一已知存續的領主職業者,只有沐風先生您一人,所以您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至少現在是這樣。“

    沐風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難道自己被那個游戲之神丟進泰澤拉大陸,竟然還帶著這種隱藏主線任務?

    還有,游戲之神為什么對于泰澤拉如此重視,這里面又有什么讓人意想不到的關聯,沐風的好奇心被一下子調動了起來。

    不過這個時候,巴爾圖斯突然問道:“先知先生,大祭司大人之前說過,沐風帶來的線索會對事情的發展有所幫助,這是真的嗎?”

    先知點點頭:“上古職業的種類繁多,每一種職業的傳承,其實并不是書卷之類的存在,而是一種被稱為靈的存在。

    這些靈沒有自己的意識,但是卻有著一種本能,那就是尋找和多長在古老的物體中。

    因此想要找到這些靈,我們就需要從邪神巴爾科雷亞的行動中進行猜測。

    沐風之前帶來的消息,邪能大軍在制造各個種族的邪能改造生物,而那些運輸小隊所前往的方向來看,應該是黑沼澤和巴魯圖山脊的方向。

    而且根據目前的情況看來,這個可能也確實如此,黑沼澤有黑火神殿的遺跡,巴魯圖山脊則有巴魯圖遺跡。

    這兩個地方相當古老,也許靈真的會在那里也說不定。

    不過目前,做為巫毒術士的先知,我希望你們能夠前往希爾圖斯伯爵陵寢,尋找到我們巫毒術士留下的圣物,巫毒圖騰。“

    沐風思考了一下,這里距離亡靈山脈邊緣的希爾圖斯伯爵陵寢并不遙遠,一來一去就算是耽擱有個六七天也就回來了,并不會耽擱他們的形成,而且沐風有一種感覺,也許這一次陵寢之行,也許正是解開等級鎖的關鍵之行。

    不過,考慮到自己并不是一個人,他扭過頭看向巴爾圖斯:“大叔,你怎么看?”

    巴爾圖斯點點頭:“我認為應該去一趟,從公來講,這畢竟是干洗到泰澤拉的未來,從私人角度來說,我經常來嚤佗小村,這里有我很多的朋友,既然朋友有需要,我自然不能撒手不管。”

    沐風點點頭:“既然如此,我們這就動身吧。

    先知大人,能否和我們說一下巫毒圖騰的樣子?“

    先知笑著點點頭:“巫毒圖騰的形態并不固定,我會讓大祭司派人和你們一起前往陵寢,這樣一來就可以找到并回收巫毒圖騰了。”

    大祭司點點頭,隨后將手下人招了進來,用他們獨有的語言交流了一下,守衛便退了出去。

    不大一會,一個褐色皮膚的年輕女孩走了進來,這女孩神纖瘦,身上穿著和大祭司非很像的一套服飾,看來也應該是一名祭司。

    果然,大祭司笑著沖女孩招了招手,然后介紹道:“這是墨卓兒,我的女兒,一名見習祭司,他和你們一起尋找巫毒圖騰,相信會有所幫助的。”//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