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幻影法師的暴走生活 > 《幻影法師的暴走生活》第七十三章 意料之外
    解放者,聽著到這個詞,沐風第一反應就是如同小說中的一樣,他就是那個解放者,從那個什么希爾圖斯伯爵的手中解放這些靈魂行者。

    然而隨著對方的解釋,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思維好混亂。

    按照沐風的想法,這些人肯定是被那個什么希爾圖斯伯爵強行所在陵寢之中的,可是事實卻是這些人居然是主動陪葬的。

    “為什么啊?希爾圖斯不是傳說中的惡魔伯爵,你們怎么會……”墨卓兒捂著嘴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靈魂行者,對方的話語里,似乎對于那位惡魔伯爵非常的敬重,這是怎么回事?

    靈魂行者嘆了口氣,將原由簡單的說了一下。

    原來,這位希爾圖斯是惡魔伯爵不假,也確實干過一些人神共憤的事情,這一點靈魂行者并沒有否認,甚至還特別提到了幾起駭人聽聞的事件。

    但是,哪怕是惡人,也是有著善的一面的。

    希爾圖斯很可怕這不假,但是他對于手下的子民卻非常的仁慈寬厚,而這些陪葬的人都是一些工匠還有隨身侍衛,甚至是一些勞力以及他們的家人。

    他們之所以選擇陪葬,一個是因為對于希爾圖斯的敬愛,另一個也是害怕伯爵死后那些曾經的敵人對他們進行報復。

    巴爾圖斯點點頭:“這倒是不錯,希爾圖斯伯爵死后,數個國家將他的領地夷為平地,無論是男女老幼全部趕盡殺絕,手段極其殘忍。

    聽說這之后,這些軍隊還打算攻破陵寢,將希爾圖斯的的遺骸起出鞭尸泄恨,但是讓他們感到絕望的是,惡魔伯爵似乎早就猜到了這一點,因此在陵寢的周圍布下了無數魔法陣,這讓那些前來打算攻破陵寢的軍隊,只是在短短幾天的時間內,就被魔法陣干掉了至少三分之一,于是那些家伙最終不得不含恨撤退。

    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開始,陵寢的魔法陣似乎突然間徹底消失了,這才有人想要再次盜墓,不過倒不是為了鞭尸什么的,而是想要得到里面的財寶。“

    沐風撇了撇嘴:“切,這幫人肯定沒什么好下場,要不然這位大叔現在也不會狀態這么好。”

    靈魂行者只是笑了笑,然后話題一轉,問道:“三位生者,你們前來陵寢,是為了什么?”

    墨卓兒很焦急的說道:“我們可不要那些什么財寶,我們是為了尋找巫毒圖騰而來的。”

    “巫毒圖騰?”靈魂行者很詫異的看了墨卓兒一眼,隨后搖了搖頭:“這個我從來沒聽說過,不過無論你們想要帶走什么,只要能夠通過我們的考驗,就可以每人從這里帶走一樣物品。”

    考驗?果然啊,沐風就知道事情沒那么簡單。

    接下去一聽,這個考驗很簡單,在陵寢內部,一共有三個環形空間,每一個環形空間是一個考驗,而通過考驗后會被傳送到另一個環形空間之中,當三個環形空間的考驗全部通過之后,就會被傳送至藏寶庫。

    “好奇怪,希爾圖斯似乎并不是為了守護財寶,這更像是一個游戲。

    靈魂行者點點頭:“沒錯,伯爵大人生前最喜歡的就是各種各樣的游戲,所以他將自己的陵寢設定了這么一個游戲,用他在去世前所說的話來講,財寶是帶不走的,倒不如用來完成人生最精彩以及最后一個游戲。”

    第一個環形空間,這里的面積并不大,看上去其實也就是一個三十來平方的樣子,三人加上雷米站在空間中,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兩座石臺。

    兩座石臺的樣式非常簡單,但是上面的東西并不相同,一個是代表著力量的傳承之物,一個是代表著智慧的啟迪之物。

    前行者只有一個選擇,而沐風他們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并且做出選擇。

    看上去很簡單的一道謎題,可是三人卻陷入了疑惑。

    “也許應該選擇力量,在泰澤拉大陸,只有力量才能夠讓自己走的更遠,所以我認為這個謎題的答案是力量。”巴爾圖斯并不是很確定,但是他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墨卓兒搖了搖頭:“智慧才是真諦,終極的智慧能夠看穿時間的壁壘,只有智慧才能夠讓我們前行。”

    沐風并沒有說話,他覺得這個所謂的謎題里面,似乎有些不對勁。

    謎題并沒有說一定要在力量和智慧中選擇一個,但是卻在這里只擺著智慧和力量的代表物,這應該算是一個極強的心理暗示,似乎暗示他們選擇只有這兩個。

    但問題是,自始至終題目當中都沒有說選擇只有兩個,可不是這兩個選擇,那答案會是什么呢?

    巴爾圖斯和墨卓兒互相看了一眼,十分不解的看向沐風,這家伙怎么這么沉默,這不是他的個性啊。

    墨卓兒伸手碰了碰沐風,開口問道:“喂,沐風,你在想什么呢?”

    沐風摸了摸下巴指著前面的兩個石臺,說道:“這個題目有陷阱啊,這里雖然給了我們兩個選擇,但是題目可并沒有說選擇就一定只有兩個,如果答案是隱藏著的選擇呢?”

    兩人一聽沐風的話,頓時就是一驚。

    確實,如果只有兩個選擇,那么這道題的答案似乎就太簡單了,因為哪怕是蒙的,也能夠有50%的正確率啊。

    可如果正確的答案并不在眼前,而是隱藏了起來,那么無論選擇哪個,氣正確率都是零。

    “嘶……好狡猾的題目,那沐風小子,你說這個題的答案應該是什么?”巴爾圖斯被嚇的一哆嗦,幸虧之前他們沒有直接伸手去拿臺子上的東西,否則這會肯定遇到大麻煩了。

    墨卓兒同樣是一頭冷汗,剛才她可是很想直接伸手將啟迪卷軸拿下來的,幸虧手慢了點。

    沐風看了看兩座石臺,并沒有說什么,而是閉目沉思了一會,最終站起身說道:“我有一個猜測,但是不知道是否準確,所以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就跟我一起來。”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后跟在沐風的身后,緩緩向前一起走去。《道友,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