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美漫之靈魂主宰 > 《美漫之靈魂主宰》第四百一十五章 兼職:除暴安良
    安娜整個人被王羽的氣勢攝住,柔柔弱弱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幾個月之前我突然變得不一樣了,耳中出現奇怪的說話聲,似乎是天使們之間交流的聲音,并且在看每個人時,都能清楚看到他們的真正面目。
  
      在那之后我看到的每個人,在我眼中都存在著一個與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靈魂在身體中,前不久我甚至看到一個丑陋的怪物占據了一個人的身體,壓迫著那個人的靈魂,使用他的身體。”
  
      王羽仔細聽著安娜的講述,突然發現有些熟悉,隨后迅速找到了藏腦海深處的記憶。
  
      “居然是天啟爆發之前的劇情!”
  
      王羽回憶著這段劇情,這名叫安娜的女子是違反命令后,被扔下凡間的墮天使,是這一季劇情中的主要配角,是精英天使卡西迪奧過曾經作戰組的隊長,同樣擁有精英天使的天使能量。
  
      此時正值路西法被放出封印之前的劇情,無論惡魔與天使們都希望放路西法出來,進行圣經中所描述的天啟之戰,從而改變整個世界格局。
  
      在劇情中,地球上一共有六千個封印,而惡魔們只要打開其中66個封印,就可以放出路西法。
  
      雖然天使高層有意讓路西法脫離封印,但這是為了打贏天啟之戰后對人類世界進行獨裁統治,路西法是因為想這樣做所以被上帝封印,所以天使高層不敢明目膽的幫助路西法脫困。
  
      雖然上帝已經有許久沒有在天使們面前露面了,但天使們都知道,上帝是有可能回來的。
  
      所以,無論怎么樣,天使與惡魔之間無論是天啟前后,都是敵對的關系。
  
      那么為了能掌握天使內部的情報信息,抓住這種能聽到天使之間傳訊的墮天使,對惡魔來說顯然是一中有利可圖的行為。
  
      隨便王羽想到了后面的劇情,天命孤星的溫家雙煞兄弟倆馬上就會找過來,背后跟蹤兩人的惡魔,將消息通知給地獄中的高級惡魔,然后兩兄弟拖到安娜逃跑之后,開掛般的從大惡魔手中逃出生天。
  
      而如果王羽繼續待在安娜身邊的話,勢必會被給兩兄弟開掛的上帝分身瞧個正形......
  
      “居然這么快就遇到劇情人物,這與我的計劃有些不附啊......”
  
      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被卷入劇情漩渦的王羽,頓時想到了隨后一系列的麻煩,特別是自己現在的狀態。
  
      雖然依仗神體與魂種自保應該無虞,但是被上帝分身盯上的話,誰知道上帝分身會不會將主體的力量借過來順手把自己滅了,或者被與上帝斗的難解難分的曼哈頓博士得到消息。
  
      種種思緒念頭在腦海中紛飛涌動,卻難以找到自己解決問題的正確辦法。
  
      在剛發現這種情況時,王羽第一個念頭是馬上離開安娜,脫離到劇情之外恢復力量,然后找以劇情中記錄天堂信息的的天使石板與相應的惡魔石板,對這個世界的力量全面解析一番。
  
      但王羽思索一下隨即明白,自己在這個世界其實無法真正做到脫離上帝分身的視線。
  
      這個世界的劇情是上帝親自導演出來,等同于自娛自樂的電視劇。
  
      無論是天使石板,還是原劇情中與劇情外的巫師、女巫,也許都上帝劇情中要安排的角色。
  
      自己無論在哪里,只要還在這個世界,或多或少都卷入劇情,而無論多少,只要參與進來就難免要被上帝分身發現。
  
      “既然避不開,那就直面吧。”
  
      王羽看著安娜,眼中閃過決然,雖然依舊顧慮重重,但沒有選擇退縮。
  
      為了逃避曼哈頓博士的追殺,王羽一口氣穿梭了太多世界,恐怕在這個世界休息很久才能再次穿梭。所以王羽只以寄希望于上帝與曼哈頓兩者之間的爭斗不要太快結束,不然無論誰勝利,王羽要遭遇的后果都是災難性的。
  
      但想了想上帝與曼哈頓之間無法避免的根本矛盾,王羽還是稍微放下心來。
  
      “你住在這里嗎?哦,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回答。”
  
      套上衣服,找了個地方坐下將褲子提了上來,王羽看了看窗外已經漆黑的天色說道。
  
      在王羽換衣服時,裝做瞥向別處的安娜聽到王羽的問題后,面色一變,思索片刻后臉上擠出一個笑容說道:“你難道真的相信了我剛才所說的話?”
  
      王羽:“當然。”
  
      “為什么?”
  
      王羽:“為什么不呢?”
  
      穿好衣服后,看著因袖子有些短而露出一節的手腕,王羽索性將襯衫的袖子卷到胳膊肘上面。
  
      “我的祖先有一句諺語,內容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對未知的事物抱以警惕,總要好過毫無防備。”
  
      “真是充滿智慧的語言”,安娜微笑的說道。
  
      “但很遺憾,我的父母并不這么認為,大家都說我的腦子出了問題,把我送進了精神病院,直到昨天晚上我見到了之前我說過的被丑陋的怪物附身的人來抓我,就這樣,我逃了出來,并且打暈了那個人。”
  
      “真是勇敢的姑娘。”
  
      將破衣服卷起來扔到一邊,回身向一直跟著自己的安娜說道。
  
      “打暈護理人員,逃離精神病院......也就是說,現在我們有兩位無家可歸之人嘍。”
  
      “也許吧。”
  
      似乎感覺到王羽并沒有像其他人那樣不相信自己,安娜心情不知道怎么有些愉快了起來。
  
      聊了一會,在想要休息的時候兩人才意識到這里只有一座舊沙發,王羽讓安娜睡在沙發上,自己拿了些舊衣服墊在身下,倚著墻,準備這樣對付了一晚。
  
      兩人一直聊到深夜,安娜對王羽講述著腦中所聽到天使之間的談話,天使們所說的迪恩與薩姆兩人的事跡,這期間,王羽還讓安娜用天使們說話的發音講了幾句。
  
      次日清晨,歡快的鳥叫聲喚醒了王羽。
  
      地處于美國鄉下的小鎮,四周的林木十分的茂密,所以這里的鳥不像鋼鐵叢林中那樣稀少。
  
      “你醒啦?”
  
      一睜開眼睛,王羽就看到安娜臉上有些焦慮的表情。
  
      “嗯,第一次睡這么硬的床,果然與想像中的一樣難受。”
  
      聽到此話,原本焦慮的安娜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比這更難受的是,我們兩個都沒有錢買早餐,今天要餓肚子了。”
  
      顯然,機智的安娜已經看穿了一切。
  
      “我有個辦法可以讓我們不餓肚子,但我對這個小鎮不熟悉,需要你的幫助。”
  
      “哦?”
  
      安娜用驚奇的上下打量了王羽幾下,然后笑道:“難不成你還想去餐廳賒賬?我寧可餓著也不想那樣丟臉。”
  
      “不不不,我也不想丟臉,特別是在女士面前。嗯,我之前說過,昨天晚上那是意外事件。”
  
      隨后王羽向安娜訊問了這座小鎮的治安情況后,兩人離開了教堂,十幾分鐘后,王羽讓安娜在角落等自己一會,然后獨自一人在幾名黑人混混面前大搖大擺的走過,并用挑釁的目光藐視了對方。
  
      果不其然,幾名黑人混混馬上跟了上來,隨著王羽向街道的角落走去。
  
      五分鐘后,小鎮最好的漢堡店中。
  
      “該死的窮鬼,五個人身上居然只有113刀,怪不得只能當混混!”王羽心里對那幾個黑人混混非常不滿,居然只帶了這么少的現金。
  
      信用卡王羽怕惹來麻煩,所以沒有拿。
  
      嘴里狠狠咬了一大口漢堡,咽下之后王羽抬頭看向對面的安娜說道:“你接下來準備怎么做?總不能一直住在教堂吧,如果實在不想回家的話,可以跟我走。”
  
      “噗嗤,跟你走?跟著你一起除暴安良嗎?”在偷偷跟在后面看到整個經過的安娜看來,王羽的話并沒有什么吸引力。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