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荒原閑農 > 《荒原閑農》第426章 買車熱
    熱鬧了一個下午,大家各自回家,戲班子的人則是由胡師杰和村里的一幫老爺子們陪著去吃飯,蒼海自然和大家一樣夾著小板凳回家。

    今天晚上蒼海家晚飯搞的很豐盛,因為明天就放吳惠和林金勇兩人回家了,今天晚上這一頓算是散伙飯。

    大家正在廚房里忙活著呢,林金勇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掏出來一看,不由的有點兒愣住了。

    仔細看了看,同時揉了一下眼睛,發覺手機上的數字沒有錯啊,于是又小心的數了一下手機屏幕上的數字。

    就在這個時候,吳惠的手機也響了起來,吳惠同樣掏了出來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數字,掃了一眼之后,便關掉了手機繼續摘起了地上的長豆角。

    林金勇繼續數著手機上的數字,數到了第二次這才確定了自己沒有看錯,于是就這么拿著手機發愣了起來。

    師薇這邊發現了林金勇的異樣,笑著張口問道:“林大哥,怎么啦?”

    “老板娘,這錢是不是給錯了啊?”林金勇有點兒懷疑。

    師薇笑道:“什么給錯了?少了?”

    “不,不!”林金勇連忙擺手說道:“不是少了,而是太多了,我這邊還欠著您二位的錢呢,怎么可能有這么多?”

    師薇笑了笑說道:“不少就成!”

    林金勇道:“這也太多了,我不過就是出把子氣力,怎么拿這么多,比我們村在首都的大學生拿的都多,這好像有點兒不合適吧”。

    蒼海這邊正站的鍋旁邊炒菜呢,聽到林金勇這么說,樂呵呵的接口說道:“這錢我扣了十萬,算是你還的第一批錢,等到了明年中差不多你的錢也就還完了,放心吧,你們仨都差不多的,不會少了你的也不會多了你的,今著錢回家給爹娘存起來,等明年說個合適的媳婦,你也老大不小的了”。

    “二哥,這……”林金勇覺得有點兒心虛,他覺得自己就是賣把子氣力,不該拿這么多錢,就算是在工地干活,一天累死累活的如果只賣把子力氣的話,撐死天了也就是三四百塊錢,自己一個初中都沒有畢業的人值這么多錢?

    雖然林金勇比蒼海的年紀大上好幾歲,但是因為蒼海是老板,所以林金勇也就是跟著平安和吳惠兩人一起稱蒼海二哥。久而久之的大家也都習慣了。

    “放心拿著吧!”蒼海其實心里很滿意林金勇的表現。

    作為老板,蒼海的想法就是自己吃肉,手下的兄弟們最少也要跟著喝點湯,自己不能像一些老板一樣,自家的員工跳樓,自己摟著女明星大跳熱舞,然后腆著一張老臉出來自賣自夸談對社會的貢獻。

    吳惠說道:“金勇哥,我第一次拿到錢的時候也像您這樣,你就安心的收著吧,跟著海二哥,咱們算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平安這時問道:“吳惠,你今年拿了錢準備怎么用?”

    吳惠說道:“我?我老家起了房子,今年回去給家里添置一些電器,剩下的錢存上一部分給我弟上學用,我弟的成績好,明年一準能考上大學,留著給他做學費,聽說現在上大學挺耗錢的,還有就是我爹我娘身體也不好,等著明年開春就不用出去干活了,就在家里照應幾畝地,我還準備在鎮里買個鋪子,他們租也好開個小賣部也好,反正別那么累就成了……”。

    聽到吳惠這么說,蒼海說道:“看看,看看,這就是養閨女的好處,現在的男娃哪里想的到這個,天天凈琢磨著啃老了”。

    吳惠被蒼海說的有點兒不好意思了,扭頭問平安:“平安哥,你呢?”

    “我?”

    平安撓了撓頭,眨巴著眼睛想了一下,然后又偷偷的看了一眼蒼海。

    師薇發現了平安的小動作,笑著說道:“怎么著,你還有什么事瞞著你二哥?”

    “不是”平安說道。

    伸手又撓了一下頭,平安壓低了聲音說道:“今年我想給弟弟一點兒錢,無論是讓他做點小生意還是怎么的都好,聽說他現在過的挺不好的”。

    師薇一聽悶聲不說話了。

    蒼海聽了頓了一下,然后長嘆了一口氣:“你準備給多少?你在我這里的錢已經存了不少,我琢磨著來年給你買一輛車子”。

    “十萬吧”平安說道。

    “那我明天拿給你!還有啊,這錢你別直接給你弟弟,給你爺!”蒼海說道。

    蒼海同意平安給,但是這錢得給在明處,無論是交給胡來安還是言美娟都是肉包子打狗,一點聲響都沒有。

    不光是沒有聲響,可能言美娟還會覺得平安這個大哥幫襯的不夠,如何才能夠呢?怕是言美娟的心中平安給來安當一輩子苦力才是最合她心意的,偏心的娘見過,但是像言美娟這么偏心的真是世上少有!

    平安聽了立刻開心了,原本他覺得蒼海會說自己,但是沒有想到蒼海并沒有多話,直接就點頭同意下來了。

    現在平安的錢都在蒼海兩口子這里放著,擱一般人也不放心,但是平安哪里會不放心,他人雖然有點兒傻,但是也明白,如果有錢在自己手里,沒有多久就會被自家的母親給掏空了,不是平安舍不得錢什么的,而是言美娟這個扶二子狂魔太傷他的心了。

    “你喜歡什么車?”蒼海問道。

    平安說道:“我買什么車啊,開您的那個大叉叉不就行了?”

    平安嘴里的大叉叉是小奔馳,平常誰去鎮上一般都是開的奔馳,至于騷紅的勞斯萊斯,村里除了結婚的之外都沒有人借,那玩意兒刮了一下子,都是上萬起的,鄉親們真是不敢借。從這方面來說,鄉親們都是挺講究的。

    ”你還是買一輛吧,明年說媳婦的時候,也是個門面,你要是拿不定主意,我給你拿了“蒼海說道。

    平安點了點頭同意了。

    平安對于車子沒什么好在意的,有二哥給他拿主意那是再好不過了。

    眾人這邊正聊著呢,門口傳來了張久生的聲音。

    “蒼海,蒼海!”

    “屋里呢!”蒼海沖著門口回了一句。

    張久生一挑簾子走了進來,看到大家都在屋里,扔下了一句大家都在啊,便脫了外套掛在了屋門口的衣帽架子上。

    坐下來捋起了袖子,開始和林金勇一起擇菜,一邊擇一邊沖著蒼海問道:“聽說村里大家伙都準備買車?”

    蒼海轉頭看了張久生一眼,然后沖著師薇說道:“你看,我猜的怎么樣?”

    張久生怔了一下,望著師薇問道:“什么猜的怎么樣?”

    師薇笑道:“剛才不久蒼海還說讓我看,一會功夫你就會過來”。

    “那必須的啊,村里這邊買車,與其上別人的店,不住照顧我朋友的車行,再說了就算是他們組團也拿不到我朋友給的價格啊”張久生笑著說道。

    說完張久生便問道:“大家伙有沒有統一意見?想買什么牌子的,我聽說都是二十來萬的車,這價位的車那肯定是選合資車,有中意的牌子沒有?”

    像是二十萬的車,一般人都會選合資品牌,當然了你要是一門心思支持國產什么的,那也成,錢是你的,你樂意怎么花就怎么花,沒人可以在你的面前當什么圣母女表,告訴你該買什么車不買什么車。

    因為車是你開,并不是別人開!自己開著舒服,用著舒心就成,就像是華為任老板說的那樣,華為只不過是個商品,別老和愛國不愛國掛鉤,你喜歡就買,不喜歡就不買。

    不過對于頭一次買車的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兩點,一是車要耐操,小毛病不能太多,維修起來要方便,不能買一輛車回來,開了沒有幾次老往四兒子店跑,那就不合適了。

    二就是保有量要多些,最好保值率也要高些,什么車好,什么車不好,直接去二手市場問就知道了,保值率高的車那都是經過市場檢驗的。

    “這我哪里知道啊,你得去問村里的年青人“蒼海說道。

    蒼海對這個事情也不關心,他現在反正手上有車用,而且他自己也不專業,給別人買車最多也就是提個建議什么的,分析一下各種品牌的優缺點。

    對于左右別人買什么車,蒼海又不是網上噴子,不用負責任,更不會像是某位被充值的車評人,口口聲聲要是搖到了車牌一定要買個國產某硬派越野車進藏撒野,到最后真的搖到了車牌,立刻喜提豐田的陸巡。

    鄉親們可是和蒼海一個村子住著,他可不能昧著良心說話。

    還是那個原因,人家買車是人家開,蒼海又不開,萬一你建議了人家買回來開著不爽,還不得怨蒼海?好好的何必拉這仇恨!別人要干蒼海不攔著,但是自己是決不干這個事情的。

    “二十來萬選轎車日系和美系、大眾都還可以,想選BBA那只能是入門級的,花這錢買個入門車還是算了吧,要什么沒什么的,要是SUV的話,漢蘭達自然好,但是這車加價,還要等那肯定不合適,凱迪拉克現在打折打在利害也不錯……”。

    張久生這邊開始分析了起來。

    “對了,你有賣豐田的朋友?”蒼海問道。

    張久生道:“市里玩四兒子店的,我說都認識那是吹牛逼,但是認識一半絕對不是胡說,他們決定買豐田?”

    “他們決定什么,我準備給平安弄一輛,漢蘭達要是有貨且不加價的話首選,玩上幾年賣出去也不會虧多少,要不就選亞洲龍”蒼海說道。

    蒼海到不是豐田迷,選豐田就是看重了車沒什么大毛病,適合平安這樣的新手。

    對于蒼海個人來說,十五萬以下國產和日系卡羅拉都不錯,國產勝在配制豐富,卡羅拉勝在保值省油。

    十大幾萬到二十來萬選擇那就太多了,再多一些錢直接就是BBA,這時候可以好個面兒,好面兒沒錯,還是那句話,錢是你的只要不偷不搶你樂意咋花咋花。

    百萬以上那就純看個人喜好了。這價位的車,個個都是油老虎,買的起誰還在乎那點油錢?

    更牛逼一點還想著拉風的選大紅旗,前面豎倆小旗桿的那種,上路之后遇到勞斯萊斯、邁巴赫都不慫。

    “我給你問一問去,漢蘭達這車我還真吃不準”張久生說道。

    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張久生便捂著話筒對著蒼海說道:“你要是后天提車就有,一輛展車,性能什么的都沒有問題,并不是試駕車,就是放在店里供人看的,尾部有一道五公分的小劃痕,不深已經修補過了……”。

    蒼海一聽皺了一下眉頭問道:“你這朋友靠不靠譜?”

    價格是挺不錯的,還是現車,但是蒼海也不缺錢,覺得買輛展車總覺得有點兒不那么稱心如意。

    “這么說吧,這車如果不行,我開著去把錢給你一分不少退回來怎么樣?我鐵哥們!”

    蒼海看了一下平安:“你覺得呢?”

    “你拿主意”平安根本不在意。

    “那行吧!”蒼海說道:“明天我把錢打給你,你帶著平安約個時間去提車就行了!”

    “那村里怎么說?”

    “別人買車我可幫不了你,你還是自己去說吧!”蒼海道。

    原本這事就這么決定了,誰知道這世上的事情總是變化著,真到了提車的時候平安不干了,他愿意和村里的小伙兒提一樣的車。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