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民國草根 > 《民國草根》第二百三十九章 股權
    這年頭若是有人能給提供一個踏踏實實做生意,不用擔心被地痞流氓騷擾,不用擔心被當地武裝勒索,不用擔心被背后的政府征收不必要的稅款,那這樣的環境,別說是四成的利潤被分出去,哪怕就是五成,六成的,他們也是愿意的。

    因為到了最后,他們能夠保證最起碼那剩下的四成能夠到自己的口袋里啊。

    而不像是現在這般,動輒就經營不下去,也只能關門大吉了。

    在話語權與控股權的選擇之中,利益優先,安全至上反倒被放在了第一位。

    這個協議對于樂鏡宇來說不過是兩家藥鋪商號的大小并購案例罷了。

    從今往后,宏濟堂的膠前面需要加印一個初家的字樣了。

    但是同樣的,他損失掉的是面子,獲得的卻是實實在在瞧得見的好處。

    喏,就像是現在這般,坐在對面的邵年時,就往他的所在推過來了一張薄薄的錢莊存票。

    “喏,七爺,還有這個。”

    “這是初老爺在我臨行前交于我的手中,讓我便宜行事可以動用的資金。”

    “我不知道遠在北平的樂家碰到什么難處,畢竟我連咱們這個山東省都不曾出過。”

    “但是我卻知道樂七爺您需要錢,需要大把大把的錢。”

    “也不知道這5000塊大洋能不能幫助七爺實現樂家老鋪的真正的控股權。”

    “若這些不夠的話,我還能從東阿再調集一些資金,盡我最大的努力來幫七爺您。”

    這話說的太過于感人,原本想著初家只是借機將他的宏濟堂納入麾下從而維持住了山東省境內醫藥行當繼續大一統的現況……這交易與合作也就算是完了,可誰成想,對方竟然還準備了這么一大筆的錢呢。

    想到這里的樂鏡宇就扒拉了手指頭算了一下,尋思著若是將三房老爺手中的一成半的份子給收回來大概需要多少個大洋。

    “若是加上邵經理借貸給我的這筆錢的話,我有極大的把握將老鋪股份的五成五給拿到了手中。”

    “到了這個時候,我樂家的二房才在家族之中擁有了真正的話語權了啊。”

    聽到自己提供的5000大洋最終能抵的股份,邵年時不過只扒拉了一下,就做出了一個更為大膽的決定。

    他目光灼灼,帶著幾分試探,用既具有誘惑的話語,引得樂七爺聽聽他的想法。

    “七爺,我這里有個不算太成熟的小想法,不知道樂七爺有沒有興趣聽聽?”

    這個時候的樂七爺早已經見識過了邵年時這位青年人的本事,他對于對方想要說的話也是很感興趣。

    于是這位七爺朝著邵年時一擎手,就靜靜的等待著對面之人的下文。

    見著七爺給了機會,邵年時也不客氣,就將自己略有些膽大的想法跟七爺說了一下。

    “若是我算的沒錯,樂家老鋪當中,半成的股子需要1600塊大洋左右。”

    “而我覺得,對于一家老鋪的掌控力度,自然與所占股份的高低有關。”

    “正所謂危急時刻,最重要的生意當中不需要擁有第二個聲音。”

    “像是樂家這種傳承百年的鋪子,在國家動蕩的危急關頭,除了再樂家老鋪內能當家的人之外,其余的聲音是發出的越少越好。”

    “誠然,一家生意做的大了,必然會有不少的人捧著銀子,帶著威脅想要入得這賺錢的生意之內,占一分的便宜。”

    “但是這種做大的生意,有些適應股東分散人多勢眾,比入那需要經濟監管局與調查科監控的銀行,錢莊以及股期炒匯以及資產對沖有關的買賣。這些人甭管是實力雄厚的大股東還是只有點小錢的小股東,自然是多多益善的好。”

    “畢竟據我所知,咱們中國還沒有哪一家的生意能夠做到只憑借著一家的資金就能開得起來獨家控股的錢莊與銀行的。”

    “就好像是樂七爺手中所拿著的這張匯通錢莊的兌票。”

    “它所靠著的就是所有晉商聯盟商會,大大小小近百余位晉商背后所擁有的雄厚的財富。”

    “同樣的,強勢的殺入上海的花旗銀行,德意志銀行,更是背靠國家機器,用一個國家的政府信譽來為他們的銀行擔保的。”

    “而這種需要錢財源源不斷的注入進去的產業,股東多一些,甚至為了股權的分配還在不停的稀釋,分股,轉化,我覺得這都沒有問題。”

    “因為它們用龐大的資金作為信譽的保證以及滾動起來的流水作為了利益的保證,總之抱團進入的人越多,客人們反倒是越發的信任。”

    “但是咱們樂家的醫藥行當還真與金融界的那一套不同啊。”

    “正所謂鋪子好不好,全看當家人。”

    “說句大不敬的話,做醫藥行當的人,立起來的就是當家人的誠信。”

    “只需要一人的口碑加上百年之信譽,就可以將這個行當做的紅紅火火,傳遍周邊。”

    “無論你這個鋪子是幾個人入了伙,又是那幾家控了股,到頭來,人們認得也只有一人罷了。”

    “所以,對于樂七爺來說,本就不是樂家的大房,分家后又失去了嫡枝兒的榮耀。”

    “現如今唯一能夠十分穩定的掌控住鋪子的方式也只有控股了。”

    “在我看來,樂七爺若想在家族之中說了算,五成五這種微小的差距實在是沒有用的。”

    “因為你要去面對的是站在你的對立面,甚至因為雙方的差距不大而造成了最終對方抱團反抗的結局。”

    “他們必然會集結在天然占有四成分子的大房的那一邊。”

    “我聽說,這大房為了維持原有的生活水準,在掌控了鋪子之后,竟是將他原本分得的七成的股子拆分成了十幾支的半股,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你能夠順利的將那些遺留在外的散股給掌握在手中的了。”

    “那你可真是幸運,因為我決定在我家老爺給你的5000塊大洋的基礎上,再追加2000塊大洋,讓樂七爺爭取將手中的股份擴充成六成,甚至到六成五的地步。”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