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灰燼之燃 > 《灰燼之燃》第兩百三十二章:能源陣法
    “看起來,羅家還真的遇到了麻煩,知道守不住快活林了。”提紅冠看到金屬錠,有些擔憂地道。

    “嗯,我判斷錯誤,這些金屬錠,慢慢運輸的話,一兩天也就運走了。也就是說,岐山城的狀況,一兩天內就會惡化到羅家也堅持不住的程度。”

    “天草,有這么狠嗎?”

    “他真有可能是個科學家。”楚城檢查金屬錠,質量非常好,最重要的是,這些金屬錠,是用來修補陣法的材料。可能本身不怎么值錢,但是用四維算術來分析的話,應該能分析出配方,那就值錢了。

    很多金屬合金材料,知道配方的話,制造成本并不高。

    真正的成本,是之前的投入,合金配方要不斷試錯,投入人力物力。制造過程也都是保密的,也許一堆最普通的金屬,合成出來的,就是屬性高超的合金。

    楚城收取金屬錠,一種數過去,一共十九種合金。

    真是巨大收獲,如果直接在帝國購買合金配方的話,那都是上千萬金幣的交易。

    只不過,有了配方,還要試驗具體的煉制手段,至少要有個煉金工坊,弄一堆學徒來不斷地試錯。

    每種合金,實際上都能衍生出不少特殊的金屬來。

    “主人,有好多丑鬼過來了,我可能打不過!”飛顱通過靈魂鏈接和楚城溝通。

    “詛咒也不好用了嗎?”楚城的魂絲,還插在庫房的地下陣法里,用灰燼之書記錄陣法,暫時沒想著離開。

    “主人,這可是你讓我用的啊!”

    “是我讓你用的。”

    “我用了我自己都怕。”

    飛顱嘟囔著,還是對街道兩邊慢慢走過來的僵尸發動了他的詛咒。

    “比我還丑,就不配活著!”

    “比我還蠢,就應該去死!”

    “你們真是沒有自知之明。”

    “就由我來終結這一切吧!”

    飛顱的身體旋轉著,三個頭顱說的都是人話,可是實際上,音波之中藏著的卻是詛咒的咒語。這次飛顱也是中規中矩,沒有任何奇談怪論(?)。

    可能是他的語言太過平和,那些受了詛咒的僵尸,一個個更加的生龍活虎。

    飛顱有些害怕,想了一想,三個頭顱的口中同時噴出黑煙,他這黑煙又快又急,轉眼就將快要靠近的上百僵尸覆蓋。這些黑色煙氣觸碰到瘟疫僵尸,僵尸渾濁的眼珠里,竟然跳躍起了魂火。

    亡靈化,飛顱把靠近的僵尸變成亡靈屬性之后,身上開始閃爍起圣潔的光輝。

    “吾宣判!”

    “汝之罪惡……”

    “赦免!”

    飛顱看那些亡靈亡靈化的瘟疫僵尸忽然加速,嘴里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圣光在他的頭上爆發開來,向著四面八方照射。

    沖到跟前的僵尸,一個個就像是雪人遇到了打火機。

    的確在融化,然而融化的速度也太慢了一些。

    “圣光!”

    “圣光!”

    飛顱面目猙獰,口沫橫飛。

    “圣光誤我!”

    飛顱身影忽然消失,下一刻,就出現在僵尸從中,用他的金屬脊骨外套橫著掃了過去。亡靈是不會中毒的,楚城的實驗他看在眼里。然而這些行動緩慢的僵尸受到攻擊之后,就像是觸電般地反應,身體抽搐著,揮舞雙手,速度快了何止十倍。

    飛顱被一只手扯住了頭發,按理說他的速度更快,可是攻擊的時候總會身體停頓一下。

    頭發被扯,飛顱猛地拔高,把一頭僵尸帶到了天上,然后他狠狠地撞向遠處的墻壁。那僵尸被撞得筋肉糜爛,可飛顱往地面一看,更多的僵尸在往庫房移動。主人和提紅冠那個小妞還在里面呢。

    飛顱感覺心里好苦,這個活兒,應該是巨猿行者干的。

    巨猿行者只要變身,一根大棍棍橫掃,靠著絕對力量就能守一會兒。想要讓巨猿行者疲勞,沒有三五千僵尸是做不到的。

    這活兒為啥讓我干啊!

    飛顱拔高身體,一個俯沖,開啟了音爆沖擊。一頭僵尸的頭顱,直接被他戳得粉碎,然而這僵尸的身體強度,超過了同等級的亡靈。三倍音速,降低到了一點二倍音速,他的脊骨將第二個僵尸腦袋打飛出去,速度再降。

    飛顱也是拼了,脊骨的金屬外套上,亮起四道黑色的細線。

    這是楚城給他煉制的陣法,能激發死亡切割,然而為了保證脊骨金屬外套的強度,陣法并不復雜,需要他自己輸入魔力。

    十幾個僵尸擁擠過來,飛顱卻向上急飛。

    死亡切割,消耗的魔力太大,超過了他的預期。飛顱是亡靈,但是也有魔力儲備,因為三個頭顱的原因,他的魔力甚至不次于亡靈翼龍那個龐然大物。可是這一輪攻擊之后,他的魔力直降了一成。

    效果自然看得見,沒有什么僵尸能經得起死亡切割那一下。

    不僅如此,脊骨掠過,幾乎沒有什么阻礙感,飛顱的速度基本保持住了。楚城使用這個技能的時候,飛顱覺得主人好像根本不在意消耗,為什么到了自己,魔力一節節往下掉?

    “主人,真頂不住了!”飛顱大聲叫著,這次沒有用靈魂鏈接通道。

    楚城不緊不慢,繼續鉆研庫房內的陣法。

    庫房里還有不少的東西沒運走,都屬于重量或者體積相對難處理的。楚城就算不全部帶走,那些金屬錠也得拿走大量樣本,這樣煉金工坊進行試驗的時候才有的對比。

    “主人,快把老二放出來!”

    “不,把小和尚放出來!”

    “能大能小的那個!”

    “公子,飛顱好像真頂不住了?”

    “不至于,他就是怕死。”楚城道:“外面的僵尸數量才幾百個,他魔力耗盡前都能處理干凈。”

    飛顱看楚城不理他,這才發起狠來,脊骨上黑色細線蔓延,瘋狂地沖入僵尸群里,用死亡切割來斬首。

    死亡切割配合飛顱的速度,還真的有點無敵的味道。

    飛顱橫掃全場,四百多頭僵尸,轉眼被他干掉了過半,而他的魔力也消耗了一半左右。飛顱頓時意氣風發起來,他發現自己使用死亡切割越是熟練,消耗就越少。看樣子,能在魔力耗盡前把這一批僵尸全都處理掉。

    飛顱大爺果然勇猛無敵啊!

    楚城來到庫房中間,這里有個金屬井蓋,他放出巨猿行者,巨猿行者也不變身,用鐵棍把井蓋砸破,下面卻是一個陣法。陣法本身也沒什么稀奇之處,是個簡單的提供能源的東西而已。

    快活林周邊的建筑區域,核心能源是在這里提供。

    但是陣法內鑲嵌位置都空蕩蕩的,原本的晶石都被羅家帶走了。楚城立刻拔出一柄長劍,劍鋒上附著了黑色的細線,死亡切割發動。

    他就用最笨的辦法,把這個輸出陣法整個切割下來。

    切割掉這個陣法核心之后,楚城這才回頭來看,提紅冠站在倉庫門口,手里捧著她的木質盒子,外面的飛顱已經聲嘶力竭。

    楚城的血肉魔眼感應到遠處有更多的僵尸匯集過來,就放出亡靈翼龍。

    亡靈翼龍在亡靈空間之中沖出,向著天上飛起,然后一個盤旋又俯沖下來,把和飛顱糾纏的幾個僵尸用尾巴掃飛。

    “老二。”

    “你這一甩真是讓人肅然生敬!”

    楚城和提紅冠跳上亡靈翼龍后背,就看到遠處的街道上,黑壓壓的僵尸涌來。楚城拍了拍亡靈翼龍,亡靈翼龍垂直拔起,向著快活林的方向飛去。

    “喂,等等我!”

    “我魔力有些不夠了!”

    “別走啊!”

    飛顱在后面奮力彈跳著,感覺腦中魔力所剩無幾,還真不敢在這個位置就往回飛。萬一飛到一半再摔下來,至少有一張臉會先著地。

    楚城回頭,看飛顱還真在地上一彈一跳的,心說這貨為什么就不能有點計算能力?

    飛顱腦中儲存的魔力,至少夠他飛十里遠的,從這里到快活林大樓才多遠?

    楚城都想不管他了,反正關鍵時刻,飛顱還是能飛回來的,但是回頭看看地面上,那滿臉淚痕的怪物,心說這還不是自己造的孽。

    楚城徽章閃爍了一下,徽章邊緣的荊棘圖案仿佛燃燒起來。

    別人的徽章,只是隊友之間相互傳遞力量,他可以給自己的亡靈提供魔力。飛顱感覺腦中魔力就像是被打了氣一樣的膨脹,痛哭流涕地飛起來,一邊飛還一邊喊:“主人,主人!”

    “我覺得公子應該嘗試下重置出廠模式。”提紅冠對楚城道。

    “飛顱永遠不會忘記!”

    “永遠,別管有多遠!”

    “你是電,你是光。”

    “你是唯一的神話!”

    “我覺得也是。”楚城看飛顱追近了,就像是個飛行喇叭一樣狂吼,對提紅冠的提議都有些動心了。

    “主人你看,我的頭發都白了幾根。”

    “現在我相信有一夜頭白這種故事了。”

    飛顱已經越過亡靈翼龍,回頭看著提紅冠,惡狠狠地道:“是你要把我重置?”

    “嗯。”提紅冠不怕飛顱,回答得十分輕松。

    “看來,你不知道飛顱大爺的厲害。”

    “竟然想要重置我!”

    “只是個想法,還是現在更有研究價值。”提紅冠摸了摸眼角,就好像那里有一條眼鏡腿一樣。飛顱在空中一哆嗦,差點和亡靈翼龍撞在一處。

    “我會記住你的!”飛顱放下句狠話,開始拔高,往天臺上飛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