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凌霄大圣 > 《凌霄大圣》第一百七十五章 驚險脫身
    庭院內紅紫交融,大地龜裂,沖擊波堵住了耳膜,你聽不到任何雜音。

    池塘的水抖的厲害,魚兒紛紛在水下翻白,房檐忍受不住這劇烈的波動,磚瓦化作了齏粉,連風也吹不進來。

    然而庭院內卻駐留著兩個人,一老一少仿佛能夠無視這劇烈的波動,只是此刻兩人互相對立,他們乃太陽與月亮,當一方站著的時候另一方面必定會倒下。

    在經歷短暫的耳鳴之后,刺耳的爆炸聲隨之襲來。

    轟轟轟!!!

    大地之下仿佛掩埋了炸藥,爆炸聲不絕于耳,場面混亂不堪,沒有人知道混亂之中到底誰能夠站到最后。

    這時候就連追殺白芷仙子的二元老都停了下來,他癡癡的看著庭院內,這一幕強強碰撞很是刺激他的眼球。

    同樣的,白芷仙子也藏在庭院某處觀戰,眼前一幕著實讓人移不開眼睛。

    良久,混亂落幕,一個單薄的背影出現在兩人眼中。

    那是一個單薄而又堅定的背影,那是一個讓人一看便心安的背影,那是……紀辰的背影!

    “這……”白芷仙子也不知此時該說什么,因為大元老的尸體就躺在紀辰的前方。

    此刻的大元老身體被一分為二,死相極為慘烈,顯然是被流光半月斬所殺。

    二元老同樣呆滯不已,半晌才慘叫:“大哥!!!”

    “老子殺了你!!”

    大哥被殺,二元老一瞬間失去了理智,張手便朝著紀辰襲來,那尖銳刁鉆的刀正好對準了紀辰的咽喉處。

    剛剛經歷大戰,紀辰強勢扔出流光半月斬這種皇品戰技,體力與元力的消耗何止百倍?可當紀辰感受到背后傳來的涼風時他沉寂的丹田又開始活躍起來。

    “你也敢來?”紀辰忽然轉頭,他的臉看上去恐怖至極。

    看著這張如同野獸的臉龐,二元老著實心中一怵,可手下功夫卻未落下,長刀依舊朝著紀辰咽喉刺來。

    剎那間,紀辰手中流星刃猛地翻轉,他反手提著刀柄,猛地向上一提,頓時刀柄擊中二元老的刀身,距離傳來,剎那間讓二元老的攻擊錯失了方向。

    同時紀辰拿直流星刃,使得刀尖對準二元老心臟,另一手猛力一拍刀柄,流星刃立馬脫手而出,如同箭羽一般直直刺進二元老的心臟。

    二元老的動作永遠凝固在了落刀姿勢,他緩緩低頭看著胸口的流星刃,為何剛才如此威風的紫色刀刃又變成了這副破爛模樣?

    帶著這個問題,二元老體內的生機開始消逝,身體向后倒去。

    這時候藍煙消散,白芷仙子從中走出,看著地上兩具尸體,她震驚道:“以一敵三,強勢擊殺兩大元老,同時斷掉李家主一臂,紀辰你……可真是怪物!”

    聽到李家主的名字紀辰才徒然一驚,回頭一看庭院內哪還有半分人影?那老賊不知何時已經走為上策了。

    “可惡!給他逃了!”紀辰低聲罵道。

    說完之后紀辰的口中突然溢出鮮血,他雙腿支撐不住身體,整個人一下便倒了下去。

    “紀辰!!”

    白芷仙子見狀急忙沖上來,可惜現在的紀辰已經沒有半點反應,緊張至極的白芷仙子急忙探紀辰的呼吸,同時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枚丹藥給紀辰服下。

    雖說丹藥效用不如陣圖,可有總比沒有好。

    在吃下白芷仙子的丹藥后,紀辰總算是有了點點生息,這時候庭院外方才響起腳步聲,應該是周圍的人聽到劇烈動靜后趕了過來。

    “此地不宜久留。”白芷仙子一把將紀辰給抗了起來,然后便從李家的側門走出。

    雖說紀辰人高馬大,可白芷仙子也不是全然沒有修為,扛起這么一個沒意識的精瘦男子還不成問題。

    隨即白芷仙子便扛著紀辰消失在了街頭巷尾。

    ..........

    也不知沉睡了多久,紀辰只感覺自己的腦海里好像有兩個自己,他們一直在打架。

    嘶!!

    睜開眼后紀辰腦子如同撕裂一般,他止不住的用手扶住頭,然后便坐了起來。

    入眼處盡是溫馨,這是一間雅致的小竹房,椅子桌子皆是以雅竹所造,床頭一側還放著茶壺與竹杯,紀辰根本不用竹杯,拿起茶壺便粗魯的喝了起來。

    他實在太渴了。

    再看自己身上,紀辰的上衣已經被脫掉,精壯的身體暴露在空氣中,有幾張粘滿藥草的藥紙貼在紀辰身上,紀辰只感覺冰冰涼涼,很是舒服。

    “我到底睡了幾日?怎么身上的傷都快愈合了?”與大元老一戰,紀辰看似站到了最后,可那恐怖的沖擊波依舊讓紀辰受了重傷,他遠沒有外表看上去那么輕松。

    那種傷勢紀辰本以為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是不會愈合的,沒想到這剛醒來傷口便已經開始愈合了,難不成自己睡了半個月了?

    撐著身子走出竹房,外面一片鳥語花香,滿地都是白芷花,紀辰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迷蹤雪山。

    遠處有著幾座山峰,此刻大霧繚繞,頗有仙境之感。

    竹房一側則是一條清淺細河,水聲潺潺,魚兒暢游,這世間只怕再難找到如此淡雅恬靜的景色了。

    遠處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正在彎腰鋤著藥草,似乎是感覺到身后有人偷看,她直起了腰,轉頭一看,旋即笑容滿面,如同冬日的陽光,溫暖人心。

    “你醒了?”鋤藥草之人不是白芷仙子又能是誰?

    紀辰苦笑:“我睡多久了?”

    白芷仙子說道:“三日而已。”

    “三日?”紀辰看著自己身上開始愈合的傷口,搖頭道:“才三日這傷口便會開始愈合?”

    “你以為呢?”白芷仙子一邊說話一邊朝著紀辰走近。

    不知是不是錯覺,紀辰總感覺有一個仙子與花叢之中靠近自己,那種感覺很讓人著迷。

    走近紀辰,白芷仙子微微一笑:“尋常丹藥師定然不會這么快治好你的傷,可惜,你忘了我有一本《求死不能》,我現在已經參透四成,若是讓我參透八成,你可就真的求死不能了。”

    紀辰苦笑:“看來在你面前真是連死都死不掉了。”

    “怎么?在我面前還想死?”白芷仙子調笑道。

    紀辰聳肩,說道:“自然不會,如此美人相伴,誰還想死怕真的是個傻子了。”

    PS:月底了,大家的月票都盡情的砸吧,盡情的訂閱吧~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