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凌霄大圣 > 《凌霄大圣》第兩百一十一章 游蕩(配角紀蕊紀年,非龍套)
    殘酷的無夜火域中,少年正在砥礪前行,他的腳步從未停止過。

    隨著少年的深入,前方不再是單一的沙漠,眼界之內開始出現斷崖式的黃沙巖石,有的艱險無比,有的平整光滑,不過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清一色的沙黃色。

    黃沙是無夜火域永恒的主題。

    因為有些這些黃沙巖的阻擋,紀辰總算是有了歇氣的地方,一屁股坐下來,紀辰從儲物袋拿出水袋猛灌了一口,這時小蝶從紫金鐲中跳了出來:“里面太悶了,出來透口氣。”

    紀辰虛眼看著前方暴曬的黃沙,喃喃道:“過段時間回到義城必定讓那老王八蛋顏面掃盡。”

    小蝶笑道:“以你現在的修為與戰力,對上那嚴雨遙的確不虛了。”

    紀辰的記憶似乎又回到了豐城,回到了那個讓他屈辱不堪的紀家大堂,他嘴角帶著殘酷的笑意:“等著吧,我要讓整個義城紀家對他們當日的所作所為后悔莫及。”

    小蝶并未潑冷水,眼中很是贊賞道:“你這小子雖然平日嘴碎了些,不過意志堅毅,日后定可成就大材,我相信你肯定會站在神元大陸最頂尖的位置的。”

    紀辰很是詫異:“喲?今日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我記得你很少夸我。”

    “無夜火域的太陽既不會從西邊出來也不會從東邊出現,我以前不夸你只是怕你自大意滿,如今你心智成熟不少,所以才不吝嗇夸贊之詞,不過你小子可別驕傲。”

    小蝶當年也是站在神元大陸尖端的人,能夠讓她夸獎的人的確沒有幾個。

    “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盲目自大之人。”說著紀辰便下次起身,然后拿出莫天嘯的地圖,開始仔細查閱起來。

    半晌,紀辰指著自己所在的位置,說道:“我們此刻已經算是深入無夜火域了,正在南邊徘徊,那莫天嘯不是說這邊大幾率會出現金源的波動么?都這么久了,我怎么還是半點反應都沒察覺到?”

    小蝶搖搖頭:“別說你,就連本姑娘都沒察覺到半點波動。”

    紀辰猜疑道:“那老家伙會不會騙咱們啊?”

    小蝶也不確定:“看上去不像,不過人心隔肚皮,誰又知道是真還是假呢?”

    紀辰想了想,建議道:“那要不我們也不幫他找九尾狐眼草了?”

    小蝶并未答應也未拒絕:“算了,再看看其他地方吧,若是這老頭真敢耍花招我會讓他后悔的。”

    說完紀辰也點點頭,收拾收拾心情,又一次踏出陰影,準備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既然南邊已經沒有,那便去東邊瞧一瞧,西邊乃是九尾妖狐的棲居地,萬不得已不可進入。

    這樣,紀辰又一次散出元力抵御酷熱,走了好幾個時辰。

    漸漸的,紀辰又翻過了一座黃沙巖,正想繼續前進,豈料前方竟然出現好幾個凌亂的腳印,要知道在這樣的環境里腳印很快就會被風沙填平,可想而知這腳印剛留下不久。

    紀辰蹲下看著腳印,狐疑道:“看樣子這里之前有過人。”

    看向腳印消失的方向,紀辰自言自語道:“這種地方就連專業的獵戶都不敢前來,唯一敢來這種地方只有狩獵隊伍。”

    “救命……”

    正在紀辰查探腳印時,一道微弱的聲音從黃沙巖的另一邊傳來,這聲音十分細小,可以說奄奄一息,對常人來說這聲音定然會淹沒在大風中,可對紀辰來說這卻無異于驚雷一聲。

    紀辰急忙尋著聲音過去,赫然瞧見一個全身鮮血的壯年男子躺在那里,他似乎已經極難動彈,雙腿都已經被黃沙掩埋。

    在這樣的環境中其實不應該胡亂救助別人,可紀辰已經好長時間沒見過生人了,實在是有些寂寞,這才上前問道:“喂,你怎么樣?”

    那人衣服破破爛爛,胸口滿是抓傷,血痕累累,鮮血淋漓,又因為高溫,所以傷口已經發炎,看上去很是刺目,他原本已經快要斷氣,可聽到紀辰的聲音后又猛地一震:“小……小兄弟……救救我……”

    紀辰從儲物袋掏出一袋水,慢慢倒了一些在他的臉上,隨后又倒了一些到他嘴里。

    在這干燥的無夜火域中,水源便是最大的靈藥。

    那人得到水液的資助,果然雙目有了神采,他努力的翻動身體,氣息已經正常了不少:“小兄弟,我們狩獵隊在此地遭受了狐妖一族的埋伏,死傷非常慘重,若不是隊長死命護我出來,只怕連我這個活口都會沒有。”

    紀辰皺眉問道:“你可別指望我幫你,我就是突然發了一下善心而已,你現在既然已經醒了我便要走了。”

    說著紀辰便真的要離開。

    那人見紀辰真要離開心急萬分,這剛看到的希望又要熄滅,他用盡僅存的力氣:“小兄弟,留步!”

    “我們紀氏狩獵隊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不要求你上陣沖殺,只求你能夠帶個信回炎城,幫我們招來一些幫手。”

    紀辰步伐停了下來,回頭認真問道:“你說什么?紀氏狩獵隊?”

    那人很是意外,不知道紀辰這么問的目的,點頭道:“對啊,我們狩獵隊的隊長姓紀,所以叫紀氏狩獵隊,在炎城頗有名氣,小兄弟你是外來人可能不知道我們的名氣。”

    能夠一眼看出紀辰是外來人,足以說明這人的確有那么幾分意思。

    紀辰去而復返,蹲到那人身前,看著嘴唇干裂的傷者,他關心的問題只有一個:“你們紀氏狩獵隊的隊長叫什么名字,是男還是女?”

    那人又是一愣,不過如實說道:“我們紀氏狩獵隊的隊長是男的,名為紀年,不過真正掌權的卻是副隊長,名為紀蕊,是一個女強人。”

    紀辰如遭雷擊,嘴角不斷喃喃:“紀年,紀蕊……”

    片刻后,紀辰如同癲狂一般,一把拉起這人,大聲問道:“他們此刻身在何處,快說!”

    “紀氏狩獵隊這些年越發壯大,紀年隊長和紀蕊副隊長都在炎城管理團隊,我們是紀氏狩獵隊的一個小分隊,之前遇難,現在就在不遠處,我可以帶路。”那人也不知道紀辰為何如此激動。

    說著紀辰便要這人帶路,可這人滿身傷痕又如何帶路?沒辦法,紀辰只好拿出自己的陣圖扔給他:“趕緊療傷,然后帶路,一刻也不能耽誤!”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