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凌霄大圣 > 《凌霄大圣》第兩百四十九章 談判
    天空一聲巨響,狐妖一族唯一的九尾妖狐與雷聲同現。

    伴隨著青丘山上空一陣扭曲,雷聲落下時一道全身雪白的人影出現在眾人的眼界中。

    很難形容那是一個怎樣的女人,身為狐妖一族的靈姬女帝,她的身上帶著與生俱來的孤傲感,好似雪中的凌霄花,讓人望之生畏卻又想要靠近,她的五官完美到了極致,那是一種不真實的美,若是未曾真正見過其人必定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如此美麗的女人。

    難得可貴的是這美麗之中又充斥著野性的妖媚,若是被靈姬女帝瞪上一眼便會徹底沉淪在她的美麗中。

    除卻五官之外,靈姬女帝的身材亦是世上最完美的藝術品,一件白色的長袍無法掩蓋洶涌的波濤,一條白色的短裙無法掩蓋修長筆直的玉腿,其實狐妖一族普遍都美,可她們的美與靈姬女帝的美相比起來卻只能是螢火之芒,靈姬女帝卻是皓月之光!

    這是紀辰所見過最嫵媚最霸氣的女人,他藏在遠處,盯著這出現的靈姬女帝,不知怎地,這靈姬女帝外表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左右,可那一份氣場卻如同七旬皇后一般,將霸氣側漏四個字展現的淋漓盡致。

    “女帝!!”

    “女帝!”

    木青心和禮寧急忙下跪拜見狐妖一族最至高無上的神邸。

    從狐妖一族在無夜火域扎根開始,無論狐妖一族將要面對怎樣的挑戰,只要靈姬女帝出現保管會讓狐妖一族安然無恙。

    “早就聽聞靈姬女帝美貌驚人,被稱為連上天都嫉妒的女子,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藏匿的紀辰自言自語道。

    天空中,萬跡絕凝重的看向靈姬女帝,盡管他自己也是大元王強者,可若是真的單挑的話他必定不如這心狠手辣的靈姬女帝,要知道當年狐妖一族和人族開戰后,靈姬女帝可是有著獨自擊殺三名小元王強者的恐怖戰技,萬跡絕捫心自問反正他是辦不到。

    五個人類瞧著前方的靈姬女帝,與其他狐妖不一樣的是靈姬女帝對自己的狐尾控制自如,使用時便如同擎天之柱,不使用時卻一切如常,她看上去就如同一個正常的人類。

    “剛才是誰說要殺掉青丘山的?”一人面對五人,靈姬女帝不僅沒有半點膽怯,反而霸氣更甚,那豎形瞳孔盯著之前說話的老高,意味不言而喻。

    原本被這么美麗的眼睛看上一眼是非常美妙的事情,特別是對老高這種色鬼來說,可此刻老高心中全然沒有美妙之感,反而盡是背心冒冷汗,這僅僅只是一眼而已。

    同時老高不由得朝著萬跡絕靠攏了一下,他生怕被靈姬女帝突然出手擊殺,這次被萬跡絕請來可不是送死的。

    萬跡絕也打著哈哈道歉道:“老高平日就喜歡開玩笑,靈姬女帝莫要上心。”

    不得不說,靈姬女帝這張臉簡直是用傾國傾城都難以形容,就連萬跡絕這種早已對女人失去興趣的人來說依然有著恐怖的吸引力。

    “開玩笑?”靈姬女帝的聲音如同九幽黃泉一般,道:“那我也開開玩笑!”

    說罷靈姬女帝忽然伸出一根纖纖玉指對著老高一勾,頓時天空中的烏云變成了粉色,整個無夜火域都散漫著旖旎的氣息,那老高只是看了一眼靈姬女帝便失去了意識,竟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朝著靈姬女帝走去,好像瞬間成了傀儡。

    “糟糕!”萬跡絕一聲暗嘆,然后拿出一張陣圖打在老高的背部,這時候老高才恢復意識,他如同在水下許久未換氣一般強吸一口大氣,后怕的看著靈姬女帝。

    狐妖一族的魅惑術本就令人聞風喪膽,殺人于無形,可老高沒想到自己身為小元王強者也還是會中招,果然是天外有天。

    雖說意識是恢復了過來,可老高已經察覺到自己的元力正在快速流逝,修為似乎也在往下跌,他驚的大氣不敢出:“想必當年火神君莫天嘯便是這么中招的,不愧是靈姬女帝。”

    “萬陣師好大的手筆。”靈姬女帝美目看向萬跡絕,萬跡絕立馬避開。

    同時靈姬女帝又道:“既然萬大師手筆如此大,不如拿出幾張陣圖補償一下被你損壞的綠尾部落?”

    萬跡絕臉上出現尷尬神色:“女帝放心,綠尾部落的賠償萬某必定一力承擔,不過今日來此卻另有其事,若是靈姬女帝能夠答應,萬某可給女帝三個承諾,任何事情都可以!”

    要知道陣師的承諾可算得上一諾千金,甚至一諾萬金,更何況萬跡絕還是六階陣師,若能夠得到萬跡絕的三個承諾可以說價值遠超千金萬銀。

    況且萬跡絕還說了,任何事情都可以!

    這幾個字分量多重自行體會。

    “你是為了金源而來?”靈姬女帝早已猜出萬跡絕此行目的,從萬跡絕等人一進入無夜火域便知道。

    萬跡絕眼中露出炙熱的神采:“正是。”

    藏匿中的紀辰心中直搖頭:“果然是為了冰鳳金源,快打起來吧,你們戰起來我才有機會。”

    倒是青丘殿中的兩人一臉的不解,木青心看向禮寧:“女帝什么時候有金源了?”

    禮寧搖搖頭:“不知道啊,我可一點消息都沒收到。”

    木青心道:“如今萬跡絕已經找上門來,金源對一個陣師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這么看來女帝的確已經找到了金源,可我們狐妖一族本就很難吞噬金源,女帝找來金源作甚?”

    禮寧和木青心落入沉思,片刻后兩人幾乎同時抬頭驚咤:“難不成是為了那件事?”

    兩人既有默契,同時問道:“你知道了?”

    又同時道:“那件事?”

    再次同時道:“肯定是了。”

    這時候木青心才淡淡道:“這么想來的話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女帝停留在大元王境已經長達這么多年,想必她已經不耐煩了,想要利用金源來突破修為,一舉達到元皇境。”

    禮寧也淡淡道:“哎,看樣子女帝還是沒有沉住氣,利用金源突破的危險性極大,且突破概率極小,若是女帝有個什么意外,那我們狐妖一族可就完了。”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