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我只能穿越一半》212 任性的驢友
    至于范老師為什么會與對面的大叔熟識,這還要追溯到范老師還是個美院的學生起。

    那個時候的范老師也是由著他的導師將他給帶到這邊兒的。

    依然是同一個大爺,不變的是那經年老樣的院落,以及這里的白云藍天。

    這讓從未曾真正的來過山中小院的沈度,在見到了大叔家的院落的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座屋,這個院以及就靠在院落之后不遠處的那座綠的驚人的大山。

    “來,進來吧,院里也沒經啥修整,但是抽上來的水卻是甘甜的。”

    說到這里的大叔就笑了一下,指著他自家扎起來的籬笆墻內早早就擺好的一張小矮桌子說道:“那邊的小茶壺就是給客人們用的,早起我就刷好了,是上次來我家院子里邊的客人送我的。”

    “他自己捏的,叫做啥子紫砂,我也不懂個這些,只覺得好看,就留在家里當個擺設。”

    “直到上一次有客人過來了,說這是個好東西,說是要多用茶葉泡泡,讓這壺多沾染一些茶葉的想起,到了那個時候,這把壺才算是物盡其用呢。”

    “我就尋思著,這群文化人說的肯定沒錯。”

    “然后一來了客人,可不就給你們泡上一壺好茶嗎。”

    “來來來,都進來,你們且坐著休息一下,我去邊上的菜園子里給你們拔兩根水蘿卜,摘幾個西紅柿。”

    “咱們吃好喝好了,才能踏踏實實的進行那個啥……藝術創作嘛!”

    說完,這大叔就將三個人給讓了進去,自己則是隨手抄起籬笆墻邊上的一個圓形的淺底兒笸籮,轉頭就進了邊上一片不大的菜地里。

    ·待到這大叔的身影被郁郁蔥蔥的植被全給遮掩起來的時候,沈度那好奇的視線才從對方的身上拔了下來,開始打量他所身處的這個小院。

    因著在山中的緣故,小靈通的信號等同于沒有,但是范老師用的是移動通信的網絡,再加上諾基亞強大的信號接收功能,讓他們在這個位置勉強的保持住了信號通暢。

    也就是因為這個,沈度就明白了山中的空氣這么好,為什么住在山里人的卻是這么少的原因了。

    一是因為交通的問題,二就是因為這通訊的問題了。

    水電在這里可以保持基本的通暢,有線電視以及網絡的普及,怕是就要慢上山底下的人家好幾個年頭了。

    只不過,這里的風景是真的好。

    別瞧著大叔家在這里只占據了一個院子,但是從他們家院落往后的那一大片的山地,卻是全都屬于這房屋宅基地當中了。

    從這里往山坡的位置看過去,不但能看到繁茂的草坪,還能見到因為抓蟲從草堆之中飛躍而出的山雞。

    這些雞長得就跟只知道下蛋的飼料雞不一樣。

    它們渾身上下的羽毛都帶著些桀驁不馴的氣息。

    這其中有幾只雞長得還尤為的漂亮,長長的尾羽墜在身后,在翅膀扇動的時候,竟然隨著起舞的動作而上下的搖曳著。

    看得沈度不知道為啥,就露出了一副略顯傻氣的笑容。

    “好看吧?”

    “忘記了我們是來干嘛的了嗎?”

    “這里的景色美不美?就以那些不老實的雞作為速寫的對象,大膽的下手吧。”

    “當你的畫作也能帶著你所處周圍的環境的靈氣之后,那你的這幅作品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了。”

    “不過念在你還是初學,一開始的失敗是免不了的。”

    “不要緊,咱們若是今天畫不好,明天就接著畫。”

    “若是嫌棄這里上下山的不方便,今天晚上在大叔家借宿一宿也不是不可以的。”

    “要知道這里美的可不僅僅是這一小塊地方。”

    “遠山近景皆可以入畫,最美的還是在深山之中呢。”

    聽到范老師的描述,沈度那是由衷的向往,但是再瞧瞧面前這不大的院落,這位大叔家有地兒給他們住嗎?

    范老師像是看明白了沈度的擔心,他朝著大叔家不大的屋子那一指:“別瞧著門臉不大,等你進去了就知道內有乾坤了。”

    “還有啊,這家只有大叔和嬸子兩個人住,接待留宿的客人,也是他們額外收入的一部分呢。”

    說完,他們身后的籬笆墻就被大叔給推了開來,大概是聽到了范老師的介紹,這位淳樸的漢子就嘿嘿一笑將話題給接了過來:“是的啊,你們嬸子去山上撿雞蛋去了,順便還要去放放家里養的鴨子和兩只大白鵝。”

    “這偌大的山里就我們老兩口在這里作伴。”

    “別瞧著我們家的門臉不大,那也是因為地勢的緣故,只能建一個狹長一點的屋子了。”

    “等進了屋,你就會發現,像是這種一廳兩式的屋子,往后走可是有三排那么多的呢。”

    大叔說這番話的時候,表情是相當的自豪的。

    但是因為性格內斂的緣故,他吹出去的牛還是有些收著的。

    知曉大叔家內里到底是個什么模樣的范老師心中卻想著:何止三排屋子啊,偌大的后山可都是跟著這些院子通在一起的呢。

    只是現在他不說,等一會進去了,他要好好的瞧瞧他這位學生臉上的驚訝。

    幾個人跟大叔閑聊了幾句,這位看似忠厚實則卻并不笨拙的老漢就找了一個由頭,讓院內的三位客人安靜的辦事兒了。

    而他自己則是打好了綁腿,打算去山里溜達一下,撈一些只有山里才能吃得到的美味。

    可誰成想,他們這一行人,夕陽還沒降臨,肚子還沒抗議呢,這院子里竟然來了一大波原本不太會出現在這里的人群。

    這是怎么回事兒?

    沈度一行人是滿頭的問號,正想著是不是要給房東打個電話,誰成想這大叔竟是從這群人的身后鉆了出來,略帶一些焦急的跟他們三囑咐了幾句。

    “莫要慌,這些人都是附近景區的工作人員還有森林消防系統的官兵。”

    “過來這邊的也是因為這一片的山林就我這個老頭子最為熟悉了。”

    “今天下午,就是咱們三回山里的時候,有一隊驢友,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從司馬臺長城規定的景區范圍之中脫離,進入到了禁止攀爬的野山之中。”

    ·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