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天下第一道長 > 《天下第一道長》第一百六十四章,吾欲劍開天門
    一陣陣令人牙酸的聲音從黑泥中傳來。

    這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呢,幾乎是有腦子的人都猜得到...

    “為...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難道是因為沒有身體的原因嗎?不應該啊,這陰陽師的頭領可是他安培家的直系血親...”魏子莊看著眼前這一幕,大腦一陣宕機。

    和想象中的發展完全不一樣。

    調查組成員也感覺一陣詭異,沒想到這召喚出來的玩意先把召喚者吃掉了。

    “魏教授,你們的確打著復活陰陽家先祖的心思,讓他用自身的強大帶領你們走向人生巔峰...這想的卻是很美好。”李果有些意外,但這樣的結果似乎也是在意料之中,說道:“可你們從一開始,就沒有問過,這位先祖他愿意不愿意,或者說,了解過他現在的意識情況。”

    “你作為學者,恐怕調查過很多這方面資料吧,你覺得,冥界地獄是什么樣的地方呢?”

    “充滿黑暗,痛苦,折磨,還有無邊無際寂寥的地方...十八層地獄,按生前罪業善舉,安排輪回。”魏子莊呢喃道:“我們把老祖從那樣的地方拉出來,他不應該感謝我們才對嗎?如果不是我們的話,他應當還在無間地獄受苦。”

    “呵...那么簡單的道理都不懂。”

    李果抽出長劍,被陰氣籠罩的黑暗天幕下,七星劍的寒光閃爍的無比逼人。

    “把一個正常人丟進一個充滿黑暗,痛苦,折磨還有苦難的十八層地獄千百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會變成什么樣的東西?”

    魏子莊打了一個激靈,終于知曉了問題所在。

    一個人被折磨了那么久。

    會變成什么呢?

    會變成瘋子。

    “在人間百余年的時光和地獄千年的時光相比簡直是滄海一粟,你們哪來的勇氣,覺得將其召喚出來他還具有人性的。”

    李果一臉淡然,同時警惕的看著這一團黑泥,伺機待發。

    “這位老祖死了快一千年了還沒轉世投胎呢,他生前是不是一個大惡人哦。”葉思也逐漸的在這天威下緩和過來,開始冷靜分析思索。

    李果也想問這個問題。

    對于這邊來說,最好的結果就是這位老祖已經轉世,陰陽家的陰謀自然潰敗。

    而如今,陰陽家的老祖卻并沒有去輪回,反而以這種邪惡的姿態降臨人間。

    “發明勾連生死,逆通陰陽的術法本身就是極大的惡業,死后不得超生正常。”系統解釋道。

    李果恍然,這位陰陽家先祖的罪業很明顯,發明了這玩弄生死的術,便是大惡業。

    另一邊,這一團不可名狀的爛泥也注意到了李果這一邊。

    【#%……&O#$%。】

    這團爛泥已經喪失了語言的能力,但大家都能感受到,這團爛泥對生者血肉的渴望。

    也就只剩下對生者的仇恨和血肉的渴望了。

    無論他生前是何人,如今就是他的最終姿態。

    李果也不再猶豫,欺身上前。

    “天雷,斬!”

    七星長劍,化作非愿刀,斬——

    同時,啟動鑒定術。

    【惡業之魂。】

    【品質:傳說】

    【攻擊力:極強】

    【特質:再生能力,陰氣攻擊,吞噬,腐蝕力量,控制烏云】

    【備注:生前似乎是強大的術士,因為企圖逆通生死,死后不得超生。】

    【PS:任何玩弄生死的術法從發明到現在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成功過,即使是神魔,也不能肆意玩弄生死。】

    【再PS:強大的神魔除外。】

    傳說中,孫悟空就曾不止一次玩弄生死,甚至在陰曹地府為所欲為。

    追根究底,是這位陰陽道老祖不夠強罷了,在實力不達標的情況下,玩弄不能玩弄的力量。

    天雷斬斬向了這惡業之魂。

    戴著雷電力量的一刀削掉了惡業之魂的一角。

    很軟,就像果凍一樣。

    然而削掉后,就好像肉瘤一樣,從削掉的地方瘋長。

    這一團惡業之魂也注意到了李果,直直朝著李果撲了過來。

    李果倒也不慌,施展斜月步閃避開來,惡業之魂直接將一棵參天大樹咬斷,吞噬。

    而大樹的斷裂口,還在緩慢腐蝕,眼看便生機不存。

    調查組也不是吃素的,各顯神通,用自己的能力對惡業之魂進行火力壓制。

    “太極生兩儀。”

    祝嵐山使寶鋼303號,一擊太極劍便朝著惡業之魂斬去。

    然而這寶鋼303號根本無法阻擋惡業之魂的腐蝕力量,直接便融化成一團爛泥。

    李果當機立斷,將七星劍丟給了祝嵐山,自己則使非愿刀。

    “祝掌門,接劍!”

    “謝道友了。”

    七星劍有神韻保護,能對惡業之魂造成傷害。

    祝嵐山接過七星劍,太極兩儀,慢中帶快,快中有慢。

    陰陽二氣太極劍,斬之。

    而祝嵐山的陰陽二氣太極劍也有效果,一劍斬下惡業之魂的一角,然而這惡業之魂的生長速度總是更快。

    這惡業之魂一路行走,一邊抵御著攻擊,一邊吞噬陰陽家人還有特警隊員留下的尸體來增長力量。

    李果見勢不妙,大喊道。

    “轉移地上尸體,這惡靈吞噬尸體來增長力量。”

    “阿龍阿達,跟我去收尸體。”

    谷泰三也是果斷,帶著幾個調查組成員去收攏尸體。

    “道友,這樣下去我們不是辦法,這玩意殺不絕啊。”

    祝嵐山的臉色很難看,他能感覺到,眼前這一團爛泥正在增強中。

    為此,祝嵐山也是十分郁悶,進階先天以來的第一戰非但沒有打出名氣,打出風采,反而還瘋狂吃癟。

    “距離山海異獸錄能夠使用還有35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們只要撐過35分鐘后,召喚虞兮或者大白降臨就能解決掉這禍端。”

    然而李果的內心還是微微沉下。

    35分鐘,以這惡業之魂的吞吃速度和行徑速度來看的話,下山一路吞噬到鎮子里根本不需要20分鐘。

    可以預見,35分鐘,生靈涂炭,人跡凋亡的場景。

    不說系統任務是在災害擴大化前解決,就算沒有任務,也要盡全力阻止。

    就在李果望著這烏黑的天空冷靜思考的時候,這天空上,卻有一陣陣探照燈射來。

    李果抬頭,循著探照燈的那邊望去。

    是空軍的支援...

    ...

    “道長,祝掌門,我們可以撤退了。”谷泰三打開了衛星電話,接到了信息后說道:“接下來,我們的部隊會對它進行飽和攻擊。”

    李果也還在震撼之中,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空軍機群。

    “這支援速度...”灰頭土臉的河原調查組隊長劉東也是震撼,他根本想不到國家支援會來得那么快。

    “當然快了,剛剛我直接把視頻發給了我的上司,我上司直接動用了第九科的緊急權限,調借了空軍部隊來。”

    無論是谷泰三還是國家勢力,都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

    異界生死之門被打開來,處理不好可不是一句社會動蕩那么簡單,倫理都能給你動搖咯。

    “果然和國家力量比起來,我等個人力量真的微不足道啊。”祝嵐山擦了擦額頭上的塵土,也是苦笑道,將七星劍還給李果后說道:“恐怕一個導彈下來,我就會被炸得渣都不剩了吧。”

    “人有力窮時,道友切莫誤了道心。”

    “哈哈哈,老夫可沒那么膨脹...只是心生感慨罷了。”

    祝嵐山笑哈哈的,卻是已經輕松了許多。

    此時,調查組成員也不含糊,趕緊下山。

    而祝嵐山和李果則是立于半空之中掠陣。

    “開火!”

    這惡業之魂就如同黑夜之中的一朵明星,目標之大肉眼都能瞄準。

    很快,機群一輪輪的展開陣型,對這惡業之魂發動攻擊。

    僅僅是第一輪,就比剛剛祝嵐山,李果,還有調查組成員造成的總傷害要高。

    惡業之魂已經縮小了一輪。

    “第二縱隊,開火!”

    幾輪飽和攻擊下來,充分詮釋了一個道理。

    沒有什么問題當量解決不了,解決不了的話,就是當量不夠大。

    在幾輪飽和攻擊下來,這惡業之魂已然縮小了一圈,已經不再朝著城鎮移動,反而用一種‘警惕’的眼神看著飛行機群。

    然而,這惡業之魂卻是突然分散開來,從小山一般高的爛泥變成了一團團約莫一人高的小團爛泥,分散開來行動。

    雖然力量被削弱了很多,可分散開來,卻讓空軍機群難以行動。

    “道友,我們下去幫忙?”

    “不,我們下去幫忙也沒有用,反而會擾亂機群瞄準...”李果閉目思索,望著這天空,比起剛剛,烏云已經消散了許多。

    明明降臨到這個世界上沒多久,力量還沒有恢復,就使用大量的陰氣去維持這一片烏云。

    偉大的先賢曾經說過,敵人越想要做什么,只要反著來就可以了。

    思慮片刻后,李果說道。

    “道友,可否掩護貧道?”

    “可。”祝嵐山雖然不知道李果在想什么,但還是下意識的回答了。

    無論是剛剛的判斷還是借劍的行為,都贏得了祝嵐山的信任和好感。

    “道友,你要做何事?”祝嵐山有些好奇。

    李果抖動手中的七星長劍,神態肅然道。

    “吾欲劍開天門。”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