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唐第一閑王 > 《大唐第一閑王》第一百二十六章:哭泣的少女
    自從那幾個死士被劉虎等人認出來之后,調查事情的真相并不難。

    接下來的事情段志玄甚至都沒有參與,也并沒有對長安進行封禁。

    直接將案件交給了大理寺官員來負責調查,京城能養得起死士的也就那幾家,而將與李元景有矛盾的人列出來,看看哪一家養得起死士基本上答案就出來了。

    高手一般都有一些個人的小習慣,也可以被看做是壞毛病。

    若是一般人自然區別不出來,但若是經常交手,或者遇見個悟性比較高的,在第二次交手的時候即便對方蒙著臉,也能直接猜出對方的身份。

    劉虎雖然不認識對方,但大理寺官員詢問了一些關于與對方交手的特征。

    范圍直接被縮小到了一個很小的圈子內,段志玄也是個人精,圓滑的很。

    李世民直接將事情交給了他,他又把事情推給了大理寺,在得到結果的時候,自己也沒有出面,而是讓大理寺直接向皇帝匯報,同時又讓自己的手下隱晦的透漏給劉虎。

    李元景右手一把折紙扇,右手抱著一只竹筒當做杯子,里面放了不少的冰塊,以及被提煉過的橙汁。

    經過研究發現,杯子中的冰塊方多與少會不會影響口感,完全取決于橙汁的濃度。

    李元景用了最簡單的方法,直接將橙汁冷凍,然后倒置在盆上,讓其自然融化,當余下的冰塊顏色變淡的時候,盆中的橙汁的濃度就發生了改變。

    這個時候就算是裝一整杯的冰塊也不會影響口感,前提是要多來幾次,讓橙汁的濃度更高一些。

    皇宮是我家,除了后宮隨便轉。

    李元景也不急著去找李世民,這個時候也不需要去主動登門,只需要讓李世民知道自己在皇宮閑轉就可以了。

    隱隱的,李元景似乎聽到了陣陣哭泣的聲音?

    “麗質?”在一處花叢的旁邊,李元景看到了正在悄悄抹眼淚的李麗質。

    “長樂見過王叔……”李麗質連忙擦了擦眼淚,嬌小的身軀從臺子上站了起來,朝著李元景施了一禮。

    兩人年紀相差不大,李元景實歲十三,李麗質實歲八歲,雖然只間隔了五歲,但是沒辦法,你叔就是你叔,哪怕比你小也是你叔。

    看著年幼的李麗質獨自一人坐在這里哭的雙眼通紅,李元景也不由得有些心痛。

    自己跟李麗質接觸的也不算多,但僅有的幾次接觸還是讓李元景對她的感覺很不錯。

    雖然年幼,又是李世民的嫡長女,備受李世民與長孫公主的寵愛,用捧在手里怕摔著,含在嘴里怕化了來形容這二位的心情也毫不為過。

    但偏偏李麗質又是個慣不壞的乖乖女,極天下萬寵于一身的李麗質,反倒格外重視自己的名聲,不論做什么事情都像模像樣的,特別是在禮儀方面更是無可挑剔,脾氣也很不錯,很少對身邊的宮女動怒。

    “誰欺負你了?跟王叔說一說,看本王怎么收拾他!”李元景換上怒言安慰道。

    李麗質噗嗤笑了出來。

    “是父皇……”

    李元景嘴角微微抽了抽,這特么的怎么去幫她撐腰?

    旋即將手中的竹筒遞了過去,想想還是覺得有些心疼,自己拿了這么久一口都沒喝,本來是打算長期駐扎晃悠的,結果沒想到便宜這個小侄女了。

    “先喝口冰鎮橙汁壓壓驚……”看著李麗質的眼神,李元景似乎想起了什么,連忙解釋:“王叔拿了一路還沒喝呢,本來是想讓你父皇嘗嘗的,不過他敢欺負我們的小麗質,這杯冰鎮果汁就不給他嘗了。”

    聽了李元景的解釋,本來還想嘗嘗的李麗質突然將竹筒推了回來,婉聲道:“還是讓父皇嘗嘗吧,父皇每日忙碌政事,最近連麗質都很難見到他,能喝到這杯冰鎮果汁的話,我想父皇應該會很高興的吧?”

    宮中現在也缺冰,就連李世民在御書房也很少用冰塊來降溫,只有早朝后開小會的時候才會取兩塊冰,免得讓大臣們熱到了。

    后宮就更不要提了,能省則省,后面的暑伏天還多著呢。

    “王叔送出去的東西,豈有收回來的道理?反正這杯冰鎮果汁是送給你了,你想送給誰那是你的事情。”李元景笑著搖了搖頭,長輩就該有長輩的樣子,送出去再收回來,反正李元景覺得丟不起這個臉。

    不想在這個話題長多說,李元景接著問道:“你父皇是怎么欺負你的?如果問題不大的話,王叔去幫你討個公道!”

    “母后說父皇要把麗質嫁給大表哥,但是麗質才八歲啊……”提起這件事情李麗質便是滿心的惆悵。

    她倒是不反感長孫沖,就是單純的覺得自己還太小,一旦嫁出去的話就沒辦法天天陪在母后身邊,一想到不能天天見到母后,這心里面便空嘮嘮的,然后就是想哭。

    “哎,孽緣啊……”李元景無語的搖了搖頭,上午才說過長孫沖要娶公主,結果下午李麗質就告訴自己她要嫁給長孫沖。

    “你喜歡長孫沖嗎?”李元景接著問道。

    “不知道……”李麗質懵懵懂懂的搖了搖頭,八歲的小屁孩,知道個屁的喜歡啊。

    至于想不想嫁人,李麗質倒是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嫁給誰并不是她能決定的,但不論李世民要把她嫁給誰,她都不會反對。

    生在帝王家,當做帝王事。

    李麗質雖然年幼,但也早就懂了這個道理,所以她不會為了婚事而哭哭啼啼的。

    “算了,這件事情改天王叔去找你父皇說!”李元景想了下,還是決定要干預一下的。

    畢竟是近親結婚,看似親上加親,實則害人不已,再說就算為了親上加親,也完全沒必要這么做啊?

    當然,李世民的決定自己改變不了,但是一些細節還是要去努力一下的。

    萬一以后一個傻子留著哈喇子喊著自己爺爺,想想就特么覺得恐怖……

    不過這件事情需要從長計議,需要去進行一項科學調查。

    反正李麗質還小,李世民就算再怎么喪心病狂,也不可能把自己八歲的女兒嫁出去,怎么說也要等到十二三歲才會考慮這件事情。

    李元景又跟李麗質閑聊了一會兒,將李麗質逗的笑聲不斷,數次道歉言明自己失態。

    李元景倒也不在意,這才是一個孩子應該有的天性。

    兩人聊得正是歡樂,一個內侍匆匆忙忙的走了過來,用公鴨般的嗓子說道:“殿下,陛下召您去御書房……”

    李元景雖是不舍,但也不得不離開,只能朝著李麗質說道:“改天有空了去王叔那里轉轉,有不少好東西呢!”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