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大唐第一閑王 > 《大唐第一閑王》第一百二十七章:大噴子李元景
    李世民的心中是萬分糾結的,最近可謂是好事不斷,但也可謂是麻煩不斷。

    喜憂摻半,著實讓人捉急的直撓頭!

    半個時辰前就接到了李元景進宮的消息,但半個時辰過去了,李元景依舊沒有來到御書房。

    皇宮雖然很大,但這么點距離半個時辰都走不到嗎?

    就算是爬也應該爬到了啊,無奈之下,李世民只好將手中的奏折扔在桌子上,派人去找李元景,順便喝一口冰鎮涼白開。

    果汁什么的就算了,李世民怕某人說他鋪張浪費,突然間,李世民竟然有些羨慕李元景的生活了。

    每天吊兒郎當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雖然惹事的能力也很強……

    “陛下,趙王殿下來了……”

    李世民抬頭看了眼,很是自覺的李元景已經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手中還拿著一只竹筒,上面有一根小竹管,李元景正美滋滋呲溜呲溜的吸著。

    李世民干巴巴的咽了口唾沫,朝著殿中的內侍揮了揮手。

    將所有人都趕走之后,李世民這才緩緩的走了出來,朝著李元景說道:“進宮不來找朕,瞎晃蕩什么呢?”

    “沒什么,恰好碰見麗質,跟她聊了會兒。”李元景吊兒郎當的說著,旋即試探道:“聽說你打算把麗質嫁給長孫沖?”

    “有什么問題?”李世民稍稍有些不滿,你一個小屁孩,這是你該管的事情嗎?

    不過在生氣面前,李世民還是趁機看了眼李元景手中的竹筒,眼角不由得微微抽搐,黃色的,是橙汁,而且還看到了冰塊……

    講真,內心深處李世民是想拒絕的,但無奈天氣實在太熱了,好歹也是個皇帝,書房連個空調都不舍的裝,喝口冰鎮果汁不過份吧?

    況且這是趙王拿來的,也不用宮里出錢。

    一番心里斗爭過后,理智還是戰勝了沖動,強行壓制住心中的不理智,說道:“給朕嘗嘗,怎么感覺跟之前喝的不一樣呢?”

    “我喝過的……”李元景一陣無語。

    “沒事,當年朕在戰場上也沒少跟弟兄們用一只碗喝水喝酒!”李世民一副接地氣的姿態說道。

    李元景直接將剩下一半的果汁遞了過去,本來是給李麗質的,但是臨走的時候李麗質托自己帶過來,但是呢,走到半路李元景覺得又熱又渴,于是就下意識的喝了兩口。

    想著一口也是喝,兩口也是喝,于是又接著喝了兩口,半杯就這么沒了。

    然而萬萬沒想到,李世民竟然連剩下的半杯都不放過。

    看著李世民那一口冰鎮果汁下肚后那美滋滋的形態,李元景就想一腳踹過去。

    說好的不嫌棄呢?

    不嫌棄你為什么不用我用過的竹管?好歹也是個皇帝,臉都不要了?哪有對著杯子吹的?

    狗皇帝!

    李元景心中哼哼了兩聲,決定不跟李世民計較那么多,直接說道:“我最近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朝廷不加緊管控的話,人類可能會就此滅亡……”

    “朕也發現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你不好好說話的話,朕覺得你可能得躺著出宮了!”李世民一口將剩下的喝光,鄙視的看了眼李元景。

    還人類就此滅亡呢,唬誰呢你?

    “真事!雖然沒有我說的那么恐怖,但這種現象的確已經發生了,而且發生了很多年,都是有跡可循的,接下來我打算讓人去調查一番,如果人手足夠的話,一個月便可得出結果。”李元景悄悄的給李世民打了針預防針,免得之后無法接受這個結果。

    “只要你有人,隨便你去玩,不過朕這里倒是有件頭疼的事。”李世民懶得搭理李元景,任你說的天花亂墜,想玩自己玩去,反正朕是不可能給你錢,給你人的,愛咋咋地。

    直接將一份奏折扔給了李元景,李世民便坐下來接著審批余下的奏折。

    不過在看向旁邊李元景的時候,李世民卻是越來越郁悶,憑什么你個不要臉的可以這么清閑?本王像你這么大的時候,都快上戰場了啊……

    李元景翻開奏折看了眼,又是那個杠精魏徵在搞事情。

    不過魏徵搞事情有一個特點,有一說一,有啥說啥,用事實說話,所以總是懟的李世民無話可說,無言以對。

    但是這一招對上腦回路驚奇的李元景來說,就有點不夠看了。

    從奏折上的內容可以看出魏徵是對這件事情進行了詳細調查的,所提出的每一個關鍵點都讓人很難取舍,好吧,說來說去,暗中的意思還是直接指向了自己。

    “有精力寫這份奏折,做這么多的調查,事情也早就解決了,真不知道魏徵是怎么想的,怎么天天凈想著懟人呢?真以為他是懟神啊?”李元景甚至連奏折都沒看完就直接開炮了。

    “怎么?魏徵說的難道不對?”李世民剛看完一半的奏折便聽到李元景的叫囂,不由有些生氣。

    “當然不對啊,出發點就錯了,結果怎么可能會對?”李元景冷哼兩聲。

    這件事情他已經有了對策,稍稍的整理了一下思路,接著說道:

    “織布工坊存在的意義就在于生產效率高,可以使布價迅速下降,除此之外,織布工坊還養活了上萬人,若是執行惠民政策的話,完全可以一戶只招一人,這樣便可以解決上萬戶家庭的生活問題。

    魏徵說大量的廉價布匹進入市場,沖擊了普通百姓換錢的門路,使他們手中的布匹迅速貶值,無法銷售,自此斷了僅有的財路之一。

    魏徵說的不錯,但是他有沒有想過,這些家庭一年也就能織一兩匹布,這點錢能干啥?

    朝廷這個時候應該做的就是有計劃的增設一些其他的工坊,有計劃的進行招人,盡可能的恩澤更多的家庭,讓他們擁有一個可以穩定獲取收益的工作,能一個月賺到百十錢的工作,誰還會去用一年賺那點錢?有這個功夫躺著休息,或者造個小人不好嗎?

    至于那些沒有,或者暫時無法恩澤到的地方,也是有別的方法可以替代的,比如說,最近我就發現了一種新的織布材料,而且不僅能織布,還能保暖,用來填充衣物,填充被褥。

    算了,跟你說是說不明白的,過幾天我讓人做幾件出來給你看看就知道了。

    這東西屬于經濟作物,隨著各種設施的投入,糧食產量也會不斷增加,每戶家庭完全可以拿個幾畝地出來種植棉花,到時候這些棉花由我們收購,這不就是一個來錢的門路?

    做人辦事腦子要靈活,要靈性,這也就是魏徵不在這里,不然的話我非噴死他不可……”

    李世民呆呆的看著李元景,怎么突然間覺得自己的腦子好像有點不太夠用了呢?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