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贗太子 > 《贗太子》第一百十五章 橄欖
    省城·貢院

    葉不悔早做了飯菜,就等著蘇子籍回去,吃過熱騰騰的飯菜休息,只是才趕到了貢院前,就聽到蘇子籍陷入舞弊一事的傳聞,頓覺五雷轟頂。

    扶著一棵樹才勉強站住,朝著轅門望去,看到又一群考生在里面出來,原本在熱議此事的人都紛紛上前接人。

    葉不悔目光在這些考生中焦急尋找,沒看到熟悉的人,直到看到余律,才急匆匆走過去。

    余律這時也與接的家仆說著場內發生的事,余律號舍并不挨著蘇子籍,雖隱約聽到了喧嘩聲,直到現在才知道了發生了什么事,也有些急了。

    “怎么可能?蘇賢弟的才學,哪還需要舞弊?”

    “是啊,小人也是這樣說,不過先出來的考生,卻是這樣傳聞,聽說當場還打死了人。”

    葉不悔匆忙上前,焦急問著:“余大哥,你可看到蘇子籍了?”

    “弟妹,蘇賢弟應該無事。”余律忙安慰的說著。

    “哎,來了來了,衙門貼告示了!”突傳來人們的驚呼。

    葉不悔跟余律都看去,就見果有個差役在考場內出來,將一張墨跡未干的告示直接貼在了墻上。

    差役一走開,人群就立刻圍攏過去。

    “快說說,上面說什么……”有不認識字,也猜到了告示必跟科舉,和剛才的舞弊一事有關,立刻催促著身邊的人念出來。

    葉不悔跟與余律都擠不過去,余律仆人好不容易擠了進去,過了一會,才衣服凌亂回來,對二人說著:“是知府大人聯名寫的告示,說有生員勾結縣差在秋闈舞弊,當場發覺,還沖擊欽差,被立刻杖斃。”

    葉不悔一驚,突一陣暈眩,連忙伸手按住了馬車,余律一驚,想扶又縮了手回去,聽著家仆繼續說:“不過不是蘇公子,是叫丁銳立的生員。”

    “還說,這次三日后張榜,會同時前十的文章供大家查看。公子,葉姑娘,蘇公子這是沒事了!”

    “你這話一驚一咋,是跟誰學的?”余律呵斥,露出了喜色,又蹙眉不解:“丁銳立,這不是本府同知家的公子么?”

    “此人是府學前一次解元,為什么會舞弊,還沖擊欽差,沒有道理啊?”

    “難道是同名同姓的別人?”

    “可子籍還沒有出來。”葉不悔仍有些不放心,就在這時,一個青衣人走到她的跟前,說:“夫人可是蘇葉氏?”

    把葉不悔說得一怔,過了會才意識到,這是說自己,葉不悔打量,警惕問:“你是哪位?”

    青衣人并不說話,只是一退,一個青年出現,他顯得很隨和:“我是方真,上次我們見過面。”

    “蘇公子是請去配合調查舞弊一事,我怕你擔心,故特地來告訴一聲,他一切無礙,等著三日后放榜,就會放出來。”

    方真微笑著說完,又打量一眼,還是覺得她眉眼有點眼熟,卻想不到是誰,不過蘇子籍身份敏感,為了避嫌并不想私下和葉不悔有過多交談,躬身一禮,轉身就走。

    “哎,你等等……”等葉不悔反應過來,還想說什么時,方真已是混入人群中,消失不見。

    “夫人,接到了公子了么?”背后突有人說話,轉眼一看,原來是野道人,葉不悔對他既無多少好感,也沒有多少惡感,只是禮貌說著:“原來是路先生,公子還沒有出來。”

    說著,又把過程細細說了。

    野道人面帶風霜之色,聽了這話若有所思,笑著:“既官府出了公告,又派人專門說明,那就是無事了。”

    野道人說是這樣說,心里犯了狐疑,凝神看了葉不悔,覺得她面相中并無黯淡,夫妻一體,蘇子籍必是無事。

    葉不悔有些心寬,轉身回去,問著:“路先生此去數月,想必辛苦了。”

    “并不辛苦,僅僅是受了公子的委托,在四處尋找合適的葬地,我已經在臨化縣隔壁的靖高縣找到了一塊,價格也不高,公子回來,就可去看,要是中了,就可將祖墓遷移過去。”

    “附近還有二三十畝坡田,不算良田,但開墾的話,也算中下,正好當成祀田,公子要是能中舉人,這點場面就能撐起來了。”

    蘇葉兩家都沒有田,但是這社會,田是第一資產,葉不悔雖年幼,也是知道這點,很是開心。

    這時野道人匯報了下,見租的小院已到,就不打攪,告辭,而葉不悔也不挽留,開了門,就喊著:“小白,小白?”

    要是往常,小狐貍必會唧唧竄過來,但是這時喊了幾聲,卻沒有回應。

    “死小白,又跑到哪里去浪了?”葉不悔有些郁悶。

    貢院·小院

    這已經是第三天了,蘇子籍簡單吃過了豐盛的晚飯,就洗漱上了榻。

    因能感覺到有人在暗處盯著自己,比遇到巡檢司的感覺還微妙,蘇子籍索性就側躺在榻上,拿了本書看著,口中卻在默念著蟠龍心法。

    才默完一章,【經驗+2】一行字飄起,轉瞬消失,蘇子籍不動聲色,繼續默讀,立志今天將這余下經驗全部刷完,并且尋思:“奇怪,這段時間,小龍女并未再召喚我過去,莫非傳授已結束?”

    “但又不像,上次臨走,她還說,要我下次見她,與她繼續講人間故事。”

    “不過,這段時間的確不方便,也許她知道我這段時日攻讀和考試,不好意思晚上再引我過去?”

    “又或者現在是在省城,與雙華府的蟠龍湖隔的相對遠?”

    雖晚上入夢,并不會影響睡眠質量,醒來也不會感到疲憊,可蘇子籍想了下,除了以上可能,也想不到別的原因。

    “算了,還不知她現在何處,又是什么處境,更不知我的教授,是否有著意義,還是不要再想這件事了。”

    將雜念摒除后,蘇子籍心神漸漸沉浸在默讀中。

    現在資質抵達15,一章閱讀強迫經驗+2而不是+1,300點經驗并不算多,入夜時就全部完成了。

    “蟠龍心法4級,17/4000”

    果然,有驚無險的沖破了這關卡,說來奇怪,一旦沖破,就覺得非常疲倦,就撲在了榻上,沉沉入睡。

    外面監視他的人,也沒有一直盯看,見著蘇子籍省試后,連著三天攻讀,毫不懈怠,也暗暗佩服,這時見著他睡了,并且夜漸漸加深,還下起了雨,也松懈了少許。

    墻角處,一只小狐貍趁機竄了進來,落在了窗口下,只看了里面一眼,狐臉就露出了驚喜:“唧唧……”

    就算外面秋雨淅淅瀝瀝下著,并無月光,可在屋內,還是能看見一顆顆橄欖大小的金色顆粒落下。

    它連忙捧著爪,作拜月狀,眼中充滿著喜意。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