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師門有點強》64. 離開
    蠢狐貍哼著小曲兒,一臉忘我的不知道陶醉在哪個世界,就這么樂呵樂呵的跟在蘇安然的身后。

    蘇安然覺得,她如果再流點口水的話,說她是剛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患者,都不會有人懷疑。

    但是青玉卻完全沒有身為精神病患者的自覺,她的滿臉都是“老娘我很高興”的表情。

    不過仔細想想,說青玉是這次幻象神海的最大贏家,似乎也沒什么毛病?

    蜃妖大圣的標配六件神裝,除了被摧毀的那件,青玉拿了三件:銀光袍和蜃樓披風,還有一支名為碧海搖光的步搖——這玩意只聽名字,就知道是碧海氏族出名了。

    剩下的兩件里,蘇安然拿了云海佩,這也是蘇安然會和青玉同行的原因。

    最后一件則是只剩一只的耳環——這種成對的法寶,只剩一只的話和廢了是沒什么區別的。

    這也是為什么青玉和敖薇兩人都沒有拿走的原因。

    當然,敖薇這一次進入幻象神海的根本目的也并不是這些法寶——如果當時青玉拿走了短劍和那顆拳頭大的珍珠,那恐怕敖薇就不可能那么輕易退走了。

    “有點不對勁?”蘇安然的眉頭突然一皺。

    “怎么了?”蠢狐貍還沒反應過來,依舊在自我陶醉中。

    不過還好,這狐貍雖然有點蠢,但還不至于不靠譜。

    下一秒,她就雙目圓睜,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生命力的氣息!好濃郁!這……這……這……”

    一連三個這,說話就跟磁盤卡帶了一樣,沒了下文。

    不過也難怪青玉會露出這樣的神態。

    在青玉的狀態恢復后,蘇安然和她就重返那塊死寂的浮島。

    但是與之前在這個浮島上感受到的那種死亡、絕望、孤寂的氛圍不同。

    此時浮島上,到處彌漫著一種生機蓬勃的氣息——盡管非常微弱,但的確是獨屬于生命力的氣息,而聯想到整個浮島的地域遼闊程度,卻依舊能夠感受到這股蓬勃的生機,像青玉這樣對生命力氣息非常敏感的生靈,會說的這里的生命力氣息濃郁也就不難理解了。

    “先說好啊,你們妖盟之間的事,我可不參與。”蘇安然又不是笨蛋,自然猜想到了什么。

    顯然,現在浮島的狀況,就是敖薇那條龍女折騰出來的。

    青玉白了蘇安然一眼,臉色也不是很好看,氣鼓鼓的說道:“我知道!”

    “那我們還是找找怎么離開這里吧。”蘇安然開口說道。

    “你知道出路在哪嗎?”青玉反問道。

    這個問題,還真的是把蘇安然給難住了。

    蘇安然對于這個世界就連歸屬與“常識”范疇的問題都認不全,更不用說這類涉及到破陣的高難度問題了。

    所以蘇安然很光棍的說道:“不知道。”

    青玉一開始也沒指望過蘇安然知道,所以此時倒也說不上心情好壞:“那就順著生命力氣息的強盛處走吧。敖薇在這里弄出了這么大的動靜,肯定……”

    “我是不會……”

    “不會參與到我們妖盟內部的斗爭嘛,我知道,我知道。”青玉沒好氣的說道,“反正我們現在也沒找到出路,萬一敖薇弄出來的變故就是出路呢?我們一直不去的話,那不是要一直都困在這里了?”

    蘇安然一聽,青玉說得也好有道理,于是便點了點頭,同意她的方案。

    自古以來傳聞狐貍擅**氣,這不是無的放矢。

    精氣,就是精氣神的一種,也是生命力的一種外在表現。

    所以狐妖對于生命力的氣息都是極為敏感。

    至少蘇安然沒感受到這個浮島有什么太大的變化,最多也就是空氣清新了一點,不像之前有一種好像在通氣環境不好的地下室一樣。這也是他會說有點不對勁的地方,因為雖然有一些變化,但是變化不夠明顯,所以蘇安然沒有太大的感覺。

    可作為青丘一族的青玉就不一樣了。

    她一開始沒有太在意,是因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理會外界的變化。

    等她反應過來時,立即就發現其中不一樣的地方了。

    此時在青玉的帶領下,蘇安然跟著她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山崖邊。

    說是山崖,其實是因為有一條寬約百米的巨大的裂縫將大地一分為二。

    這條裂縫深不見底,兩邊首尾也似乎看不到盡頭。

    唯一還能夠看到的,就是站在山崖邊向下俯視時,依稀能夠看到懸崖邊下方大概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個平臺,整個浮島上散發出來的濃郁生命力氣息,正是在這個平臺上散發出來的。

    “我們下去?”

    百來米左右的高度,以神海境修士的實力,只要能夠借力緩沖的話,其實安穩落下并不難。

    蘇安然會這么問的原因,是因為他擔心如果他們兩人就這么貿然下落到平臺的話,很可能會遭遇到敖薇或者羅娜的埋伏攻擊,畢竟他看到崖壁有好幾個淺坑,顯然是已經有人在崖壁上借力緩沖,落入下面的平臺。

    “沒有其他辦法了。”青玉知道蘇安然想問什么,她有些無奈的開口說道,“而且我發現,下面的生命力似乎已經開始在減弱了。……我懷疑那里很可能真的是出口,應該是敖薇用某種方式打開的與外界連接的通道,現在這條通道正在關閉。”

    “那還等什么!”蘇安然一聲低呼,縱身一躍就跳了下去。

    “等……”青玉正想開口勸阻,蘇安然已經在她面前消失了。

    直墜而落的蘇安然,很好的體驗了一次跳樓機的快感。

    前身在地球的時候,他最喜歡就是玩這類刺激的玩意,所以此時直墜而落并未給他帶來任何不適,甚至還喚醒了他體內沉睡已久的那種愉悅。

    當然,蘇安然可不認為自己在經過聚氣境的身體素質強化后,就真的能夠從百米高空落地不死。

    中途的時候,他就拔出屠夫,然后插入山壁,借此緩沖自己直落的速度。

    如此三、四次借力之后,蘇安然就安穩的落到平臺上。

    這個時候,青玉也才緩緩的落地——比起蘇安然的粗暴做法,青玉的動作就要優美許多了:她的足尖在山壁上輕輕一點,有淡綠色的熒光亮起,整個人的急落速度立即就得到緩解,仿佛空氣里的氣流都被凝滯了一樣。重復數次之后,她也安全的落到平臺上,僅比蘇安然慢了那么兩、三秒。

    “就是這?”蘇安然望了一眼平臺的情況,“出口?”

    此時只要不是個瞎子,基本都能明白,敖薇那條龍女折騰出來的出口通道,必然不是正常的撤離通道。

    或者更準確一點的說法,就是被囚禁在屋子里的敖薇沒有找到可以離開的門,所以失去耐心的她干脆找了一個屋子最薄弱的地方,然后直接把墻壁給鑿穿了。

    平臺之上,位于山壁的位置,有一個兩米高,一米寬的圓形門扉。

    通過這個門扉,依稀能夠看到外面正在飄蕩著的藍色霧氣。

    那里是幻象神海的外圍區域。

    “之前那些小蘋果是不是說,如果我們不是從正確的出口離開,我們就會出事?”

    聽著蘇安然的問話,青玉想了想,然后才說道:“但是敖薇和羅娜也肯定是吃了蘋果才能進入這里的,所以如果她們能夠從這里離開的話,我們應該也可以。”

    “你覺得風險大嗎?”

    “我覺得如果我們不離開的話,風險可能會更大。”青玉想了想,然后開口說道,“一旦幻象神海秘境關閉的話,我們恐怕就真的會被徹底困死在這個秘境里了,下一次秘境開啟起碼也是二十五年后。……這條通道,也只有敖薇能夠開啟了,只是我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那么急著離開。”

    聽到青玉這么一說,蘇安然突然想到了妙成大和尚。

    在癲狂意識世界這里,最大的贏家其實是青玉,按理而言敖薇不應該那么快就離開,就算不想個辦法給青玉和自己搗亂,正常邏輯也應該是等他們找到出口后才跟在后面離開。畢竟,相比起敖薇而言,青玉應該才是更急著要離開這里的人。

    可實際上,卻是敖薇先一步選擇離開,而且還是迫不及待那種,這就只有一個解釋了。

    “敖薇進入幻象神海的目的,恐怕并不是沖著這些遺產而來。”

    “那……那她是為了什么?”青玉追問道。

    蘇安然一臉看傻子的眼神看著青玉:你都不知道了,我能知道?

    青玉臉色泛紅:“那現在……我們……”

    “走。”蘇安然咬了咬牙,然后沉聲說道,“不管之后會引來什么樣的后果,現在這里是最快的離開通道。”

    蘇安然可不想繼續浪費時間在這個完全扭曲的地方了。

    不管事后有什么后遺癥,但是眼下的直覺告訴他,他必須立即、馬上離開這里。

    看著蘇安然當頭沖入了那個門扉一樣的圓洞,青玉也立即快步跟上。

    在經過一陣就像是跳水時,整個人扎入水中的那種,蘇安然很快就出現在了幻象神海秘境的邊緣地帶。

    他能夠看到前方不遠處的界碑石,似乎再走個百來米就可以到海岸邊了。

    這個時候,蘇安然回頭而望,卻并未看到自己來時的那個門洞。不過在看到空氣突然傳來一陣扭曲和漣漪后,青玉就從空氣里突然跑了出來,這個時候蘇安然伸手這片空氣摸索,卻也并沒有看到自己的手消失。

    這讓他意識到,這應該是一條單向通道。

    一旦出來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于是蘇安然和青玉兩人很快就開始檢查自己,但是也并未發現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正常。

    “終于出來了。”青玉發出一聲欣喜的歡呼聲。

    “那我們之間的協約,就到此結束了。”看著歡呼中的青玉,蘇安然突然開口說道。

    這句話,讓青玉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收拾好心情,畢竟她也清楚,從一開始她和蘇安然就只是臨時的盟友關系,實際上雙方連朋友都算不上。

    所以青玉點了點頭后,道:“我要離開秘境了,你呢?”

    “我還打算在這里繼續修煉一下。”蘇安然看了一眼幻象神海的情況,從中分辨他還能在這個外圍區域修煉多長時間。

    “大概還有……不到五天的時間了。”不過這里畢竟是妖盟的地盤,青玉對此的了解比蘇安然更清楚,所以她很快就推算出正確的時間。

    聽到青玉的話,蘇安然一臉懵逼:“五天!?”

    “還不到。”青玉開口說道,“最多再過兩、三天,那片雷云就會遮蔽整個幻象神海,你必須在開始下雨之前離開,否則的話你就會被困在這個秘境二十五年了。”

    “我們只是進去了不到……一星期的時間?你現在跟我說,我浪費了兩個月的時間?”

    “感知都被扭曲了,時間流速也不一樣了嘛……”青玉小聲的說道。

    她知道,蘇安然當初只答應了分給她一個月的時間,可是這一來一回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青玉擔心蘇安然要給她算利息,急急忙忙的說了幾句后就轉身狂奔起來,直接離開秘境了。她現在可是準備要去湊一筆錢跟蘇安然買關于唐詩韻的東西,哪還有閑錢浪費,自然是能省則省了。

    只是,這只蠢狐貍顯然并不知道,從地球而來的蘇安然可是很懂得一句古話。

    羊毛出在羊身上。

    跑得了和尚,難道還跑得了廟嗎?

    “呵。”蘇安然看著轉眼間就不見蹤影的青玉,冷笑一聲,“你等著,這筆賬我一定會給你算利息的。”

    木牛流貓說

    稍后還有一章。今天是兩更的節奏!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