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硬漢崛起 > 《硬漢崛起》第二十三章 梅小朵 (求推薦票)
    籌備一部影視作品,當然需要時間。

    聽田彬說,主創人員都是提確定好的,劇組開始篩選小配角,說明《神刀門》的立項已經有段日子,上馬在即了。

    楊崢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

    這里得提一點:鴻泰影視城幾乎“全年無休”,最多大年初一才放假一天。雖然春節將近,可對拍戲卻沒什么影響。

    簡單了解完部分情況,楊崢就下樓去了。

    心情略激動。

    他得好好消化消化。

    下樓梯,出門,楊崢迎頭碰上了一道身影。

    是個小姑娘。

    手里還拿著根棒棒糖。

    這姑娘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臉蛋兒白生生的,嘴唇紅嘟嘟的,腦袋上扎著“哪吒頭”,特別的俊俏。

    什么叫哪吒頭呢?

    把頭發梳起來,左邊留一個小揪揪,右邊留一個小揪揪,左右兩邊對稱。

    不夸張的講,哪吒頭應該是最調皮的發型了,尤其能襯托女孩們的乖巧和伶俐。

    驚鴻一瞥間,楊崢還發現一件事情。

    ——這位姑娘的五官,竟然透著種天然的古典味道。看起來真叫賞心悅目。

    兩人擦肩走過。

    楊崢笑了。

    仿佛陽光照耀到身上,一剎那,他的心情美上加美……

    剛間隔兩天時間,楊崢就接到了進組通知!

    有些意外,不是他所想象的直接開工,而是短期集訓。

    嘿!

    又見集訓!

    ——許多拍攝的內容,會涉及到關于打斗、繪畫、槍械、舞蹈,甚至是手工。因此,把小伙伴們召集起來,共同學習某些“技術”,這個事兒在行內比較常見。

    作為一名職業演員,無論演什么,你起碼得做到形似,才能打動觀眾嘛。

    隨遇而安吧,反正人家劇組說了算。

    從嶄新的衣柜里翻出休閑羊毛衫,穿上輕薄的短款大衣,楊崢對著鏡子把胡須剃干凈,戴好手表,這才推開房門外出。

    最近一段吃得好,他的體重有所增加,貌似感覺也能扛凍了,哈哈。由此可見,狗熊冬眠之前要添些肥膘,是件多么“科學”的事情。

    集訓地在一個不大的民宿客棧,叫做“青年居”,位置遠離影視城中心范圍,比較偏僻。

    十五分鐘之后,楊崢趕到了目的地。

    付過賬,他從三輪兒上下來,意外看見路口停著輛房車。

    那車相當的豪華,是輛大奔,體型堪稱巨無霸!

    在鴻泰這邊拍戲,什么人享受什么待遇。從檔次方面判斷,那里的主兒絕對非同小可。

    哎?

    車門突然打開了,下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哪吒!

    不過,今天小哪吒把發型改了,換成了高高的馬尾辮。她一手提著“羊駝造型”的針織包,一手攥著小瓶酸牛奶,也往青年居走去。

    嘶……

    楊崢極其聰明,馬上便猜到了某種可能性。

    ——十七八歲,恰好出現在集訓客棧,又曾經到過鼎力特技公司,莫非,她就是《神刀門》的女一號?

    年紀能對上哦!

    前兩天聽田彬講,說女主角名叫“梅小朵”,是個新人演員。現在估計的話,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新人上戲,直接就當女一?

    再打那輛房車來推算,他估摸著,這姑娘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楊崢稍一愣神,也跟在后頭往客棧走去。

    “先生,請您出示劇組的邀約短信,謝謝合作!”客棧的服務員居然堵著他,不讓進。

    得,搞得還挺麻煩,看來或許是“封閉式”培訓了。

    楊崢將手機亮出來比劃比劃,服務員拿起資料,謹慎地辨別完他的容貌,然后才笑笑放行。

    和鑰匙一起,他還領到一個圓形的胸牌!

    真搞笑!

    上面寫著“三師兄,楊崢”的字樣……

    楊崢忍俊不禁,對這場集訓提起了興趣。

    進門往里走,一拐彎,有個寬敞的大廳。窗口、沙發、包括上樓的臺階位置,都有掛著各式各樣胸牌的演員待著,什么“二師兄,XXX”,“八師兄XXX”,武俠味兒相當濃郁。

    一、二、三、四……

    楊崢數了數,加上他自己,總共是十三人。男的十二個,而女孩只有唯一的一個!

    那小姑娘的牌子上,寫著“小師妹,梅小朵”!

    果然是她。

    梅小朵?挺風趣的名字。

    目前還沒有正式畫臉,換服裝,所以,楊崢怎么都想象不到:這位稚氣未脫的女孩子,究竟是怎樣接過父輩的衣缽,統領神刀門的?!

    她似乎也太小了……

    ……

    “喂!大家都過來一下!”

    選角副導演老曹忽然出現,拍拍手掌,對著演員們喊道。

    “刷刷刷。”

    十三個小伙伴聚攏到一起,自動排成一排。

    老曹環視兩眼,很滿意。

    “那什么,閑言少敘,我就直奔主題啦!你們十三個人,未來將要在《神刀門》里,扮演親如一家的師兄妹。按照咱們汪導的意思,搞的這個集訓呢,主要有兩點目的。”

    “第一點,動作訓練。神刀畢竟是部武俠劇,少不了打斗的,肢體方面當然得加強加強。”

    “第二點,親情訓練……”

    啥?

    親情訓練?

    新鮮啊!

    乍一下聽到這個陌生的詞匯,大家都滿臉懵圈,摸不清頭腦。

    “你們是師兄妹,感情深厚。導演要求你們必須盡快的熟悉彼此,當眼神交匯的時候,應該有東西流露出來。”

    “報告!”梅小朵舉手。

    她的聲音脆脆的,甜甜的,就像夏日里的冰糕,入耳非常舒適,沁人心脾。

    曹副導笑得極其寬容,寬容中帶著寵溺。

    “呦,朵朵想說什么呀?”

    梅小朵道:“曹老師,我猜導演的意思,是讓我們培養感情,做到言談舉止真的像一家人。這樣拍戲的話,才能互相之間產生默契,從而讓觀眾們切實相信。對不對?”

    “聰明!哈哈!”

    曹導演道,“把你們十三個人單獨關在一起,同吃同住,同甘共苦,就是為了消除彼此間的陌生感。如果大家看到對方都表情生硬,根本不像熟悉的樣子,那得多失敗啊!”

    ——楊崢深以為然。

    生人與生人交流一個樣。

    熟人交流又是另一個樣。

    微表情是欺騙不了鏡頭的。

    記得從報紙上看過:一名演員要扮演警衛,他居然寸步不離地跟著對方的演員,端茶倒水,令行禁止,把自己完全代入了!

    不瘋魔,不成活。

    不用心,同樣不成活。

    楊崢對那個素未謀面的“汪導演”,莫名有了點兒好奇心。

    ……

    “好啦,大家自我介紹一下吧,從大師兄開始。”曹副導又說道。

    “哎!”

    有個英俊的男演員上前一步,轉臉,點頭致意。“你們好,我的名字叫做黃凱,今年三十二歲,來自于京都電影學院!”

    “嘶……黃凱老師啊……他演過很多戲的。”附近有人竊竊私語。

    大師兄的眼角飛過得意,然后退到行列里,換成第二個。

    第二個人卻不是二師兄!他學著剛才前輩的流程,依樣畫葫蘆,搶著說道:“我是老七,XXX,來自XX藝術學院!”

    下面是爭先恐后的第三個。

    不甘寂寞的第四個。

    手舞足蹈的第五個……

    順序徹底亂套了。

    他們說話的方向,似乎全是朝著梅小朵的,都死命地表現自己。

    小師妹到底啥人嘛?

    真奇怪!

    楊崢不動聲色,靜靜地看著他們“表演”。這學院,那藝校,好家伙,一水兒的科班出身啊!看來,只有自己是個野路子,業余選手……

    “嗯哼。”

    等烏鴉都叫完了,梅小朵清清嗓子,不慌不忙道,“師兄們好。我是你們的小師妹,梅小朵,今年十七歲,還在上高中。”

    “好!”“好哎!”“小朵最棒!”

    “呱唧呱唧……”

    大家熱烈鼓掌,高聲叫好,差點把手指頭都給拍掉了!

    什么毛病?

    就一小姑娘而已,雖然長得挺好看,但也不用這么浮夸吧?

    尾聲階段,楊崢平靜地介紹自己:“楊崢,新年二十六,是一名群眾演員。從前干過廚師。”

    嗯?

    群眾演員?莫非還有廚校的文憑?

    哈哈哈!

    咋回事兒?

    羊圈里跑出個小毛驢,他是個異類呀!

    空氣變得靜悄悄的,大伙表情古怪,個別人的面部造型上,明顯寫著“輕蔑”兩個字。

    “呀?廚師?”

    梅小朵眨巴眨巴眼睛,轉臉看向楊崢。

    “三師兄,您學的是什么菜系?”

    “淮揚菜。”

    “噢!”

    梅小朵舔了一下嘴唇,開始報菜名。“鹽水鵝、獅子頭、水晶肴肉、大煮干絲、八寶葫蘆鴨、拆燴鰱魚頭……”

    呃!

    楊崢呆住,小哪吒是個資深吃貨啊。

    “這些菜您都會做嗎?”

    楊崢收拾情緒,接著謙虛地回答道:“馬馬虎虎,應該能將就。”

    “太好啦!改天一定請您露一手。”

    “沒問題……”

    粗略地交流完畢,大家解散開來,準備去各自認領房間。

    梅小朵貌似想起了什么,又急促地叫道:“各位師兄,請等一等,咱們十三個人組成天團,是不是得取一個響亮的名號啊?”

    “你說吧!”“聽你的!”“甭管你取什么都可以!”“小朵最聰明!”“小朵最優秀!”

    溜須拍馬的聲音不絕于耳。

    梅小朵喜滋滋地一揮拳頭:“哎?就叫‘冷血十三煞’好不好?”

    “咣當!”

    地下摔倒了一片……

    楊崢嘆氣道:“我說,小師妹,您這名號聽著都犯法……”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