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硬漢崛起 > 《硬漢崛起》第五十四章 背影
    楊崢的混混生涯還在繼續著,拍攝過程十分緩慢。

    瑣碎得嚇人。

    也細致得嚇人。

    不過,袁氏影片素以“神剪”著稱,將來能留下多少可用的鏡頭,那要看造化了。江湖上有個傳聞,說一位配角被袁導招來參與制作,忙前忙后折騰了二十幾天,結果等到新片上映時,他連自己的后腦勺都沒看見,全被一刀切了!

    導演的原話是:“我感覺不對,所以……”

    甭管結局如何吧,碰上《黑桃K》劇組,反正楊崢感覺就像中了彩票一樣。

    如此嚴苛而又拖沓的團隊,恰恰最適合新人成長,學習氛圍絕對是夢寐以求的,他非常珍惜。

    夜晚。

    某家休閑KTV。

    “小楊,啤酒能喝多少?”

    “能一直喝。”

    “嘿,真的假的?別吹牛啊!那待會正式開拍,你就盡量大口點兒,一定得喝出豪放不羈的效果來。”

    “明白導演!”

    今晚的戲份,要進一步突出小刀性格的粗楞。關于這點,沒有比喝酒打架更合適的了。混混嘛,閑下來不干架還能干啥?

    片場布置完畢,拍攝也就開始了。

    “蹦擦擦,蹦擦擦……”

    包廂里烏煙瘴氣,伴隨著輕快的音樂,楊崢正在跟朋友聚會。

    什么朋友?

    當然是些歪瓜裂棗,臭味相投的小流氓了。

    這些人的面相與普通老百姓區別很大,兇惡、邪痞、油滑,有的是光頭,有的是白毛,身上或多或少都紋著可怕的刺青,皮皮蝦、米老鼠啥的……

    楊崢身穿彈力背心,手上戴著塊明晃晃的金表,整個軀干差不多全是癱在沙發里的,顯得特別欠抽。

    “噸噸噸噸。”

    他在喝酒的時候,仰起腦袋,酒瓶底兒直豎豎的往天上指去,只幾口就把東西干完了,喉嚨似乎都不帶吞咽的。

    ——這哪兒是喝酒啊?分明是往下水道里灌嘛!

    袁導邊看邊呲牙,不禁莞爾一笑。

    平常的楊崢很注意自身修養,坐得端正,說話溫和,對待大家也極盡客氣,可以說是彬彬有禮了。天知道他在體驗生活的那個階段,究竟遭遇了什么奇葩?

    “刀兒。”

    “嗯?”

    “這趟跟鄉下分了多少錢?”頭頂白毛的兄弟問道。

    “不多,兩萬塊。”楊崢說話淡淡的,眉角的得意卻抑制不住。

    “哎呦,那今晚你請!”

    “小意思……”

    楊崢點了根中華,把視線投向了前面的夏青。

    ——她還真豁得出去!

    屏幕前,彩燈之下,只見小姑娘拿起嶄新的蘋果自拍幾張,比著調皮的剪刀手,然后將兩條胳膊舉高,滿臉陶醉地跳起舞來。

    扭轉、搖擺、律動……

    今晚她一身露臍裝打扮,碎花裙子短得不能再短,白生生的大腿很扎眼,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成熟有成熟的曼妙,年輕有年輕的張揚,這場舞蹈無疑是好看的。

    也許是從陳思雨那兒得到的靈感,夏青光著腳丫,完全沉浸在音樂的節奏里。她旁若無人,跳出了一種“恣肆”的味道。

    楊崢盯住她挺翹的屁股,目光欣賞加邪異,喉結大大地蠕動一下。

    “小刀,你唱首歌吧?”夏青忽然停下動作,轉頭說道。

    “我不唱。”

    “來嘛來嘛!”

    夏青連跑帶跳的撲進懷中,貼身跪在腿上,箍住他的脖子使勁兒搖晃著。

    呃……

    四目對視間。

    那明亮的眸子投射過來,帶著一種銷魂的熾熱,似乎可以從你的眼里蔓延進去,一路融化到內心最深處,可謂勾魂奪魄。

    小姑娘很有妖精的潛質啊!

    楊崢差點被夏青帶歪了,他趕緊收斂心神,拍拍人家的腰肢說道:“行行行,那我就唱一首。”

    “快唱!”

    “耶!”

    “啪啪啪……”

    狐朋狗友們拍手的拍手,吹口哨的吹口哨,都跟著瞎鬧騰。

    楊崢歪著脖子,腦袋不正經地左右搖晃,舉起話筒,油滑地唱了起來。

    “苦澀的沙

    吹痛臉龐的感覺

    像父親的責罵

    母親的哭泣

    永遠難忘記……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么

    擦干淚不要怕

    至少我們還有夢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么

    擦干淚不要問

    為什么……”

    ——無法無天的小混混,竟然唱著經典的勵志歌曲《水手》!在這種情景之下,而且還是這種歌詞,諷刺意味令人絕倒。

    袁導演真神了!

    接下去,一個人的獨唱變成了流氓大合唱,畫面簡直不堪入目……

    楊崢他們繼續胡鬧,夏青抽空出去上衛生間。

    過了片刻,等她回來的時候,臉色卻十分難看,氣鼓鼓的。

    “怎么啦?”

    “刀兒,外面剛才有人對著我吹口哨。”

    “嗯?”

    楊崢的表情瞬間冰冷,變得冰冷而兇戾,如同一頭將要暴起的餓狼!

    “嘿喲,真是瞎了他的狗眼!”

    “哈哈!”

    “走!”

    “去干丫的!”

    混混們正閑得蛋疼,聽完這話就像打了雞血似的,個個齜牙咧嘴,摩拳擦掌。

    “人在哪里?”

    “隔壁211包間。”

    “哼,我去看看……”

    楊崢制止了想要幫忙的伙計,獨自拉著夏青出去辨認目標。

    “好,過啦!”

    袁導一聲叫停,似乎對結果還算滿意。

    大家惴惴不安的,往他的臉上仔細掃描著,沒發現有什么異樣,然后都松了口氣。

    袁導把楊崢喊到身邊,輕聲交代幾句。

    “下一場是打戲,這個你最拿手,我沒什么可指導的。咱們休息一下就拍,注意安全!”

    “哎!”

    ……

    房門處。

    嘈雜的音樂聲往外邊飄著,211包間也是群魔亂舞。

    楊崢透過玻璃觀察,神情陰森。

    “哪個王八蛋干的?”

    夏青小手一指,“噢,穿花襯衫的那個家伙,討厭死了!”

    “嗯,你先躲遠一點……”

    楊崢徑直推門,氣勢洶洶地闖了進去。

    包間里攏共有四個青年,三男一女,女的打扮妖艷,幾個男的年紀也都不大,最多才二十出頭的樣子,看上去流里流氣。

    爛學生?

    小混子?

    甭管他們的來路吧,在刀哥面前,這些人顯然屬于“后輩”,檔次還差著十萬八千里。

    “別唱了!跟殺豬似的,知不知道害臊?”

    “哎?丫特么誰呀,就亂闖?”花襯衫停下話筒,直眉楞眼地問道。

    “剛才是你對著我女朋友吹口哨的?”

    花襯衫瞅瞅外邊的夏青,又瞅瞅楊崢,抬起下巴抵賴道:“什么跟什么?靠!都不知道你在說啥,趕緊滾出去!否則我不客氣了!”

    “快滾!”

    剩下的幾個小年輕紛紛起立,擺出人多欺負人少的架勢,沒有半分懼怕。

    “我滾你大爺!”

    楊崢一言不合就動手開練,右腳直奔花襯衫的肚子上踹去。

    進步、側身、提膝、彈擊。

    ——這是散打里的標志性動作,中路側踹!

    “咚!”

    “噢……”

    瞬間,花襯衫就起飛了!

    他悶哼著,擺脫了地心引力,向后面飛出,摔倒,砸在沙發里,臉色變得比白紙還慘。

    “臥槽!”

    第二個小伙直奔楊崢撲去,起腿兇狠地蹬向對手的小腹,準備來個一報還一報。

    誰承想,楊崢不躲不閃,居然強行再進半步,硬生生地吃下了他的打擊!

    “砰!”

    “哎呦!”

    挨揍的啥事沒有,揍人的反而被彈了出去,四仰八叉地一跤栽倒!可能是摔倒之后,頭部撞上了什么東西吧,那小子捂住腦袋,滿地的打滾,嗷嗷鬼叫。

    楊崢連續撂翻二人,這才剛轉過臉來,便看見一只拳頭快速打近,砸向他的左眼眶!

    第三個小青年到了!

    弧線大擺拳!

    “嗖!”

    打架是需要技術的,只可惜今晚他們不太走運,碰上了混混中的PK專家,小刀哥!

    楊崢飛起左肘,“啪”的一聲,準確地將拳頭攔截下來。

    接著,他就勢抓住對方的手腕,斜上步,伸右手,用右手去擒拿敵人的大臂,一轉身,一貼靠,腰跨猛然發力!

    漂亮的過肩摔!

    “啊……”

    在女孩的尖叫聲中,楊崢竟然從背后把敵人給掄了出去,重重地砸在茶幾上。

    “轟!”

    啤酒、飲料、香煙、瓜子,外帶水果拼盤,登時隨著他的降落向四面炸開,漫天飚飛!

    來得快倒得更快!

    小伙也被秒殺了……

    過了片刻,四個男女都蹲在地下,苦著臉,抱著腦袋。

    夏青笑嘻嘻的,用巴掌挨個呼向他們的腦袋,罵道:“吹呀?讓你再吹!吹……”

    楊崢冷眼旁觀,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打完了人要干啥?

    跑路唄!

    這段戲的最后一幕,是在空曠的大街上。

    楊崢拽著夏青,一面奔跑,一面歡笑,月光將他倆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咯咯咯,跑不動啦!”

    “那我背你!”

    楊崢把夏青輕巧地弄到背上,故意繞著8字型飛奔。

    “駕,駕,哈哈……”

    袁導遠遠地盯住他們,嘴里嘀咕道:“這個設計,我喜歡……”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