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硬漢崛起 > 《硬漢崛起》第六十九章 沒有一個好人
    楊崢夾著本子,回到了“臨時宿舍”。

    他被安排在張家隔壁的一處老房子里,跟幾個劇務同住。

    山村的夜晚非常寂靜,偶爾能聽到零星的犬吠聲。洗把臉,披上件厚外套,楊崢照例準備了香煙,茶水,和筆記本,借著四十瓦的燈泡開始研讀。

    在此之前,他曾經看過林飛羽的《夕陽》。粗糲的鏡頭,殘酷的情節,林飛羽直指丑惡與陰暗,血淋淋地揭露了社會的真實性。

    雖說電影的票房失敗了,而且還會讓人產生壓抑感,但它仍舊表達了正確的是非觀,不失為一部批判類的現實主義佳作。

    有思想,去媚俗。像林飛羽這樣的操刀者,當然很值得期待。

    拿起一支香煙在鼻端輕嗅,楊崢翻開了劇本。

    《絕望》,原名《144號公路》,年代,模糊……

    丁靈是一名女大學生。

    很諷刺,因為好心幫助一個老婆婆,她被賣到了閉塞的大山里。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終日以淚洗面。

    丁靈的光棍“丈夫”人稱馬老三,性格執拗,而且極其粗暴。他花光全部的積蓄——五萬塊,終于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媳婦兒。

    馬老三把丁靈關在堂屋里,動輒打罵,以各種手段折磨這個苦命的女人。

    大山與世隔絕,連信號都沒有,想報警是不可能的。

    丁靈也嘗試著跑過。

    村外的144號公路綿延數百公里,人跡罕至,屬于茫茫的戈壁荒野,她根本無路可逃。

    馬老三養了一條大狼狗,靠著狗鼻子幫忙,他輕松地就抓回了媳婦。

    抓回之后,丁靈嚴重受虐,左手尺骨骨折……

    更可怕的是,山里的村民們同樣愚昧!他們自覺地幫著馬老三監視丁靈,只要丁靈有所異動,他們便立刻告知馬老三,等待著丁靈的自然又是一頓毒打。

    丁靈極度悲苦。

    在絕望之中,她度過了暗無天日的三年!

    三年后,馬老三逐漸放松警惕,丁靈也可以在村里偶爾走動。

    農閑的時候,丁靈總喜歡獨自發呆,拿著自己的銀項鏈懷念母親,懷念過去的好日子。

    ——那是一條雞心項鏈,里頭有一張她跟母親的小小合照。

    銀制品價格便宜,所以馬老三才放過了。

    丁靈皮膚白凈,氣質不同于山里人,因此被村長的兒子盯上。村長兒子暗示丁靈,只要她答應跟自己“好”,就會幫助她回家!

    為了寶貴的自由,為了能再見到母親,經過反復的煎熬和思想沖突,丁靈含淚答應!

    村長兒子得到了丁靈,心滿意足。

    但是,這個混蛋只是玩玩而已,得手后便外出務工,從此再也沒有音訊……

    丁靈備受打擊。

    屈辱、崩潰、灰敗。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活得都像一具行尸走肉。

    又過了一年。

    不曉得是馬老三有問題,還是因為什么,她幸運的沒有懷過孕。

    這天,村落中竟然來了外人!

    電信局的接線員小趙,到山里查看環境,要為村民們架設電話。一段時間之后,小趙再次回來,帶著些同事開始干活。

    久違的希望熊熊燃燒!

    瞅個機會,丁靈找到小趙,給他跪下,一邊哭訴自己的遭遇,一邊請求小趙幫忙。

    小趙十分害怕,糾結半晌也沒開口。

    丁靈苦苦哀求,甚至給他磕了幾個響頭,磕得前額都流出了鮮血。

    小趙總算勉強答應。

    丁靈喜極而泣,在忐忑中壓抑地期待著。

    深夜,馬老三喝醉了,在床上呼呼大睡。趁著這個功夫,丁靈到處翻找,翻到了自己久違的身份證件,還拿了馬老三一些現金。

    小趙把皮卡車停在山外,約定好跟丁靈見面,打算帶她逃離。

    丁靈悄悄溜出家門,一路無聲歡笑,一路拔腳狂奔。

    迷迷糊糊的,馬老三被柴房里大狗的吠叫聲驚醒!他到處找不到媳婦,也來不及放狗,咬牙切齒,立刻便向村口追去!

    馬老三抓丁靈抓出經驗了。

    ——因為,那兒是唯一的出路。

    僅僅一步之遙,丁靈的夢想又一次破滅!

    馬老三追到丁靈,當著小趙的面施暴,狠狠地痛打丁靈!拳腳如雨點般落下!

    小趙手足無措,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就那么傻站著發呆。

    馬老三繼續折磨丁靈,還抽空咒罵小趙,揚言要告到他領導那里去,污蔑他勾人老婆,要公司將小趙開除!小趙憤怒了,這才沖上去和馬老三搏斗!

    馬老三畢竟還沒有醒酒。

    糾纏之下,小趙失手將對方打翻,“咚”的一聲,馬老三的腦袋撞到石塊兒,倒在血泊中。

    小趙嚇傻了!

    他緊緊地抱著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經過痛苦的考慮,丁靈決定為小趙頂罪!小趙畢竟是因為搭救自己,才闖下大禍的,她不能裝作無動于衷。

    丁靈請求小趙,在她自首之前,希望小趙可以將她帶出144號公路,和母親見上最后一面。

    小趙害怕坐牢,就點頭答應了!

    ——他覺得,丁靈確實有義務幫助自己!讓別人坐牢,總比自己坐牢好。

    于是乎,兩人駕著皮卡車,駛入了廣闊的戈壁灘……

    ……

    車輪滾滾向前。

    黑夜無窮無盡。

    途中,小趙和丁靈各自想著心事,都沒有睡意。

    丁靈取下脖頸上的項鏈,再一次凝望母親的照片,默默流淚。

    清晨時分,他們遇上了邪門的事情!

    前面的公路中央,居然躺著個人。那是個男的,一動也不動,好像是已經死了。

    小趙想要從旁邊避讓開,可丁靈卻堅持下去看看。因為還得指著人家頂罪呢,小趙拗不過她,也不敢忤逆,只好一塊兒下車查看。

    猝然間,可怕的意外就此發生!

    那個男的跳了起來,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男子的身材極其雄壯,眼神比刀鋒更冷。

    小趙眼尖,他發現男子的左手手腕處,竟然懸著一副帶血的手銬!

    男子并沒有受傷的痕跡,哪來的血跡?

    細思極恐!

    這家伙莫非是個逃犯?

    男子一言不發,撲過來就兇殘地打倒丁靈,接著揮動匕首追擊小趙,似乎要殺人滅口!

    生死關頭,小趙把女人丟下,棄車逃跑了!

    男子回頭看看丁靈,再看看皮卡車,最終停下腳步,去控制丁靈。

    在逃命的過程中,小趙摔斷了右腿!

    茫茫戈壁。

    荒無人煙。

    小趙的哀嚎聲隨風飄散。

    他手腳并用,向公路爬行。最終死于烈日和缺水之下……

    小趙的最后一眼,模模糊糊地看見,遠處似乎橫著輛警車,車門是開著的,門邊還孤零零地懸著一條手臂!

    果真沒猜錯……那個人……

    另一邊。

    不知道因為什么,野獸般的男子并沒有立刻殺死丁靈。他再次打翻丁靈,根本不把她當人看。男子搶去了丁靈身上的包包,又要來拽她的項鏈。

    丁靈渾身戰栗!

    雖然恐懼,但她仍舊拼死護著項鏈,并張口哀求對方。

    聽到項鏈只是銀的,而且是母親的照片,男子稍微一怔,然后便放開了丁靈。

    “你會開車嗎?”

    “從前會……”

    男子脅迫丁靈跟他上車,自己坐副駕駛。

    丁靈成了男子的司機。笨手笨腳地開著皮卡。

    途中,男子翻看包包,念出她身份證上的信息,答應開出戈壁就放了丁靈,否則就要按照地址上門,殺掉她的母親!

    丁靈害怕至極,只好乖乖合作。

    ——男子名叫孫昊,是一名窮兇極惡的逃犯。他的真實計劃是等車輛行駛到公路盡頭,便殺死丁靈,繼續逃亡!

    丁靈找回了當年的感覺,越開越熟練。

    戈壁的天氣非常多變,一股風暴遮天蔽日,迫使他們停下休息。

    丁靈注意到男子的恐怖眼神,就把自己的悲慘遭遇訴說一遍,哀求孫昊不要傷害她。

    孫昊隨口答應,但語氣比較敷衍。

    風暴過去之后,兩人接著駕車向前,開往都市。

    意外的,從后視鏡里,孫昊發現有一輛大貨車正在遠遠地靠近他們。

    逃亡,是需要鈔票的。

    孫昊又拿母親威脅丁靈,讓她欺騙貨車司機停下,好方便搶錢,還保證絕不傷及對方的生命。

    想想無辜的母親,丁靈艱難地答應了。

    丁靈把車停下,揮動著衣服,以車輛損壞作借口,在路邊攔截大貨。

    大貨司機看見就一個女流,便停車走了下來。

    ——孫昊躲在皮卡的死角里,沒被大貨司機發現。

    丁靈與司機交流著,背對著孫昊使勁兒眨眼睛!

    這是示警!

    猥瑣的司機竟然以為丁靈想勾搭自己,馬上就說些污言穢語,甚至還動手動腳的!

    世界怎會如此殘酷?

    為什么就沒有一個好人?

    丁靈又氣又急,慌忙掙扎!

    孫昊趁大貨司機不備,從后邊一刀將他殺死!

    鮮活的生命,就此逝去……

    親眼目睹整個過程,丁靈吐了!

    言而無信啊!

    說好的不傷人呢?

    孫昊將司機的錢財搜刮干凈,還扔了他的手機——那手機依然沒有任何信號。

    等她痛哭之后,兩個人再次上路。

    丁靈已經知道自己的命運,但卻沒有任何辦法。

    開車很久很久,丁靈憋不住,要下去方便,孫昊爽快的同意了。四周全是砂礫地帶,反正你想跑也跑不掉。

    走了好一會,丁靈這才蹲身方便。

    意外的,她發現有一只受傷的老鷹在遠處拍打翅膀,撲騰著。

    環境如此惡劣,那只鷹肯定必死無疑!

    鷹將必死,而自己呢?

    想到過去凄慘的種種,她悲從中來,癱到了地下。

    忽然!

    丁靈看見腳邊有一樣東西,灰突突的!

    那個東西是不規則的長方形,頭部尖銳,約有十幾厘米。丁靈原以為是什么動物的骨骼,結果用手一扒拉,竟是一塊廢鐵片!

    ——可以自衛的廢鐵片,就像匕首。

    也許,它是什么人隨意丟棄的垃圾,來自車輛,或者來自什么途徑……

    丁靈悄悄將鐵片揀起來,藏在腰后。

    這個東西,給予了她莫大的希望!!!

    丁靈裝作順從的樣子,避開孫昊的眼睛,上車趕路。

    晴空、白云、風沙,風沙、白云、晴空,144號公路無邊無際,似乎永遠也開不到終點。

    太陽最烈的時候,孫昊突然讓丁靈和她互換位置,教自己學駕駛!

    丁靈明白了。

    為什么當初孫昊沒有殺她?因為這人——不會開車!

    前面就一條大直路,毫無障礙,學車應該是很快的。

    而一旦對方學會駕駛,那自己就沒用了!

    丁靈額頭冒汗,一邊教他,一邊飛快地想著主意,奈何卻無計可施。丁靈還要去見母親,還要給小趙頂罪,目前絕不能死!可孫昊太強壯了,如果拼命的話,萬一拼不過該怎么辦?

    車輛起初歪歪扭扭的,隨著時間推移,孫昊逐漸找到了感覺,越開越順溜。

    孫昊終于決定動手!

    就在他放慢速度的空隙里,“嗤”的一聲,輪胎被扎破了,皮卡差點就失去控制。

    兩個人驚魂不已。

    孫昊好容易將皮卡剎住,下車查看。

    車胎上,扎了個奇形怪狀的釘子,非常鋒利!

    他怔住幾秒鐘,慢慢轉頭——前方右側,海市蜃樓般蓋著幾間破舊的鐵皮廠房,墻邊用碩大的黑色自噴漆,噴出了“補胎”的字樣。

    孫昊足夠聰明。

    如此詭異的巧合,至少說明兩件事情。

    第一條:前方的店鋪絕對有古怪,釘子很可能是他們撒的!

    第二條:既然出現了人跡,那么這兒距離城市應該就沒多遠了!

    也就是說,144號公路快走完了……

    車胎當然要補。

    否則怎么出去?

    孫昊故技重施,還拿母親威脅丁靈,讓她老實一點,不要隨便亂說話。

    丁靈壓住狂喜的心情,趕緊答應。

    鐵皮鋪子里,有兩個臟兮兮的男人,是父子倆。這兩人的目光透著股邪惡,絕非善類!

    “補胎多少錢?”孫昊問。

    ——他把手銬往袖子里塞塞,從表面看不出任何異樣。

    “五百!先付賬!”年紀大的老頭兒說道。

    “好!我補!”

    孫昊的眼神更冷,如狼似虎。

    他還抽空詢問,這兒距離城市到底有多少路程?

    “沒多遠。”老頭含糊道。

    孫昊不再言語。專心地盯著他修車。

    在修車的過程中,父子倆抽空短暫交談,聲音低沉。

    小青年舔舔嘴唇說道:“爸,咱們的地下室,已經很久沒有女人了……這個模樣很好看,不如您讓我……”

    “你呀!”老頭瞅他一眼,點頭默許。

    丁靈以為自己等到了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裝出不經意的樣子,跟著小青年走入屋里。

    孫昊視若無睹。

    摸出根香煙抽起來。

    ——等皮卡修好之后,反正他們都得死!無論男女!!

    嗯,這個鋪子應該有許多現金……

    車胎終于恢復如初。

    “謝謝啊!”

    孫昊笑著,刀光一閃,一刀扎進老頭的胸膛。

    “你……”

    老頭死不瞑目。

    孫昊往屋里沖去,想要斬草除根,哪料抬眼便瞧見了五官扭曲的小青年!這個惡魔剛把丁靈推進地下室,用鐵鏈綁好,出門時目睹了父親的慘狀,瞬間瘋了!

    “呼!”

    小青年掄起鐵棍,迎面便砸,孫昊大吃一驚,把腦袋一偏,肩膀被打得劇痛難當!

    兩頭野獸就在這個無人監管的地方,兇殘地搏殺起來!

    這一天一夜,對于丁靈而言,仿佛噩夢般恐怖!

    ——方才,她急急地向小青年求助,講述著自己的悲慘遭遇。小青年非常同情,說要找個安全的地方先讓她躲一躲,結果才到地下室,小青年便露出了獰笑!

    地下室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她還看見了半截斷裂的女人指甲……

    剛脫虎口,又進魔窟!

    這是個可怕的黑店啊!!!

    咒罵聲、打斗聲、嘶吼聲,不絕于耳。

    丁靈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因為她居然還聽見了狗叫聲!

    馬老三家的大狼狗!

    終于,上邊安靜了,有個腳步聲正漸漸的接近地下室!

    丁靈顫抖如篩糠!

    因為無論是誰,她都恐怕難逃一劫……

    “吱呀!”

    門開了!

    進來的竟然是她山里的“丈夫”馬老三!

    天吶!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這比什么都讓她恐懼,丁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張口便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跟我回去,跟我回去……”

    馬老三滿身血跡,嘴里連續重復著,靠近丁靈,為她解開鐵鏈……

    原來,昨晚小趙推倒馬老三,他只是被撞暈了,并沒有死!

    馬老三借了鄰居的面包車,瘋狂地追趕而來,一直追到修車鋪子,看到了熟悉的電信皮卡!

    孫昊將小青年殺死,自己身受重傷。

    他剛要掙扎著展開搜索,打算解決丁靈,轉臉就碰上了進屋尋妻的馬老三!

    孫昊已經殺紅眼睛,管你是什么人?他直接拔刀,又要想把對方滅口!馬老三是帶著大狗的,大狗忠心護主,撲過去撕咬孫昊!

    一人一狗在地上來回翻滾,翻來覆去,最后狗被捅死,孫昊傷勢發作,也繃不住了,奄奄一息……

    馬老三被嚇得不輕!

    差點就尿了!

    他找到地下室,哆嗦著解開鐵鏈,只想帶走丁靈回去過日子!

    馬老三萬萬沒想到,丁靈從腰后摸出了那塊撿來的鐵片,刺進了他的心臟!

    “噢!”

    馬老三同樣死不瞑目。

    丁靈跑出這個人間地獄,架著皮卡開上144號公路,準備回家去見母親!

    在她的背后,孫昊像小趙一樣慢慢爬行,爬出店鋪,爬向公路,最終也死在烈日和缺水之下……

    四年了!

    四年了!

    歷經千辛萬苦,丁靈總算回到了城市!

    只有母親才能撫慰她的創傷!

    她激動不已。

    淚流滿面!

    可是,記憶中的住宅區竟然變成了一片瓦礫!

    丁靈急忙找人詢問,這才知道,自家拆遷了,而母親因為當年女兒被拐,傷心過度,生了一場大病,最近才剛剛撒手人寰……

    “轟!!!”

    丁靈應聲癱倒,陷入無邊的絕望里!

    絕望……

    絕……望……

    故事最后,丁靈跪在墓碑下,眼神呆滯,面色如同死灰。

    她瘋了……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