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的女巫妹妹們 > 《我的女巫妹妹們》第162章 罰款(求訂閱)
    晚餐之后,桑坦才去領主府拜會羅唐。他怕自己在晚餐前走,那幫商隊的人被坑著點了一大堆食物,到時候都得他付錢!

    “桑坦先生,喝茶啊。”羅唐指著茶杯,這茶還是從桑蓋拉城帶過來的呢,味道非常好。

    德克爾在旁邊說了一句:“不要錢,免費的。”

    桑坦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我還真有點渴了,多謝唐領主閣下款待。”

    他都被嚇怕了,感覺森林小鎮干什么都要錢,這一趟別一枚銅幣都賺不到,反而還搭上一些。

    “桑坦,你的商隊這次都帶了什么東西,可有清單?”羅唐笑瞇瞇的問道。

    “這次我們帶來了不少好東西,有新的農具、布匹、線棒、羊皮,鹽、油、糖……還有一大包棉花。”

    帶的還挺齊,小鎮的基礎生活物資,幾乎都包括了。

    只是這些東西在去年,對小鎮來說是緊俏物資,但是現在,森林小鎮已經沒那么需要了。

    哪怕是過段時間,會有一大批桑蓋拉城驅逐過來的流民,森林小鎮的物資也夠用,他反倒是想要一些普魯王國的特產,比如那邊的一些香料什么的。

    “對了,這是我送給領主閣下的一份禮物,還望不要嫌棄。”桑坦從身后的人手中拿過來一個盒子,打開后,雙手托到羅唐面前。

    羅唐眨巴眨巴眼睛,這是啥?

    里面看著像是黑色的泥巴,這東西能當禮物?賣相也太差了吧?

    “這是一種止痛藥,不只是能止痛,還能讓人飄~~飄欲仙。”德克爾在旁邊解釋道,他曾經見過兩次。

    羅唐臉色一變,這特么是煙土?!

    桑坦送給他這東西,不懷好意啊。怎么,是希望他抽到死?

    “誒呀,這可是好東西,多謝了。”羅唐做出一副驚喜的樣子,回頭交給凱瑟琳研究一下,看看能否用來制作魔藥。

    桑坦心說,你那驚訝的表情還能再假一點嗎,剛才分明是不認識。不過這東西,之前巴圖姆不是賣過給森林小鎮嗎,難道是巴圖姆說謊了?

    “這是我們的物資清單,還請領主閣下派人清點,我們最好明天一早就交易。”

    桑坦希望趕緊走,要是在森林小鎮那個河邊旅店多住一天,不知道又要花多少錢。

    “沒問題,明天早上,我會派人去跟你們交易。我們跟雄鷹商隊也不是第一次交易了,會很愉快的。”

    這幾次跟雄鷹商隊交易,他都很愉快啊。只可惜那個讓他更愉快的巴圖姆聽說被奧斯子爵給處死了,這個桑坦看著也挺好騙,不,挺好做生意的。

    等桑坦離開后,德克爾小聲說道:“大人,這清單上的價格,比從普魯王國那邊買的貴了一倍不止。”

    “誒~~別這么說,路途這么遙遠,漲價一倍也是正常的。這個差價,我們能賺回來的。”羅唐擺擺手,一副理解雄鷹商隊的樣子。

    第二天一早,德克爾就知道羅唐為什么這么說了。

    ……

    “什么?!怎么會這么貴?我們只是住了房間和用了點熱水,別的都沒動,憑什么這么貴?!”桑坦的聲音有些尖銳,這都超過一百枚金幣了,他是黑店啊!

    “桑坦先生,我給你算一下啊。住店十二間,二百一十六枚銀幣。熱水四十七桶,九十四枚銀幣,喂馬、飲馬二十三匹,六十九枚銀幣。”

    “對啊,我們就這么多錢才對,這才不到四枚金幣!”四枚金幣不到的,憑什么要他們一百多?

    “等等啊,你看,說了不準到河里洗澡吧,有十二個人下河了,每個人罰款兩枚金幣,這就是二十四枚金幣。”

    “偷盜小鎮的蔬菜,一共六個人,罰款十二枚金幣。”

    “踩踏小鎮的農田,罰款三十枚金幣。”

    “隨地大小便,罰款四十七枚金幣。”

    “一共一百一十五枚金幣,這還是抹去了一枚多金幣呢,有問題嗎?”拉斐爾將手里的紙遞給桑坦。

    “什么罰款?哪兒這么多罰款?”

    “桑坦先生,在你們那,隨意毀壞別人家的東西,是否要受罰?隨意踐踏別人的財物,是否要受罰?我記得嚴重的,可以判處絞刑!”

    “你不愿意繳納罰款也行,將人交給我們。當然小鎮不會判絞刑,但是勞役還是有的,一枚金幣勞役十天,你算算留下多少人,給我們勞役多久?”

    “這也太重了,哪兒有你們這么判的?”桑坦急了,這要是留下一些人,他的商隊怎么辦?

    好不容易人讓人拖住了飛鳥商隊,希望讓他們雄鷹商隊先到桑蓋拉城,能夠賺上一筆,這要是少了一些人,肯定會被趕上的。

    萬一要是遇上盜匪什么的,整個商隊全軍覆沒也有可能。

    撒個尿都要罰款,洗個澡要罰款,這羅唐是窮瘋了吧?

    “身為領主,有權制定小鎮的一切律法。怎么,你對此有意見?交了罰款,我們好繼續進行交易,要是不交,要問問我們小鎮的護衛答不答應!”

    拉斐爾身后,斯科德帶著三十多個騎兵。其中一半都是普通小鎮居民臨時充數,他們只是會騎馬,根本不熟刀劍。

    但是這卻給了桑坦極大的壓力,這可怎么辦啊?

    一百多枚金幣,他這次帶的那些農具之類的,看來要再漲價才行。

    “好,那我們交易吧,這些都是最好的貨物,除了原本的售價,還要加上我們的運費,運費也不貴,這些也就一百多枚金幣而已。”桑坦背著雙手,這么賺錢誰不會啊。

    “哦,那你們拉走吧,我們不買。”拉斐爾說道。

    桑坦一句話噎在嗓子里,不買了?你們怎么能不買?

    “拉斐爾先生,要是不買,我們可就走了,你們想買就得等明年。”

    “沒關系,小鎮不缺這些,不買了。來,先把錢付了吧,要是再住下去,我們又要收費了。”拉斐爾笑瞇瞇的說道。

    “那個,我們用這些貨物置換怎么樣?這兩車貨物給你們,作價一百二十枚金幣。”

    “作價多少?十二枚金幣?貴了。”拉斐爾掏掏耳朵。

    我說的是一百二十枚,你這直接給我砍了九成,有這么殺價的嗎?照你這么算,我二十車貨物,就值兩百多枚金幣?

    “我,我要見唐領主閣下!”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