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唱歌一直爽 > 《唱歌一直爽》第1章 我想唱首歌給妹妹
    “啪!”

    黃三州一臉憤怒地把季度財務報表摔在桌上,用力地扯了扯領帶,然后指著眼前站著的黑裙女子,近乎咆哮道:

    “杜小娟!我告訴你!”

    “你今天不管如何,就算是綁,都要把林歌給我綁到公司來!”

    黑裙女子杜小娟聽后,臉上露出幾分無奈,低聲道,“經理,林歌他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上班……”

    “呵呵?一段時間?他以為他是誰啊?董事長嗎?扯淡!”

    “公司花了大量的財力和精力,培養他成為二線歌星,但他就是這么回報公司的?”

    “是!他妹妹離開了人世,他傷心難過,需要時間調養,我能理解,公司也給了他時間靜養!但是……”

    “你看看這份財務報表,因為缺了他那一環,公司在上個季度損失了三百萬!整整三百萬啊!”

    “公司也好不容易培養出這么一個藝人,結果這個藝人還沒有站穩腳跟,就開始意志消沉,拒接任何廣告,也不創作歌曲,導致公司損失嚴重!這是一個藝人應該做的事嗎?”

    “杜小娟!你身為林歌的經紀人,難道也不會動腦子想一想,林歌和你現在擁有的,都是誰給你們的?”

    杜小娟輕咬下唇,開口解釋道,“經理,我知道公司不易!但林歌這次遭受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也幸虧林歌命大,不然的話,他就要和他妹妹一起走了……”

    “這些我都知道,還用你說?”

    黃三州瞥了一眼杜小娟,用力地敲了敲桌子,低吼道,“你現在趕緊去想辦法,無論如何都要讓他回來公司工作!他沒有心情接廣告,可以!但是!在剩下的半個月時間內,他必須要推出一首單曲!不然的話,你和他都一起卷鋪蓋回去吧!!”

    “黃經理,我……”

    杜小娟還想要辯解一番,但被黃三州瞪了一眼,只好點點頭,轉身離開辦公室。

    在關上房門的那一瞬間,杜小娟還能聽到辦公室內,響起黃經理那憤怒無比的聲音:

    “真特么是一群飯桶!不為公司賺錢,公司憑什么還養著你們?”

    杜小娟輕嘆一聲,就想走到一邊的窗戶邊上,給林歌打個電話。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杜姐。”

    杜小娟轉身一看,疑惑問道,“小麗,什么事?”

    張麗身材嬌小,臉蛋略圓,留著一頭劉海,見杜姐看過來,連忙指了指會客室,輕聲道,“林歌來公司了。”

    “什么?他來了?他終于肯來了?”

    杜小娟身體微震,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但看到張麗點點頭,杜小娟就連忙拍了拍張麗的肩膀,說了聲“你去忙吧我過去看看”,快步走向會客室。

    在推開會客室的玻璃門后,杜小娟一眼就看到坐在那里陷入沉默的林歌。

    就在這一瞬間,三個月前發生的那場溺水畫面,忍不住在杜小娟的腦海里浮現而出。

    她輕嘆口氣,反手關上房門,走到林歌的對面坐下,然后打量著眼前這個,在過去三個月的時間里,她只見過三次面的男人。

    一頭蓬亂的頭發,蓋過耳朵一半,眉宇之間也不見昔日的神采。

    而那雙黑眸本應該閃爍著星辰般的光芒,卻在此刻變得黯淡無光。

    還有那張本應該很帥氣和很干凈的臉龐,卻被一臉胡渣取代。

    整個人看起來也顯得油膩、落魄、無神。

    但是杜小娟相信,如果眼前的這個男人,可以重新振作起來,那么絕對能夠重拾‘最帥小鮮肉’的名聲。

    畢竟眼前的這個男人,憑借一副好嗓音和音域寬,可是拿過十幾個樂壇新人獎項啊。

    同時在杜小娟的心里,也為此感到很遺憾,很惋惜。

    因為,如果三個月前,沒有發生那一場溺水事件,那么眼前的這個男人,將會帶著一身的輝煌和榮耀,繼續在樂壇上走下去,也會走得更高、更遠!

    甚至有望在三年內,擠進一線明星行列!

    “也許這就是命吧。”

    想到這里,杜小娟再次嘆了口氣,然后直視對面的林歌,沉聲道,“林歌,剛才黃經理找我談話了。”

    “讓我回來工作是吧。”

    林歌也看著杜小娟,眼神依然無光,動了動嘴皮,傳出低沉的聲音,隱約夾雜著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意味。

    就好像一個局外人,在旁觀著這一切。

    杜小娟點點頭,解釋道,“自從小琴離開后,你就沒有來過公司工作,很多人都對此不滿。還有上個季度,公司因你損失了幾百萬,而你又是公司的王牌歌星,所以黃經理的意思是,在剩下的半個月時間里,再給你一次機會,創作出一首單曲。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困難,但你別怕,我們還有……”

    最后‘時間’兩個字還沒說完,就見林歌搖了搖頭,打斷道,“不難。”

    “嗯?”

    杜小娟不由瞪大眼睛地看著林歌,感覺今天自己的耳朵,是不是不靈活了,怎么老是聽到一些不可思議的話。

    想了想,杜小娟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寬慰道,“林歌,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沒關系的,我都想好了,寫詞譜曲是你的短板,我們可以請公司的鄭裕明先生,為你寫詞譜曲。只要我們一起努力,就沒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畢竟過了三個月,林歌你也應該振作起來……”

    “我知道了。”

    林歌點點頭,從座位上站起身,想要拉開會客室的門離開。

    嚇得杜小娟趕緊起身拉住林歌,急聲道,“林歌,你才剛來公司,就又要回去?不如今天留在公司吧!你消沉了三個月,公司的很多人事,你都有些陌生,我可以給你講一下……”

    林歌身高一米七五,比杜小娟高出一個頭,被拉住后,轉身看著眼前這個為自己背了三個月黑鍋的經紀人,一張瓜子臉清秀絕美,只是黑眼圈嚴重,神情看起來也有些憔悴。

    尤其是此刻杜小娟露出的眼神和神態,楚楚可憐。

    “杜姐,放心吧,我今天不走,就留在公司。”

    林歌伸手拍了拍杜小娟的手背,輕聲說道,同時嘴角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這一抹弧度被杜小娟捕捉到,讓她呆了一呆,懷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看錯了。

    林歌他居然笑了?

    雖然那只是一抹弧度,但就是笑的樣子!

    杜小娟頓時有種扒開云霧見月明的感覺,也有種喜極而泣的沖動,更是舍不得松開抱住林歌手臂的雙手,連忙說道,“好好好!只要你答應杜姐不走,那你想做什么,姐都會幫你。”

    當年是她挖掘出林歌,并帶領林歌走進樂壇,然后擔任經紀人一職。

    對于林歌來說,她不僅僅是領路人,也是可親可近的大姐姐,把林歌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照顧得非常周到。

    如今看到林歌愿意走出妹妹溺水而死的陰影,來到公司工作,杜小娟比任何人都要開心,臉上露出的笑容,也是由心而發。

    同時在她心里也暗暗下定決心,林歌已經失去了一位妹妹,自己一定要對他更加地關心和照顧。

    “杜姐,你先松開我,我去個地方。”林歌輕聲說道。

    “你要去哪里?又要做什么?”

    杜小娟相信林歌不會騙自己,松開手后,不由眨著大眼睛問道,美眸中流露出十足的好奇心。

    就見林歌抬起一手,指了指某個位置,然后丟下一句話,大踏步走了過去。

    “錄音室!我想要去唱首歌,送給妹妹,希望她能夠聽到。”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