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國之召喚猛將》七百二十一 報仇不隔夜,隔夜非好漢!
    “哧啦”一聲,是衣衫被刀鋒撕破的聲音,緊跟著一陣錐心裂肺的疼痛由左肩傳遍劉辯全身每個細胞。

    “臥槽他娘,老子受傷了!這好像是老子第一次受傷?痛死我也!”劉辯本能的在心底爆出一聲粗口,即便貴為天子也少不了七情六欲,劇痛之下破口大罵。

    幸好現在還是三月中旬,天氣乍暖還寒,劉辯身上的衣衫穿了里外三層,而且中間的一層短衫由薛靈蕓植入了金絲線,相當于一個弱化版的護甲,能夠起到抵御兵刃,保護身體的作用,因此服部半藏的倭刀劃上之后才會發出“哧啦”的撕裂聲。若換了普通的衣衫,只怕這一刀能傷到劉辯骨骼,輕則重傷,重則殘廢。

    即便如此,服部半藏這一刀也在劉辯的左肩開了一道將近十公分長一公分半深的傷口,鮮血猶如泉水般噴涌而出,轉眼間就順著袖子流到了劉辯的左手,沾的槍桿上血跡斑斑。

    服部半藏一刀得手,乘勢追襲,嘴里發出咿咿呀呀的咆哮,一個鷂子翻身,手中鋒利的倭刀猶如驚濤駭浪般一刀接著一刀,刺向劉辯的后背。

    危急關頭,還是劉辯胯下的追風白凰反應機敏,一聲嘶鳴猶如閃電般向前躥了出去,堪堪避開“鬼半藏”連綿不絕的攻擊,逃出了刀鋒的籠罩范圍。

    “氣死我也,這可是老子的第一滴血,竟然被小鬼子拿下了!”

    在追風白凰箭射而出的瞬間,劉辯終于從驚慌失措中鎮定了下來,嘴里咆哮一聲,手中長槍奔著面前一名穿黑色武士服的殺手刺去,又快又急,勢大力沉。

    一來追風白凰速度奇快,猶如白駒過隙,二來劉辯的槍法也是日臻化境,三來暴怒之下全力一擊,這一槍威力當真不凡。

    雖然擋在劉辯面前的黑衣武士刀法不弱。但還是被一槍戳穿了喉嚨,雙手死死的抓住劉辯的槍刃,發出歇斯底里的掙扎。

    “此人是友非敵,快去幫忙!”頭戴奇形怪狀帽子。用黑紗遮住了半邊面孔的女人發出一聲驚喜的歡呼,大聲的朝部下叱喝。

    這些白衣浪人搭上了二十多條性命才勉強殺死了兩名黑衣武士,劉辯雖然挨了一刀,卻也奮力戳死了一名黑衣武士,看得出來槍法相當了得。有強援到來。讓這些白衣浪人信心大增,齊齊歡呼一聲,揮舞著手里的武士刀四面八方的涌上來支援劉辯。

    “好厲害的漢人,哪里走!”

    服部半藏出其不意的偷襲不但沒殺了劉辯,反而被他刺死了一名同伴,心中也是暗叫不妙,決心趁著劉辯負傷之際先把他解決了,剩下的那些白衣蝦兵蟹將,殺起來易如反掌。

    看到服部半藏猶如鬼魅般追了上來,劉辯一聲怒吼。奮力把長槍刺中的黑衣武士挑在空中砸了過去:“朕的大將都不在身邊,否則隨便一個都能虐死你!”

    反正這幫倭寇也聽不懂自己說的話,劉辯索性口無遮攔的大喊大罵,卻沒注意到那被稱作女王以黑紗遮面的女人向他投來詫異的目光,目光中充滿了疑惑與欣喜。

    趁著服部半藏躲避尸體之際,劉辯叱喝坐騎向前沖刺,從黑衣武士的包圍圈中沖了出去,打算先涂抹一點金瘡藥包扎下傷口再說,否則照這個速度流血下去,用不了一炷香的功夫自己就當場休克了。

    服部半藏生怕劉辯去搬援兵。以詭異而迅疾的腳法奮起直追:“哪里走,留下首級!”

    雖然服部半藏的速度極快,但劉辯胯下的追風白凰又豈是普通戰馬,四蹄撒開。猶如不沾塵土一般飛掠而去,服部半藏追了數百丈只能眼看著劉辯越去越遠。

    就在服部半藏追趕劉辯之際,形成了調虎離山的效果,七名黑衣武士在少了最強的“鬼半藏”外加被劉辯槍挑一人之后,以五人應對五十名白衣浪人。一陣瘋狂的肉搏之后,白衣浪人搭上了十幾條性命。但卻砍死了兩個黑衣武士,砍傷一人,對剩下的兩人形成了包圍態勢。

    “不好,被調虎離山了!”

    聽到同伴的慘呼之后,服部半藏才恍然醒悟,急忙快速折返回去,揮刀加入戰團。鬼魅的身影閃轉騰挪,轉眼間連取五名白衣浪人性命,將兩名同伴從危機中救了出來。

    劉辯躲在遠處從懷里掏出金瘡藥,解開衣襟,呲牙咧嘴的在傷口上灑了藥粉,又撕破衣衫把傷口包扎緊了,再次翻身上馬殺了回來:“狗日的小鬼子,二戰時期被你們在中國大地上耀武揚威,老子穿越了還要被你吊打?報仇不隔夜,今日不殺你我就不做這皇帝了!”

    看到劉辯策馬遠去,服部半藏折返回來,本方再次處于下風,剩下的三十幾個白衣浪人與黑紗蒙面的女王失望不已,再次嚷嚷著分成兩撥,一撥人留下來阻擋服部半藏的殺手,另外一撥人護著女王逃命。

    正吵吵嚷嚷間,劉辯忽然從樹叢中殺了出來,一聲怒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背后刺中了一名黑衣武士,自后背進前胸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登時當場斃命。

    服部半藏大怒,提刀就來追趕劉辯:“無恥鼠輩,有本事堂堂正正分個勝負,藏頭露尾算什么好漢?”

    劉辯撥馬就走,邊走邊挑釁:“來啊,追我呀!”

    被劉辯一番攪合,七名黑衣武士只剩下服部半藏外加兩人,其中還有一個傷者,這讓半藏氣的暴跳如雷,卻再也不敢追趕劉辯。

    看到這倭寇不追自己,劉辯再次策馬回來,遠遠的朝服部半藏放箭,擾的服部半藏手忙腳亂,不停的閃避冷箭。剩下的兩名黑衣武士在兌掉了七八個白衣浪人之后,也各自當場喪命,只剩下服部半**自一人以寡敵眾。

    劉辯收了弓箭,手綽長槍策馬直抵服部半藏跟前,叱喝一聲:“好了,是時候分個勝負了,倭國最強忍者之一的鬼半藏,老子今天要讓你心服口服!”

    眼看著同伴紛紛喋血,服部半藏自忖今天賺不到便宜,正要落荒而逃,沒想到一直在遠處放風箏的劉辯卻突然正面殺了過來,只能揮刀迎戰。

    “看槍!”

    劉辯一聲怒吼,手中長槍上下翻飛,猶如梨花紛飛,讓人看得眼花繚亂。只讓一眾白衣日本浪人看得目瞪口呆,紛紛喝彩。

    服部半藏無心戀戰,只能勉強招架,且戰且走,越是這種心理越是落在下風。勉強支撐了四五十回合,抓住機會就向樹林里逃命,奔著錢塘湖落荒而逃。

    “倭寇哪里走,傷了老子還要逃命?”

    劉辯哪里肯舍,縱馬急追,雖然樹木茂盛,但追風白凰四蹄矯健,閃轉騰挪,如影隨形般緊追半藏不舍。

    突然自一株大樹后面閃出一個頭戴斗笠,背著魚簍,身高八尺左右的漁夫,手中的魚竿猛地甩了出去,魚線帶著風聲一下子鉤住了服部半藏的衣服,再也逃脫不得。

    “敢犯大漢者十倍償還!”

    一聲嘶鳴,劉辯策馬追到,手中龍魂槍機關旋轉,瞬間化為兩把佩劍,劍光一閃,登時將服部半藏的一顆腦袋斬落下來,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滾進了錢塘湖。

    大仇得報,劉辯出了一口心中惡氣,這才注意到面前背著魚簍的中年人,頜下一縷胡須,濃眉大眼,皮膚泛著古銅色,器宇軒昂,氣度不凡,這不就是自己要尋找的孫武么?

    “閣下是孫吳先生?”劉辯翻身下馬,拱手施禮,以至于忘了左肩的疼痛。

    孫武卻扔下魚簍,單膝跪地施禮:“草民孫吳拜見陛下!”

    “你如何知道我是皇帝的?”

    劉辯在尋找孫武的時候已經摘去了面具,要請他出山輔佐,自然不能用假面目示人。既然被孫武識破身份,那就干脆痛快的承認算了,這就叫做踏遍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草民在湖邊夜釣,忽然聽聞這邊殺聲大起,便來一窺究竟。卻發現是倭寇火并,自知武藝低微,因此不敢貿然出手,便在暗中潛伏。不料陛下卻突然出現,陛下的叱喝怒吼都被庶民盡收耳中,我想沒人會在深更半夜冒充皇帝吧?更何況陛下撕破外袍之后,露出了里面的龍袍,庶民對陛下的身份更是確信無疑!”孫武跪在地上,把原委如實道來。

    劉辯忍著疼痛,彎腰把孫吳扶了起來:“先生可知朕星夜來錢塘湖邊是為你而來?”

    孫武起身后莞爾一笑:“錢塘湖不用魚餌就能釣魚者,舍孫吳之外再無他人!庶民早知道陛下求賢若渴,任人唯賢,所以草民并不意外。”

    “哈哈……先生真是夠自信!”劉辯大笑著拍了拍孫武的肩膀,“昔日周文王渭水訪姜尚讓大周傳承了八百年,今日朕星夜來錢塘湖邊訪先生,你又能保我大漢傳承多少年?”

    孫武笑笑:“大漢已經傳承了四百年,若陛下治國有方,再傳四百年也不難!”

    劉辯心情大好,大笑道:“請先生隨朕回營,朕拜你為軍師將軍,與孫賓共同輔佐朕南征交州,讓那貴霜軍有來無回!”

    “多謝陛下器重,庶民愿為大漢效犬馬之勞!”孫武把魚簍扔掉,折斷魚竿,再次跪地施禮,叩謝圣恩。

    劉辯把孫武從地上扶起,招呼一聲道:“先生請隨我來,咱們去問問那倭國女王因何出現在吳郡境內?又是被何人所追殺?”(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