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國之召喚猛將》八百六十一 鄧結巴獻策
    “轟隆隆……”

    千軍萬馬奔騰而過,馬蹄卷起泥土,青草瞬間枯萎,山岳震顫,大地嗚咽。

    獵獵的旗幟在風中飄揚,上面繡著巨大的“呂”字,對于這支軍隊來說,這面旗幟就是靈魂。

    “人中呂布,馬中赤兔”,一想到呂布的名字,將士們心中就充滿了斗志,跟隨著如此強大的猛將沖鋒,勝利一定會變得易如反掌。

    雖然呂布在薛仁貴的手下吃了幾次虧,可偷放冷箭算什么好漢?若是敢正面廝殺,我家溫候一定能夠輕而易舉的把那卑鄙小人斬于馬下,因此呂布在麾下將士心目中的形象并未受損。

    千軍萬馬之中,呂布頭頂束發紫金冠,身披百花蜀錦戰袍,腰系玲瓏獅蠻帶,兩支大紅色的朱雀羽翎在風中狂舞。胯下絕影戰馬,掌中方天畫戟,配上高達一丈的魁梧身軀,當真是威風凜凜,猶如天神下凡。

    呂布親自當先開路,身后八千并州狼騎緊緊跟隨。這是跟隨呂布南征北戰多年的虎狼之師,戰馬矯健,騎士彪悍,裝備精良,乃是天下屈指可數的精銳部隊。與曹操的虎豹騎、馬超的西涼鐵騎,霍去病組建的大漢龍騎,并稱中原四大精銳騎兵之一,其戰斗力不容小覷。

    緊隨在并州狼騎后面的是高順率領的陷陣營,以八百刀盾手為核心骨干,一千五百長槍兵,一千五百弓弩兵,一千二百力卒為輔兵;在沙場上按照高順訓練的陣法作戰,進退有序,攻守兼備,乃是足以比肩“漢武卒”的精銳步兵。

    陷陣營后面的兩萬馬步混合團隊則由呂玲綺與陳宮率領,只要前面的精銳沖散了敵軍,他們便掩殺上去,擴大戰果。

    在大隊人馬最后面壓陣的則是鄧艾,作為呂布軍團的新晉武將,鄧艾表現出色。頗受呂布重用,甚至有意把女兒呂玲綺許配給鄧艾,但呂玲綺嫌棄鄧艾結巴,一口拒絕了這樁婚事。讓呂布遺憾不已。

    大軍繼續行進,對面數騎疾馳而來,卷起一溜煙塵,來的正是呂布軍的斥候。

    “啟稟溫候,前方距離宜城還有五十里路程!”迎面而來的三名斥候策馬來到呂布面前。勒馬稟報。

    呂布在馬上扭轉魁梧的身軀,高聲鼓舞士氣:“兒郎們,加快行軍速度,一定要在日落之前拿下小小的宜城!”

    “有溫候在,拿下宜城定然易如反掌!”呂布身后的侍衛長帶頭拍馬屁。

    周圍的騎士紛紛跟著響應,高高舉起手中的兵器吶喊咆哮:“拿下宜城易如反掌!”

    “溫候慢走,溫……溫候慢走!”

    呂布正要拍馬沖鋒,忽然身后響起了呼喚聲,不用回頭看,就知道這聲音來自于鄧結巴。那個被自己女兒毫不留情拒絕了的男人。當下便耐著性子等候鄧艾追上來,不知他不在后部壓陣,單槍匹馬追到前面意欲何為?

    片刻之后,年方二十的鄧艾策馬來到呂布面前,翻身下馬,施禮道:“溫、溫候……我、我是襄陽本地人,前方再走三十……三十里,地形便險峻起來,末……末將,認為應該提防伏兵!”

    情急之下。鄧艾的結巴更加嚴重,逗得呂布身邊的親兵紛紛大笑。俱都在心中暗自思忖,雖然這結巴武藝不錯,但也配不上巾幗不讓須眉的玲綺小姐啊。辛虧玲綺小姐沒有犯糊涂,要不然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關羽的人馬正在中廬境內防御朱元璋,霍去疾的援兵昨夜剛剛度過長江,距離宜城尚有四百里左右的路程,江陵城中的郡兵不過五六千人,能有什么埋伏?”呂布將手中的方天畫戟插在地上。反問鄧艾。

    鄧艾拱手道:“兵不厭詐,萬一關……關羽從中廬跑到宜城來設伏,我……我軍怕是要吃大虧,所以末將……認、認為該小心提防。”

    “怎么個提防法?”呂布眼神中滿滿的都是輕蔑,“哼……我就怕關羽縮進襄陽不出來,他若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來伏擊本候,我一定親手砍下他的腦袋!”

    “溫候的武藝蓋……蓋世無雙,天下皆知,但打仗也不能光靠……靠武勇,還應該輔以謀略,如此才能所向披靡。末將知道有條秘密小路,我……我愿意率領一支精兵抄小道奔宜城,拿下縣城之后,再回師接應溫候。如……如果前面的山路有漢軍伏兵,我軍前后夾攻,定、定然能大獲全勝!”鄧艾努力的捋直舌頭,使出渾身解數說服呂布。

    聽說鄧艾從后面追上來攔住呂布獻策,呂玲綺與陳宮一起打馬來看,恰好聽到鄧艾的分析。

    呂玲綺冷哼一聲:“鄧結巴,我爹是什么人?大名鼎鼎的九原虓虎,會害怕伏兵?”

    “小心駛得萬年船,鄧士載是襄陽本地人,熟悉地形,聽他的應該不會有錯。”陳宮的態度與呂玲綺截然相反,對鄧艾的建議表示支持。

    頓了一頓,陳宮繼續諫言:“既然前面路途險峻,可先派遣一員偏將試探一番,看看有無伏兵?等確認安全無虞之后,大軍再通行不遲!”

    既然陳宮和鄧艾所見略同,呂布當即命鄧艾挑選八千名精兵,順著小道摸向宜城。同時派遣麾下偏將魏斷率領三千人馬在前開路,沿途搜索道路兩旁的山谷,謹防關羽設伏。

    大約過了一個時辰,前方殺聲大起,呂布軍斥候匆匆來報:“啟稟溫候,前方果然有關羽的主力伏兵,魏斷將軍遭到張遼斬殺!”

    魏斷是魏續的弟弟,而魏續是呂布正妻顏氏的姑舅堂兄,所以這魏斷也是呂布的小舅子。聽聞魏斷竟然被張遼所殺,呂布不由得須發倒豎,勃然大怒,咆哮一聲:“張遼這個賣主求榮的匹夫,投降劉辯也就罷了,竟然身先士卒的斬殺我方大將,不殺此賊,我從此便不再姓呂!”

    呂布只知道小舅子魏斷是被張遼所殺,卻不知道魏斷率領的隊伍正好搜索到在草叢中埋伏的張遼所部,兩軍狹路相逢,要么你死要么我亡,無奈之下張遼只能斬殺魏斷。但卻惹得呂布勃然大怒,誓要取張遼首級回來祭奠魏斷的在天之靈。(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