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國之召喚猛將》九百一十六 一石二鳥
    驛館周圍戒備森嚴,驛館之內劉徹、楊堅、蘇秦、楊廣四個洛陽朝廷舉足輕重的人物正在密謀除掉天子劉協。

    聽了楊廣封楊堅為王的要求,劉徹手撫濃須,略加思忖便答應了下來:“孤與楊司馬休戚相關,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自當同舟共濟。若楊氏能助孤登基,孤便冊封楊司馬齊王,將青、徐兩州封賜給你們楊氏,世代承襲。”

    雖然知道這是劉掣暫時許下的空頭承諾,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倘若有一天真的助劉掣掃平了天下,他絕對不會白白的將青、徐兩州拱手讓人。但楊堅也知道自己別無選擇,只能選擇與劉徹共同進退,能熬多久就熬多久。

    “呵呵……多謝扶風王厚愛,鏟除劉辯這個僭越之賊我等責無旁貸,自當風雨同舟,齊心協力。”楊堅躬身作揖向劉徹致謝。

    “不知楊司馬可有除掉劉協之策?”劉徹正襟危坐,手里捻動著一串佛珠,狡黠詢問楊堅。

    楊堅搖頭:“倉促間還沒有主意!”

    楊廣正要開口,被楊堅以目示意,不要出頭。劉徹是最大的得利者,這個惡人就讓他來做好了,若是將來事情暴露,楊家也可以逃脫責任;沒必要充當劉徹的馬前卒,把劉徹推上皇帝的寶座不說,還要給他背黑鍋。

    劉徹本來打的就是讓楊氏出頭除掉劉協,自己坐收漁利的打算。那樣楊家有把柄攥在自己手中,將來還不是任憑自己拿捏?沒想到楊堅竟然不上當,看來齊王的封號并沒有沖昏他的頭腦。

    當下悻悻的道:“劉協身邊的太監魏忠賢是個見利忘義的小人,我等可以利用他做文章,用毒酒鴆殺劉協。”

    旁邊的蘇秦開口道:“若是有魏忠賢作內應,鳩殺劉協自然事半功倍,但除掉劉協之后該如何平息輿論?微臣倒是有個兩全之策,既能輕松除掉劉協,還能讓滿朝文武對劉辯恨之入骨!”

    “蘇大人說來聽聽?”楊堅饒有興致的問道,不管用他們二人誰的主意除掉劉協。楊家最多算是從犯。

    蘇秦撫須笑道:“我府中有一門客郭銳,乃是守信之士。我對他有救命之恩,曾經立下誓言為我赴湯蹈火,萬死不辭。我等便讓魏忠賢帶他入宮。刺死劉協,然后嫁禍于劉辯;如此既能除掉劉協,又能嫁禍劉辯,豈不是兩全其美之策!”

    劉徹撫掌稱贊:“如此甚好,我這就派人給魏忠賢送信。請他協助郭銳入宮!”

    “讓郭銳殺掉劉協之后再把魏忠賢給除掉,以絕后患。”楊堅也對蘇秦的策劃頷首贊許,并做了重要的補充。

    蘇秦頷首道:“楊司馬所言極是,郭銳也跟著我來到了洛陽,我這就去把他喚來。”

    不消片刻功夫,蘇秦就帶著一個身高七尺五寸,皮膚白凈的劍客來見劉徹與楊堅:“這位便是我說的游俠郭銳,在長安殺了人被差役捕獲,準備處以斬首之罪。我見他膽色過人,身手了得。便打點一番救下了他的性命,留在府中充任門客。”

    郭銳拱手道:“蘇大人對我有救命之恩,我這條命就是他的,但有吩咐,萬死不辭!”

    劉徹當即把刺殺劉協的計劃說了一遍,最后問道:“不知郭壯士可有把握?”

    “只要能夠接近劉協,小人一定不辱使命。”郭銳拱手答應,一臉視死如歸。

    劉徹擊掌稱贊:“果然是個一諾千金的偉丈夫,古之要離、豫讓不過如此,你可有什么請求?盡管提出來。孤一定如你所愿!”

    郭銳拱手道:“小人父母已經辭世,所牽掛者唯有剛出世的兒子郭脩,還望大王善待。”

    郭銳并不知道,他的兒子郭脩在正史中也走了一條相同的道路。先詐降西蜀,忍辱負重多年之后成功的刺殺了蜀國尚書令兼大將軍費祎,導致西蜀陷入了混亂局面。而費祎也是繼蔣琬之后的諸葛亮接班人,他的突然死亡更讓江河日下的蜀國加快了滅亡。

    “郭壯士盡管寬心,你死之后,我便把令子收入府中。視如己出。”劉徹拍著胸脯,一口答應了下來。

    劉徹當即派人以給魏忠賢贈送美酒為名,進入洛陽宮與魏忠賢接頭,邀請他來驛館密談。

    魏忠賢在洛陽宮經營八年,威信僅次于天子劉協,說話的分量甚至比伏皇后還重。聽說有人來給魏公公送美酒,守門的御林軍立刻畢恭畢敬的帶著劉徹的使者去見魏忠賢。

    天黑之后,失眠多日的劉協早早上床入寢。魏忠賢趁機離開了洛陽宮,悄悄趕往驛館拜見扶風王劉掣。

    劉徹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魏公公是個聰明人,你當初凈身入宮,自然是為了圖個榮華富貴。而一旦劉協主動退位,魏公公的前途便化作云煙。經過孤與楊司馬密謀,決定刺殺劉協,還望魏公公把刺客帶入宮中,予以安排。若能得手,必不相負!”

    蘇秦在旁邊蠱惑道:“我等已經與楊氏、朱氏達成一致,只要除掉劉協,便擁立扶風王為帝,到時候你可就是擁立新君的從龍之臣了。”

    劉徹撫須道:“若魏公公能助孤登基,整個洛陽宮之中你便是孤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要孤一天不死,你就是大漢頭號宦官。”

    這七八年以來,劉協一直是個傀儡皇帝,軍事大權、官吏任免都掌握在楊氏、朱氏以及劉徹三巨頭手中,只要三人聯手,劉協只有乖乖受死的命。能夠攀上劉徹這棵大樹,魏忠賢自然喜出望外,當即跪倒在地:“老奴愿為陛下效力,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劉徹立即把郭銳引薦給魏忠賢,叮囑道:“魏公公只要把他帶進洛陽宮即可,殺死劉協的事情由他全部負責。”

    魏忠賢立即辭別劉徹,帶著郭銳悄悄離開驛館,大搖大擺的進了洛陽宮。等到夜深人靜之時,便領著郭銳直奔劉協下榻的寢宮,打個眼神示意劉協就在里面,接下來看你的了?

    這寢宮乃是整個洛陽宮重地,外面有禁軍、御林軍層層把守,尋常刺客根本無法潛入。因此守門的只有兩個小太監,此刻正靠在柱子上打盹,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

    郭銳貓著腰悄悄靠近,出手如風,瞬間就結果了兩個小太監的性命。一腳踹開了寢宮的房門,闖進了寢宮之內,目光朝龍床上掃去。

    “何人?”沉睡中的劉協嚇了一跳,一骨碌坐了起來,“來人,有刺客!”

    刀光在暗夜里一閃,郭銳一個餓虎撲食沖了上去:“奉大漢天子劉辯之命,特來刺殺你這個僭越稱帝的逆賊!”

    “我不信兄長會殺我,你是劉掣派來的……”

    劉協大聲叱喝,話音未落,只感到頸部傳來一陣錐心裂肺的疼痛,涼風頓時嗖嗖灌了進來。咽喉已經被鋒利的匕首撕裂,鮮血泉水般汩汩涌出。

    “逆賊……劉掣!”劉協雙手捂著咽喉,臥倒在血泊中痛苦的掙扎,片刻之后氣絕身亡。

    “來人呀,抓刺客!”魏忠賢按照約定在門外大喊了起來,“快來人呢,陛下被劉辯的刺客所殺,快來抓刺客!”

    說時遲那時快,郭銳一個箭步沖了出來,自背后一刀刺穿魏忠賢的心臟。

    “你……你們利用我!”

    魏忠賢這才恍然頓悟,自己被劉掣、楊堅給過河拆橋了,只可惜為時已晚。在百十名御林軍沖過來之前,蜷曲倒地,氣絕身亡。

    “不得了啦,陛下被刺殺了!”

    眼見劉協橫尸寢宮之中,御林軍亂作一團,一邊吶喊一邊捉拿刺客。郭銳揮舞匕首,在殺死了幾名御林軍之后,被砍斷左腿,當場捕獲。

    劉協遇刺的消息很快傳開,劉徹、楊堅、蘇秦、楊廣等人早就集結了重兵,馬上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了洛陽宮,并派人召喚楊彪、朱儁、董承、鐘繇等大員入宮。

    劉徹一臉悲痛的道:“陛下遇刺,實在讓人痛心疾首!幸好那刺客已經被御林軍捕獲,可由蘇秦連夜審訊。”

    就在文武百官商議如何善后之時,蘇秦火速來報:“已經查明刺客身份,乃是受了劉辯派遣,潛入宮中伺機行兇,最終成功的刺殺了陛下,我已經把刺客斬首示眾。”

    聽了蘇秦的話,滿朝文武無不義憤填膺,紛紛怒罵:“這劉辯竟然派刺客暗殺親兄弟,當真是卑鄙無恥的小人,我等必須替陛下討回公道,鏟除劉辯這個僭越逆賊!”

    楊堅開口道:“雖然陛下遇刺讓人痛心疾首,但國不可一日無君。圣上膝下無子,依我之間不如推選扶風王為帝,豎起大旗,繼續討伐劉辯,諸位同僚意下如何?”

    朱元璋全軍覆沒的消息已經讓洛陽朝堂人心惶惶,劉協突然遇刺的消息更是讓群臣呆若木雞。而且軍權就攥在他們二人手里,劉徹又是劉協的皇叔,眾文武只能一致同意:“我等愿從大司馬的提議,擁立扶風王登基稱帝,討伐劉辯!”(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