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國之召喚猛將》九百三十八 群英鬧東京
    聽說遇上了來自金陵的大人物,新文禮登時喜出望外,手中馬槊一揮,高喝一聲:“來呀,把這奸細給我拿下!”

    “得令!”

    緊隨著新文禮的百十名士卒答應一聲,各自揮舞著刀槍齊聲吶喊,朝王越撲了上來:“束手就擒,饒你不死!”

    王越手捧寶劍正在沾沾自喜,卻不料樂極生悲,吃驚之下轉身就走。跑了幾步才想起把凌統與劉無忌落在了身后,急忙轉身招呼:“快跟著我跑!”

    “原來那兩個孩子是跟王越一伙的,抓住他們!”

    倘若王越不喊的話,這些士兵還沒發現王越與凌統、劉御的關系,看到他停下腳步揮手招呼,登時反映了過來。一部分人去追王越,另外一部分人揮舞著刀槍朝凌統與劉無忌圍攏了上來。

    “公績哥哥,看來跑不掉了,拼了吧?”

    年幼的劉無忌吆喝一聲,從背上摘下包袱,里面包裹著屠龍刀與倚天劍,從外表看像是一張琴盒,而劉無忌就像一個背琴的童子。

    光芒一閃,劉無忌左手屠龍刀,右手倚天劍,劃出兩道金芒與白虹,奔著沖到面前的士兵砍了出去,一陣破鐵之聲響起,登時砍翻在地。

    “哎呀……這小孩竟敢殺人?”

    “他的武器好像是神兵利器!”

    一個**歲的小孩當街殺人,而且身手敏捷,登時把追趕的西漢士兵嚇了一跳。街巷上正在經營生意的商販四處躲閃,驚呼聲此起彼伏。

    “吃我一棍!”

    凌統悶哼一聲,自腰間解下三節棍,揮舞的猶如一團波濤,將追到身后的一名士兵掃倒在地。

    凌統所用的三節棍是劉辯讓江東名匠特意給他打造的,由上等玄鐵鑄造而成,中間連接的部分由獸皮混合絲麻造成。既可遠攻又可近戰,而且出招速度極快,彈性十足。變化多端。

    劉辯給它取名“怒濤”,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讓凌統使用。沒想到凌統對三節棍卻頗有天賦,無師自通,短短幾年下來已經小有章法。這讓王越頗為不悅。再三告誡凌統使用這種歪門邪道的兵器沒什么前途,用劍才是“百兵之首”,再不濟連刀也比練這勞什子的三節棍有出息。

    在王越的管教之下,凌統無奈,只能白天練習劍術。晚上偷偷摸索三節棍的用法。因此這兩年來武藝的提升明顯減緩,已經被劉無忌超越。

    這次潛入洛陽,一個小孩子家隨身攜帶刀劍,過于惹人注目。因此凌統便隨身攜帶三節棍,以防不測。此刻形勢危急,便抽出三節棍,揮舞的虎虎生風,將緊追不舍的一名西漢士卒撂倒在地。

    新文禮在遠處看了,咋舌道:“嘖嘖……兩個小娃兒功夫底子很扎實嘛,想來絕非普通人。給我抓活的!”

    隨著新文禮一聲吩咐,蜂擁而上的西漢士兵不再攻擊兩個小孩的要害,而是用刀背、槍桿等部位攻擊凌統與劉御的背部、腿部、肩膀等非要害部位,希望把他們擊倒在地,生擒活捉。

    劉無忌跟隨著父親、母親射獵多次,死在他箭下的野豬、狍子、麋鹿不在少數,因此練就了一股狠勁。再加上搭救辛憲英母女的時候殺了幾個山賊,手上沾了性命,此刻揮刀砍殺起來竟然毫不猶豫,仗著兩把神兵利器削鐵如泥。閃轉騰挪之際竟然連殺三四名西漢士兵。

    而凌統的狠勁則要比劉御差了不少,再加上三節棍屬于鈍器,沒有力量不能體現出它的威力。而且凌統不敢襲擊敵軍的腦門、脖頸等要害部位,故此只是將涌上來的幾名士兵抽打的東倒西歪。并沒有殺傷一人。

    看到凌統好欺負,眾人一股腦的朝他圍攻,反而不敢招惹兇悍的劉御。果然驗證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的道理。

    “為師來也!”

    王越到底是成名已久的劍客,若是舍下兩個孩子出城,怕是以后再也無顏見人。當下怒喝一聲。拔劍在手,沖殺進了人群之中。

    劍光紛飛,血花飛濺,在王越的閃轉騰挪,左劈右斬之下,殺的西漢軍人頭亂滾,陣腳大亂。片刻之間連斬十余人,嚇得其他士兵后退不迭,閃開了一條去路。

    “快去東門,我來殿后!”王越揮劍死戰,大吼一聲。

    凌統與劉無忌對視一眼,在大街上撒開腳步,朝東城門飛奔。

    “鳴號角,關城門!”

    新文禮一聲令下,催馬揮槊直取王越。

    “嗚嗚~嗚嗚~!”

    四聲長長的號角劃破了洛陽的上空,這是有緊急軍情的信號,四門校尉得令之后將會以最快的速度關閉城門。

    “不好,似乎有意外發生?”

    李元芳、金臺等四人出門之后便找了個僻靜之所把陳宮與章邯的枷鎖、腳鐐卸掉,讓他們在外面穿了提前準備好的長袍,將囚服裹藏在里面,大步流星的朝東門飛奔而來。本以為將會不費吹灰之力離開洛陽,沒想到突然出現了變故。當即把陳宮簇擁在中間,加快了腳步。

    洛陽東門。

    得到了消息的守城校尉帶了數十名士兵下了城墻,準備關閉城門,遭到了李存孝、宇文成都的阻攔,“光天化日之下,為何關閉城門?”

    校尉大怒:“上方有令,爾等莫非想要造反?”

    “就是反了,你能如何?”

    李存孝雙眼一瞪,一把抓住校尉衣襟,生生舉了起來,狠狠的摔在城墻上,登時腦漿迸裂,當場斃命。

    宇文成都、李存孝及其他兩名錦衣衛喬裝成了轎夫,兵器就藏在里面。此刻見城內起了變故,各自摸起兵器,奮力殺散守城士兵,牢牢的控制了東城門。

    在遠處接應的幾名錦衣衛聽到城內號角響起,便驅趕著馬匹朝城門飛馳而來,將黃驃透骨龍、板肋癩麒麟分別交給李存孝與宇文成都。

    洛陽周遭遍地關卡,號稱表里山河,東面有虎牢關,西面有函谷關;北面有黃河,南面群山連綿,自董卓之亂后再也沒有戰事,因此守城的士兵已經多有懈怠。被李存孝、宇文成都連殺近百人之后,其他人驚慌失措,急忙紛紛去稟報主將,糾集同伴去了。

    “成都守住城門,我去接應兄長他們出城!”

    李存孝不等宇文成都搭話,飛縱胯下黃驃馬,揮舞著兵器朝皇宮所在的方位沖殺了過去。

    寬闊的青石街巷上,百姓早就四散逃開,只剩下空蕩蕩的街道,以及呼嘯的北風。

    新文禮縱馬揮槊朝王越左刺右扎,上撩下挑,招招不離要害。

    王越且戰且走,揮劍奮力格擋,掩護著劉無忌與凌統逃離。

    奈何新文禮勢大力沉,又有戰馬助陣,十余個回合之后便占了上風,將王越裹挾在兵器之下。其他的西漢士兵趁機越過二人身邊,窮追兩個小孩去了,“站住,再跑就射箭了!”

    劉無忌與凌統撒開雙腳,跑的飛快。百十名西漢士兵奮力追趕,狂奔了四五百丈,依舊還有十丈左右的距離不能追上。

    忽聽馬蹄聲響,卻是李存孝策馬到來。一聲虎吼,左手畢燕撾,右手禹王槊所到之處掀起一片腥風血雨,轉瞬之間連斃數十名士卒,嚇得其他人后退不迭。

    “上馬,我先送你們出城!”

    李存孝收了兵器,將劉御、凌統分別拉到馬背上,撥轉馬頭,暫時先把兩個孩子送出城去,回頭再來接應李元芳他們。

    與此同時,新文禮已經與王越酣戰到了五十回合左右,逐漸控制了局勢,殺的王越只有招架之力,就連脫身也是不能。

    危急之中,金臺、張三豐、黃飛鴻等人趕到,叮囑章撼、李元芳護著陳宮突圍,三人一起來搭救王越。

    “殺啊!”

    洛陽的街巷中殺聲四起,千余名士兵揮舞著刀劍撲了上來。金臺出拳如風,每一拳擊出,都會擊中一名士卒面目,輕則鼻梁骨折,重則大腦震蕩,當場暈死。

    “黃氏無影腳!”

    黃飛鴻不甘示弱,撩起長袍將衣襟掖在腰間,出腳如風,快如鬼魅,雙腳幾乎足不點地。只聽“啪啪啪”的聲音此起彼伏,不斷的有敵兵被踢倒在地,猶如驚濤拍岸,一浪接著一浪。

    趁著黃飛鴻、金臺赤手空拳擋住敵兵之時,李元芳與章邯揮刀殺開一條血路,簇擁著陳宮向東城門飛奔而去。

    “嗯……王越的同黨竟然是來劫陳宮的?絕不能讓他們走了!”

    新文禮在馬上看到陳宮被劫走,咆哮一聲,用盡全身之力,揮舞鐵方槊奔著王越的胸口扎來。

    王越急忙揮劍格擋,只聽“嗆啷一聲,寶劍被震得脫手飛走。

    眼見王越就要葬身在新文禮的鐵方槊之下,忽聽旁邊響起張三豐的一聲呼嘯:“太極之力,以柔克剛!”

    “砰”的一聲巨響,雙掌結結實實的推在新文禮的坐騎腹部。伴隨著一聲嘶鳴,戰馬被掀翻在地,將新文禮同時掀落馬下,長槊堪堪從王越的身邊擦過。

    “快走!”

    張三豐拳打腳踢,連續擊倒數名追兵,掩護著王越向東城門撤退。

    四人且戰且走,新文禮扶起馬匹,繼續揮軍追趕,同時下令狂吹號角,召集大軍增援。

    斜刺里馬蹄聲響,一員大將頂盔掛甲殺到,卻是史萬歲聽到號角之后火速前來增援。沖出街巷之后正與王越撞了個正著,手中大刀奔著王越兜頭劈出,“好大膽的奸細,吃我一刀!”

    (四月第一天,繼續求保底月票,兄弟們請多多支持!)(未完待續。)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